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89)东北建国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102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八十九章 东北建国

斯特拉霍夫向李远达介绍海岸警卫队发现的状况:“经过审问,那些活下来的军人确实属于你们过去领导人的警卫,而且也打捞起来第二架直升机,但是却没有发现第二架直升机的人员。”

李远达心里一阵窃喜,忙问道:“发现他们的尸体了吗?”

“也没有。”斯特拉霍夫简练说道。

“哦,没有尸体,也不知道去向,他们蒸发了?”李远达疑惑问道。

“基本判断,他们应该和附近渔民联系上,去了日本北海道。”斯特拉霍夫严肃回答。

李远达心里不由得疑惑,这不可能啊?不知道日本是美国的铁杆盟国吗?这一尊去了日本,不得被遣送回来吗?但他没有说出口,目前首要的是获得俄罗斯方面的承诺,用军事武力协助他建国。

于是开口说道:“斯特拉霍夫先生,很荣幸在这和您会面,中国目前形势想必你也知道,目前这个所谓的临时政府是美国扶植起来的反叛力量,他们以美国马首是瞻,未来建立起来的国家必然会以美国的利益为首要考量。”

“嗯,我们了解,但是他们确实掌握了局面和形势,我们不得不和他们打交道。”斯特拉霍夫平和地说道。

“您说得没错,他们确实掌握大部分中国,但是东北三省还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我们坚决不同意他们把东北三省绑上美国的战车,和俄罗斯对立。”李远达表达出心愿。

“你需要我们怎么做?”斯特拉霍夫狡猾地说道。

“您知道我们的力量是无法和美国协助下的武装力量对抗的,我们需要你们的协助。”李远达急切地想获得俄罗斯的军事帮助。

“这个没有大问题,可是我们需要师出有名啊。”斯特拉霍夫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是的,我们即将成立一个自治共和国,将会以这个国家名义和俄罗斯达成同盟关系。”李远达给出愿景。

“嗯,希望你们加快速度,没有协议,我们无法帮助你们。”斯特拉霍夫依然平和说道。

在俄罗斯方面,显然不希望东北三省落入美国的手里,这样将会面临直接对抗的局面,没有任何缓冲余地。

中国分裂对俄罗斯是有好处的,会让俄罗斯在东方的经济、军事压力减轻很多。就是东北三省不能建国,俄罗斯也可以和北京方面以东北三省为筹码,达成互不干涉的未来协议,不让美国在东北三省驻军或者建立军事基地。

所以俄罗斯愿意促成东北三省的分离,但还是要看未来的形势发展,以不损害俄罗斯的利益为准。如果形势发展到和美国军队直接冲突,俄罗斯也不会去做,毕竟在常规武器力量方面,俄罗斯根本不是美国的对手。

“那么,你们可以不可以在达成协议后,派驻军队帮助我们抵抗北京的进攻,你知道北京方面已经用武力解决了南京和福建。”李远达希望获得斯特拉霍夫的最直接承诺,没有这个承诺,李远达不敢冒那个风险。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我们双方达成军事同盟协议,俄罗斯有义务帮助盟友。”斯特拉霍夫似乎看穿了李远达的心思,给了李远达一个肯定答复。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这个只是画饼,按照总统府的意见,如果美军真的派战机协助平乱,俄罗斯只能口头抗议,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则和未来的北京政府没有了任何转圜余地,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俄罗斯确实没有和美国常规军事力量对抗的本钱,也不会因为东北三省和美国发生核威慑冲突。

但李远达却感到欣喜若狂,终于得到一个保证了。为了不表现出失态的状态,李远达站起身子向着斯特拉霍夫伸出手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助,我们是坚强的盟友。”

回程的路上,李远达兴高采烈地向王成和曹木森下达指示:“回去后,争取两日之内宣布建国,先把牌子树立起来,才会招揽各路人马投靠。”

曹木森和姐夫一样高兴,而王成却沉默不语。

看到王成的状态,李远达有点不高兴,“老王,你有什么想法?”

“目前三个省的省委书记都辞职了,政务方面我们不能放松,一旦老百姓没有饭吃,内部就不会稳定。”王成深思熟虑地说道。

“嗯,老王考虑得很周到,我们马上实行军管,特别时期实行特别的政策,一旦形势缓解,得马上发掘人才,充实政府部门。”李远达以赞赏口气对王成说道。

“另外,就是俄罗斯方面的话不可全信。”王成抬起头望着李远达。

“此话怎讲?”

“老李,你看到他们对一尊的态度,就知道俄罗斯人一直是冷血无情的,我们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王成慎重地说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李远达的口气有点不高兴。

“所谓狡兔三窟,我们也要和美国、日本、韩国以及欧洲成为朋友。”王成望着舷窗外说道。

机舱内沉默下来,王成所说的话属实,但此刻真的能和美国、日本联系上吗?何况成为朋友,能保证他们不出手帮助吴伟光就不错了。

李远达眉头紧皱,缓了半天说道:“木森,回去后立即联系美国、日本、德国、法国 ,还有韩国领事馆,我们协同拜访他们,争取通过他们获得各国政府的支持。”

“好的,我马上去办。”空气的沉闷让曹木森感到事态的严重。

建国大业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李远达向各个省政府派驻军官人员,发布东北三省军管通告,封锁海陆空的交通。

