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回顾】 被遗忘的壮歌

一九三七年上海八百抗日壮士报导集锦
上官百成 集编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8日讯】上海是一个国际都市,中外视听所系,是亚洲的神经中枢,也是全国的文化重心,新闻事业十分发达,各国的报刊与通讯社,均有专设机构和专驻人员。沪战发生后,战况尽在报章,尤其是“八百壮士”奋夺“四行”事件,轰动全世界,从一般报导与舆论中,充分反映了人类的正义感,以及群众的心声。

  先君上官志标团副为有心人,这里是他当年搜集剪存的图片与新闻片段,从琐碎的叙述中,可以找出一贯的正义精神,由零零碎碎的小报导,则能拼凑成一个大事件——我们的神圣抗战。

  事隔数十年,我们并不觉得陈旧;相反的,从这里我们听见了大中华民族的怒吼,看到了英勇战士的激烈战斗,嗅到了壮士先烈的血腥;更暴露出侵略者残虐的嘴脸,及其最后悲惨的下场。
  
  一、赞八百壮士  

抗日战争初起,当我军在淞沪战场达成战略任务,从江湾——闸北阵地奉令转进之际,负掩护任务的八十八师五二四团一个加强营——八百人,于大军西移后奋夺四行仓库,在孤立的一角,与数十近百倍的倭敌坚决抗战,他们决心要为淞沪留一片干净土地,为国家为民族流最后一滴血。

  四行仓库乃是大陆、金城、中南、盐业四银行的信托仓库,为一座五层楼钢筋水泥的建筑物。六楼为平台,是矗立苏州河北岸的一幢大厦,淞沪战役后期成为闸北轴心阵地守军,第八十八师孙元良将军的指挥部。

  在八年抗战中,中华男儿创造了许多悲壮伟大的英勇事迹.南口的罗团,宝山的姚营,一个是在雄关上拚命死守,等到了援军,稳住了战局;一个是在孤城内,断了一切后援,绝了一切希望,不投降不逃跑,和弹丸大的宝山城共存亡。这是中国军人的荣耀!这是中华民族的光辉!

  闸北的八百壮士,他们已尽了掩护大军安全退却的任务,而仍雄踞一角,孤军奋斗。他们知道最后必壮烈牺牲,但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向敌人索血债,为国家争国格。试想在大上海的一角,满天火焰,在敌人重围的一个孤立据点里,八百壮士奋守着四行仓库,全世界的人士,皆知道闸北业已失守,全中华民国的国民,皆知道闸北已成为焦土,但是大家也知道,在那里还飘扬着中华民国的国旗,还有中华民族的英勇男儿在忠心抗敌。因此全世界的人士都赞誉他们!钦佩他们!
  
  二、火海中的八百孤军  

……在大上海保卫战中,我军因战略关系,从闸北撤退了,但八十八师五二四团谢晋元团副率领的八百壮士,却于完成掩护任务后,奋守闸北最后阵地,决心要抗战到底,直打到最后一枪一弹,一直到流完他们最后一滴血,作最壮烈的为国牺牲。

  自十月二十七日清晨起,全上海的市民,在将近三个月抗战的炮声中,似乎平静和麻痹了的心情,却又被闸北撤退的消息和闸北的枪声所激动了。在马路上,在电车中,都可以看到市民们颓丧与懊恼的神色,其实这种小市民的感情是很脆弱的,在这种长期抗战中,应知一个国家日趋艰钜,抗战的怒潮也愈形澎湃,才能够应付这伟大的时代战争。廿七日下午,一般市民听到八百壮士,还站在四行仓库上作孤军抗敌,宁死不投降的消息,每个人的心被感动得热血沸腾。从廿七日晚上入夜起,每个市民的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涌到新闸路新闸桥去看大火,看我们英勇的八百孤军与敌人作殊死战。晚上,在新闸路上激动的民众,对着那苏州河对岸,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痛骂帝国主义的惨无人道和疯狂的侵略行为。

