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14)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12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有人说,史老师调走了;也有的说老师结婚了;还有人悄悄说,史老师犯错误了。等着要年终考试,小诗也就把史老师也忘了。

最近,大白菜的供应还算好,因为这二年的宽松政策,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市场上变魔术般地,冒出许多主副食品,应有尽有。一场秋雨一场凉,一场白露一场霜。日子过得很快。新年前,爸爸从乡下回来了,带回来点绿豆粉丝,还特意同妈妈商量,给孩子们买点肉吃。这天,几个孩子的成绩报告下来了,打的都是‘优’。爸爸特别高兴,和妈妈一起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一个猪头,一个羊头,回来大家煮汤喝。

天气特别冷,开始落雪花。几张小脸冻得通红。小诗拎着个大猪头,跑得最快,他就等着天雪好堆雪人打雪仗。风在刺骨地刮来,爸爸妈妈的脸都像阴郁的天空一样,只有他们明白,阶级斗争的风正在阴阴地吹来。

爸爸和妈妈聊,透露了一点下面的情况……这次蹲点的西香湖大队由省里领导亲自带队,直接住在社员家里,挨家挨户调查了解,查思想、查经济……夜晚突击查账……从大队长、书记、会计、武装保卫到仓库保管员,以阶级立场不稳、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多吃多占、小偷小摸、散布迷信、听信谣言、乱搞男女关系等罪名……一共抓起来18个人……工作组的意见是“烂透了……”

小诗一等到家,就叫爸爸讲海瑞的故事。爸爸一楞,“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要讲海瑞的故事?”

小诗说,上次看《海瑞罢官》时讲的。爸爸把头一拍,这才想起来,“噢!是啊!”就赶快从书架里找书。妈妈在旁边,一看,这孩子奇怪啊,怎么什么事情都记得呢?就问:

“你还记得什么?”

“我记得在上海时爬房子……还记得……我把家里的炉圈拿到学校去了!”

妈妈也这才想起,大炼钢铁时,动员家家户户上交废铜烂铁,有一天,发现家里冬天烤火炉圈没有了,到处找不到。原来是这个小东西干的坏事!

海瑞的故事——中国儿童出版社

敢骂皇帝“昏君”“暴君”

正德八年(1513年),海瑞出生在海南一个官宦世家。然而,直到1549年36岁时,他才考中举人。此后,海瑞两次千里迢迢进京参加进士考试,但都名落孙山。他决心放弃科举,直接找负责官员选派的人事部门,希望能以“举人”的身份谋到一份差事。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年底,40岁的海瑞被任命为福建延平府南平县教谕——一个类似于县级学校校长的职务。

海瑞虽然身居边地一隅,在一个小县城里做“芝麻大”的小官,但是在上任不久就引起了朝野的关注。

延平府的督学官到南平县视察工作,海瑞和另外两名教官前去迎见。在当时的官场上,下级迎接上级,一般都是要跪拜的。因此,随行的两位教官都跪地相迎,可海瑞却站着,只行抱拳之礼,三人的姿势俨然一个笔架。这位督学官大为震怒,训斥海瑞不懂礼节。

海瑞不卑不亢地说:“按大明律法,我堂堂学官,为人师表,对您不能行跪拜大礼。”

这位督学官虽然怒发冲冠,却拿海瑞没办法。海瑞由此落下一个“笔架博士”的雅号。

过了几年,海瑞因为考核成绩优秀,被授予浙江严州府淳安县知县。淳安县经济比较落后,又位于南北交通要道,接待应酬,多如牛毛,百姓不堪其扰。海瑞上任后,严格按标准接待,对吃拿卡要的官员毫不客气。

一次,海瑞的顶头上司、总督胡宗宪的儿子路过淳安县,接待人员按规定标准为其提供食宿。胡公子不满意,就向负责接待的驿吏大发雷霆,还把驿吏倒挂起来,鞭打训斥。海瑞得知,马上派人把胡公子关押起来,并没收了他随身携带的千余两银子。

海瑞说:“胡总督为官堂堂正正,一直教育属下不要铺张浪费。现在这个人行装奢侈,一定不是胡总督的儿子。”

