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雍正(系列之六)

为何禁止西洋教士传教?
小童子
font print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4日讯】看着毁戒破律的魔子魔孙大面积开山立派,雍正帝护教心切,刊印《拣魔辨异录》破除邪说;中国既有儒道释正法开传,雍正禁止西洋教士传教,其实是极有深意的。


素惠绘图

《五宗原》乱法,自创一圆说

为了挽救将灭的禅宗,明末临济宗三峰派的汉月禅师乃着成《五宗原》。他在此文开宗明义说:佛法不出于一个大圆。威音王佛是七佛之始,七佛虽然各有教法,但其旨意都不超出这个大圆的范围。五灯五宗也是一样,五家本是一家,也都在同一个圆里。

汉月禅师的《五宗原》之后又有潭吉弘忍的《五宗救》。其实汉月说佛法归于一个大圆,无非想要重振禅宗。但若是佛法真归于一圆,何需重振单一的派别?汉月何不改投净土宗?何不倡议解散净土宗、华严宗、天台宗……?释迦牟尼佛又为何要说修佛有“八万四千法门”?何不同归一门就好?

用大白话说,修炼的法门就像是一把一把开门的钥匙,也是一个一个不同的打造、改变人身为佛身的方法。这不是在修人间的博士学位,可以融合各家精华,炼于一炉。禅宗的方法到了明末已经不管用了,它无法为众生打开修行的那扇门(但极其个别的单传是属例外),如果再大面积的开山立派,会误了众生的机缘。虽然汉月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却是做了一个极其糟糕的事。《五宗原》自创的一圆说,更是最坏的乱法行为。

但是汉月及其传人经营努力了几十年,三峰派竟然在清初又形成了气候。到了雍正年间,汉月的传人结交士大夫以图扩展三峰派的门庭势力。但这些禅师不打坐、不守戒律,甚至于饮酒食肉,整日吟诗作文与士大夫往来。

弘扬正法,不忍圣教衰

雍正帝认为这些人是污浊祖庭、毁戒破律、坏诸佛法眼以及众生慧命的魔子魔孙,所以他“不得不言,不忍不言”。他刊印《拣魔辨异录》就是要破除邪说把魔子魔孙从佛门中拣出去。他以圣旨下谕说,若有不肯心悦诚服者:“着来见朕,令其面陈,朕自以佛法与之较量。”

雍正帝此举使三峰派转为没落,也使禅宗重归式微的状态。

虽然驳斥三峰派,但是雍正帝并不反对禅宗。相反的,在他的《御选语录》就收录了云门文偃的著作,而且在另一份一百五十六位禅师的合集中,也收录了临济宗师义玄的语录。因为他明白修佛的重点在于有没有真参实悟,读经并不是唯一的法门。他刊印《拣魔辨异录》是因为那些不具正知正见之人,盲传盲受,还自称为振兴佛教、续佛慧命,其实与毁佛灭法无异。“甚至名利熏心,造大妄语,动称悟道,喝佛骂祖,不重戒律,彼此相欺,卖拂卖衣,同于市井……若然于外道邪魔何异?正所谓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

雍正帝以帝王的影响力,振衰起颓护教心切。假使在二百多年前雍正帝不曾抑制了《五宗原》妄改佛法为一个“大圆”的说法,不仅把各法门搅在一起,还继续喝佛骂祖,毁弃三宝,或许佛教的末法时期会更早降临。

禁止西洋教士传教

基于同样的思惟,雍正帝接续康熙帝的诏命,禁止天主教教士在中国传教。

雍正五年四月间,葡萄牙国王派了一位使臣──麦德乐,带了礼物来谒见雍正帝。雍正帝接见之后赐赠麦德乐许多礼物,包括瓷器、漆器、纸墨、字画以及贵重的人参等等。麦德乐此行有一项重要的要求,就是希望能发给来华的传教士与神父执照,用以证明他们是好人,准许他们自由传教。