  火像怒海一样在闸北的区域内燃烧,火舌卷没了我们的家,卷没了我们的一切,从开封路起到麦根路苏州路边止,一里路长的火在蔓延燃烧着,照红了半边天角.占据在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中的我八百壮士,像在火海中奋斗着。在大火中可以看见八百壮士们在四行仓库六层屋顶上活动,阻击敌人的进攻,他们非常镇静,凭窗固守,静候敌军,敌人非冲到有效的射程以内,他们决不射击。敌人想用火攻来驱逐我忠勇守军,然钢筋水泥建筑的四行仓库,始终扔在熊熊怒焰的火海中屹立着。

  二十八日黎明时分,市民们沿着新闸路聚集着。全上海的市民,都在关心八百壮士的生死。下午二时以后,市民愈集愈多了,从苏州河这面看过去,沿苏州河北岸,在残缺和余烬未熄的碎瓦颓墙中,有三五敌军和卡车在搜索着。敌人占据在交通银行仓库和钱业仓库的高楼上,对准四行仓库采取包围态势,我守军从新垃圾桥到四行仓库前马路上,到瑞大木行门口止,堆着很高的沙袋,在沙袋旁布哨守卫,敌我相距只有二三百步,敌军也正在堆积沙袋,隐伏在沙袋下,不时向我军开放一二枪。我守军也伺候敌人抬起头来,予以射击。遥相对歭,互行射击。

  八百壮士孤军奋战的精神,不仅感动了全上海市民,同时也感动了戌守在租借路口的英国兵,他们被这英勇的战斗场面所感动,而燃起热烈的同情心.据说英兵曾在二十八日晨,买了百余元面包送给八百壮士,同时上海市各界,也都纷纷解囊购送各种食品。最令人兴奋的是,从二十八日晨起,沿北京路到新闸路一带的烧饼店,烤制很多烧饼去慰劳孤军,虽然他们都是贫苦的小买卖,但为了“国仇家恨”,都慷慨输捐。

   三、敌军火攻四行  

敌对四行坚垒无可奈何,乃用火攻,对四行仓库四周的房屋,浇满引火之汽油,纵火燃烧,拟迫使孤军退出,但四行仓库为钢筋水泥建筑物,火势虽猛卒不能侵入,徒使附近民房遭殃,沿北西藏路一带的南北公益里,华通坊,更新舞台,以及西面乌镇路一带民房,悉遭焚毁。火势从二十八日上午八时,一直烧到深夜,犹未熄灭;二十九日晨尚有一部分在燃烧。曾有敌军多名,冒险潜至四行仓库附近,拟用汽油浇入该仓库,但被守在一楼的上官团附发现,指示翁晋文黄汉卿等守军予以射击,当场击毙敌军十余人,于是敌军不敢再采此攻击方式。

  
  四、八百壮士殉国成仁的决心  

八百壮士受命奋夺四行仓库最后阵地,早置生死于度外,抱定殉国成仁的决心。驻防苏州河南岸租界内的英军,数月来隔岸相望,经常挥手招呼,或互抛香烟食物,感情至为融洽,对八百壮士尤表同情,二十八如清晨,守卫新垃圾桥附近的英军,曾派译员向孤军婉劝,希望放弃战斗退入租界,勿作无谓牺牲,孤军感谢其好意,但毅然表示死守此大上海最后阵地的决心。

  为表示固守决心,孤军们曾由谢晋元将军带领,各自书写遗书,于二十八日由上官志标团副附设法送出,交于在租界某地的联络机关,分别寄送,或致父母,或致妻儿,或致友好。
  某战地记者,曾见四行仓库八百壮士,都在胸前佩带“决死”标志,并见仓库中存储手榴弹迫击炮弹甚多,这是守军最有利的近战资材,足与日寇长久相持。

  
  五、恃我有以待之  

八百壮士奋守的四行仓库,由谢晋元将军,上官志标团附,杨瑞符营长等领导,日夜加强工事,已成铜墙铁壁,孤军们意态沉着,全然不惧敌人进攻,恃我有以待之。二十八日上午,敌机多架,飞临四行仓库上空,盘旋侦察,但经我屋顶防空火力猛射,仓皇遁去。地面敌军经我多次打击,已不敢随便接近,仅自远处盲目射击,各楼玻璃窗被击碎甚多。壮士们爱惜弹药,为看清敌人踪迹,绝不轻易射击。
  八百壮士以必死的决心,凭恃坚强工事,不惧敌人来攻,恃我有以待之!

