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43)重獲自由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三十一、重獲自由

我們一行七人走在海邊菜田的小路上,一個中年農婦戴著一頂漁民常用的竹帽正在照料她的蔬菜田,猛然看見我們幾個蓬頭垢面、奇裝異服、衣衫襤褸、疲態畢露,卻又雙目炯炯有神,立即扔下手裡的農活,慌張地拔腿就逃。

我們把她攔截在菜田裡:「大嬸,早安!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她答道這裡是新界,新界稔灣。

確定了!「那請問警局在哪裡啊?」「很遠啊!走路要一個多小時呢!」

在一個借來的空間,一個借來的時間裡,成就了我們這些逃亡人的自由夢!

走吧,車到山前必有路!跟著大嬸在山邊轉了一個彎,遠遠看到一間小賣店「XX STORE」。

走進去一看,哈!二毫子一個熱波蘿包,放在一個玻璃櫃裡。二毫子一支麥精維他奶,放在一個印有醒目紅色中文「熱」字的熱水櫃裡。還有九毫子一包美國雲絲頓香菸。

大家都餓慘了,馬上遞上十元港幣,人手二個包、一支熱維他奶,跟著二支美國香菸。不知道什麼緣故,環顧看見任何景物都覺得有溫馨的親切感、新鮮感。什麼仇都報了!報仇雪恨了啊!我在心中吶喊著!

有人問我們從哪裡來?「中國大陸順德。」

「你們的舢板在哪裡?」「在前面海灣石灘上擱著呢。」

「還要嗎?」「不要了,喜歡你就拿去吧!」

那人匆匆走了,去取那艇仔了吧?

我們放眼看去,前面一條很平整的柏油公路,卻沒有車在行走,而海裡游走著的全是機動船。

我們倦乏得很,隨便來幾個人就能把我們擺平了,這裡就是邊界,山高皇帝遠,出了事,誰來搭救我們啊?今時不同往日,好漢不吃眼前虧,現在真的犯不著和越境的大陸民兵玩耍啊!現在我們是驚弓之鳥啊!身價不同了啊!上山去!翻過青山就是屯門了,當地的村民是這樣說的。

走吧!一行人柱著木橈差不多走三個小時,翻過三座小山才到青山下。上吧!過了正午才爬到青山山頂,突然全部人都歡呼讚歎了起來!嘩!美極了!回頭北望是寬闊浩瀚的珠江口和內伶仃島、龍鼓灘;西邊極目處是珠海和澳門。

心中想道昨晚真的是膽生毛(粵語膽子大)、置生死於度外啊!我們真的是太太幸運了!南邊山下一些房屋和風景的美麗很難用筆墨來形容,這當然是以我們當時的認知來說。

下山用了比上山更多的時間,大家都倦了,又餓了。我實在是走不動,不得不走走停停,到達青山禪院時應該是下午三點多了吧。在一間佛堂裡看到一台電話,詢問是不是可以免費借用,可是我不懂怎樣用,也聽不懂英文的解釋和指引,但沒有中文或粵語的指引。

唯有繼續下山去!一行人走在屯門公路上不到十分鐘,路邊站著一個精瘦的老伯問:「你們是大陸人蛇(偷渡者)吧?食佐飯未(吃過飯了沒有)?」「是的。未呀!」

「煮飯給你們食怎麼樣?」「那真是多謝了!」一眾餓鬼走了過去。老人家是收購建築地盤木板的。

這次換其他人去試打電話,並由老伯代勞。電話接通了,對方說從深水涉立即趕來。未幾七隻餓鬼把老伯煮的飯菜掃蕩一空,肉片炒菜蕊味道太好了,泰國絲苗米飯真好吃。

久違了,如此質量的大米飯,那是21年前的口感啊!飯後老伯搬出一大堆舊衣服給我們說:「都換上吧,合身的都換上吧,路上好看些!」

各人都挑選更換,我正在把那對變色變質的破舊「解放膠鞋」脫下來,一抬頭看到樹葉稀疏並有點發黃的不大的不知名的樹,天上掛著差不多要下山的午後太陽發出並不耀眼的陽光。

六七個人都在就地換衣服,我腦中靈光一閃,轟!My God!一模一樣啊!多年前不是做過一個這樣的夢嗎?夢境成真了啊?說出來都沒有人相信的啊!而且是多麼不可思議的夢,太匪夷所思了吧!還是只有我一個人才懂的祕密,那是不是說冥冥中自有安排呢?那也太神奇、太玄幻了吧?

