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89)東北建國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99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八十九章 東北建國

斯特拉霍夫向李遠達介紹海岸警衛隊發現的狀況:「經過審問,那些活下來的軍人確實屬於你們過去領導人的警衛,而且也打撈起來第二架直升機,但是卻沒有發現第二架直升機的人員。」

李遠達心裡一陣竊喜,忙問道:「發現他們的屍體了嗎?」

「也沒有。」斯特拉霍夫簡練說道。

「哦,沒有屍體,也不知道去向,他們蒸發了?」李遠達疑惑問道。

「基本判斷,他們應該和附近漁民聯繫上,去了日本北海道。」斯特拉霍夫嚴肅回答。

李遠達心裡不由得疑惑,這不可能啊?不知道日本是美國的鐵桿盟國嗎?這一尊去了日本,不得被遣送回來嗎?但他沒有說出口,目前首要的是獲得俄羅斯方面的承諾,用軍事武力協助他建國。

於是開口說道:「斯特拉霍夫先生,很榮幸在這和您會面,中國目前形勢想必你也知道,目前這個所謂的臨時政府是美國扶植起來的反叛力量,他們以美國馬首是瞻,未來建立起來的國家必然會以美國的利益為首要考量。」

「嗯,我們了解,但是他們確實掌握了局面和形勢,我們不得不和他們打交道。」斯特拉霍夫平和地說道。

「您說得沒錯,他們確實掌握大部分中國,但是東北三省還在我們的控制之下,我們堅決不同意他們把東北三省綁上美國的戰車,和俄羅斯對立。」李遠達表達出心願。

「你需要我們怎麼做?」斯特拉霍夫狡猾地說道。

「您知道我們的力量是無法和美國協助下的武裝力量對抗的,我們需要你們的協助。」李遠達急切地想獲得俄羅斯的軍事幫助。

「這個沒有大問題,可是我們需要師出有名啊。」斯特拉霍夫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是的,我們即將成立一個自治共和國,將會以這個國家名義和俄羅斯達成同盟關係。」李遠達給出願景。

「嗯,希望你們加快速度,沒有協議,我們無法幫助你們。」斯特拉霍夫依然平和說道。

在俄羅斯方面,顯然不希望東北三省落入美國的手裡,這樣將會面臨直接對抗的局面,沒有任何緩衝餘地。

中國分裂對俄羅斯是有好處的,會讓俄羅斯在東方的經濟、軍事壓力減輕很多。就是東北三省不能建國,俄羅斯也可以和北京方面以東北三省為籌碼,達成互不干涉的未來協議,不讓美國在東北三省駐軍或者建立軍事基地。

所以俄羅斯願意促成東北三省的分離,但還是要看未來的形勢發展,以不損害俄羅斯的利益為準。如果形勢發展到和美國軍隊直接衝突,俄羅斯也不會去做,畢竟在常規武器力量方面,俄羅斯根本不是美國的對手。

「那麼,你們可以不可以在達成協議後,派駐軍隊幫助我們抵抗北京的進攻,你知道北京方面已經用武力解決了南京和福建。」李遠達希望獲得斯特拉霍夫的最直接承諾,沒有這個承諾,李遠達不敢冒那個風險。

「這個沒有問題,只要我們雙方達成軍事同盟協議,俄羅斯有義務幫助盟友。」斯特拉霍夫似乎看穿了李遠達的心思,給了李遠達一個肯定答覆。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但李遠達卻感到欣喜若狂,終於得到一個保證了。為了不表現出失態的狀態,李遠達站起身子向著斯特拉霍夫伸出手說道:「謝謝你們的幫助,我們是堅強的盟友。」

回程的路上,李遠達興高采烈地向王成和曹木森下達指示:「回去後,爭取兩日之內宣布建國,先把牌子樹立起來,才會招攬各路人馬投靠。」

曹木森和姐夫一樣高興,而王成卻沉默不語。

看到王成的狀態,李遠達有點不高興,「老王,你有什麼想法?」

「目前三個省的省委書記都辭職了,政務方面我們不能放鬆,一旦老百姓沒有飯吃,內部就不會穩定。」王成深思熟慮地說道。

「嗯,老王考慮得很周到,我們馬上實行軍管,特別時期實行特別的政策,一旦形勢緩解,得馬上發掘人才,充實政府部門。」李遠達以讚賞口氣對王成說道。

「另外,就是俄羅斯方面的話不可全信。」王成抬起頭望著李遠達。

「此話怎講?」

「老李,你看到他們對一尊的態度,就知道俄羅斯人一直是冷血無情的,我們不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王成慎重地說道。

「那你有什麼辦法?」李遠達的口氣有點不高興。

「所謂狡兔三窟,我們也要和美國、日本、韓國以及歐洲成為朋友。」王成望著舷窗外說道。

機艙內沉默下來,王成所說的話屬實,但此刻真的能和美國、日本聯繫上嗎?何況成為朋友,能保證他們不出手幫助吳偉光就不錯了。

李遠達眉頭緊皺,緩了半天說道:「木森,回去後立即聯繫美國、日本、德國、法國 ,還有韓國領事館,我們協同拜訪他們,爭取通過他們獲得各國政府的支持。」

「好的,我馬上去辦。」空氣的沉悶讓曹木森感到事態的嚴重。

建國大業緊鑼密鼓地展開了,李遠達向各個省政府派駐軍官人員,發布東北三省軍管通告,封鎖海陸空的交通。

然後就是發動民間的力量,組織各種學術研討會,探討東北三省自治建國的可能性,以及現實的基礎。又利用一些收買的高校人員發動學生上街遊行,呼籲東北三省獨立建國,擺脫北京的統治。

