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八回 武王白鱼跃龙舟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八回。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0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今天侃第八十八回。

神仙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后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于走入人的最后一个层面。在人中,需要净化的就是妖怪、鬼、动物。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后面的故事,在现实环境中的人看到的是那份紊乱、那份杂乱,又很倡狂,没有任何礼数,只有个体生命的宣泄,和自己的利益。

我们看到张奎可以断土行孙的行径,从而杀了土行孙,那“梅山七怪”却守在潼关,不去渑池支持张奎!?里面有些东西很难言。其实有个原因,就是在人中张奎表现的是“真正的正”。

张奎他死了之后被封为“七杀星”。在星相学中“七杀”是紫微星(大概包括了十二颗星宿)的一部分。七杀星里面含有七颗星星,代表正义、义气和绝不背叛,杀戮的成分极高,代表武功极强,但是,是代表人中的那种正义。所以我们才提到“梅山七怪”为什么不去渑池。

七怪去渑池的话,以张奎自己的本事、他的太太高兰英所学的那种玄妙之术,完全可以断出那东西(七怪)不正。所以,纣王派出的新的大元帅,绝不能见人中之豪杰。反过来对应的是张奎为什么能杀了土行孙!也就注定了商朝要灭亡。

土行孙聚集了人中败落的特点。他是修行人,但是呢,他出卖自己的师父、出卖了一切正的东西,而出卖的本身呢,是跟自己的贪念直接相关。

申公豹游说土行孙就是让他去得到高官厚禄,他就去了;然后,帮助纣王打仗的时候,邓九公的酒后之言,就让他惦记上邓婵玉,非要娶这女的当老婆。

跟大家解释过,《封神演义》很少有比较直截了当的男女描写,只有两段,一个是妲己跟纣王之间,另外一个就是土行孙跟邓婵玉这一段故事。这就表现出土行孙的问题来?

那土行孙带有太深的东西,就是他的心术不正,包括他对仕途、男女色欲的心。

他娶了邓婵玉,然后又在周营中作为督粮官,这本身跟他当初听了申公豹的话背叛自己的师父惧留孙去帮助邓九公,他的本愿是一样的,他没有任何更改。

大家要能理解这意思:土行孙他生命的内在不正,也就注定是这个结果。那张奎,在人中他是真正正义的,而且“七杀星”带有绝不背叛的那份义气含义。所以土行孙就被张奎所杀。

土行孙确实为周营立了很多功,但是他立了再多的功也无法抵掉……这么讲吧!在修炼中没有那句话:“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有些东西是不应该、不能够犯错误的。也就是说,一生都不能犯这种错误。

张奎在他死后,武王也好、姜子牙也好,对他也是极其尊重的。在整个书中张奎被描写得也是非常正面,尽管他是阻止了姜子牙的去路。我以为这段故事满有借鉴的地方。

真正被张奎跟他的太太齐手杀掉的正好是五岳:黄飞虎他们五个,再加上土行孙夫妻二个,应对了张奎他“七杀星”的封号。但是,五岳那五个人实际是借张奎夫妇的手成仙了。他们不是修行的人,邓婵玉同样也不是修行的人,但土行孙是(却没有成仙)。在我眼睛里能够看到这种对应的故事。

诗曰:
白鱼吉兆喜非常,预肇周家应瑞昌。
八百诸侯称硕德,千年师帅颂匡襄。
堂堂阵演三三叠,正正旗门六六行。
时雨师临民甚悦,成汤基业已消亡。

所以第八十八回主要讲的是武王他们渡黄河,然后有一条鱼跳上来。

惧留孙施符 斩张奎夫妇

话说袁洪调兵往孟津驻札,以阻诸侯咽喉。不表。

且说渑池县张奎日夕望朝歌救兵,忽有报马报入府来:“天子招了新元帅袁洪,调兵二十万驻札孟津,以阻诸侯。未见发兵来救渑池。”

