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之

公驴发迹

文:无敌老顽童
第二年,在蒋公的首个祭日,祥林嫂从土地庙进香回来后,当晚就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也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梦的起点。 (许享富 /大纪元)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祥林嫂是幸福的, 虽然她总觉得哪有些不对。

“我真幸福,真的。”祥林嫂木讷地重复道:“我是扫把星,是我害死了祥林(原作者未提及祥林嫂首任老公姓名,但因其称祥林嫂,所以我们姑且称之为祥林吧。)、贺老六和蒋公。是村长带给了我们现在的新生活、新希望。老龚就是老公,老公就是老龚。”每天吃药前,她总是要把这话说上五遍,就像是虔诚的基督徒在餐前的感恩祈祷。虽然她自己也对刚刚话里说的“新生活”、“新希望”不太理解,但日复一日的诵念之后,这些仿佛就已经变成了的贯口,即使在梦中也可以不假思索地说出来。

村长和老龚其实是一个人,也就是祥林嫂的老公,现在的老公。其实村里人背地里更愿意把村长叫做“公驴”。公驴原本是孤儿,没有姓氏,生下来才几天大就被遗弃在龚庄。当村民刚发现他的时候,正值村里原来最大的恶霸“公驴”死了。老人们都说这孩子是“公驴”的转世,因此都叫他“公驴”,希望他能够自生自灭。然而村里总有好心的妇人把他带回家中轮流照顾,小公驴才得以温饱、免于一死。

长到十五六岁,公驴终于“不负众望”地成为了村里有名的流氓。虽说以乞讨为生,但公驴的手段有些特别——凡是对他不予施舍或招待不周的,家里总是会莫名地出现夜里门窗被砸,锁孔被堵以及院墙被泼粪等咄咄怪事,甚至更有不少人家的妻女被人凭空造谣、玷污清白。所以村人对他是避之不及,却又不得不小心侍奉。公驴因此日渐骄横,还养了数条流浪大狗,其中最大最听他话的一条叫做“夜叉”。

祥林嫂当然是对此事一无所知。

其实在公驴之前、贺老六之后,祥林嫂另有个老公。自从贺老六死了之后,祥林嫂总觉得自己是扫把星,害死了两任夫君,所以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听人劝说,在土地庙捐了一条门槛赎身,没想刚巧遇到了来土地庙为刚刚过世妻子上香的蒋公,祥林嫂的好运也就跟着来了。蒋公是村里的大户,家业颇丰。他怜悯祥林嫂的不幸身世,加上他还有膝下两个年幼的儿子蒋忠、蒋华无人照料,所以就招祥林嫂进府做了佣人。重获新生的祥林嫂干活格外卖力,不仅将蒋忠、蒋华抚养得白白胖胖,而且还将家里家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故颇得蒋公赏识。两年之后,蒋公为避村里人闲话,就将祥林嫂娶过门来续弦,夫妻二人相敬如宾。再过一年之后,祥林嫂为蒋家添了一女,小名敏儿。虽然身处乱世,但一家人也过得简单宁静。“我真的很幸福,真的。”一有闲暇功夫,祥林嫂就满心欢喜地想:“亏得蒋公不嫌弃,我才有过去梦里想都不敢想的生活。菩萨保佑,但愿这种日子永远地过下去吧!”

村东面五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个死火山,因为中间凹四面凸,看起来像个倒立着的窝头,因此被称为窝头山。山上怪石丛生,土地贫瘠,很难耕种,所以人口稀少。正是因为这样,很多强盗小偷为躲避抓捕,大多藏匿、聚集于此,久而久之,该地被称为“窝寇”。

大概是祥林嫂生下敏儿后的第四年,窝寇大举进犯龚庄。蒋公率村里众男丁奋力抵抗,但总是寡不敌众,败多胜少,命悬一线。最后,仰仗于临近的梅庄梅老大亲自出手,带领两条藏獒直捣窝头山重创匪巢。窝寇分身乏术,只得匆忙回撤,龚庄老少才得以保全性命。然而经此一战之后,龚庄男丁几乎全部战死,蒋公也身负重伤,每天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魔鬼般的身影出现在了龚庄,还牵着十几条大狗。没错,他就是公驴。几乎就在公驴出现的同时,当天夜里,蒋公突然被贼人所害,一命呜呼。据说凶手非常残忍,一刀砍在脖子上,不仅切断了气管,几乎连整个头颅也一起斩了下来。祥林嫂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擦干,公驴就带着他的大狗们来了。公驴说是他的大狗昨晚看到有窝寇闯入蒋府,肯定是凶手。公驴又说窝寇肯定会卷土再来,号召村里人有钱捐钱、有物捐物,一起抵抗,还说大敌当前,如谁有异议就拖出去喂他的大狗。抗窝总指挥部就设在蒋府,公驴顺势就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主席的位置上,成了临时村长,他的狗们也分别占据了次席。很快捐赠的财物堆满了蒋府的仓库,但窝寇却迟迟没有来。日子久了,面对村民们的非议,公驴打起了祥林嫂的主意。