  
  六、伟大的肉弹  

二十八日黎明时分,有敌军二十余人,在苏州河畔打旗语,似为招致其部队来攻,有一位在六楼守望的壮士见状,立即全身缚满手榴弹,突由六层楼平台,对准敌丛跃下,一个大肉弹轰然爆炸,烟屑飞扬中,二十余敌兵化为泥灰肉酱,南岸群集的市民,鼓掌欢呼,但也为这个英勇的壮士悼念,其壮烈的牺牲精神,诚是惊天地而泣鬼神。

  
  七、谢晋元与上官志标手刃敌兵  

市民们在苏州河南岸目睹的另一件壮烈快事,是领导八百壮士奋守的谢晋元与上官志标,亲手扼杀敌兵。

  有日兵二名,为选拔的敢死队员,从交通银行北边,抬着梯子爬了上去,到二楼窗口,正想将一枚手榴弹投进去时,谢晋元将军与上官志标团附正好在窗口附近,谢先上去,日兵持枪猛扑,上官跟上前,迅即一手挟住了枪,一手扼其喉,猛力一推,日兵悬空跌落,被自己携带的手榴弹炸成粉碎;跟着爬上来的第二名日兵惊骇失措,也被谢拔出手枪,予以击毙;屋顶钱振华排长,黄汉卿,翁晋文壮士等,也纷纷掷下迫炮弹和手榴弹,后续的敌兵正好进抵仓库的墙角,一时弹雨硝烟,血肉横飞,来犯敌军大部就歼,残余仓皇逃窜。目睹此精彩的战斗场面,不但群集苏州河南岸的同胞鼓掌欢呼,英军也为之感动,翘起大拇指叫‘顶好’!

  
  八、女童军送旗壮举

  二十八日这天下午,四行仓库屋顶上突然换上了一面巨幅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随风飘扬,壮丽光耀,顿时四周插满太阳旗,黯然无光.租界内中外人 士,看见四行屋顶上招展的国旗,欢欣鼓舞之状,莫可形容,人心兴奋达于极点。记者采访所得,这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先是,八百壮士进入四行仓库后,密设在法租界某地的联络位置,负责人张柏亭将军,曾与谢晋元将军通电话,问明一切部署情形,及敌情概要后,最后问:“尚有什么需要吗”?谢说:“什么都不少,就是疏忽了准备大国旗,让我们可以每天在屋顶上升旗!”

  事闻于市商会,当时上海各界不知道四行仓库原为八十八师司令部,粮食、弹药,一切用品均有充分准备。他们为八百壮士慷慨赴义的忠勇精神所感动,纷纷将食物用品,由上海市商会童子军团团长叶春年,率领男女团员六人,准备冒险前往献送。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制备了一面大国旗,四十一号女童子军杨惠敏小姐,自告奋勇,愿意担当献送的任务,终于由她冒最大的危险,在黑暗的夜晚,把这面国旗交到八百壮士的手中,她的勇敢精神,实足与八百壮士同垂不朽。

  至于各界的捐输慰劳,完全出诸对八百壮士的敬爱,但事实上并不需要,甚至在紧张的作战行动中,反而形成困扰。据闻师长孙元良将军,在沪西前线听到各界对孤军的热爱非常感动,曾命张柏亭将军转达谢意,并正式致函上海地方协会,请杜月笙先生代为劝导各界人士,声明捍卫国家乃军人天职,盼多作精神鼓励,勿流于物质浪费!

    
  九、战斗最激烈的一天  

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奋战,敌军在屡攻不逞之后,十月二十九日,发动猛烈的殊死战,自朝至暮,连续四次进攻,似乎志在必得,结果仍遭我八百壮士无情的打击。

  第一次清晨三时,第二次七时三十分,均只有十余人似乎是试探性的攻击,沿墙边潜进偷袭,我军早已发觉,却仍佯作不知,等到敌人已经接近仓库时,立即踞高临下,突然掷下手榴弹和迫击炮弹,尤其迫炮弹,我们存量多,整箱的抛下去,威力极为猛烈,敌退避不及,死伤甚多。