胡宗宪得到消息后,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后来,都御史鄢懋卿到淳安县视察工作,这个人是大贪官严嵩的狗腿子,海瑞拒绝给他浩浩荡荡的随从队伍提供食宿,气得鄢懋卿只好绕道而行。

海瑞就是这样一个不畏强权的硬骨头。按理说,像海瑞这样不会巴结上司,还经常惹是生非的人,能保住七品县令的职位,已经是万幸了。然而,官场风云常常瞬息万变,随着大贪官严嵩的倒台,凡是过去敢跟严嵩党羽做对的人,大都有了翻身或升迁的机会。海瑞也官升两级,上调到京城户部工作。不料,到京不久,海瑞就做出了更加震惊朝野的举动,他居然把皇帝也给骂了!

1564年,海瑞到京赴任。此时在位的嘉靖皇帝已年近花甲,他崇信道教,一意修仙,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而且还刚愎自用,喜好阿谀奉迎,导致国事荒废,民不聊生。海瑞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直接给嘉靖皇帝递了一道奏疏。

在罗列了嘉靖皇帝的种种罪行后,海瑞毫不客气地说:“皇上你昏聩多疑、刚愎残忍、自私虚荣。既是昏君,又是暴君。既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一个好男人。普天下的臣民百姓,早就对你有意见了。希望你改掉这些坏毛病!”

嘉靖皇帝刚读了一半,就愤怒地把奏疏扔到地上,对左右吼道:“快把这个姓海的逮起来,不要让他跑了。”

宦官黄锦在旁边说:“这人向来有傻名。他上疏时,就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已经买好了棺材,和妻子诀别。他的奴仆们都吓跑了,他是不会逃跑的。”

嘉靖皇帝听了默默无言,把奏疏从地上捡起来,看了一遍又一遍,一会儿叹息,一会儿摇头,最后把海瑞的奏疏留在宫中,不做批示。

一天,嘉靖皇帝生病,心情很不好,他对大臣说:“海瑞说的都对。但我病了很长时间,怎能临朝听政呀?”又说:“海瑞这个人有比干的忠烈,我却不是商纣王,我不会杀他!”

不过,被臭骂一顿的嘉靖皇帝心里实在窝火,觉得自己挺没面子,最后还是把海瑞关入大牢。

海瑞骂皇帝的事,很快就在朝野上下传开。出狱以后,海瑞的名气更大了,他的刚烈作风在官场也愈发显得超凡脱俗。1569年夏天,海瑞被任命为应天巡抚。应天就是今天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是当时大明帝国经济和文化最为发达的区域。海瑞雄心勃勃,立志在这里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当地的官员听说海瑞要来主政,都怕得要死,一些人请求调离工作,一些人请求告老还乡。那些飞扬跋扈的权贵,纷纷把宅门由红色改漆成黑色;平时作威作福的宦官,也把乘坐的轿子由八人抬大轿换成四人抬小轿。

海瑞的刚正让达官贵人惶惶不安,也注定了他的任期不可能很长。果然,没过多长时间,海瑞就被革职回乡。事实上,在官场上,海瑞始终是孤独甚至是孤立的。纵观海瑞的一生,自40岁步入官场,到74岁病逝在任上,前后历经34年。在这34年里,他被“罢官”或主动辞职的时间长达16年。

两斤肉请客震惊官场

在古代中国,如果一个官员清廉俭朴,洁身自好,不贪污受贿,不徇私枉法,就算是清官了;如果他还刚正不阿,疾恶如仇,打击贪官,为民做主,那就是个大大的清官了。海瑞被人们誉为“海青天”是实至名归。

海瑞进入官场后,恪守“不受礼,不行贿”的原则。

他说:“若天下的官员都不送礼,也不见得都不提升;若天下的官员都送礼,也不见得就没人被罢免。”

海瑞本人穿布袍,吃粗粮,让老仆人在自家后园里种菜,自己下班后也常和家人一起劳动。酒肉之类的食物,平时难得吃上一次。有一次,为了给母亲过生日,海瑞买了两斤肉,结果这消息不仅传遍当时任职的淳安县城,甚至整个官场都知道了。