张奎闻报大惊!曰:“天子不发救兵,此城如何拒守?况前有周兵,后有孟津四百诸侯前后合攻,此取败之道。今反舍此不救?奈何!”忙与夫人高兰英共议。

妖怪就会抛弃人,那张奎是人哪!这就是一种天象,无法细说。

夫人曰:“料吾二人也可阻住周兵。今袁洪拒住孟津,则南、北诸侯也不能抄我之后。只打听袁洪得胜,若破了南、北二侯,我再与你去合兵共破周武,再无有不胜之理。俺们如今只设法守城,不要与周将对敌,待他粮尽兵疲,一战成功,无有不克。此万全之道也!”

张奎心下狐疑不定。

且说子牙见渑池一个小县,攻打不下,反阵亡了许多将官,纳闷在中军,暗暗点首嗟叹:“可怜这些扶主定国英雄,沥胆披肝,止落得遗言在此,此身皆化为乌有!”

子牙正在那里伤悼,忽辕门官来报:“有一道童求见。”

子牙传令:“请来。”

少时,只见一道童至帐下行礼,曰:“弟子乃夹龙山飞龙洞惧留孙的门人。因师兄土行孙在夹龙山猛兽崖被张奎所害,家师已知应上天之数,这是救不得的。只是过渑池须有原故,家师特着弟子来此下书,师叔便知端的。”

“应上天之数”也就命该如此了:土行孙本该留不下来!所以惧留孙当时就在夹龙山猛兽崖。

姜子牙让土行孙去夹龙山,也就应对了之前姜子牙对他的杀意。

子牙接上书来,展开观看,书曰:“道末惧留孙致书于大元帅子牙公麾下:前者土行孙合该于猛兽崖死于张奎之手,理数难逃,贫道只有望崖垂泣而已,言之可胜于悒!

这么说,张奎就不像有人说的“是惧留孙的徒弟”。

借张奎之手,杀掉了土行孙,而张奎会的,土行孙都会,所以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张奎对上土行孙了。

今张奎善于守城,急切难下,但他数亦当终。子牙公不可迟误,可令杨戬将贫道符印先在黄河岸边……等杨任、韦护追赶至此擒之。取城只用哪吒、雷震子足矣!子牙公须是亲自用调虎离山计,一战成功。此去自然坦夷。只俟封神之后,再图会晤。不宣。”

惧留孙他不能露面,只能出主意。没有土行孙死去在先,惧留孙不敢写这封信。所以土行孙的死,也就给了惧留孙写这封信的借口,为姜子牙出这个主意。

因为他们的祖师爷已经明确:所有门人不许再露面。所以是因为惧留孙的弟子死在张奎之手,他才写出这封书信。这是前、后对应的。那时候的人非常讲礼数。

子牙看罢书,打发童子回山。

当日,子牙传令:哪吒领令箭,雷震子领令箭前去,如此而行。杨戬、杨任领柬帖前去,如此。韦护领柬帖前去,如此。

子牙俱吩咐已毕,至晚间,周营中炮响,三军呐喊,杀奔城下而来。张奎急上城,设法守护,百计千方防御,急切难下。子牙知张奎善于守城,且暂鸣金收兵。

次日,午末未初,请武王上帐相见:“今日请大王同老臣出营,看看渑池县城池,好去攻取。”

武王乃忠厚君子,随应曰:“孤愿往。”即时同子牙出营,至城下周围看了。

子牙用手指曰:“大王若破此城,须用轰天大炮,方能攻打,此城一时可破也!”

子牙与武王指画攻城,只见渑池城上哨探士卒报与张奎:“启老爷:姜子牙同一穿红袍的在城下探看城池。”

张奎听报,即上城来看时,果是子牙同武王在城下周围指画。张奎自思,曰:“姜尚欺吾太甚!只因连日吾坚守此城,不与他会战,他便欺我,至吾城下,肆行无忌,藐视吾无人物也!”随下城与夫人曰:“你可用心坚守此城,待我出城走去杀来,以除大患。”

夫人上城观战。张奎上马拎刀,开了城门,一马飞来,大呼,曰:“姬发、姜尚!今日你命难逃也!”