为了传教的问题,雍正帝在那年的六月初一(西元一七二七年七月廿一日),在圆明园召见了在北京的传教士巴多明等二十人,这二十人包括知名的画家──传教士郎世宁在内。那时一位法裔的传教士巴多明,Dominicus Parrenin,是耶稣会传教士中任职清朝钦天监年纪最长的一位,所以代表众人发言。他发言的主旨很清楚,天主教是正教,教义是好的教义,而传教士等都是好人。天主教禁止膜拜木头偶像是真理,人是神造的,只能拜神,不能拜人,因此不应祭拜祖先。总而言之,希望皇帝能够准许这些好人将神的真理传给中国人。

这次的会议纪录,传教士们对教廷有详细的报告。这段对话非常的精彩,显示了雍正帝对宗教、信仰的认识超越教派的间隔,而他禁止教士传教其实是极有深意的。并不是后来人们所以为的锁国排外,更不是迫害宗教。

末世降临前各有使命

雍正帝认为天主教有末世论,佛教、道教也有末世预言,传教士所做的无非是想在末世来临前能救更多的人,这与佛道两教的宗旨相同。中国不是没有正法开传,如同西方也有正教开传,只是人们没有真正的依照神佛的教诲身体力行罢了。既然如此,传教士不需担心中国人的未来,应当留在自己国内,真正教化自己的国民,使人人理解教义,杜绝七原罪,免于生命的彻底灭亡。在中国,自有符合中国民情的儒道释三家承担起这个责任。

所以雍正帝要求传教士:“你们不要来此地干扰。”“朕知道你们的目标是使所有中国人都入你们的教。但朕的责任却是防卫中国不被扰乱。要使人心归善,儒释道三教已够了。不需要再来一个天主教。”

这么多教派彼此互相攻击,最后只会使人人都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人们会因此而加速远离神佛!这样一来,不信神的人就什么都敢做,邪淫纵欲,人将不成人,传教者的善意将变成恶果,人们未蒙其利必先受其害!(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53期【历史新观】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现实生活里,探究神秘不仅是心理保健的目标,也是心灵之旅的目的地。——爱因斯坦
  •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为偿多劫愿,浩荡赴前程。这首诗呈现了一个殊胜浩瀚的场面──佛菩萨乘愿而来,为了度人而甘冒大险、承担大业,进入六道中轮回……从清凉月、毕竟空的境界,进到这浊世之中……浩荡的慈悲与勇气,无以名之!
  • 有一真人出雍州,鹡鸰原上使人愁。须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一岁周。——唐朝高僧黄檗
  • 谁道空门最上乘,谩言白日可飞升;垂裳宇内一闲客,不衲人间个野僧。——雍正
  • 雍正帝为何以天子之位不惜与僧侣辩论佛法真谛?他真该当“好干佛道”的批评吗?一如世界各国介入现实与专制抗争的优秀主教不得不提出道德呼吁,雍正大帝同样勇敢走上修行人的护法路。
  • “果能实修实证、利己利人,则千百年后,帝王犹为之表彰,是亦劝励之道。”《御选语录》
  • 中国历史上能当上皇帝的,都是有天命的,这其中就包括南北朝时期南朝“宋齐梁陈”中的齐国开国皇帝,即齐高帝萧道成。萧道成52岁登基做皇帝,55岁驾崩,在位三年中,他不止一次说过:“朕本来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有做皇帝的一天。”
  • 当成吉思汗带着一车车战利品和众多被俘之人返回蒙古草原时,蒙古草原沸腾了,人们通宵达旦载歌载舞,饮酒庆祝。然而,成吉思汗却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休息,他的雄心促使他走向下一场征战。他西征回来后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背叛自己的西夏。
  • 成吉思汗(大纪元制图)
    在成吉思汗的戎马一生中,无论是统一草原各部落,还是征服西夏、金国和中亚诸多地方,都少不了忠心不二辅佐他的文臣武将。在他们眼中,秉承着天命的成吉思汗勇敢刚毅、胸襟广阔、宽容诚信、眼光远大,善于识人用人,而这也是让他们心甘情愿为其效力的原因。他们在成吉思汗的麾下,东征西讨,出谋划策,为成吉思汗和他的后人打造强盛的蒙古帝国,尽心竭力。
  • 1222年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马尔罕城东下营,十月下诏回师,被俘获的长长的商队走在蒙古大军前,朝着布哈拉前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