  另在午后三时三十分稍过,清灰色的敌汽艇两艘,艇尾挂太阳旗,每艘载敌兵百余人,架机枪一挺,杂有携照相机的记者多人,自黄浦江闯入苏州河,向四行仓库冲进,其时苏州河南北两侧停靠民船甚多,水道奇窄,敌艇不能畅驶,叱令两傍船户避让,不时举枪恫吓。迨经老闸桥近老垃圾堍,被两岸及桥上守卫的英军发觉,即令停航不准通过,英军并进入防御工事;准备开火;同时有敌机二架盘旋上空,似图掩护敌军登陆,当时形势异常紧张,巡捕房派中西警部驱散路人,并在两桥桥堍,布设移动铁丝网,禁止行人通过。但敌艇仍停于河中央,相持不去。约四时,英美法及万国商团,工部局高级官员相偕到达,向其交涉,僵持至五时许,敌艇始驶退。此举似在试探租界当局态度,企图利用水道,进击四行孤军。

  第三次是四时四十五分,敌军从上海银行堆栈进犯,八百壮士沉着应付,待其近时,在底层射击口有机关枪猛烈射击,并由窗口投下手榴弹迫炮弹,敌军泰半伤毙。苏州河畔遗尸四十余具,由军犬拖回,一犬被我击毙。

  第四次是五时十分,未待其接近,即为我机枪击退。结束了忙碌的一天。

  
  十、八百壮士愈战愈奋  

十月三十日,敌由虹口方面获得补充,拂晓即向我四行守军攻击,国庆路敌架有小钢炮阵地,不断向四行后墙攻击,同时福康源钱庄堆栈屋顶的敌机关枪,也向四行密集射击。敌机数架,则在上空盘旋。

  八百壮士愈战愈奋,对敌机的围攻,已经毫不在意;倒是对伏地蛇行,意图对四行仓库四周,浇洒汽油的敌军,不肯放过,一发现立用手榴弹投掷,予以歼灭。这天早晨,敌军二次进击,均未得逞。守军沉着对待,直至敌军进到有效射击距离时,才集中火力猛烈还击,敌军一时逃避不及,纷纷中弹倒地,残敌狼狈至交通银行仓库堆栈。记者目睹在交行与四行之间,敌遗尸数十具,迄十一时许,尚未拖走。

  
  十一、军民一条心  

八百壮士奋守四行,轰动了全上海也震惊了全世界。上海中外人士纷纷捐赠食品,在抗敌后援会,地方协会等处,慰劳品堆积如山,显示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的对日抗战,是名副其实的全民战争,前线和后方打成一片,军队和民众结成一条心。但事实上,四行仓库孤悬于苏州河北岸,敌军紧密围攻,硝烟弹雨,不断拚死战斗,惟一的交通路新垃圾桥,则由英军驻守封锁,有层层铁丝网拦阻,这些慰劳品无法送到八百壮士手中。不免望而兴叹!

  二十八日,有外籍妇女多人,携大批食品欲由新垃圾桥至北西藏路,为英军阻止。午后有一法侨妇人,竟因不能通过英军防线,致与守军发生龃龉,争执良久,始怏怏离去。另有一法籍妇女,以汽车运载大量面包,请托英军设法转送,并表示如有可能,将源源供给。又国民社记者,曾见一美籍妇女,向冠生园购买大批食品,声言为慰劳八百壮士之用。

  连日来捐输慰劳品的机关与个人,络绎不绝,都是发乎自动,衷心的同情八百壮士,记者曾在抗敌后援会翻看记录,计有:市民联合会、人和医院、华商证券交易所、公茂盐栈、鸿福里居民、仁济医院、协和洋行、大观园浴室、五丰染厂、明星印刷所、三阳同仁、卡德路邮局同仁、公共租界中央捕房同仁、永大银行、华美大药房,江海关邮政同仁、潮州同乡会、工部局巡捕医院、上海煤气公司、老介福绸缎局、中国煤业公司、内河航业联合办事处、上海跑马总会、中国公共汽车公司、度量衡检定所、汇司捕房、四明银行同仁、信大面粉厂、宝隆洋行、平民疗养院、安乐纺织公司、新新公司、祥茂洋行、鸿兴书局、沙利文糖果公司、金业职中、允中女学、爱国女学、商会职中……包括各行各业,还有很多私人名义,不能一一尽录。