正是: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子牙同武王拨马向西而走。张奎赶来,周营中一将也不出来接应,张奎放心赶来。看看赶有二十里,只听得金鼓齐鸣,炮声响亮,三军呐喊,震动天地,周营中大小将官齐出营来,杀奔城下。

高兰英在城上全装甲胄守护城池,忽听周营中又是炮响,不知其故。忽城上落下哪吒来,现三首八臂,脚踏风火轮,摇火尖枪杀来。

高兰英急上马,用双刀抵住了哪吒。二人在城上不便争持,高兰英走马下城,哪吒随后赶来。雷震子又早展开二翅,飞上城来,使开黄金棍,把城上军士打开,随斩关落锁,周兵进城。

高兰英见事不好,正欲取葫芦放太阳神针,早已不及,被哪吒一乾坤圈,打中顶上,翻下马来,又是一枪,死于非命,早往封神台去了。有诗为证。

诗曰:
孤城死守为成汤,今日身亡实可伤。
全节全忠名不朽,女中贞烈万年扬。

等于是被妖怪出卖了。

话说雷震子、哪吒进了渑池县,军士见打死了主母,俱伏地请降。

哪吒曰:“俱免汝死,候元帅来安民。”

哪吒复与雷震子曰:“道兄且在城上拒住,吾还去接应师叔与武王,恐怕惊了主公。”

雷震子曰:“道兄不可迟疑,当以速行。”

好哪吒!把风火轮登开,往正西上赶来。只见张奎正赶子牙有二十里远近,只听得炮声四起,喊声大振,心下甚是惊疑,也不去赶子牙。

子牙在后面大呼,曰:“张奎!你渑池已失,何不归降?”

张奎心慌,情知中计,勒转马望旧路而来。天色又黑,正遇哪吒现三首八臂迎来。

哪吒大骂曰:“逆贼!你今日还不下马受死,更待何时?”

张奎大怒,摇刀直取。哪吒手中枪急架相还。未及数合,哪吒复祭起九龙神火罩罩来。张奎知此术利害,把身子一扭,往地下去了。

哪吒见张奎预先走了,因想起土行孙的光景,心上不觉悲悼,往前来迎武王。

张奎急走至城下,见雷震子立于城上,知城池已陷,夫人不知存亡!自思:“不若往朝歌,与袁洪合兵一处,再作道理。”

话说哪吒上前迎接武王与子牙,一同回渑池县来,将大军进城屯札,又将城上周将首级收殓,设祭祀之,仍于高阜处安葬。不表。

只见张奎全装甲胄,纵地行之术,往黄河大道而走,如风一般,飞云掣电而来。

话说杨任远远望见张奎从地底下来了,杨任知会韦护曰:“道兄,张奎来了。你须是仔细些,不要走了他。你看我手往那里指,你就往那边祭降魔杵镇之。”

韦护曰:“谨领尊命。”

且说张奎正走,远远看见杨任骑云霞兽,手心里那两只神光射耀往下看着地,大呼曰:“张奎不要走!今日你难逃此厄也!”

张奎听得,魂不附体,不敢停滞,纵着地行法,“刷”的一声,须臾就走有一千五百里远。杨任在地上催着云霞兽,紧紧追赶。韦护在上头只看着杨任,杨任只看着张奎在地底下,如今三处看着,好赶!

正是:上边韦护观杨任,杨任生追七杀神。

张奎最后被封为“七杀星”。

话说张奎在地下见杨任紧紧跟随在他头上,如张奎往左,杨任也往左边来赶;张奎往右,杨任也往右边来赶。张奎无法,只是往前飞走。看着行至黄河岸边,前有杨戬奉柬帖在黄河岸边专等杨任。

张奎到黄河边就没招了!有水嘛!他(地行术)过不去。

只见远远杨任追赶来了,杨任也看见了杨戬,乃大呼,曰:“杨道兄!张奎来了!”

