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短章:夏日繁华

作者:芳菲
银叶植物, 心叶牛舌草, 咖喱草, 毛剪秋罗, 甘草植物, 紫花野芝麻, 夏雪草
夏雪草(snow-In-summer)犹如白雪般的地毯。(图/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

好像怕大地的光热不够用似的,太阳把白天拉得足够的长。在灼人的气息和葱茏的绿色包围下,万物的生命呈现出波澜壮阔的宏大气势。

播种与收获,从来都是农民在大地上书写的主题。梧桐的浓郁和枣花的清香,燕语和鸟鸣,似乎没有让农民特别的注意,这些好似属于有闲的人。而土豆花、芸豆花、黄瓜花,还有没吃完就急着开花的茼蒿,顶着一片金黄的光晕,才会赢得农民们的深情。

那些夏日里上市的水果,桃儿、杏儿、西瓜等充盈着夏日的市场,让火热的夏天更是扑扑腾腾,富有情趣。夏日是不能简单地用美来形容的,它太丰富,太有动感,太能带来希望和幸福。我叫它“夏日繁华”。

匆匆是夏走路的神态,夏是耐不住性子慢慢等待的。“蛙声一片”或者“清风鸣蝉”的意境尚需些时日,以后的日子,一路都有花的伴随,花是行人的心境,行路间歇,可别忘了调整调整心情。

不论是一朵花或一株草,也不论是一棵树或一棵苗,生命都一样明亮,都充满希望。

朋友,珍惜时间,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进,就做夏日里的一个生命吧!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而那寒冷却怀抱希望的冬,与我最气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 时光在秋季里漫延,晴朗的天气仿佛是打开了天窗,天邃远淡蓝,淡淡的思绪让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属于自己世界的一抹红阳。
  • 冬,始于一场突来的寒风,却不知要止于何时,停于何处。
  • 不知该称为花中树,还是树中花。玉兰,又曰木兰。花分白红,白是玉兰,红谓辛夷,可入药。
  • 开在寒冬里的花注定有着不凡的风采。 雪花,是开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为幕,以地为台,它的家园在何处?为什么在虚空中绽开?它的到来让大地也陷入沉思…
  • 在一个奇异世界中,没有陆地,只有广阔无垠之大海。而在这个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船里,有的船为蓝白色,有的船为三色,还有的为花色,相互之间并不近靠,各自航行。
  • 母亲从乡下老家来到城市,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城市的拥挤和炎热。街上车辆多,公交车上人多,各类建筑物密密匝匝,让人感觉透不过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