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三

【曾国藩·乱世自警】花未全开月未圆

劳谦君子 不问功名
文/宋宝蓝
曾国藩画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92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前言:瘟疫,兵祸,天灾相继而至。晚清风雨飘摇,灾异不断。身逢乱世,应当随波逐流,浑噩且过?还是砥砺猛进,慧眼警醒?曾国藩感叹身在乱世,实为不幸。面对欺辱、毁谤、功名与诱惑,他战战兢兢遵循传统,勤谨修身。经历千百险阻,不屈不挫,终于乱世中脱颖而出。他立德立言立功,是大清第一位以文臣封武侯,虽位极人臣,功高震主,仍能善始善终。我们撷取曾国藩家书、日记及史稿,从财富观、修身思想、治家智慧、养生之道等不同层面,呈现曾国藩秉承的传统价值,为读者再现遗忘的精华传统。

清军常年与太平军战争,导致百姓饥馑,民不安生。面对人间疾苦,曾国藩除了伤叹,别无选择。他只是朝廷的钦差大臣,不是圣人。但当战局扭转,清军接连反败为胜,曾国藩总督的军队所到之处,面对黎民涂炭,他无法再袖手旁观,置若罔闻。于是在辖区发放米票,赈济百姓。百姓凭米票换取救济粮。然而当米票回收后,曾国藩发现竟然多了二千三百多张假票。在如此艰难的时局下,地方官员竟敢公开造假,与民夺利。他直叹:“人心之坏,殊可痛恨。”

久经官场,目睹风云,曾国藩对人心人性也了解得愈加透彻。身处功利官场,他更希望自己和弟弟们能兢兢业业,做一个不问功名的“劳谦君子”。

曾氏兄弟同在官场,难免观点不同,政见不一。曾国藩、曾国荃兄弟二人志向兴趣不同。曾国藩家书中曾说曾国荃比较外放,接近于春夏发舒之气;自己比较内敛,接近于秋冬收啬之气。曾国荃认为有了抒发才有生机和旺盛。曾国藩的意思则是凡事有收啬,才能促成生机和厚实。因此,他平日很喜欢古人说的一句话“花未全开月未圆”,觉得那是惜福之道,保泰之法。

“花未全开月未圆”出自北宋名臣蔡襄(1012年-1067年)诗作《十三日吉祥院探花》,全诗曰:
“花未全开月未圆,看(一作寻)花待月思依然。
明知花月无情物,若使多情更可怜。”【原诗见于北宋书法家蔡襄《山堂诗帖》】

大意是说,当花儿全部盛开,那就意味着开始凋谢了;当月亮满盘后,就要开始残缺了。然而花未全开,月未全圆之时,会使人心有所期待、有所向往。虽然明知花月无情,还自作多情岂不是更加可怜。曾国藩欣赏这句“花未全开月未圆”,或许言外之意,人生也是如此。当达到巅峰后,接着就要开始下滑了。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求阙斋”,“所以守其缺而不敢求全也”。

兄弟二人,一个主张抒发,犹如花儿完美盛开;一个主张收啬,犹如花苞静待绽放。观点不同,处世态度也不同,曾国荃一度对兄长颇有怨言,兄弟不和的传闻也日益甚嚣。曾国荃经常抱怨,他看到听到了一些不满意的事,但又压在心里,不明说到底是哪些事?曾国藩开导他,如果是与兄长意见不合,尽可敞开胸怀说明,不必忧郁自抑。

自同治元年(1862年)春,曾国藩开始布署对太平天国都城天京之战,他把主要进攻的重任交给了曾国荃。凡是曾国荃率领的军营索要银钱、军械等事,曾国藩每次都会加以节制,也正是借鉴“花未全开月末圆”的意思。但是每当到了至关危机之时,曾国藩救焚拯溺,往往出手非常慷慨。他知道,因为没有满足弟弟索要军饷、武器诸事,所以弟弟心生怨气,愤愤不平。所以主动说破了弟弟心中的郁结,希望他不要抑郁,再心生疑虑。

同治二年(1863年)三月,清军和太平军之间的战事,进行得如火如荼。曾国荃作为一员悍将,为保大清江山,立下诸多战功。曾国藩对曾国荃等人说:“我们现在办理军务,正是处于功利场中,应当时刻保持勤谨。”他一连举了几个例子,比如像农夫一样努力地耕种,像商贾一样追求盈利,像背纤的船工辛苦地在上滩拉纤。如此辛苦地营生,白天劳心劳力,夜晚劳思劳神,为的就是求得一个好结果。曾国藩叫人刻了一枚“劳谦君子”印章,送给曾国荃。同年四月,曾国荃写信向兄长诉苦,“乱世功名之际尤为难处”。这些难处具体指哪些,在书信中并没有提及。但从曾国藩的回复看,曾国荃这十个字也说到了他的心里。或许因他们大权擅专,引起他人忌惮。所以曾国藩主张分放权力,将总督官位交出去,另外选拔大员担任。他希望兄弟们能保持兢兢业业,将来如果遇到适合的机会,便立刻抽身引退,也许这样可以善始善终,以免蹈大灾大祸!

