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13)

晨风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11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着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小诗看妈妈把爸爸冬天的棉衣都装箱了,一上午,妈妈在为爸爸钉一床厚被子。小诗就在旁边帮着穿针拉线。被子钉好了,妈妈又为爸爸的衬衣缝补丁。家里买了两条鱼,来了铲刀磨剪子的,又赶快送菜刀去磨;又找出爸爸穿旧的鞋子,小诗两双鞋子都穿破了,让小诗拎上到门口摇机子的补鞋匠那里修。中午,吃完饭,小诗擦桌子,就见妈妈在灶台旁抹眼泪。爸爸说:“你们几个孩子都到外面去玩一会。”开里屋门,和妈妈进去了。小诗就出去看二黑和三猴他们斗蛐蛐。

门外房檐下台阶上坐着四五个小孩,头都攒在一起。二黑罐里的是只青皮,颜色发灰,用草絮笊笊,牙齿唰地张开,翅膀随即开始梳理,发出清脆的叫声;三猴的是只黄鳞,躲在罐里动都不动。大战开始,三猴把那只黄鳞小心地掏出来,放进二黑的罐里,赶快用手捂住。就听到里面发出“瞿瞿”清亮的叫声。一看,青皮已准备就绪,翅膀扇扇,跃跃欲试;黄磷躲在一边,一动不动。青皮轻张双玉,开始进攻,三猴用草絮笊笊黄磷,黄磷还躲着往后退,突然,翅膀微微闪了一下,黄牙微开,只一击,青皮早就一米多高弹出来了。

“哎哟!”二黑赶快来抓,一只小猫也来扑,二黑连忙用身子来挡,小诗也来帮忙抓。青皮又跳了一节,另一只小猫也在那里摇尾巴。小诗情急生智,一个猿猴劈叉,长臂探云把青皮盖住。两只冲上来的小猫,吓了一跳,凌空翻了跟斗,一先一后钻进门缝里去了。小诗看见小猫的表演,就惊异动物的天生杂技本领,忍俊不禁,在地上大笑起来。

三猴和二黑赶快帮着把青皮抓出来,放进罐里。黎亮和四虎也抱着蛐蛐罐来斗了。斗了两回,一点都不像张飞吕布的。二黑说,我们再去捉。小诗就跑进屋,看爸爸妈妈坐在里屋,爸爸朝妈妈手里塞了一点钱,好像说:

“我这次下去三个月……”

“你又把钱给乡下了,家里几个孩子怎么办啊?”妈妈又在擦眼泪,“你看……老家现在多难啊……”

爸爸歉疚地小声说。妈妈鼻子一酸,忙用手绢一捂,说了句:

“我们现在是济养院栽葡萄,穷酸一嘟噜了。”……小诗悄悄从屋角拿了一个爸爸上次从皖南山区带回来养文竹的一个竹罐,又找了一个空罐头盒,跑出去了。

小诗跟二黑跑到一堆废砖头旁,开始翻。亮军说,我昨天晚上听到这里叫得好亮啊。小诗翻开一块砖,是个癞蛤蟆。三猴说,癞蛤蟆把门是个老蛐蛐。他自己翻,爬出了一条大蜈蚣,吓得一跳,赶快到另一堆砖头里翻,很快跳出来一只三尾蛐蛐。二黑说,你们听到没有?一齐屏住息,砖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阒”声,又是短促有力的两声。

黎亮说:“就在这里,不要说话!”二军开始搬砖。小诗说这边也有一个,就搬起一块砖,一下蹦出来一个黑蛐蛐。小诗赶快去扑,又一跳,钻进一块砖底。二黑他们把网罩拿来了。小诗轻轻掀开那块砖,哇!好亮啊!他轻轻用罩……爬到罩上了!赶快把竹罐拿来,又轻轻装进去。那边,黎亮和四虎也抓到两个,都捧着回到小诗家门口。

二黑说:“快,让我看看!”

小诗小心把盖打开,霍!是只赭奎!浑身透朱,头角晶亮,两根须毛长长的,正在磨牙吮齿,梳洗整备呢!黎亮抓了一只猩虎,也是一员战将,三猴说先养一下,明天来斗,就跑回家拿了两个青毛豆,小诗也回家找了一个红辣椒,撕下一点皮,都抉开了放进罐里。正忙着,妹妹抱了个小花猫出来喊:“哥哥,妈妈让你回去。”

小诗捧着蛐蛐罐进屋。大妹妹说:“妈妈让你快洗手。”小诗藏起蛐蛐罐,洗手,就进了里屋。

妈妈拿出一件衣服往小诗身上比,“小诗啊,快过节了,你又加入了少先队,快把这件衣服换上。你爸爸过几天要下乡,穿上让他看看。”

小诗一看,两个妹妹都穿了新衣服,再看自己,身上邋遢得像要饭花子,膝盖爬树都快磨通了……再看妈妈身上穿的补丁衣服,摇摇头,“妈妈,我不想穿新衣服。”

妈妈说:“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怪啊,快!试一下!”

