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医学家滑寿:撰写旷世医书 重兴针灸术

文/颜丹
滑寿的针法是由针灸大家高洞阳所传授的。他不仅“尽得其术”,同时还发现人体“得经十二,任、督脉之行腹背者二,其隧穴之周于身者,六百五十有七”。示意图。(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5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滑寿,字伯仁,生于元大德年间,卒于明洪武年间。据明代的《浙江通志》记载,他“医通神,所疗无不奇效”。《绍兴府志》上也说,他能判定人的生死,与“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齐名。

参与编撰《元史》且颇得明太祖朱元璋赏识的儒士朱右为其作传时说,“寿本儒者,能通解古书文义。”而明代儒士宋濂在介绍他的这位好友时则感叹道:“滑君……博通经史诸家”“而尤深于医”。

生于名门望族 自儒而医

滑寿的祖籍在河南许州的襄城县,家里是名门望族。元朝初年,他祖父和父亲都在江南为官,于是举家迁往江苏仪真(后改名仪征)。滑寿在这里出生,后来又移居到浙江余姚。

滑寿自小就很聪慧,机敏好学,尤其爱读书。他生长在名门大家,因此饱读儒家经典就成了他每日必修的功课。中国古代的许多名医都是自儒而医,学儒能为学医打下坚实的基础。不熟读儒家经典,就难以成为良相;不研读医学经典,自然也难以成为良医。

滑寿熟读儒家经典,是源于家学的熏陶,而他长大后潜心钻研医学经典,则是源于老师王居中的谆谆教导。那时,王居中是京口的名医,有一段时间在仪真小住,滑寿久闻其名,多次登门拜访。就这样,滑寿开始跟随王居中学医。老师对他说:“医祖黄帝、岐伯说的话很多都已经失传了,如今在后世流传的,只有《素问》和《难经》,这两本医书你非读不可!”

滑寿听了老师的话,就把这两本书从头到尾好好研读了一番。读完后,他发现《素问》一书的内容虽然很完备,但由于流传日久,篇目的结构次序有些混乱,于是他向老师提出,能否允许他将书中的内容分为藏象、经度、脉候、病能、摄生、论治、色脉、针刺、阴阳、标本、运气、汇萃这十二类,重新进行整理、抄录。另外,《难经》的医理虽然涉猎广博,但其中却不乏错漏之处。而历代的注本也未能完全阐发其本意,因此滑寿也打算对其中的内容进行辨别、考证后,再予以订正、注释。

王居中见他心意笃诚,高兴地鼓励他说:“你很善于学习,这很好,你赶快做吧!”自此之后,滑寿便开始潜心钻研、整理《素问》和《难经》。经过多年的苦心孤诣,他编撰出了令后世学医者极为推崇的两部医学专著——《读素问钞》和《难经本义》。

明代祁门名医汪机曾为《读素问钞》作序写道,此书“删去蘩芜,撮其枢要,且所编次,各以类从,秩然有序,非深于岐黄之学者不能也”。而对于《难经本义》,元代儒士揭汯甚至认为,它比扁鹊的《难经》更加“辞达理明,条分缕解”,并揭示出了《素问》、《灵枢》的玄奥所在。元代诗人张翥读后亦称赞道,此书“简而通,决而明”;“阅之使人起敬”。

《黄帝内经素问》最早的印刷版,发行于1115年到1234年之间。(公有领域)

学针法于高洞阳 撰写针灸学专著

滑寿的医术颇高,针法更是了得。在滑寿居住的余姚曾盛传着这样两个医案:有位妇人怀孕了,却腹痛不止。她的呻吟声一直传到了墙外,且有性命之忧。滑寿诊视后说:“这是蛇妖在作怪。”于是施针治疗,妇人产下数条蛇后,才活了下来。还有一位孕妇将要临盆生产时却突然晕死过去,滑寿诊断后说:“这是因为孩子的手抓着母亲的心脏呢。”他赶紧施针,那妇人不一会儿就苏醒过来了,孩子也很快生下来了。仔细看那孩子的大拇指,还有被石针扎过的痕迹。