海瑞不仅自己生活俭朴,还严禁其它官员公款吃喝,反对民间奢侈浮华之风。做淳安县知县时,海瑞就颁布了著名的《禁馈送告示》和《兴革条例》,严格规定官吏调转,不许迎送;下级参谒上级,不许送礼;不许各级官员向农民吃拿卡要;不许向上级派来的检查人员馈送财物等。在担任应天巡抚期间,海瑞下令,境内公文一律使用廉价纸张;公文后面不许留有空白,以免浪费。

海瑞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全然没有考虑为自己积累私财。1570年,海瑞辞职回到海南老家时,只能住在早已破旧不堪的旧宅,靠祖上留下来的几亩薄田度日。他甚至常常靠给别人写一些东西,收取稿费来贴补家用。海瑞的母亲去世后,还是靠别人的资助才买了一块坟地将母亲安葬。

隆庆皇帝死后,万历皇帝登基,主持国政的张居正特意派一名御史到海南,看看海瑞究竟在做什么。这位御史到了海瑞家中,见他正在地里忙农活。海瑞看到京城里来了御史,倾其所有,杀了一只鸡来招待御史。御史见海瑞住的冷清简陋,连连叹息,告辞回京。

海瑞没有子女,他在孤苦伶仃中度过残生。去世的前几天,海瑞还退掉了兵部送来的七两银子。海瑞去世后,都御史王用汲去拜谒,在葬礼现场,看到的只是用葛布制成的帷帐,破烂不堪的竹器。而这些东西在当时连最贫寒的读书人也不愿用。王用汲禁不住潸然泪下,他想方设法募集了一笔钱,总算把海瑞的丧事给办了。

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亲政,他也听说了海瑞的大名,打算让海瑞重出江湖。于是,海瑞就被安排在南京做了一个尚书。海瑞最终死在南京任上。海瑞深得民心。海瑞当政,不夺百姓一针一线,不随意增加百姓负担。所以,在海瑞升调、辞职时,百姓常常“号泣载途”,很多百姓还在家中供着海瑞的画像。海瑞的死讯传后出,南京的商户和百姓自发罢市以示祭奠。海瑞的灵柩是用船运回家乡的,途中,穿着白衣、戴着白帽的人站满了两岸,祭奠哭拜的人百里不绝。……

小诗把自己关在屋里看了3个小时,看得天昏地暗,头昏眼花,似乎仍然不得要领,把书往桌上一放,准备出去玩一下了。

“快出来!”瓜皮在小诗住的那间小屋外面直招手。小诗翻身从窗子爬出来。雪花还稀疏地飘着。

天暗暗的,外面的雪映的透亮。一会功夫,七八个孩子就在院子里堆了三个大雪人。一个怀里揣着三面红旗,顶着个破草帽;一个插着个葱头鼻子,俩大煤核的眼睛,嘴里叨个粗木桩雪茄;一个圆头,长着俩破手电筒的眼睛,手里杵着拐杖……小诗12点钟才翻窗上床睡觉。他们想第二天来个一鸣惊人,可早上天刚亮,雪仗就打得一塌糊涂了。小诗带着黑蛋、二狗从西边向东头进攻,三壶和四熊他们一伙向西边打,雪球像暴雨一样打来,辟里啪啦砸在几家平房窗玻璃上,邻居全吵醒了。妹妹们也跑出来,拍着小手笑,玩起了雪球。

小诗他们玩够了,也就回家,手脚全冻得通红,围着妈妈喝猪头汤。天大亮了,就有上班的人路过,看着三个雪人,议论纷纷。有的说,一个是中国,一个是美帝,一个是苏修……大雪下了三天,家里装了烤暖炉,烟铳伸到外面,暖暖的。两个妹妹寒假里就在家练钩针、织毛线,和几个邻居家的女孩学绣花,妈妈下班回来还坐下来教她们。小诗他们已经开打了,这时就有人在雪人附近指指点点,还有人举了个照相机,正在对镜头,被小诗一雪球打到相机上,正在发火呢,小诗他们早就打到街上去了。