杨戬听得,忙将三昧火烧了惧留孙指地成钢的符篆,立在黄河岸边。

张奎正行,方至黄河,只见四处如同铁桶一般,半步莫动,左撞左不能通,右撞右不能通,彻身回来,后面犹如铁壁。

张奎正慌忙无措,杨任用手往下一指,半空中韦护把降魔杵往下打来。此宝乃镇压邪魔护三教大法之物,可怜张奎怎禁得起!有诗为证。

诗曰:
金光一道起空中,五彩云霞协用功。
鬼怪逢时皆绝迹,邪魔遇此尽成空。
皈依三教称慈善,镇压诸天护法雄。
今日黄河除七杀,千年英气贯长虹。

赞许的不是张奎,赞许的是降魔杵。

话说韦护祭起降魔杵,把张奎打成虀粉。一灵也往封神台去了。

三位门人得胜,齐来见子牙,备言打死张奎,追赶至黄河之事,说了一遍。子牙大喜,在渑池县住了数日,择日起兵。

鱼入武王舟 主周室当兴

那日,整顿人马,离了渑池县,前往黄河而来。时近隆冬天气,众将官重重铁铠,叠叠征衣,寒气甚胜。怎见得好冷?有赞为证。

赞曰:
重衾无暖气,袖手似揣冰。
败叶垂霜蕊,苍松挂冻铃。
地裂因寒甚,池平为水凝。
鱼舟空钓线,仙观没人行。
樵子愁柴少,王孙喜炭增。
征人须似铁,诗客笔如零。
皮袄犹嫌薄,貂裘尚恨轻。
蒲团僵老衲,纸帐旅魂惊。
莫讶寒威重,兵行令若霆。

因为是隆冬季节,在这个背景之下不见人,极其寒冷,空空荡荡、凋零的氛围。

话说子牙人马来至黄河,左右报至中军。子牙吩咐:“借办民舟,每只俱有工食银五钱,并不白用民船一只。”

向老百姓借船。

这是当时文王留下的规矩,官用民的东西都要给钱的,那个时候都是这个态度。在正常的民主社会中,官同样也用民企,但都会用钱买。那现在的“中共国”官场的用法,民成为了仆人,成为了奴隶。

万民乐业,无不懽呼感德,真所谓“时雨之师”。子牙传令,另备龙舟一双,装载武王。子牙与武王驾坐中舱,左右鼓棹,向中流进发。

只听得黄河内波浪滔天,风声大作,把武王龙舟泊在浪里颠播(颠簸)。

武王曰:“相父!此舟为何这样掀播?”

子牙曰:“黄河水急,平昔浪发也是不小的,况今日有风,又是龙舟,故此颠播。”

武王曰:“推开舱门,俟孤看一看,何如?”

子牙同武王推舱一看,好大浪!怎见得黄河叠浪千层?有诗为证。

诗曰:
洋洋光侵月,浩浩影浮天。
灵派吞华岳,长流贯百川。
千层凶浪滚,万叠峻波颠。
岸口无渔火,沙头有鹭眠。
茫茫浑似海,一望更无边。

这是讲述了黄河的这种场景,一样都是非常凄凉的,非常特别的,整个背景什么都没有,没有生机。

话说武王一见黄河,白浪滔天,一望无际,吓得面如土色。那龙舟只在浪里或上、或下。忽然有一旋窝,水势分开,一声响亮,有一尾白鱼跳在船舱里来,就把武王吓了一跄。那鱼在舟中,左进右跳,跳有四五尺高。

“鲤鱼跳龙门”可能就这么来的。

武王问子牙曰:“此鱼入舟,主何吉凶?”

子牙曰:“恭喜大王!贺喜大王!鱼入王舟者,主纣王该灭,周室当兴,正应大王继汤而有天下也!”