港式三噸貨車來了,朋友的哥哥付了利是(紅包)和飯錢,道了謝,我們則要了老伯的電話號碼,然後登車走人。

貨車載著九個人走在彎彎曲曲的柏油青山公路上,但車速很快,很難想像在那麼窄、那麼彎曲的公路上能用這麼快的車速。沿途欣賞青山公路及沿岸海灣的景色,也首次看見雙層巴土以及形形色色的私人小汽車,感到新鮮及不可思議,真正的大鄉里出城,恍惚是劉佬佬遊大觀園!

一個多小時後到達深水涉大南街,朋友的哥哥在樓上有一個針織製衣作坊,人多地方也小。該聯繫親友的都立刻聯繫,他們為我聯絡了廖勤的朋友亞星,因為他住在中環,由他帶我找親戚。陸陸續續朋友都被他們的親友領走了,晚飯後九點左右亞星來了,寒喧了一陣知道了家堯、廖勤在土瓜灣,我們兩人要到深水涉碼頭乘渡海小輪到中環。

站在碼頭和在渡輪上眺望維多利亞海港的燈光,心中只有激動和驚歎,海港兩岸的燈光和夜間建築物的輪廓,比之內地廣州市強了何止萬倍。香港人不論男女老少、居家上班的衣著打扮都極為合身得體,男的或西裝領帶,或T恤喇叭褲;女的套裝,或喇叭褲或迷你裙,都舉止斯文大方。

維多利亞海港兩岸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上耀眼的燈光,點綴在寬闊的海港兩岸,加上海上繁忙的交通,巨大的汽車渡海輪和五花八門的小輪,織就了一幅繁華的圖畫,與大陸的死氣沉沉形成極強烈的對比,可謂是天壤之別。

亞星粗略地為我介紹了香港,他住在中環些利街,離中環統一碼頭不遠,入屋後立即撥通四叔的電話。亞星他們要早起所以睡了,十多分鐘後四叔夫婦下山來接我。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行李很快就搬進屋,堆在一邊像一個小山,可是這一刻我卻嫌少了!
  • 對岸就是順德,是家鄉了!八年了!被迫離家八年的遊子回來了! 感覺這裡既熟悉又陌生,可是這裡竟然沒有半點改變?!還是那麼破敗!
  • 一項小工程像冤魂一樣纏住你,因為人手少而不敢同時承接另一單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為這樣很容易被分判人搶走客戶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卻未必能有下一單工程銜接,被動之極。比對大樓的配電工程,單價雖低但量大,合起來的工程費很可觀,而執行時極具彈性。
  • 我很早就勸說黎志強放棄電視機的維修生意,改做配電工程。主因是電視機永遠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費時耗神;如有學徒,不但不能帶來幫助反而礙事,於是他搞了一片「威廉水電」。
  • 因為經營方向的分岐,我和雞雄最後還是分手收場。這是我的問題,還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婦倆就在我鋪位對面租了一個檔位...
  • 船行甚為顛簸,中途眺望內伶仃島與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觸很大,人們同飲一江之水,卻因制度的不同產生天壤之別的生活。我們的確是用自己的生命拼來了今天的自由。
  • 向貴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電話號碼,終於找到並約了出來飲茶,一敘久別的友情,並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鄉,憑昔日之鄉情起一個互通有無、互相扶持的作用。
  • 其實我很喜歡螺絲批之類的工具有關的工作,平時也有考慮以後年紀大了,力氣不繼怎麼辦?還是學一門技藝傍身吧!四叔曾建議學開車,必要時可當司機打工。
  • 自從我接手這個賣汽水的位置後,明顯汽水的銷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鐘的課間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鐘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學生飲汽水的時間。
  • 57年聽信香港土共的蒙騙,說是回祖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回到廣州,結果大躍進時要什麼沒什麼,小孩餓得呱呱叫,屢次寫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濟他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