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科研报告揭:这些死亡案例和疫苗有关

讲述/董宇红(欧洲病毒学专家、生物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家) 李行整理

如何判断打疫苗后出现的症状或死亡事件,与疫苗本身是否有关?(Shutterstock)
如何判断打疫苗后出现的症状或死亡事件,与疫苗本身是否有关?(Shutterstock)
人气: 55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自从人们开始接种新冠疫苗,许多副作用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血栓心肌炎,更严重甚至死亡。关于注射疫苗后死亡的案例,我们通常会听到专家说其死亡原因“尚未确认和疫苗有关”。然而,近日台湾出现首个“确认和疫苗有关的死亡案例”,获赔史上最高的救济金600万台币(大约21万美元)。

如何判断打疫苗后出现的症状或死亡事件,与疫苗本身是否有关?

AZ疫苗致罕见血栓 死亡案例有4特征

生命的离去令人痛心,因此,调查原因是必要的。然而,疫苗与死亡的关联性,牵扯许多方面,一直以来都是非常敏感而又复杂的问题。在判断关联性之前,得先厘清注射疫苗后出现不适的人,都有什么样的特质。

以AZ疫苗(阿斯利康疫苗)为例,2021年4月9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同时发表了两篇来自德国和挪威的医学研究。他们分别报告了11名和5名患者,在接受第一剂AZ疫苗后出现罕见、异常血栓的临床表现,其中超过一半案例死亡(6名与3名)。

在德国的报告中,提到了一个典型死亡案例:一名49岁身体健康的医疗行业人员,注射第一剂AZ疫苗后,接下来的几天,他感到疲劳、肌痛和头痛;从第5天开始,他又有寒战、发烧、恶心和腹痛等症状;第10天住院,他的血小板计数下降为正常下限的1/6,血液呈现严重高凝状态。电脑断层扫描结果显示,他身体的静脉、动脉多处出现血栓,其中包括肺栓塞、大脑静脉血栓、肾下主动脉以及两条髂动脉。最终,他在抢救无效后去世。

而挪威的研究中,提到3个死亡案例,都是37~54岁的女性,打疫苗后7~10天住院。她们的血小板下降到正常值下限的1/5~1/7,血管呈现显着的高凝状态,同样也出现大脑静脉血栓。

挪威的研究,提到3个AZ疫苗引起的死亡案例(健康1+1/大纪元)
挪威研究报告了3个AZ疫苗引起的死亡案例。(健康1+1/大纪元)

德国和挪威的两个团队有一致的结论,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副作用,并为它起了一个新名词,称为“疫苗诱导的免疫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症”(VITT)。

这些案例总结起来,具有4个鲜明的特征:

1. 女性明显多见。

2. 中位数年龄40岁以下(36~39岁)。

3. 发生死亡时间在第一针注射后的1~2周(5~16天)。

4. 主要症状皆有头痛。

 AZ疫苗相关死亡的人,具有4个鲜明的特征(健康1+1/大纪元)

AZ疫苗相关死亡案例的4个特征。(健康1+1/大纪元)

注射新冠疫苗致死 判断因果关系有3要点

那么,如何知道是因为注射疫苗而导致死亡呢?

单从医学上的逻辑来看,判断一种疗法和某个死亡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至少必须分析以下三个要点:

1. 打疫苗后到死亡的时间:时间上越紧密越相关。1~3天代表两者之间的关联性很强,1~2周之内的关联性尚可,超过1个月之后,基本上没什么关联性。

2.副作用与疫苗机制是否吻合:以人们对疫苗机制的认识,是否符合导致死亡的因素?

3. 排除混杂因素:是否有慢性病、药物或其他诱因导致事件?