  最为感人的,是:虞洽卿路第八0难民收容所二四四人,绝食半天节省九元二角二分,广东路第一0一收容所七一二人,绝食一天节省六十五元,爱文尼路东段、白克路、北京路、贵州路、牯岭路、人安里、河北路、长沙路一带市民,

  多数自动绝食一天,以节省一日费用,送交后方支援单位,转致八百壮士,鼓励杀敌,种种可感的事迹,不胜尽述。  但这是民心具体表现在一面,实际上八百壮士的奋守四行,只是为了尽其捍卫国家,抵抗强暴的军人天职,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目的,仓库内更是有粮有弹,有一切应用的物品,诚如谢晋元同志所说:“我等困守闸北四行仓库……弹药消耗不及十分之一;至于给养,虽坚守三年亦无绝粮之虞”。同胞的好心垂爱,八百壮士当然衷心感奋,但堆积如山的慰劳品,根本不需要也无法送达,至于金钱更是只能心领。

  部队长孙元良将军:当时指挥所部在沪西前线继续作战,闻知此种情形,在感动之余,曾在十月三十日致函上海地方协会杜月笙先生,请其转向各界致谢;并请各界以全国抗敌战争为重,多购买救国公债,或捐助现金作抚恤准备金。这一通历史性的函件,内容是:
  
  月笙先生大鉴:
  近闻上海各界人士,慰劳本军守备闸北之一团物品甚多,殊为感激,但物品不但输送困难,不合需要,且堆积过多极易腐烂。抗战为军人天职,成功成仁原非殊达。请烦先生转达各界,勿庸捐输,如果盛意难却,最好购买救国公债,或捐助现金,作全国抗敌牺牲官兵之抚恤,以免浪费,而切实际。
   孙元良 十月三十日
  
  十二、精神的慰劳  

精神的慰劳,更较物质的捐输为可贵!为表示对八百壮士的崇敬,致敬,慰问的电函,不一而足,举其一二以见当年民心奋激的情状。

  上海八十万工人的致敬函:
  “……溯自八一三抗战发动以来,我忠勇健儿在强寇猛烈炮火之下,以热血头颅誓死奋斗,义旗所指,屡挫敌锋,光荣伟大之战绩,已引起国际间无限之同情,与后方民众热血之钦敬,乃者苦战二月半,卒因大场阵地被敌突破,不得不忍痛撤出闸北,乃贵团全体官兵,虽虑于烽火四起敌骑包围之中,犹愿洒最后一滴血,孤军监守四行仓库,向敌寇索取最后之代价,为我中华民族争取伟大之人格,正义磅礡,实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忠贞伟烈,堪与日月争光辉,敝会敬掬血诚,代表全沪八十万工人,向贵军八百壮士致无上之敬意,深切之慰勉,临书感涕,惟祈鉴纳!上海市总工会敬启”

  青年救国服务团敬函:
  “……你们为着中华民族的生存,竟愿洒最后一滴血,在淞沪国土上,留下光荣的痕迹,千千万万的同胞,将永远怀念你们永垂不朽的精神与人格,因为这正是代表了中华民族不折不挠的灵魂,是一定坚实的挺立于全世界,今日的抗战不但是争取民族的解放,同时也是争取民族的人格。我们相信你们现在正在为争取民族的人格而战,你们的流血你们的头颅,都将写成新中国的历史,铺成民族解放的大道,你们是最伟大最艰苦的奠基者,千千万万的同胞,都噙着悲痛的眼泪,正挺起胸膛,迈向你们所开设的大道,中国的抗战场上,有了你们成仁取义的伟大斗士,中国决不会灭亡,中国的前途映现着光明,我们敢保证在铁血里失去的土地,一定会在铁血里收回!谨代表上海广大的青年与同胞,向诸位致最热烈最严肃的敬礼!”

  四行仓库的负责人之一钱新之先生,发表他对八百壮士奋守四行仓库的感想。他说:
  “我军如此壮烈之行为,使我闸北抗日光荣战史,格外生色!敝仓库亦为之增辉不少,即因而毁灭此仓库,绝无顾恤!且此次我忠勇将士之战绩,比较历史上田横部下之殉难者,更有价值!而区区仓库,将来得以名垂不朽,更是万幸!”

