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能故事
董永深知儿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听到儿子以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惭,不觉心中发怒,准备痛打他。
卢怀慎,唐代滑州灵昌(今河南滑县西南)人。他早年以进士及第,累官监察御史、吏部员外郎、御史中丞等。在任时,见时政多弊,曾多次上书,请朝廷整顿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贪赃枉法等腐败现象,惜多未被朝廷所采用。唐玄宗开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时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卢怀慎自已觉得才能不如姚崇,于是事事推让。当时人因他无甚政绩,讥他为“伴食宰相”。不过他倒是很善于推荐人才,临终之时,还上表推荐宋璟、李杰、李朝隐等人,后来他们均是当时廉政的杰出人物。
翻阅《隋书》,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大臣直言规谏皇帝,不仅没有遭到罪罚,反而得到丰厚的奖励。在隋文帝的眼中,“正直之士,国家之宝”。青史中的现象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唐朝大臣魏徵、大儒颜师古、孔颖达等人共同修史,编撰《隋书》。他们在循吏传中提到:“古语说,善于治水的人,引导水流使之平缓;善于教化百姓的人,能安抚百姓使其安宁。水流平缓,就不会冲毁提防,百姓安宁,就不会触犯律法。”治理好国家,除了需要贤明的帝王之外,还需要公正廉明的能臣干吏。
隋朝众多循吏中,辛公义有他特别之处。他刚到任上,不去官府,先去视察监狱。工作起来,效率极高,只用十多天,处理了现有的全部案子。为改变地方抛弃病人的陋俗,他和数百名得瘟疫的病人同吃同住,以身垂范,直到病人痊愈。
元人彻里帖木儿,阿鲁温氏。他的祖父立下很多战功,家族为西域的大族。自幼沉着,胸有大志,早年入宫为禁卫亲军,1329年升为中书右丞,不久又升为中书平章政事,出任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当年黄河水变清,有关部门以为是祥瑞,建议他上奏朝廷。
在古代,皇帝贵为天子,九五至尊,如果他想要杀一个人,要过臣子这一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皇帝想要徇私杀人,当场敢断他“非法”的法官,在隋朝就有一位,名叫赵绰。
孔子称杰出的优倡是“六艺于治一也”,也就是有着深厚文化素养的仁人君子,一位真正的舞蹈家、艺术家。在战国之后的秦朝有这样一位杰出的舞蹈家优旃,他与秦始皇父子机智互动的故事历代为人称道。
孔觊下令叫人把船上的东西全部搬到了岸上。然后,非常严肃地对两个弟弟说:“你们这样做,有愧于当官的职责、身份!怎么能藉回家的机会,干起商人的勾当呢?”说罢,就令人把这些东西烧掉,两个弟弟苦苦哀求也不行,直到全部物品烧光了,他才离开。
皇帝都爱忠直的君子,厌恶奸险的小人。可是从古以来,忠直的人总要遭罪,奸险的人往往受宠,为什么呢?皇帝不爱听忠言,很爱听奉承。何况人们都害怕刑罚 ,贪图升官发财;说直话的受罪,讨好的升官,谁还愿作忠臣呢?
明代的海瑞,字汝贤,琼山人,回族,是历史上著名的“清官”。他“生平为学,以刚为主”,所以自号刚峰,又因他终身不畏强权,刚直不阿,天下人都尊称他刚峰先生。
侍奉皇帝也同样。皇帝有失误,上书公开谏阻揭露出来未必是忠臣的态度,高允才是真正的忠臣!我有过失,他要当面说,我可能不接受。他在背后反复地说,让我明白了错误,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当时在职官员居住在官府,下任后则迁回私宅,如原无私宅,就靠宦囊来购置。孙谦不仅在职时不受饷遗,去任后仍一毫不取,当然无钱购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暂时借住于官府的空车厩中了。
我受朝廷的深恩,被委任为吏部尚书,那就绝不能辜负朝廷对我的信任。我仔细考虑过,如想要彻底杜绝走后门、通关节等营私舞弊的行为,必须首先从家里人开始!
当时,官场积弊颇多,地方官以土特产“孝敬”上司,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有一次郡守下帖让合州送鱼。于成龙很不以为然,慨叹上书,讲:“民脂膏竭矣!无怜而问者,顾反乃乐鱼,且安所得鱼乎?”
施世纶治霸惩恶,深得百姓的拥护。在他离开江苏时,“民乞留者逾万。既不得请,人出一钱,建两亭府署前,号‘一文亭’”,以示怀念。
王翱的妻子听到女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个机会,对丈夫说起将女婿调进京城之事。不想王翱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贯敬爱的夫人的脸也击伤了。王翱的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能够调动职位。
陈汝咸因治理漳浦政绩显着,而升调他任。县民闻讯,联名请求上官允许他留任。因上官不允,百姓即堵塞县衙,昼夜环守,不让陈汝咸离去 。陈汝咸只得乘夜间百姓不注意,以两骑疾行出门。当百姓发觉后,追送十里许,号泣而归。
王吉性清廉,一生过着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儿孙辈,虽已较为讲究车马服饰和饮食,但家中也没有金银锦绣之类。当他不做官后,照样布衣蔬食,过着和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
黄霸的可贵之处,在于在明察事实的基础上“多算”。因此,他处理问题,提出建议,既符合法律,又得人心,皇上很信任他,其他的官吏和老百姓,都很敬爱他。
天久不雨,宫外的百姓正盼望着下雨。百姓见到下雨,个个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所以,我请求:让乐工们在雨中继续演奏和歌舞。与民同乐,共庆天降甘霖!
毛竣德作为一个地方的父母官,勤政爱民,救民于水火,在短时间内做出了令人惊叹的政绩,不愧为“父母官”、“管家官”的美誉。
况钟反映的各种问题,都是情详、理直,如铁板钉钉,皇帝阅后,叹为直切!全部批示:准许照办。
有个亲属来请教范纯仁如何处世?范纯仁告诫这位亲友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尽管周行逢成为一方大员,潘氏平时却从不到周行逢的官衙中去。她又亲自率领家中奴仆等人耕田、织布,自给自足。
李沆性格纯厚沉稳,寡言少语,不求声誉。退朝回到家中,整日正襟危坐,不倚不侧。
其实,在鸦片战争之前,作为清朝官员中的这位实干家林则徐,早已是“贤名满天下了”。
杨锡绂从小读书,务求实用,他处理政务,不分职责内外,不论事之大小,凡有利于国计民生者皆视为急务,从不稍怠。
周仁作为景帝时的重臣、近臣,始终恭谨为官,不接受群臣的馈赠,不恃宠向皇上邀功领赏,安于节俭朴素的生活。
古代的人当官是为了实现劝谏皇帝、为民造福的志向,如果朝廷衰败到了快灭亡的时候,就没有作官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