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43)重获自由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4
【字号】    
   标签: tags:

三十一、重获自由

我们一行七人走在海边菜田的小路上,一个中年农妇戴着一顶渔民常用的竹帽正在照料她的蔬菜田,猛然看见我们几个蓬头垢面、奇装异服、衣衫褴褛、疲态毕露,却又双目炯炯有神,立即扔下手里的农活,慌张地拔腿就逃。

我们把她拦截在菜田里:“大婶,早安!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答道这里是新界,新界稔湾。

确定了!“那请问警局在哪里啊?”“很远啊!走路要一个多小时呢!”

在一个借来的空间,一个借来的时间里,成就了我们这些逃亡人的自由梦!

走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跟着大婶在山边转了一个弯,远远看到一间小卖店“XX STORE”。

走进去一看,哈!二毫子一个热波萝包,放在一个玻璃柜里。二毫子一支麦精维他奶,放在一个印有醒目红色中文“热”字的热水柜里。还有九毫子一包美国云丝顿香烟。

大家都饿惨了,马上递上十元港币,人手二个包、一支热维他奶,跟着二支美国香烟。不知道什么缘故,环顾看见任何景物都觉得有温馨的亲切感、新鲜感。什么仇都报了!报仇雪恨了啊!我在心中呐喊着!

有人问我们从哪里来?“中国大陆顺德。”

“你们的舢板在哪里?”“在前面海湾石滩上搁着呢。”

“还要吗?”“不要了,喜欢你就拿去吧!”

那人匆匆走了,去取那艇仔了吧?

我们放眼看去,前面一条很平整的柏油公路,却没有车在行走,而海里游走着的全是机动船。

我们倦乏得很,随便来几个人就能把我们摆平了,这里就是边界,山高皇帝远,出了事,谁来搭救我们啊?今时不同往日,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真的犯不着和越境的大陆民兵玩耍啊!现在我们是惊弓之鸟啊!身价不同了啊!上山去!翻过青山就是屯门了,当地的村民是这样说的。

走吧!一行人柱着木桡差不多走三个小时,翻过三座小山才到青山下。上吧!过了正午才爬到青山山顶,突然全部人都欢呼赞叹了起来!哗!美极了!回头北望是宽阔浩瀚的珠江口和内伶仃岛、龙鼓滩;西边极目处是珠海和澳门。

心中想道昨晚真的是胆生毛(粤语胆子大)、置生死于度外啊!我们真的是太太幸运了!南边山下一些房屋和风景的美丽很难用笔墨来形容,这当然是以我们当时的认知来说。

下山用了比上山更多的时间,大家都倦了,又饿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不得不走走停停,到达青山禅院时应该是下午三点多了吧。在一间佛堂里看到一台电话,询问是不是可以免费借用,可是我不懂怎样用,也听不懂英文的解释和指引,但没有中文或粤语的指引。

唯有继续下山去!一行人走在屯门公路上不到十分钟,路边站着一个精瘦的老伯问:“你们是大陆人蛇(偷渡者)吧?食佐饭未(吃过饭了没有)?”“是的。未呀!”

“煮饭给你们食怎么样?”“那真是多谢了!”一众饿鬼走了过去。老人家是收购建筑地盘木板的。

这次换其他人去试打电话,并由老伯代劳。电话接通了,对方说从深水涉立即赶来。未几七只饿鬼把老伯煮的饭菜扫荡一空,肉片炒菜蕊味道太好了,泰国丝苗米饭真好吃。

久违了,如此质量的大米饭,那是21年前的口感啊!饭后老伯搬出一大堆旧衣服给我们说:“都换上吧,合身的都换上吧,路上好看些!”

各人都挑选更换,我正在把那对变色变质的破旧“解放胶鞋”脱下来,一抬头看到树叶稀疏并有点发黄的不大的不知名的树,天上挂着差不多要下山的午后太阳发出并不耀眼的阳光。

六七个人都在就地换衣服,我脑中灵光一闪,轰!My God!一模一样啊!多年前不是做过一个这样的梦吗?梦境成真了啊?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的啊!而且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梦,太匪夷所思了吧!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才懂的秘密,那是不是说冥冥中自有安排呢?那也太神奇、太玄幻了吧?