子牙传令:“命庖人将此鱼烹来,与大王享之。”

武王曰:“不可。”仍命掷之河中。

子牙曰:“既入王舟,岂可舍此,正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理宜食之,不可轻弃。”

左右领子牙令,速命庖人烹来。不一时献上,子牙命赐诸将。

这段我个人觉得非常有意思。鲤鱼跳龙门,这是一种“应景”。“鱼入王舟者,主纣王该灭,周室当兴,正应大王继汤而有天下也。”相互对应。

我个人觉得人要懂得“应时、应景、应环境”,真正能够去对应整个背景。整个时间的概念和背景概念不同。

首先呢,人们不能杀生!“人生于寅,禽生于寅,兽生于寅。”通常正的都是不杀生的。但是呢,其中却有“相生相克”的道理。

姜子牙讲:“天赐不取,反受其咎。”(因为)不是人主动去打了这条鱼,而是这条鱼自己上来的。当时,他们走黄河,风浪的一切跟这条鱼直接相关。黄河的惊涛骇浪在表述武王亲征、讨伐纣王的过程,他们所经历过来的一切。

反过来,表面上黄河的“白浪滔天”却包含着一种赏赐。人看起来是白浪滔天,在另外一面可能是真正的一种赏赐,而且就是在过黄河的时候。

你要知道张奎是在黄河边被杀的,作为纣王来讲,最后一道防线没有了,所以这是一种结束的标志。过了黄河之后,姜子牙遇到的“梅山七怪”全是妖,没有人了,没有任何正常的东西。

子牙能够读得懂“天赐不取,反受其咎”——不是我们打的鱼,不是我们钓的鱼,而是它自己上来的,这就是天意。而这一份天意呢,他让众将官都吃,都去接受。

所以杀生与不杀生要怎么看?如果按照武王的说法,“仍命掷之河中”放生了,这就是错了——杀生的背景完全不同——这确实错了,将直接影响到他后面的一切。

少顷,风恬浪静,龙舟已渡黄河。只见四百诸侯知周兵已至,打点前来迎接武王。子牙知武王乃仁德之主,岂肯欺君。恐众诸侯尊称武王以致中馁,则大事去矣!须是预先吩咐过,然后相见,庶几不露出圭角,俟破纣之后,再作区处。乃对武王曰:“今舟虽抵岸,大王还在舟中,俟老臣先上岸,陈设器械,严整军威,以示武于诸侯,立定营栅,然后来请大王。”

那武王憨厚,所以姜子牙说什么就是什么。

武王曰:“听凭相父设施。”

子牙先上了岸,率大队人马至孟津,立下营塞。众诸侯齐至中军,来见子牙。子牙迎接上帐,相叙礼毕,子牙曰:“列位君侯见武王不必深言其伐君吊民之故,只以观政于商为辞,俟破纣之后,再作商议。”

先把话给垫住了。所以(武王)憨厚是憨厚,人的憨厚这是大福大德,但,还没有上、下共通的东西在里头。文王呢,他有!所以能够演绎出《周易》,但武王没有。

众诸侯大喜,俱依子牙之言。子牙令军政官与哪吒、杨戬前去迎请武王。后面又有西方二百诸侯,随后过黄河同武王车驾而进。真个是天下诸侯会合,自是不同。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八百诸侯会孟津,纷纷杀气满江尘。
旌旗向日飞龙凤,剑戟迎霜泣鬼神。
士卒赳赳歌化日,军民济济庆仁人。
应知世运当亨泰,四海讴吟总是春。

这就是讲这种气势。

诸侯共计破朝歌 杨戬梅山收七圣

且说武王同西方二百诸侯来至孟津大营,探马报入中军帐,子牙率领南、北二方四百诸侯,又有数百小诸侯,齐来迎接。武王迳进中军。

下面讲述了整个这些伯侯。

先有:
东伯侯姜文焕
东南扬侯钟志明
南伯侯鄂顺
西南豫州侯姚楚亮
北伯侯崇应鸾
东北兖州侯彭祖寿
夷门伯武高逵
左伯宗智明
右伯姚庶良
远伯常信仁
近伯曹宗
邠州伯丁建吉

众诸侯进营,止有东伯侯姜文焕未曾进游魂关,乃序武王上帐。武王不肯,彼此固逊多时,武王同众诸侯交相下拜。

天下诸侯俯伏曰:“今大王大驾特临此地,使众诸侯得睹天颜,仰观威德,早救民于水火之中,天下幸甚!万民幸甚!”