  
  十三、八百壮士的撤离四行仓库  

八百壮士受命坚守四行最后阵地,抱定“与四行共存亡”的决心,没有丝毫苟全的意念。但中外人士基于人道正义纷纷吁请撤离,有的直找守军劝说,如邻接的英国驻军;有的在报章呼吁,谴责日军的残虐侵略;有的透过外交关系,直接向政府建言,兼任外交特派员的俞鸿钧先生,成为主要的折冲着。

  但也有基于本身的利害原因,而切盼八百壮士撤离四行的,例如租界当局曾受到日军威胁,限令在四十八小时内促使孤军撤离,否则便要冲入租界,作包围进攻。固然日军并没有真正采取行动,但租界当局为了政治上的困扰,仍然切望孤军从速撤离;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四行仓库对岸的圆形建筑,即为上海煤气公司的煤气仓库,如被流弹射中,即有引起爆炸,波及租界生命财产的危险,以安全为着想,期望战火早告平息。

  国际妇女界更多向蒋夫人陈情,希望转请 蒋委员长下令四行孤军早日撤离;中华妇女同盟会也电蒋夫人,作同样的呼吁,文曰:
  ‘南京蒋夫人钧鉴:闸北孤军死守不退,义勇之气,动人心魄,请代表我妇女界,转恳 委座,速即下令撤退,以保全八百壮士,储为长期抵抗之用。 上海中华妇女运动同盟会叩’。

  统帅部终于在十月三十日,下令八百壮士撤离,但不是为偏窄的人道主义所动,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完成赋予的任务,而作正常的军事措施。当张柏亭将军以电话传达此项命令时,谢晋元将军及上官志标团副十分激动,声泪俱下,他们以未能贯彻奋斗到底,殉国成仁的初衷为莫大遗憾!

  
  十四、国际舆论的赞扬  日军所谓胜利安在?

  上海大美报二十八日社评略云:‘华军经七十六日的浴血抗战后,闸北不可避免之撤退,终于实现矣。世界人士对华军固守闸北之久,甚表惊讶!诚然,华军威武不屈之持久力,与夫如火烧之爱国热忱,吾人目睹一九三七年闸北华军之英勇抗战精神,于吾人脑海中永留深刻之印象。日军之所谓胜利,实非真正之胜利,华军作战之奋勇,空前未有,永垂青史,而闸北八百壮士之固守,乃为世人所推崇’。

  历史上最英勇之一页?

  英国伦敦新闻记事报社论:‘华军在沪抵抗日军攻击之战绩,实为任何国家历史上最英勇之一页,上海华军之忠勇抗战,当可感动参加九国公约会议之诸代表’。

  日军未达成作战目的!

  伦敦泰晤士报社论:‘日军欲使上海华军局部而有计划的退却,变为总崩溃,咸感精疲力竭。日军之最大与惟一目的,在摧毁中国陆军,使之不复有坚强有效之战斗力。苟无以达此目的,则土地纵有所得,亦无多大关系,虽中国军人大部分,现犹训练不足,装备未齐备,然日军所认为华军不能支持之阵地,竟至十周之久始行退却。吾人于此,将见上海华军之抵抗,将在中国各处发生精神上影响,不但是今日,将来亦是如此!’。

  增高人类品格

  伦敦泰晤士报载,一西人投书:‘中国军队守卫上海七十六日之后,尚有死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孤军,困于强敌,力持不屈,其英勇之气,使人敬佩之至。其需求之物,仅如糖、盐、光饼三物,俾可充饥持久,死而后已。为中华民族正光荣,为求中国领土主权之完整而战,世界各国有识之士,咸认此八百壮士为英雄;骚人墨客,乐工琴师,谱为吟咏弦歌;而执干戈以卫社稷之将士,则视为军人之模范,四行储蓄会仓库八百壮士在焉。不在制胜其敌,而在增高人类之品格,使公理公道,终至伸而不屈,虽死犹为不虚,其英勇壮烈,永垂青史而不朽,使后世歌咏于无穷’。