“蒋公是原来的村长。祥林嫂是蒋公的老婆。只要把祥林嫂娶到手,村长的宝座才能够坐得稳,那些村民捐出来的财物才能够最终变成我的。”公驴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但毕竟祥林嫂是个刚烈的女子,当年二婚嫁给贺老六,强行拜堂时险些一头撞死在香炉上,所以硬来是不行的,公驴对此心知肚明。除了平日对祥林嫂和三个孩子大献殷勤之外,公驴不得不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萱姐。

萱姐是个灵婆,原本是附近钟庄人,姓钟名萱。她虽年近四十,但在脂粉和香水的包裹下显得姿色万千,还有一双足以摄人心魂的媚眼。村里人男女老少都叫她一声萱姐。据钟庄人介绍,萱姐年轻时跟很多富家公子有过交往,可最后均是无疾而终,不了了之。村里老人都说,她是狐狸精转世,一辈子成不了婚的。在公驴还没阴谋篡位当上村长时,龚庄里的老百姓都是信神拜佛的,所以庙宇和大仙灵婆众多。但是公驴接管该庄后,马上就以私通外敌窝寇、未能及时预测本庄重大灾难,以及未能庇佑老百姓为由,将众多庙宇拆除、遣散了众多大仙灵婆,只剩下了一个土地庙和萱姐。村民们也只能将自己的一腔喜怒哀乐依托在萱姐上了。

自打蒋公横死后,祥林嫂由于悲伤过度,留下了偏头痛的毛病。她拿了二两银子和一只活的大公鸡(据说狐狸精喜欢吃鸡)去找萱姐。萱姐煞有其势地做了一番法事之后,伏在祥林嫂耳边阴森而又诡秘地说:“佛祖说了,你是扫把星转世,专克老公的。这次的头疼病就是你的几个死鬼丈夫的冤魂聚在你头上了。”“那如何破解啊?”祥林嫂惊恐地问道。“想要破解也不难。”萱姐故意喝了一口茶,缓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祥林嫂,幽幽地说出了公驴让她传达的话:“那你就要再找个老公,找个厉害的老公,命硬不怕被克的老公,才能镇得住那些冤魂的邪气。”

祥林嫂最终听信了萱姐的话嫁给了公驴。但婚后她的头疼并没有好转,公驴却日渐风光起来。正式当上村长的第一天,公驴就昭告全村,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场合,均不能称其为公驴只能是“村长”或“老龚”。龚庄人世代养驴,不仅吃驴肉,而且因为驴皮比羊皮更致密耐存放,所以更多地用来书写保存珍贵的历史资料。自从公驴当上了村长,真驴们的末日也就到了。为了避讳村长的外号,各家各户的驴都被屠杀殆尽,记载着众多珍贵史料的驴皮卷也被付之一炬。既然称公驴有违忌讳,但聪明的村民们马上私下里又给公驴起了一个全新的指代——“那个畜生”。

第二年,在蒋公的首个祭日,祥林嫂从土地庙进香回来后,当晚就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也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梦的起点。 (待续)

(敬请继续关注《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之:狐仙萱姐》)

责任编辑:芮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喜自那日在闹市见到韩信受辱之后,就一直想着祖师爷所说等待“韩主出世”的那番教诲,心想师父定是有意让自己襄助此人的。
  • 要知道,天下武学包罗万象,自古也是博大精深的,但为何传到今日,多数的武学只沦为皮毛的外功?那传说中的许多武林绝学为何失传?总归来说竟是人心不古、世道日下。
  • 时光荏苒,也不知过了多少光阴,而天上一日,也不知人间过了多少年。王喜总算开始要兑现他对圣主的誓言,即将走下凡尘了。
  • 话说这个《地仙传说》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来历的。这个来历就要回溯到亘古以前的记忆了。原来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
  • 话说这武夷山虽没有泰山的高耸挺拔,也没有黄山的变化奥妙,却是丹山碧水、奇峰异洞,自古就是仙气弥漫的绝妙胜地。这个王喜一入武夷,就被这股袅袅仙气吸引着…
  • 这里只说说一名不见经传的岳家军小人物。这名小兵名唤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后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 半神人明白了“国家”想说的,除非重大事件发生,在平时,社会福利体制不管再健全再庞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让国中百姓都能拥有善良的心,才是“国家”想走的道。
  • 话说这个杜孙自从梦得宝剑,学会挥剑斩妄念之后,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语。那老道也频频在梦中说话,教他如何穿墙过壁、凌空飞行、瞬间移行等术类的手法,杜孙越来越得心应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