滑寿的针法是由针灸大家高洞阳所传授的。他不仅“尽得其术”,同时还发现人体“得经十二,任、督脉之行腹背者二,其隧穴之周于身者,六百五十有七”。随后,他采用《素问》、《灵枢》中的经穴专论,撰写出了《十四经发挥》一书。此书虽名为“发挥”,但所弘扬的却是经典古籍中的传统疗法。

滑寿为此书作序时曾十分感慨地疾呼:“远古之书,渊乎深哉”;“针之功,其大矣”。他谈到,《黄帝内经》中所记载的用药之法仅占一两成,用灸之法也只占三四成,而其它的基本全是针法,且十之八九都是无需有任何顾虑的。但遗憾的是,后来的学医者越来越偏离了古法。于是“方药之说肆行,针道遂寝不讲”。或许,正是出于对“针道微而经络为之不明;经络不明,则不知邪之所在”的担忧,他才专门去拜师学习针法,并最终写出了一部令“后之医者可披卷而得”的针灸学专著。

一片梧桐叶治难产 疗疾如神不求回报

对于滑寿,为时人、后世所津津乐道且深感敬佩的除了他的医书之外,还有他超凡过人的医术。明代史家许浩曾在他的《复斋日记》中记载了滑寿用一枚梧桐叶替难产的妇人催生的故事。有一年秋天,苏州的官员请滑寿跟他们一起到虎丘山游玩。当时,有一富户人家的孕妇难产,派人去请滑寿,可官员们都不想让滑寿离开。滑寿走到一处石台阶上,恰巧见一片梧桐叶从树上飘落下来,就随即捡起那片叶子,递给前来求诊的病家,并嘱咐他说:“把这叶子拿回去,用水煎煮后,让孕妇服下。”

过了不久,游山的官员们还没坐下饮宴,病家就来告诉滑寿说孩子已经出生了。大家都觉得很神奇,问滑寿到底用的是什么药方。滑寿告诉他们:“所谓‘医’,就是‘意’,要凭借自己的理解来处方,哪有什么固定的药方呢?怀孕的妇人过了十月还未生产,是气虚所致。梧桐叶得秋气而落,用它来助产,必有奇效!”

滑寿这种以“意”处方的例子还有很多。他给人治病时就是这样,不拘泥于医书中的处方,而是将其所学融会贯通,用自己的领悟来进行诊断。他的处方总能立即见效并且药到病除。

他治病如此灵验,以至于走到哪儿,人们都热情地欢迎他。因滑寿也擅长诊脉,通过脉象甚至能判定人的生死,很多病家就把他请到家中,非得让他来判定病人的病情,心里才觉得踏实。参与编撰《元史》的朱右专门为其作传,来记载他疗疾如神的医案。儒士宋濂也说:“江南诸医未能或之先也。”

无论病人是贫是富,滑寿都一视同仁,用心地为他们诊治,从不图回报。他早年在吴楚之地声名渐起,到了晚年,就已名贯大江南北了。直到今天,余姚市的龙泉山上还伫立着“滑寿亭”。亭柱上还镌刻着“继神农遍尝百草,承仲景普济千家”“杏林独秀闻天下,桃李争妍满古城”的诗句。

滑寿走到一处石台阶上,恰巧见一片梧桐叶从树上飘落下来,就随即捡起那片叶子,递给前来求诊的病家。示意图,图为清 刘德之《桐阴秋畅》。(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擅长诗词歌赋 晚年被名士叹为“老仙”

滑寿性情笃实、敦厚,且聪敏过人。他一生博览群书,每天诵读四书五经后,都能记住千言;提笔就能写出内涵深远、见解独到的文章。他年少时就能作诗,尤擅长写乐府诗。他的诗词既有雄浑、遒劲之感,也不失典雅、温情。他与众多的儒士名臣都有来往,参与编修《元史》和《永乐大典》的宋僖曾为他作诗曰:

滑公江海客,频到贺家溪。采药行云际,吟诗过水西。

仅此一首小诗就足见滑寿淡泊名利、随遇而安的豁达性情以及能即兴而作、出口成诗的文学造诣。

他年过七旬,依然是鹤发童颜,走起路来步履矫健。他喜欢饮酒,与友人相见时,总是开怀畅饮。他晚年为寻求长生之道,自号“撄宁生”。“撄宁”是道家所追求的一种境界,即心神宁静,不为外界俗世所扰。元代诗人刘仁本在《正月望前一夕,与滑伯仁炼药》一诗中写道:

委羽山中鹤堕翎,老仙为我制颓龄。
人无金石千年寿,药有丹砂九转灵。
候熟鼎墟分水火,所吞朋友走风霜。
轻身已得刀圭秘,莫问昌阳与茯苓。

滑寿一生中所救治的病人难以计数,其孜孜不倦、阴德动天。他博学多才,却不愿为良相,仅以救治病人为务,终成一代良医。滑寿子孙昌茂,皆散居在余姚、武林一带。儿子滑孟骥曾任医学训科;孙子滑志镛曾任良医正;曾孙滑浩曾入籍太医院,当过刑部郎中、江西南昌府知府,皆能承其家业。@*#

参考资料: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医术名流列传》 清‧陈梦雷
《读素问钞》序
《难经本义》序
《十四经发挥》序
《乾隆余姚志‧艺文》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清代康乾盛世之年,江苏吴县出了一位“多学能诗”、“工画兰,善拳勇”的名医,他就是薛雪。薛雪,字生白,生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卒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博学多通,为人洒脱、性情豁达,连所居住的山庄也“有花竹林泉之胜”。
  • 示意图:明 仇英《人物故事图册》。(公有领域)
    北宋年间有一奇人,名郝允,是博陵(河北定州一带)人。他年少时曾代替兄长随军征伐河朔,但因无法忍受军中的辛苦,于是就逃走了。一天夜里,月亮高悬,郝允行走在山间,走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忽然,一只像大鸟一样的东西飞到他头上,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黄衣道人。郝允立即双手合十,乞求道人教给他谋生之术。道士说:“你就是郝允吗?”然后,就传给了他一些医术。
  • 张扩,字子充,北宋年间“以医名江东”,“其察脉非特知人之疾,至于贵贱福祸,期以岁月旬日,若神。”张扩与宋宁宗赵扩同名,为有所避讳,后多以“张子充”为名。
  • 说到神医扁鹊,知晓其大名的中国人还真不少。不过,中国人知晓的扁鹊(约前407年—约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战国时代名医,与华佗、张仲景、李时珍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医。卢医、扁鹊是他的绰号。
  • 清朝初年,三吴两淮的名医中出了这样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万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礼部侍郎钱谦益称为“医圣”的喻昌。
  • 中药掺朱砂造成铅中毒事件引起民众担忧,但卫福部中医药司表明此为个案。应如何安心使用中药?(Shutterstock)
    北宋崇宁元年(1102年),皇帝下诏,是凡有功、服务十年以上的医官,可获团练使的头衔。当时的医官张锐(字子刚)就获封甘肃成州的团练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带有位与丹溪学派的创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彦修)不相伯仲的名医,他叫葛[ascii]干[/ascii]孙。葛[ascii]干[/ascii]孙(1305~1353年),字可久,长洲(今江苏苏州)人。他天赋异禀、气质不凡,且身材魁硕、体力超群。未满二十岁时,他就喜欢钻研击剑之术以及排兵布阵之法,甚至对“百家众技,靡不精究”,且“通阴阳、律历、星命之术”。
  • 自古为官,如果是廉洁公正、能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无不受到百姓的推崇爱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闻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于破解悬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称奇叫好。
  • 被载入《明史‧方伎传》中的御医共有五位,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当属令三朝帝王爱重的御医戴思恭。戴思恭(1324~1405年),字原礼,号肃斋,明朝浦江(今诸暨市马剑镇马剑村)人。他“生儒家,习闻诗礼之训,惓惓有志于泽物”;“自幼庄重,不苟言笑,孝谨温良”;“读书明大义,颖悟绝人”;“暇日于星象堪舆风鉴之术,靡不旁推曲究,尤精心轩岐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