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短章:夏日繁華

作者:芳菲
銀葉植物, 心葉牛舌草, 咖哩草, 毛剪秋羅, 甘草植物, 紫花野芝麻, 夏雪草
夏雪草(snow-In-summer)猶如白雪般的地毯。(圖/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

好像怕大地的光熱不夠用似的,太陽把白天拉得足夠的長。在灼人的氣息和蔥蘢的綠色包圍下,萬物的生命呈現出波瀾壯闊的宏大氣勢。

播種與收穫,從來都是農民在大地上書寫的主題。梧桐的濃郁和棗花的清香,燕語和鳥鳴,似乎沒有讓農民特別的注意,這些好似屬於有閒的人。而土豆花、芸豆花、黃瓜花,還有沒吃完就急著開花的茼蒿,頂著一片金黃的光暈,才會贏得農民們的深情。

那些夏日裡上市的水果,桃兒、杏兒、西瓜等充盈著夏日的市場,讓火熱的夏天更是撲撲騰騰,富有情趣。夏日是不能簡單地用美來形容的,它太豐富,太有動感,太能帶來希望和幸福。我叫它「夏日繁華」。

匆匆是夏走路的神態,夏是耐不住性子慢慢等待的。「蛙聲一片」或者「清風鳴蟬」的意境尚需些時日,以後的日子,一路都有花的伴隨,花是行人的心境,行路間歇,可別忘了調整調整心情。

不論是一朵花或一株草,也不論是一棵樹或一棵苗,生命都一樣明亮,都充滿希望。

朋友,珍惜時間,在修煉的道路上,勇猛精進,就做夏日裡的一個生命吧!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裏靜得出奇,偶爾的深夜,捨不得放棄那猶如遙遠星辰般的靈感,披衣起床,遙望窗外燈火注視下的村鎮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發出獨特的氣味。而那寒冷卻懷抱希望的冬,與我最氣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個啞巴 我喜歡與花草說話 說著說著,愛情就凋謝了 說著說著,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抗戰前,我母親童年時住在南京,她記得那時大多數人家的院子裡都有桂花和臘梅,秋冬兩季馥香怡人,臘梅撲鼻,桂香薰漫。
  • 時光在秋季裡漫延,晴朗的天氣仿佛是打開了天窗,天邃遠淡藍,淡淡的思緒讓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屬於自己世界的一抹紅陽。
  • 冬,始於一場突來的寒風,卻不知要止於何時,停於何處。
  • 不知該稱為花中樹,還是樹中花。玉蘭,又曰木蘭。花分白紅,白是玉蘭,紅謂辛夷,可入藥。
  • 開在寒冬裡的花註定有著不凡的風采。 雪花,是開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為幕,以地為台,它的家園在何處?為什麼在虛空中綻開?它的到來讓大地也陷入沉思…
  • 在一個奇異世界中,沒有陸地,只有廣闊無垠之大海。而在這個世界之人都生活在一艘艘大船裡,有的船為藍白色,有的船為三色,還有的為花色,相互之間並不近靠,各自航行。
  • 母親從鄉下老家來到城市,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城市的擁擠和炎熱。街上車輛多,公交車上人多,各類建築物密密匝匝,讓人感覺透不過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