武王深自谦让,曰:“予小子发,嗣位先生,孤德寡闻,惟恐有负前烈。谬蒙天下诸侯传檄相邀,特拜相父东会列位贤侯,观政于商。若曰予小子冒昧兴师,则予岂敢?惟望列位贤侯教之!”

内有豫州侯姚楚亮对曰:“纣王无道,杀妻诛子,焚炙忠良,杀戮大臣,沉湎酒色,弗敬上天,郊庙不祀,播弃黎老,昵比罪人。皇天震怒,绝命于商。予等奉大王恭行天之罚,伐罪吊民,拯万姓于水火,正应天顺人之举,泄人神之愤,天下无不感悦。若予等与大王坐视不理,厥罪惟钧,望大王裁之。”

武王曰:“纣王虽不行正道,俱臣下蔽惑之耳!今只观政于商,擒其嬖幸,令人君加改其敝政,则天下自平矣!”

这些诸侯忍不住一致要推武王上去,武王就往下退。

彭祖寿曰:“天命靡常,惟有德者居之。昔尧有天下,因其子不肖,而禅位于舜。舜有天下,亦因其子之不肖,而禅位于禹。禹之子贤,能承继父业,于是相传至桀而德衰,暴虐夏政,天人怨之,故汤得行天之罚,放桀于南巢,伐夏而有天下。贤圣之君六七作,至于纣,罪恶贯盈,毁弃善政,戕贼不道,皇天震怒,降灾于商,爰命大王以伐殷汤,大王幸毋固辞,以灰诸侯之心。”

武王谦让未遑。子牙曰:“列位贤侯,今日亦非商议正事之时,俟至商郊,再有说话。”

众诸侯佥曰:“相父之言是也。”

武王命营中治酒,大宴诸侯。不表。

且说袁洪在营中,只见报马启曰:“今有武王兵至孟津下寨,大会诸侯,请元帅定夺。”

殷破败听得,忙上前言曰:“周武乃天下叛逆元首,自兴兵至此,所在获捷,军威甚锐,元帅不可轻忽,务要严兵以待。”

袁洪曰:“参军之言固善,料姜尚不过一磻溪村夫,有何本领?此皆诸关将士不用心,以致彼侥幸成功。参军放心,看吾一阵,令他片甲不回。”

所有高傲的人都骂姜子牙是愚夫,但是所有骂他愚夫的都完了。所以这里这么描写,讲一个生命品质的问题。

次日,子牙陞帐,众诸侯上帐参见,有夷门伯武高逵言曰:“启元帅:诸侯六百驻兵于此,俱未敢擅于用兵,止在此拒住,只候武王大驾来临,以凭裁夺。今日若不先擒袁洪,则匹天尚自逞强,犹不知天吏之不可战也!望元帅早赐施行。”

子牙曰:“贤侯之言甚善。吾必先下战书,然后会兵孟津,方可以示天下之恶。惟天下之德可以克之。”

众皆大喜。

一定讲礼数,即使对方是妖怪也要讲礼数。讲礼数,就是人;只论成、败,其实是妖。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完全是“以成败论英雄”,以结果而论之,其实是有问题的。在《封神演义》中也是这么讲述的。

“论成败”的人,往往都在技巧上无恶而不做,他使尽所有的办法,没有任何道德约束。表面看起来很锐利,实际是败象之迹。

子牙忙修书,差杨戬往汤营内来下战书。杨戬领命,往成汤营前下马,大呼曰:“奉姜元帅将令,来下战书!”

