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雍正(序)

古人的世界观
小童子
font print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

在现实生活里,探究神秘不仅是心理保健的目标,也是心灵之旅的目的地。——爱因斯坦

中国的传统非常讲究“缘分”二字,人们相信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不是偶然的。这个世界很神秘,在表面的社会运作背后,存在着神秘的事件与力量。随着社会的变迁,现在的人即使隐约觉得没有事情是偶然的,但习惯常使人忽略了那些事件背后的线索。许多人感觉活在摸得着、看得到的物质世界中,比探索神秘未知的领域还来得安心。

社会运作背后 存在神秘

西方从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之后,人们已经等了四百年了,但一直到最近,才从一些杰出的物理学家的口中,得到一点点窥见──窥见神的存在。

但是不分中外,古时候的人不像现代人这么辛苦的探索,他们从切身的经验,相信神的存在。

现代的历史观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只会从物质面来看历史,而不是从每一个世代的人所具备的世界观来看历史。我们总是在谈哪一朝、哪一代有哪些知名的建筑、工事、工艺品、科技程度等等,却从不讨论那时候的人们怎么看待世界与自己。在这里所谓的“世界观”是指“人们对人生的感受与想法”。比方说,在一座古老的佛寺里,宝塔不只是一栋建物,其实它展现的是建造它的那些人共同的世界观。

一个廿一世纪的人如果不在乎自己的祖先有什么样的世界观,甚至唯我独尊的想以自己的认识推翻过去、改变未来,既无法正确的解读历史,也无法了解自己的一些观念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会这样看待世界?有什么问题?

跳脱世代限制 重新解读

如果我们能够重新解读历史,从每一代人的世界观的角度来解读历史,自己的人生会有什么不同?未来会有什么不同?

跟着众人奔驰在现代的公路,看到自己在人群之中,是一种看似安全的选择,高唱科学也是安全的选择,因为那是显学,不会被攻讦。但跟着大众的步伐只是与这个世代的人一起同生共死罢了,并不能跳脱出世代的限制,也抓不到那条线索──可以让自己在人类文明的漫长发展中,找出自己的定位、看到自己的未来的那条线索。

人们经常被眼前的物质所限制,即使想到未来,也是灵光一闪就放弃了。偶尔遇到违反常识的经验,即使能使人确信,另一个平行的世界确实存在、一种藏在事件背后的神秘确实存在,但大部分的人会选择缩回自己习惯的生活里,继续过着重复的生活,而不是开始追逐那个神秘的答案。因为安顿于物质现实似乎比较令人安心。

只有能够重新解读历史的人,看清自己所在位置以及那个可能的未来的人,才不会缩回去,才有机会跳出重复的生活。因为一个见过光明的人,绝不愿重回黑暗无明之中,也不愿意回到毫无方向的旷野里。

以新角度理解 惊喜连连


素惠绘图

在这个系列文中,笔者尝试把“人们对人生的感受与想法”放入清朝入关后第三位帝王──雍正帝的施政与作为里,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与解读雍正帝。这只是一个读史的角度,但可以从这个角度再思考,传统中华文化是否是一个酱缸,是否是一个被污名化的“万恶的旧社会”。

身为华人,说写听华文,笔者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现代人是否认识“真正的中国人”?雍正帝在血统上是满洲人,但世居在长安或洛阳的血统上,中国人是否比他更中国呢?中共在中华神州近一甲子的破坏,使得现在的中国变得不那么中国,好像不能名副其实。但遗忘并抛弃了中华传统之后,中国人放空了自己,要摆进去什么?西方的认同吗?还是幽灵马克斯?

