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漫谈】造反有理?

作者:薛驰
徐明义画集(六)—巨瀑(彩墨)。64×112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56
【字号】    
   标签: tags: ,

《题菊花》(黄巢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不第后赋菊》(黄巢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唐诗极盛,连其中的反诗都无有比肩者(清人编《全唐诗》录黄巢诗三首)。历史上,陶渊明以爱菊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菊花也被称为“花之隐逸者”。但在黄巢(835年-884年)眼里,菊花却成了“苦命者”、“弃儿”(“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要为菊花改换命运,“报与桃花一处开”;而这种命运改换,用的又是暴力,残酷、血腥无比,所谓“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

后果如此。黄巢起兵造反,最终堕落为一个杀人恶魔,以至于民间有这样的传言:“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难逃。”而唐朝人口最多的时候大约八千万,黄巢凭一已之力竟屠杀了十分之一。史称“黄巢之乱”。

黄巢这两首诗是骨子里的“反”。如果说唐朝末年,官场腐败、民不聊生、再加天灾人祸,走投无路之际造反,尚情有可原;但是,造反中滥杀无辜,就责无可逃。与汉乐府民歌《东门行》比较,黄诗中的“反”确无道理可言。《东门行》诗曰:

出东门,不顾归。
来入门,怅欲悲。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

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
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
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
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难久居。”

大意:刚才出东门的时候,就不想着再回来了。(不舍)回到家,进门惆怅悲愁。米罐里没有多少粮食,回过头看衣架上没有衣服。拔剑出东门,孩子的母亲牵着衣服哭泣说:“别人家只希望富贵,我情愿和你吃粥。在上有青天。在下有年幼的孩子。你现在这样做不对!”丈夫说:“你不要管!我去了!我已走得太晚了!我已见白发脱落了,这种苦日子谁知还能够活几天?”

从《东门行》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城市下层平民,在无衣无食的绝境中,不得不拔剑而起反抗。去做强盗吗?不,近世史学大家吕思勉认为是去做游侠,不仅救己也救人于危难之中。而黄巢诗之“反”,却是上反天理(要菊花与桃花一处开),下反人伦(“我花开后百花杀”)。我们说“盗亦有道”,黄巢诗表达的却是彻底的道德破坏。

笔者不赞成“成王败寇”之论,但认为“革命”与“造反”有天壤之别。中国历史的一个特点是朝代更迭,“革命”思想颇为发达,最突出的是“汤武革命”论:“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易.革.彖》)《周易正义》对此解读是:“此先明天地革者,天地之道,阴阳升降,温暑凉寒,迭相变革,然后四时之序皆有成也。‘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以明人革也。夏桀、殷纣凶狂无度,天既震怒,人亦叛王。殷汤、周武聪明睿智,上顺天命,下应人心,放桀鸣条,诛纣牧野,革其王命,改其恶俗;故谓‘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孟子也说得非常鲜明:“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下》)

就唐朝历史而言,隋末大乱,“十八路反王,六十四道烟尘”,太宗劝父起兵,救黎民于水火,“顺乎天而应乎人”,是故成功,而为革命。太宗《赠萧瑀》一诗,广为流传,亦见其帝者气象,其诗曰: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

而唐末黄巢起兵,只是仇恨唐朝统治,既无太宗救世之义,又无夺取天下之雄才大略,亦曾数次兵临绝境,但因朝廷无信,藩镇割据,才成就了黄巢最后直捣长安。而黄巢残暴毒虐,军队军纪差,杀人无数,终于败亡。本文所录黄巢的两首诗,充满了肃杀、悖逆、狂妄之气,是为反诗。世人当深戒之。

顺便提一下,《水浒传》中宋江就颇不屑黄巢,在浔阳楼上喝醉了酒,顺手提了两首反诗,其中之一曰: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本不愿造反,却被逼上梁山,但上梁山后,改聚义厅为忠义厅,树“替天行道”大旗,“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以招安为念。与黄巢截然两路人。明代思想家李贽之评宋江——身在梁山,心在朝廷,一心招安,一意报国,是忠义之烈,足成一家之说。@*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语天然万古新”,得浑成自然之趣,非雕琢、苦吟可比。这两首诗的妙处,要靠自身的经验、体悟,不易解说。
  • 元 夏永〈黄鹤楼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公有领域)
    崔颢《黄鹤楼》被推为“唐人七律第一”,“诗仙”李白也心悦诚服。其实李白诗也有写及黄鹤楼的名篇,但崔诗一出,时人和后人就难以比拟了。崔诗独步千古,为何?
  • 隋末大乱,太宗年虽少,然“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劝父起兵,拯救天下黎民;且其为“天策上将”,披坚执锐、攻坚克难,乃有大唐。24岁时所写的《还陕述怀》一诗…
  •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唐代的文学就是唐诗。下至贩夫走卒,上到天子,皆喜诗,官员们更是一个主要的创作群体。《唐诗三百首》开卷之作,就是开元最后一位名相张九龄的《感遇》。
  • 无论从政治还是文学方面,张九龄都可称得上是“岭南第一人”了。他去世后,安史之乱也很快爆发了,他成了盛唐最后一位名相,被人追忆;而他笔下的明月光,也定格成盛唐别具一格的壮美画面,被后人永远铭记。
  • 贺知章年轻时就以诗文扬名,是少数仕途顺遂的大诗人,但是到了老年,他突然决定辞官回乡。贺知章传世的诗歌不多,但是他的代表作,几乎是人人都能背诵的经典,比如写下“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咏柳》,还有就是他晚年所作的两首《回乡偶书》
  •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或以为是个神话。不过,八仙之中的张果老可是正史有录,如《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等。《全唐诗》载张果老《题登真洞》诗一首,修成金骨炼归真,洞锁遗踪不计春。 野草谩随青岭秀,闲花长对白云新……
  • 白居易不仅是一位有责任感的诗人,也是尽忠职守的官员。他主要生活在唐宪宗时代,宪宗是盛唐之后很有作为的皇帝,曾大力征讨藩镇,让唐朝再次出现统一的中兴局面,史称“元和中兴”。白居易一生中,既有《观刈麦》这样的讽喻诗,也有《琵琶行》这样的抒情叙事诗。
  • 盛唐过后,雄浑昂扬的诗歌气象有所减弱,一批崇尚清新奇僻诗风的诗人出现了,“诗僧”贾岛就是这类诗人的代表。他的代表作是《题李凝幽居》。
  • 思乡之情,人皆有之。久在异乡的游子每当与故人重逢时,往往会热泪盈眶,激动不已,然而唐代大诗人王维只是“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家乡窗前的那一株梅花开了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