“打噢!”“打噢!”街上雪仗打成一团,原来街道孩子也在玩。刚才小诗他们在院子里打时,有几个雪球从外面飞进来,有的打到雪人上。黑蛋和四熊带头爬上墙头,小诗和三猴也跟着跳出墙外。墙外是王五一伙,原先是他们自己在打。现在小诗他们跳出来了,本来就和机关的孩子有隔阂,看到雪球飞来,顿时掉转炮口,雪球似飞弹般打来。

“咚!”一个雪球打到黑蛋脸上,黑蛋哎哟一声,马上捂眼睛。四熊三猴赶快还击,小诗又一个雪球砸到王五头上,王五当场倒地。

小诗观察现场,双方都是七八个人,“只可计取,不可强攻。”带着西瓜潜到一垛砖头后,一口气搓了七八个雪球,突然向王五发动了袭击。

“冲啊!”黑蛋他们看小诗这边得手,立刻发起正面冲锋,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正旗鼓相当之时,王五带着人突然从砖垛后窜出来。一个叫赵钱的孩子抵近攻击,把一团雪塞进四熊衣领,四熊冷得哇哇大叫,扑到赵钱身上打起来。小诗他们也和王五他们扭灯起来,地上滚作一团。机关的孩子因为有经常的供应,伙食开得好一些,身体壮;街道孩子平时吃山芋咸菜,身体瘦小,看看打不过,正在哇哇叫;突然从巷子里又窜出一大群孩子,握着雪球边打边冲上来。

小诗他们正趾高气扬呢,一看势头不妙,叫声“不好!”掉头就跑,背后传来一阵叫骂声,雪球如蝗虫般飞来……小诗他们撤退到红砖一线,重整旗鼓准备反攻呢,忽然看到雪地上拉过来几辆粪车,地上几双光脚,黑黑的,抬起的时候,露出暗红的脚板心,就印在白雪上……雪仗一下子停下来了……就见他们挑着粪担,手里拎着刮子,身上破衣服片子搭拉下来,在北风里飘,露出里面黢黑的躯体,雪地里留下一个个脚印和粪尿的痕迹,哼唧哼唧地走过去,小诗心里忽然一阵触动。

“噢,好臭啊!”

突然有人喊:“撮屎大哥来喽!”打雪仗的孩子四散奔逃。

小诗和众喽锣得胜还朝,嗷嗷地往回跑,迎面一个大汉叉腰挺胸,挡住去路。小诗们一看,吓得魂飞胆丧。

“你们都老老实实站住!”

机关支部书记诏贤德虎着脸,眼睛一瞪。他是机关出名的黑老包,管问题皇亲不认,人人都怕。小诗他们赶快站下,旁边立着黑蛋他爸和几个家长。

“我们机关大院绝不允许出现高衙内!”

诏老包厉声喝道。黑蛋他爸赶快说是是,小诗冲口而出:“我们不是高衙内!”

几个家长在旁附和:“是是,他们不过是小孩子打雪仗。”

“哼!堆雪人,三面红旗,打群架!还要不要影响?!”

黑蛋他爸赶忙赔不是,又说还不赶快喊声诏叔叔,回去回去。小诗他们喊成一气,一溜烟往家跑。爸爸晚上回家,说机关今天开会了,要加强对孩子的教育。

“咳,这孩子太顽皮,太贪玩……”爸爸连连拍藤椅,唉声叹气,已经丧尽了信心。

妈妈拍了一把床沿:“不是给他们买了那么多玩具了吗?”

爸爸眼睛发直,目光呆滞。“咳!苏秦还是苏秦,换了衣服未换人喔。”

“学校也说是个好孩子,这?”

妈妈又捶胸:“是不是这孩子同人家的不一样?”爸爸点点头。两人商量了一晚上,垂头丧气,找不到解决。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 过半月,老家来了亲戚,带来了点土产,一只小猫,前几天溜走的那只小小猫也跑回来了,两个小猫就在一起玩。妈妈买了一点小鱼虾给爸爸吃的,小诗都把鱼鳞虾壳煮了拌饭给小猫吃。节日快到了,城里到处在搞卫生,插红旗,贴标语。小诗放了学,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两个妹妹扫地拖地板。这天星期天,老师到家里来探访,说了小诗在学校的一些表现,爸爸妈妈听了都很高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