从《清史稿》以及雍正帝自己的著作资料,用古人的世界观的角度重新解读雍正帝之后,笔者得到非常多的意外之喜。包括英文Mandarin(中文)的由来、圆明园与雍正帝的关系、雍正帝对现代佛教的影响、一个修佛的天子如何治国、对雍正帝的攻诘(包括传位诏书、迫害兄弟、血滴子、文字狱)以及谜一般的死因等等,都有不同于史家解读的答案。


用这个方法重新看雍正帝,也可以重新看古时候的所有中国人。或许我们可以这样重新认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为此特写文志之,并公诸同好。(待续)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47期【历史新观】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亚洲时报潘小涛4月7日撰文)清朝崩溃后,满族地位急降,而经过几十年急速汉化,至今中国竟得不足一百人懂满语,而会书写满文的人更少到不足二十人!在此严峻形势下,抢救满文满语已是刻不容缓,但全国唯一教授满语的小学,两个满语老师却被拖欠了一年零四个月的工资。在爆发西藏问题后天天高唱民族和谐的今天,出现这种情况,委实令人痛心。
  • 玉山国家公园管理处清朝八通关古道勘察队,最近在中央山脉以东的马戛次托溪上游,发现台湾特有种台湾杉原始林,其中一棵胸围达二十公尺,与台湾现有第一大神木“大雪山神木”相当,推算树龄二千年。
  • (亚洲时报潘小涛4月14日撰文)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良宇获刑十八年,举世哗然!这是因为刑期之轻,与外间预期的落差过于巨大,也再次印证了死刑不上政治局委员的中共官场潜规则。中国历朝皇帝,多对贪官深痛恶绝,清朝巨贪和珅官至一品,位极人臣犹可问斩,缘何今日反而对硕鼠高干放软手脚?这个问题,实是“国家”的产权不清造成的!
  • 中国历史上能当上皇帝的,都是有天命的,这其中就包括南北朝时期南朝“宋齐梁陈”中的齐国开国皇帝,即齐高帝萧道成。萧道成52岁登基做皇帝,55岁驾崩,在位三年中,他不止一次说过:“朕本来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有做皇帝的一天。”
  • 当成吉思汗带着一车车战利品和众多被俘之人返回蒙古草原时,蒙古草原沸腾了,人们通宵达旦载歌载舞,饮酒庆祝。然而,成吉思汗却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休息,他的雄心促使他走向下一场征战。他西征回来后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背叛自己的西夏。
  • 成吉思汗(大纪元制图)
    在成吉思汗的戎马一生中,无论是统一草原各部落,还是征服西夏、金国和中亚诸多地方,都少不了忠心不二辅佐他的文臣武将。在他们眼中,秉承着天命的成吉思汗勇敢刚毅、胸襟广阔、宽容诚信、眼光远大,善于识人用人,而这也是让他们心甘情愿为其效力的原因。他们在成吉思汗的麾下,东征西讨,出谋划策,为成吉思汗和他的后人打造强盛的蒙古帝国,尽心竭力。
  • 1222年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马尔罕城东下营,十月下诏回师,被俘获的长长的商队走在蒙古大军前,朝着布哈拉前进。
  • 蒙古大军在撒马尔罕会师后,成吉思汗首先下令扫清外围堡垒,断其外援,其后展开合围。当成吉思汗得知摩诃末已离开撒马尔罕,立即派哲别、速不台和脱忽察儿率军三万,追击摩诃末。
  • 成吉思汗(大纪元制图)
    在成吉思汗攻打金国的同时,位于中亚的花剌子模国国王阿拉乌定‧摩诃末(穆罕默德)于1215年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为首的使节,觐见在中都附近攻打金国的成吉思汗,目的是刺探蒙古军力以及各方面情况。
  • 成吉思汗1211年针对金国的攻势以蒙古军队的胜利结束,蒙古大军驻扎在金国北部边境修整,金国将领刘伯林、夹谷长哥等来降,他们后来都成为成吉思汗手下的干将。而哲别攻克金国的东京,让那里一心复国的契丹人、金千户耶律留哥也在1212年初公开叛金,自称“都元帅”,数月间发展至十多万人。其后他遇到进入辽东的蒙古军,耶律留哥以契丹军之名依附大蒙古国,并表示效忠成吉思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