港式三吨货车来了,朋友的哥哥付了利是(红包)和饭钱,道了谢,我们则要了老伯的电话号码,然后登车走人。

货车载着九个人走在弯弯曲曲的柏油青山公路上,但车速很快,很难想像在那么窄、那么弯曲的公路上能用这么快的车速。沿途欣赏青山公路及沿岸海湾的景色,也首次看见双层巴土以及形形色色的私人小汽车,感到新鲜及不可思议,真正的大乡里出城,恍惚是刘佬佬游大观园!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深水涉大南街,朋友的哥哥在楼上有一个针织制衣作坊,人多地方也小。该联系亲友的都立刻联系,他们为我联络了廖勤的朋友亚星,因为他住在中环,由他带我找亲戚。陆陆续续朋友都被他们的亲友领走了,晚饭后九点左右亚星来了,寒喧了一阵知道了家尧、廖勤在土瓜湾,我们两人要到深水涉码头乘渡海小轮到中环。

站在码头和在渡轮上眺望维多利亚海港的灯光,心中只有激动和惊叹,海港两岸的灯光和夜间建筑物的轮廓,比之内地广州市强了何止万倍。香港人不论男女老少、居家上班的衣着打扮都极为合身得体,男的或西装领带,或T恤喇叭裤;女的套装,或喇叭裤或迷你裙,都举止斯文大方。

维多利亚海港两岸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上耀眼的灯光,点缀在宽阔的海港两岸,加上海上繁忙的交通,巨大的汽车渡海轮和五花八门的小轮,织就了一幅繁华的图画,与大陆的死气沉沉形成极强烈的对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亚星粗略地为我介绍了香港,他住在中环些利街,离中环统一码头不远,入屋后立即拨通四叔的电话。亚星他们要早起所以睡了,十多分钟后四叔夫妇下山来接我。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项小工程像冤魂一样缠住你,因为人手少而不敢同时承接另一单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分判人抢走客户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却未必能有下一单工程衔接,被动之极。比对大楼的配电工程,单价虽低但量大,合起来的工程费很可观,而执行时极具弹性。
  • 我很早就劝说黎志强放弃电视机的维修生意,改做配电工程。主因是电视机永远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费时耗神;如有学徒,不但不能带来帮助反而碍事,于是他搞了一片“威廉水电”。
  • 因为经营方向的分岐,我和鸡雄最后还是分手收场。这是我的问题,还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妇俩就在我铺位对面租了一个档位...
  • 船行甚为颠簸,中途眺望内伶仃岛与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触很大,人们同饮一江之水,却因制度的不同产生天壤之别的生活。我们的确是用自己的生命拼来了今天的自由。
  • 向贵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电话号码,终于找到并约了出来饮茶,一叙久别的友情,并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乡,凭昔日之乡情起一个互通有无、互相扶持的作用。
  • 其实我很喜欢螺丝批之类的工具有关的工作,平时也有考虑以后年纪大了,力气不继怎么办?还是学一门技艺傍身吧!四叔曾建议学开车,必要时可当司机打工。
  • 自从我接手这个卖汽水的位置后,明显汽水的销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钟的课间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钟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学生饮汽水的时间。
  • 57年听信香港土共的蒙骗,说是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回到广州,结果大跃进时要什么没什么,小孩饿得呱呱叫,屡次写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济他们。
  • 没有人限制你选择职业、没有人限制你该住在哪里、没有人过问或限制你为什么搬迁,甚至移民外国、没有人质问你为什么一把年纪还要去进修,甚至去读大学!
  • 收到三妺寄来的求救诉苦信:中共海关收的包裹关税竟与物价相等!吸血魔鬼啊!老妈当时说先把包裹取出来,接着寄信给我诉苦,那关税花了她大半个月的工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