  美国人的同情与景仰

  八百壮士的光荣战绩,誉满中外,全世界的人士,莫不对孤军以热烈的同情和崇拜,尤其是美国人对于八百壮士,极为景仰,美国的国际无线电台,曾以“八百壮士死守闸北”为题,广播一整天,音波遍及南北美洲。

(黄花岗杂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36年,年仅24岁的邓拓就完成了第一部《中国救荒史》(署名“邓云特”),被列入商务印书馆著名的“中国文化史丛书”之中。他曾二度入狱,在国民党的黑牢里磨砺人生。他在26岁那年就当上《晋察冀日报》总编辑,转战抗日根据地,开始“毛锥十载写纵横”的书生办报生涯。他37岁成为《人民日报》总编辑,“笔走龙蛇二十年”,成为中共党报史上最出色、最富有个人魅力的人物之一。
  • 夏衍去世已十年,他那篇曾震撼过、感动过几代读者的报告文学《包身工》也被逐出了最新版的中学教科书,倘若他地下有知,不知是喜是忧?这位19岁时在杭州接受“五四”洗礼的热血青年,在日本留学期间加入中共,1927年“四一二”以后的恐怖中,他以左翼文化人的面目在上海展开其革命生涯,十年间创作了大量话剧和电影剧本。抗战爆发后,他操笔上阵,投身新闻界,从《救亡日报》到《新华日报》,从《建国日报》到《华商报》,他有过12年的职业报人生涯,也曾是《新民报》等民间报纸的专栏作者,他那些简短的杂文、时评,如寸铁杀人的匕首,在抗日和反国民党的历史洪流中都发挥了特有的作用,成为中共安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一颗重要文化棋子。
  • 过去中国一直指责日本右翼修改教科书,企图抹杀日本侵华战争中的罪行。但这次却 是日本媒体一齐批评中国的历史教育培养了年轻球迷在亚洲杯足球赛中的反日情绪。 日本右翼媒体甚至建议东京向中国施压,抗议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不过海内外的中 国学者认为,日中两国政府都要对这一事件负责。 *日要求中国修改教科书* 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自东京的消息称, 有《产经新闻》保守派背景的富士电视台, 8日请到外务大臣川口顺子和防卫厅厅长石破茂两名官员,对中国历史教育作出严厉 的批判。节目分析说:“要彻底消除中国的反日,就要先删除中国历史教科书内的 抗日战争史”。 日本外长川口顺子在回答问题时指出:“在教科书上,也已经通过 日本的一个特别组织,与中国方面进行检讨。对于不恰当的地方, 将会提出反对, 要求更正。”
  • 香港索偿协会的代表趁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59周年纪念日,要求日本向受害者道歉、赔偿及兑换军票。
  • 正值近来中日关系持续紧张之际,适逢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8月15日)的到来,大陆民众反日情绪趋高,当局似刻意低调处理。近日浙大学生自制反日T恤拟在抗战胜利日穿上,却被校方禁止;民工抗议日本政要拜神社。
  • “第四届蓝天美展”8月14、15日在侨二中心展出。美展由中华民国蓝天艺文协会与中华民国旅美加空军子弟学校校友联谊会及相关社团空军子弟共同举办。抗日空军英雄张光明将军和许思廉将军,前行政院长唐飞,退役空军袍泽、空军子弟等逾百人出席了14日上午举行的开幕剪彩仪式。侨二中心副主任丘昌生、亚凯迪亚市议员鄂志超、蒙市副市长伍国庆、州众议员赵美心代表等,均到场致贺并颁赠表扬状。
  • (亚洲时报朱战9月9日报导)中国官方近日出现了两个“六十周年”:“纪念毛泽东《为人民服务》发表六十周年”以及“抗日将领彭雪枫壮烈殉国六十周年”。知情人士指出,这两个“六十周年”背后,分别代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政治部署,其背后的政治讯息十分重要。
  • 南宋年间,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有位算命先生,名叫韩慥(音造)。他平时总是在三桥一带摆摊算卦,因其卦术灵验、占卜奇准,有不少文人士子都慕名而来,有的还亲自登门造访韩家,以求问自己的仕途命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