清军围攻金陵伤亡惨重,仍然没能攻克金陵。加之军饷奇缺,诸事不顺,曾国藩温郁成疾,他的弟弟曾国荃身为主将,更是心血久亏,甚是劳苦。在同治二年十一月的信中,曾国藩安慰沅弟(曾国荃):“ 自古以来,凡是出现大的战争,大的事业,人的谋略只占十分之三,而天意占到十分之七。往往劳累日久的人,不就是成名之人吗?成名之人,不就是享福之人吗?”曾国荃率领清军收复了武汉、九江、安庆等地,曾国藩认为:“积劳之人就是成名之人,从天意来看,自然十分公道的事。然而,不可以依仗这一点。我们兄弟在‘积劳’二字上多下些功夫,‘成名’两字不必去问;‘享福’两字,更不必去问。”他认为只要下足了功夫,不必去问功名,自然会水到渠成。

时局艰难,军务繁琐,曾国藩每日仍然坚持披阅诗词古文,阅读一卷经史,并分四条编记,分别是:一曰性道至言,二曰廉节大防,三曰抗心高望,四曰切己反求。这四条涉及修身养性,慎取、自许、反躬,遇到挫折不去责怪他人,而是先找出自己的问题,加以修正。

清军攻克金陵,曾国藩感叹这实在是“本朝之大勋,千古之大名”。虽然其弟曾国荃屡建奇功,他也没有把奇功都算在弟弟身上,而是认为“全凭天意主张”,完全是天意所致。他说:“天下事焉能尽如人意?古来成大事者,半是天缘凑泊,半是勉强迁就。”曾国荃攻克了金陵,肃清了江苏全境,曾氏兄弟为清廷除掉了心腹大患。此后,名望虽减,但不至于身败名裂;带兵虽久,朝廷也没有贬斥之辞,全局也没有其它变故,曾国藩认为这已经是家门之福,兄弟之幸。此时此刻,只应该敬畏上天,认知天命,不能埋怨上天,归咎他人。

当他和兄弟为社稷立下奇功,他有功不居,反而上疏恳求开缺,或请求削除封爵,尽可能把功勋归于同僚或属下。曾国藩在人生功业的巅峰,著作了《求阙斋读书录》。求,指责求;阙,指过失。他一生严于责己,反省己身求阙不断。直到生命的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失去,反而应有尽有。在浑噩的世俗,那朵未全开的花始终保持着开放的姿态,历经百年长久不败。

参考资料:
《曾国藩家书》
《曾国藩日记》
《曾国藩全集》(十二)

点阅【曾国藩·乱世自警】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同治九年,曾国藩迈过了六十岁的门槛,到同治十一年他去世,这三年他也没让自己闲下来,仍旧奉旨办差,清理文件,会见外国使臣,并处理了棘手的天津教案。翻阅这三年他的日记,给人最大的感触是,他认真地度过了每一天。他生前,其祖父梦到巨蟒降落;他死后,金陵涌现火光异象。生前身后皆有奇异,皆伴瑞兆荣光。
  • 礼仪有其神圣的智慧。它是一种文明的艺术形式,跨越文化和时代,造福所有参与其中的人—— 如果得到实践,可以防止我们偏离变成无知粗鲁的凡人,并使我们的意识更接近这个物质世界之外的领域。
  • 他在书信中,提到一些有趣的观点,诸如治身以不药为药,养生要诀“惩忿窒欲”“觉有病时,断不可吃药”“药虽有利,害亦随之,不可轻服”“不特无以养德,亦非所以保身”等等。他列举了一些实例,提醒弟弟们保身之道不在于服药多少,而在于修身养德。
  • 自道光十八年(1838年)曾国藩入仕,到了咸丰十年(1860年),他以钦差大臣身份督办江南军务。此时的他是大清朝廷倚重的大员。家族中不仅曾国藩大权在握,他的弟弟们也相继建功立业,为保大清立下赫赫战功。然而他行事仍旧格外谨慎。对待诸弟和子侄,他苦口婆心地督导,要戒掉骄、奢、佚(淫逸)。
  • 同治八年(1869年),曾国藩五十九岁。宦海涛浪载着暮日扁舟,此起彼伏。曾国藩宛如扁舟上的钓客,独自迎着风浪,沉默地看着茫茫大海。宦海沉浮三十多年,他老了,也累了。为大清力挽狂澜,他倾尽了心力。为国立功、立言、立德,每一项都耗尽了他智慧的极限。他的家人无怨无悔地支持他,在每一个领域协助他树起了丰碑。然而,就在这一年他的一封家书,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子曾纪泽“违逆”父命,发起了全家总动员,千里迢迢去找曾国藩。
  • 同治六年(1867年),沅弟曾国荃写信请求兄长训示,让曾国藩给他一些修身上的建议。因为这一年,曾国荃诸事不顺,剿贼无功被摘去了顶戴,并托病以请假开缺,朝廷同意免除他的职务,他心里着实难堪。
  • 同治元年(1862年),大清发生瘟疫。染疫的军民大量死亡,尸体顺着河流漂浮而下。由于尸臭弥漫,凡是闻到秽气的人,十个人中就有八九人病倒。曾国藩看着河中堆积的尸体,大叹:“诚宇宙之大劫,军行之奇苦也。”意思是这情况真是宇宙天地间的大劫难,行军打仗遇到的奇苦!
  • 同治元年(1862年),正值乱世之秋。朝廷对内忙着剿匪,对外屈膝签订辱国条约。曾国藩在宦海浮沉愈久,愈渴望家族平安。
  • 身为封疆大吏,朝廷重臣,有人想着赶紧捞钱,趁着还在权位,为子孙多办家产。曾国藩和曾国荃兄弟二人,一个封侯爵,一个封伯爵,在当朝风光无限,家门显赫。然而在钱财问题上,曾国藩做出了与众不同的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