探事小校报与中军,袁洪听得周营来下战书,忙命左右:“令来。”只见军政官来至营门,令杨戬进见。

杨戬至中军帐见袁洪,呈上战书。

袁洪观看毕,乃曰:“吾不修回书,约定明日会兵便了。”

杨戬回至中军见子牙,言明日会兵。子牙传令与众诸侯:“明早会兵。”俱各各准备去了。

次日,周营炮响,子牙调出大队人马,有六百诸侯齐出,当中是子牙人马,俱是大红旗。左是南伯侯鄂顺,右是北伯侯崇应鸾,尽是五色旛幢,真若盔山甲海,威势如彪,英雄似虎。布成阵势,三军呐喊,冲至军前。

哨马报与袁洪,袁洪与众将出营观看子牙大兵队伍,只见天下诸侯雁翅排开,分于左右,当中是元帅姜尚,左有鄂顺,右有崇应鸾。有诗为证。

诗曰:
诸侯共计破朝歌,正是神仙遇劫魔。
百万雄师兴宇宙,奇功立在孟津河。

又,诗曰:
姜尚东征除虐政,诸侯拱手尊号令。
妖氛滚滚各争先,杨戬梅山收七圣。

七怪被杨戬收掉了,因为杨戬会八九之功,任何妖怪动不了他。

话说袁洪在马上见姜子牙身穿道服,乘四不像,来至军前,左右排列有众位门人,次后武王乘逍遥马,南北分列众位诸侯。只见袁洪银盔素铠,坐下白马,使一条宾铁棍,担在鞍鞒,英雄凛凛。怎见得袁洪好处?有赞为证。

袁洪他是白猿,所以是白色的,应对了颜色,也应对着一种时运。

“七圣”也是应对着时运。都是这么相互对应着。

赞曰:
银盔素铠,缨络红凝。
左插狼牙箭,右悬宝剑锋。
横担宾铁棍,白马似神行。
幼长梅山下,成功古洞中。
曾受阴阳诀,又得天地灵。
善能多变化,玄妙似人形。
梅山称第一,保纣灭周兵。

张奎被收之后,出来的是妖精,《封神演义》是一层一层(演绎),非常严谨。

话说子牙向前问曰:“来者莫非成汤元帅袁洪么?”

袁洪曰:“你可就是姜尚?”

子牙曰:“吾乃奉天征讨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今天下归周,商纣无道,天下离心离德,只在旦夕受缚,料你一杯之水,安能救车薪之火哉!汝若早早倒戈纳降,尚待汝以不死。如若支吾,旦夕一朝兵败,玉石俱焚,虽欲求其独生,何可及哉!休得执迷,徒劳伊戚。”

袁洪笑曰:“姜尚,你只知磻溪捕鱼,水有深浅。

你看!袁洪能说出这些玄妙之语!因为他是得道的动物,得了灵气的成仙动物。

今幸而五关无有将才,让你深入重地,你敢于巧言令色,惑吾众听耶!”回顾左右先行曰:“谁与吾拿此鄙夫?以泄天下之愤!”

旁有一人大呼曰:“元帅放心,待我成功!”走马飞临阵前,摇手中枪直取姜子牙。

旁有右伯侯姚庶良,纵马摇手中斧,大呼曰:“匹夫慢来!有吾在此!”也不答话,两马相交,枪斧并举,一场大战。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征云荡荡透虚空,剑戟兵戈扰攘中。
今日姜公头一战,孟津血溅竹梢红。

话说姚庶良手中斧转换如飞,不知常昊乃是梅山一个蛇精。姚庶良乃是真实本领,那里知道,只要成功。常昊不觉败下阵去,姚庶良便催马赶来。

常昊是条蛇精,人根本战胜不了动物。

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八十八回 武王白鱼跃龙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