一种疗法和死亡事件之间若有因果关系,至少必须符合这三个要点。(健康1+1/大纪元)
疫苗和死亡事件之间若有因果关系,必须符合的三个要点。(健康1+1/大纪元)

以台湾第一个获赔案例来说,患者是一名50多岁女性。她接种AZ疫苗后,发生血栓的时间,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对于AZ疫苗的经验总结相吻合。并且,她死亡的直接原因正是“血栓同时合并血小板低下症候群”,造成脑部梗塞、脑压升高,后续并发脑出血致死。此外,她在注射AZ疫苗之前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史与慢性病史,也无服用可能导致死亡的药物。

台湾首个因疫苗致死获赔的案例。(健康1+1/大纪元)
台湾首个因疫苗致死获赔的案例。(健康1+1/大纪元)

逐条分析起来,台湾专家判断她的死亡与疫苗相关,因此相关单位自然而然地需要赔偿。

为何AZ易引起血栓?腺病毒载体是关键

为什么注射AZ疫苗会引起血小板下降、还有血栓形成呢?

英国卡地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和AZ公司科学家组成团队,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发表文章,阐述这一极罕见副作用的“触发原因”,他们认为关键在于疫苗使用的载体。

AZ疫苗使用一种改良的黑猩猩腺病毒作为载体,这种腺病毒能吸引人体血液中的一种蛋白质——“血小板第4因子”(platelet factor 4,PF4),进而诱发连锁反应,最终导致血栓形成。相比之下,强生疫苗(Johnson & Johnson/ Janssen)使用的载体是较安全的人类腺病毒载体Ad26。

研究团队使用一种称为“冷冻电子显微镜”(cryo-electron microscopy)的技术,拍摄了腺病毒分子尺度的图像。他们发现AZ疫苗的腺病毒表面像是磁铁一般,将PF4吸引到它身上(左图红点),而且结合频率高于强生疫苗使用的Ad26。更进一步来说,研究数据证实AZ腺病毒表面带负电,而PF4带正电,正负电相吸的原理作用下,两者就能够结合得很好。

使用冷冻电子显微镜观察,可见到PF4与AZ疫苗的腺病毒载体较容易结合。(健康1+1/大纪元)
冷冻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到PF4与AZ疫苗腺病毒载体较容易结合。(健康1+1/大纪元)

这样的结合体等于一个触发器,推倒多米诺的第一张骨牌——人体免疫系统将PF4误认成外来腺病毒的一部分后,就开始针对它产生抗体,引起血小板耗竭。最终,抗体与PF4聚集在一起,引发血栓形成。

然而,关于血栓形成的机制,其中还有许多细节,尚待更多研究证实。此外,目前仍有许多问题还没获得解答,比如为什么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产生血栓?为什么血栓最常出现在大脑和肝脏的静脉中?这都需要进一步厘清。

注射辉瑞引起心肌坏死 查无科兴致死案例?

除了AZ疫苗以外,也有与其它疫苗有关的死亡案例报告。

2021年10月,《韩国医学杂志》报导了一名22岁男性,打完第一剂辉瑞mRNA疫苗(BNT)后5天出现胸痛,接着在7小时之后死亡。他的心脏切片显示多处的心肌炎与心脏广泛坏死(图B、D黄色箭头处)

韩国22岁男性,注射辉瑞疫苗后死亡。(健康1+1/大纪元)
韩国22岁男性,注射BNT后引发心肌炎死亡。(健康1+1/大纪元)

他接种疫苗到死亡的时间相当紧密,也出现符合辉瑞疫苗特点的症状,且没有其他混杂因素,因此研究人员确定他的死亡与BNT疫苗有关。

此外,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中国科兴疫苗在巴西和印尼上市后,出现了162例严重不良事件,而包括发烧、呼吸困难、头痛以及死亡有16例。这份报告并没有提供详细病历资料,因此无法判断疫苗与不良事件的因果关系。

2021年6月,《印度斯坦时报》报导,印尼医学协会证实,该国至少有20名医生死亡,生前完全接种了中国制造的科兴生物技术疫苗。

有些疫苗查不到专业医学期刊正式发表的相关死亡报告,但这不代表这些疫苗没有这方面的案例。没有发表的原因有很多,因为这类报告涉及到多方面的敏感话题,包括相关的医疗机构、政府和药厂。◇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英国真人实验 这17人为何不会感染新冠病毒?

· 打中国灭活疫苗 和感染新冠出现相似病理变化?

· 疫情下降的原因不是疫苗?专家:有2点是根本

责任编辑:刘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