小诗说:“妈妈,你怎么不穿新衣服啊?”只一句,妈妈眼睛湿润了。

爸爸进屋,问怎么回事?妈妈说,“你看,这孩子就是不穿新衣服。”爸爸就来哄。

小诗说:“爸爸你怎么不穿新衣服?”

爸爸一楞,看着身上的中山装,“我这穿得不怪好吗?”

小诗说:“那妈妈为什么穿旧衣服?”

爸爸赶快说:“你的衣服是上海小哥哥穿旧的衣服改的,来,快试试!”小诗这才换衣服。

爸爸说:“我给你们一人买了个烧饼,吃了饭,晚上又要去看戏!”

“噢!”

小诗几个一下欢跃起来,一起动手,盛稀饭,早早吃了晚饭。妈妈又烧了水,几个孩子都洗了澡,换上新衣服就一起上江淮大剧院。剧场里又是人山人海,烟雾腾腾,瓜子糖果辟里啪啦,上演的是吴晗同志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大幕一拉开,乒呤乓啷一阵锣鼓,海瑞一个亮相,就把小诗镇住了。接下来又是上书表奏,指斥时事,谪贬弊政,痛骂昏君,唱腔高吭激愤,气冲牛斗。爸爸在座位上悄悄抹眼泪,两个妹妹已经睡着了。

“哎,爸爸,海瑞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带一口棺材上殿?”小诗看不懂,不住地问。

“嗯!”妈妈一边搂着妹妹,边哄边制止小诗,眼睛直直地向台上瞅。小诗真的看不懂,只觉得黑脸花脸你喊我唱台上舞作一团,挺好玩的……可还是没有史老师教的几首歌好听!不一会,他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到他醒来时,满剧场正爆发出天风海浪般的掌声,演员三次谢幕,一再被潮水般的掌声阻断……台下传来抽泣声,有人高声喊:“好啊!”人们不愿离去,演员只好站在台上和观众一起鼓掌,这时,省市领导走上台同演员一一握手祝贺。

小诗搀着妹妹的手,走在兴奋、嘈杂的退场人群中,“人们为什么要看戏呢?戏不好看,乒呤乓啷的。”一到家,就翻小人书《海瑞奏本》,拿去给爸爸看。

“爸爸,你给我讲海瑞的故事!”

一看,爸爸正用手支着头,坐在藤椅上一言不发。妈妈手里攥了一点钱,正在抹眼泪。看小诗进来,爸爸站起来,用手摸着小诗的头,把他推出门外:“孩子乖,该睡觉了。”

小诗捧着小人书,肚子饿,哪里睡得着,摸到厨房,啃了根黄瓜,又回到屋里,一只小猫衔着一条小鱼鬼鬼祟祟溜进来了。小诗一看,就笑,又到谁家偷东西了。小猫嚼完小鱼,就大模大样洗脸,忽然,纵身向纱窗扑去,有个壁虎在爬,小诗把窗子打开,小猫偬地一下跃上去,纵身一跳。小诗头伸到外面看,一只大猫蜷缩着,小猫弓起背,竖起尾巴,发出‘唬唬’的恐吓声,大猫霍地不见了。小猫却从电线柱跳上墙,沿着墙贼溜溜向前跑,似有所思,小诗想着猫娃,就跳出窗外爬上墙,跟着小猫向墙根走。

广场街头空空荡荡,路灯柔柔地辉耀着,像在舞台上一样。只见一个高身材的人,在灯下流连徘徊,做出种种痛苦状,又仿佛有无限期待,握住双拳,向着夜空,小声发出内心独白:

在忧郁的日子里
天使飞来轻落肩头
在我耳畔轻诉着一个字……

来自奴隶之国的人们
你们有福了
在苦难的人生里

当雪花纷纷飘落的时候
当我肩拽着生活之犁
踉跄在时间的土地上

让诗歌更像一首诗歌
让时光更像美丽的时光
让生活更像人类的生活

小诗抱着小猫纳闷,怎么没看见猫娃呢?一溜烟地顺墙往回跑,心里扑腾跳,“怎么像话剧表演一样?这个人是个演员!”就觉得话剧比京剧好看。

“我长大了也要写诗,当话剧演员!”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