然后就是发动民间的力量,组织各种学术研讨会,探讨东北三省自治建国的可能性,以及现实的基础。又利用一些收买的高校人员发动学生上街游行,呼吁东北三省独立建国,摆脱北京的统治。

与此同时,东海舰队所辖一百多艘各型驱逐舰、护卫舰,连同两艘核潜艇浩浩荡荡开赴东海和黄海海域,在靠近大连、旅顺等北海舰队基地的海域展开战斗队形。

此时,北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的山东青岛基地已经宣布服从联合作战参谋部的指挥,北海舰队成为李远达的心头大患,虽然换了舰队司令,但是舰队大多数中层干部并不服从北方战区的管理,也不会为他的建国大业出力。

不得已,李远达决定封锁大连、旅顺和葫芦岛海军基地,所有舰艇和潜艇封闭在基地内港湾,不准出海,以防止叛逃发生。

以高进、吴国良为首的特战队员们趁着没有军管的空窗期,潜入一千多名士兵内,分别派到北海舰队各个基地,配合舰队官兵的起义。

在山海关一带的中部战区两个装甲师团并不理会北部战区的军管命令,开始清除路障,修复桥梁,向前推进。

从邯郸、芜湖等空军基地起飞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开始定时巡航东北三省空域,同样不理会李远达的封锁令。

为了避免建国前的冲突,李远达没有命令驻扎在塔山附近的北方战区空军起飞阻拦。这样每日中部战区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在沈阳、哈尔滨、大连、旅顺和长春等东北三省的主要大城市上空呼啸而过,造成强大的威压。

那些所谓民间的独立建国的声音嘎然而止,没有了喧嚣。面对如此恐怖战争状态,那些想捞一杯羹的所谓学者专家知道这口饭不好吃了。

李远达有点焦头烂额,他知道吴伟光的狠辣果决,但没有想到面对俄罗斯已经发出支持东北三省独立自治的宣言,吴伟光居然还是丝毫不畏惧,依然摆出一副大打出手的可能。

如此这样下去,军心和民心必然动摇,他这个建国大业必然胎死腹中。

李远达一天几次和斯特拉霍夫通电话,商量俄罗斯马上派兵入驻东北几个主要港口城市,派出战机在东北三省空域巡航。

这样的要求当然被斯特拉霍夫拒绝,在没有达成军事同盟协议之前,俄罗斯不可能派兵进入东北。

李远达又赶紧忙着筹划成立东北三省的独立政府。

在北京的吴伟光、李佐城和许一面对着这蓄势待发的战事,考虑下最后攻击命令的时刻。

“李远达指望的是俄罗斯的派兵。”许一说道。

“这老毛子不会看到肥肉不吃的。”李佐城有点担心说道。

“恐怕这不是肥肉,而是铁块。”吴伟光轻蔑说道。

“通知部队下去,做好和俄罗斯部队冲突的可能性。”吴伟光对着李佐城说道。

“好的。”李佐城应承道。

“我去一趟日本,通知外交部部长和东海舰队司令随同我去。”吴伟光又对许一说道。

许一眼睛一亮,知道自己的这个学生抓住了问题的根本。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影片放映不久,我们随着一些大野孩从后山爬墙跳到映院里,或坐地上或爬窗台上,一边看霸王戏,一边和巡场查票的人员玩捉迷藏。
  • 我就是这样被他们没收了辛辛苦苦摘下来的一大把蔗叶,非常无奈、气愤和不甘地回到老妈做工的毛巾厂,站在老妈织机旁嚎啕大哭了一场。那年我大概八岁吧?不确定,反正时时刻刻都在和燃料、粮食和肚皮争一日之长短。
  • 家有“南风窗”的人家基本没受影响,他们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济,或持“侨汇券”到华侨商店采购在数年前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食品,又或拥有特强购买力的人在黑市上采购。
  • 计划好了在某日由老师带领到邻近乡村或山边做野炊。这是我们这些学生最期待的事,可是那会给老妈带来极大的压力,那几角钱的付出对我们家来说可是巨款,可是老妈还是默默地承受着。
  • 木爪树上的木瓜太小了不能吃,全家饿着肚子睡觉。家里米缸上贴的“挥春(春联、福贴)”是“常满”二字,但那对我家来说是最大的讽刺。
  • 老妈经常想方设法来满足我们这三只饿鬼,比如市面出售的那些人们拿来作为嫁娶送礼用的礼饼,最最便宜的是红凌酥,买二个回家,配以番薯和糖,便成为糖水了。那口感和风味确是一绝!
  • 以前的那些桑基、鱼塘、蔗田、米铺、大屋、肥猪等等统统都没有了。他们被迫搬到小屋里住,靠着剩下来的一点点土地仅够糊口而已。
  • 可是那大铁闸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卖掉的命运,因为家里没有钱啊!所以还是被老妈卖了。没有大门就没有吧!再说我们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被人偷,好东西早就被共产党抢走了!
  • 那是我们不久前用的餐具,是很好的江西景德镇制造的高级磁器,还有象牙筷子!不过如果我们现在用来进餐却是最大的讽刺,因为碗里经常装的是令人难以下咽的清水煮木瓜!
  • 当然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是不能搬回大屋去住了。整间巨宅变得死一样的寂静,有如鬼域一样。我们在园内玩时总觉得有鬼魂在游荡,令人毛骨耸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