與此同時,東海艦隊所轄一百多艘各型驅逐艦、護衛艦,連同兩艘核潛艇浩浩蕩蕩開赴東海和黃海海域,在靠近大連、旅順等北海艦隊基地的海域展開戰鬥隊形。

此時,北海艦隊司令部所在地的山東青島基地已經宣布服從聯合作戰參謀部的指揮,北海艦隊成為李遠達的心頭大患,雖然換了艦隊司令,但是艦隊大多數中層幹部並不服從北方戰區的管理,也不會為他的建國大業出力。

不得已,李遠達決定封鎖大連、旅順和葫蘆島海軍基地,所有艦艇和潛艇封閉在基地內港灣,不准出海,以防止叛逃發生。

以高進、吳國良為首的特戰隊員們趁著沒有軍管的空窗期,潛入一千多名士兵內,分別派到北海艦隊各個基地,配合艦隊官兵的起義。

在山海關一帶的中部戰區兩個裝甲師團並不理會北部戰區的軍管命令,開始清除路障,修復橋梁,向前推進。

從邯鄲、蕪湖等空軍基地起飛的戰鬥機和轟炸機開始定時巡航東北三省空域,同樣不理會李遠達的封鎖令。

為了避免建國前的衝突,李遠達沒有命令駐紮在塔山附近的北方戰區空軍起飛阻攔。這樣每日中部戰區的戰鬥機和轟炸機在瀋陽、哈爾濱、大連、旅順和長春等東北三省的主要大城市上空呼嘯而過,造成強大的威壓。

那些所謂民間的獨立建國的聲音嘎然而止,沒有了喧囂。面對如此恐怖戰爭狀態,那些想撈一杯羹的所謂學者專家知道這口飯不好吃了。

李遠達有點焦頭爛額,他知道吳偉光的狠辣果決,但沒有想到面對俄羅斯已經發出支持東北三省獨立自治的宣言,吳偉光居然還是絲毫不畏懼,依然擺出一副大打出手的可能。

如此這樣下去,軍心和民心必然動搖,他這個建國大業必然胎死腹中。

李遠達一天幾次和斯特拉霍夫通電話,商量俄羅斯馬上派兵入駐東北幾個主要港口城市,派出戰機在東北三省空域巡航。

這樣的要求當然被斯特拉霍夫拒絕,在沒有達成軍事同盟協議之前,俄羅斯不可能派兵進入東北。

李遠達又趕緊忙著籌劃成立東北三省的獨立政府。

在北京的吳偉光、李佐城和許一面對著這蓄勢待發的戰事,考慮下最後攻擊命令的時刻。

「李遠達指望的是俄羅斯的派兵。」許一說道。

「這老毛子不會看到肥肉不吃的。」李佐城有點擔心說道。

「恐怕這不是肥肉,而是鐵塊。」吳偉光輕蔑說道。

「通知部隊下去,做好和俄羅斯部隊衝突的可能性。」吳偉光對著李佐城說道。

「好的。」李佐城應承道。

「我去一趟日本,通知外交部部長和東海艦隊司令隨同我去。」吳偉光又對許一說道。

許一眼睛一亮,知道自己的這個學生抓住了問題的根本。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旦國內政治制度順應天意民意,我和弟弟將返回故鄉,為祖國為人民效勞,繼承媽媽的遺志,把祖國、把家鄉建設成真正的人間天堂。
  • 江澤民為自己家族拼命撈錢,並為共產黨培養出中國歷來最多貪官污吏,禍害無窮。
  • 但他能力平平,沒有政績可言,而且他帶頭貪腐,為中共培養出歷史上最多的貪官污吏。按黨章,黨的總書記只能連任一次,因此在十六大會上就要交權下臺。但這樣的榮華富貴、高官厚祿是他一生投機鑽營奉承拍馬的結果,他怎捨得放下。
  • 1982年的夏季,這位鄧大人從中共的休養聖地北戴河返回北京,但他的車隊在途經唐山的路上遇上一群手持菜刀的青年攔截。這些青年原是唐山地震時父母雙雙死去的孤兒。他們因找不到職業,生活無依無靠,後來他們聚集在一起拿菜刀在唐山的公路上攔汽車,靠敲竹槓為生,所以當地群眾稱他們是菜刀隊。
  • 鄧小平歷來就是毛共集團的高級殺人、害人、整人的急先鋒,他發動嚴打,殺害六四愛國學生運動,廢黜三任黨和國家領袖,篡黨奪權稱太上皇。他是手上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劊子手。
  • 周恩來在世時和毛澤東一起的幾十年中,帶給國家人民的是哀鴻遍野、屍骨堆山、血流成河、滿目瘡痍的國土。
  • 周恩來為保住自身的地位,卑躬屈膝做奴才給主子看。周恩來的表現不說堂堂總理,就是連做人的尊嚴都丟光了。
  • 周恩來受蘇聯命,作為中共代表派駐重慶,他在重慶除全力祕密向國民黨、政、軍、文、經、內派遣大量特務間諜進行破壞策反外,還協助毛澤東謀殺華中局書記兼新四軍政委項英,並派潘漢年去勾結日寇當漢奸,為日寇提供國民黨軍情報,達成日、偽、共三方共同攜手挾擊國軍的口頭協議。
  • 他出賣主權奉送領土,默認沙皇奪去的我國東北的大批領土,承認蒙古獨立。抗日時勾結日寇夾擊國軍,甘願當日本漢奸賣國賊,還多次面謝日本的侵華。他建政後又把中國的周邊領土送給越南、朝鮮、緬甸和印度等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