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盘丝洞

唐僧面对引诱而不动心
袁荣易

清末杨柳青版画《盘丝洞》,唐僧低头合十不听不看,猪八戒一旁却露出羡慕的表情。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盘丝洞》在道光四年(1824)庆升平班272出的剧目里就有了。50年后“菊部群英”一书(同治十二年出版,1873),介绍梅巧玲、余紫云师徒二人皆擅演《盘丝洞》,而且特别是他俩都是正旦兼花旦,可知《盘丝洞》里的蜘蛛精(月霞仙姑),并非卖弄风情,也要端著正旦的架子。梅巧玲是梅兰芳的祖父、余紫云是余叔岩的父亲,他们都是很有名望的人,表现适可而止,绝不会在淫荡上去讨好观众。


《盘丝洞》的洞房一幕,唐僧(陈瑞宇饰演)与娇媚的蜘蛛精(黄宇琳饰演)。


蜘蛛精(黄宇琳饰演)千方百计的诱惑唐僧。柏优座演出。


中共邪党改造京剧,80年代中期弄出一出《孙悟空大战盘丝洞》说是新编海派《盘丝洞》,其实最主要在反映共产党的思维模式,以及用色情吸引年轻人。它的新编之处,是用女儿国做外壳掩人耳目,里面实际是歹毒的蜘蛛精在操控。中共邪党以女儿国王的光彩显示自己外表,底子里却不折不扣是食人魔。场次安排也如此:起先婀娜多姿的女儿国女兵攻击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女兵花拳绣腿的,减低了观众对魔的敌意。后来蜘蛛精现形,却是她(穿着怪异的蜘蛛靠)率领导一帮男性黑灰色蛤蟆精、蝎子精凶狠参战。它们感觉像特务,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活生生躲在幕后的一批制度性犯罪的吸血鬼。现实它们真在政府存在,什么党书记之类,干预正常政府的运作。孙悟空打不过它们,竟变成蛤蟆精溜走,好像说孙悟空也是蛤蟆,这编的是什么?(尤其孙悟空在洞房变成唐僧,顶替唐僧过色关,将此戏主题整个扭曲)


《盘丝洞》中孙悟空(许柏昂饰演)力战群妖。

中共官方自己介绍这出海派《盘丝洞》是这样写的:
“剧中描写赴西天取经的唐僧一行路经女儿国,使女儿国王萌动春心,恍惚间,墙上的唐僧画像活动了,“唐僧”来到国王身旁,一阵交欢,又回到画像之上,这里用的是舞美特技处理。女儿国王醒来后,召唤真唐僧,含情脉脉地问道:“可还是夜夜独枕眠?”唐僧答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弥陀佛!”这段对唱,女儿国王用的是阿拉伯民歌,唐僧唱的是西皮原板,既符合人物身份,又反差很大,十分别致。蜘蛛精从古洞里飞到了女儿国,扮演者勾了个“阴阳脸”,半是美女半是魍魉,当即“钻”进女儿国王的身躯,女儿国王疼痛得“啊”一声倒地,刹那间,又运用机关布景,让蜘蛛精瞬间从舞台上失踪了。而“女儿国王”起身后则判若两人,由温柔敦厚而变得张牙舞爪,原来蜘蛛精已经附在她的身躯之上……。


孙悟空(许柏昂饰演)被蛛丝锁定不动如山。


由于猪八戒好色贻误战机,使他和唐僧一道被掳入盘丝洞。蜘蛛精一声号令,猪八戒的身体在舞台上立时被拦腰一劈为二!这里导演又大胆地采用了魔术的手法。如此这般的演出,融合了魔术、机关布景、歌舞技巧,加强了此剧的技艺性、文学性和可看性,突出了神话色彩和海派风格。此剧演出后深受几十万青少年观众欢迎,他们说看了《盘丝洞》后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他们很为祖国有这样美丽的艺术花朵而自豪。”

知道真相的的人,看了可能是不寒而栗:打一开始就用舞蹈包装色情。之后对唱,女儿国王是阿拉伯人,唐僧是个修炼人心不动的人,凑在一起对唱,感觉不伦不类。两人的对唱好像别致,其实是从荀慧生本(陈墨香编剧)的《盘丝洞》改来的,而且是从原来“洞房”那一幕,提前搬到前面来曝光--荀慧生“洞房”原来唱词:“夜深沉独自卧,醒来时独自坐。有谁人孤凄似我,似这等削发缘何”?是在挑逗唐僧。

接着,“阴阳脸”的蜘蛛精附体到女儿国王身上-附体是中共邪党的本质,中国善良的人民都遭到附体掌控,这戏演成这样,还用特殊效果强调,明明是自暴其短,大家应该看得出来。它自己可能觉得很正常,没什么,自然就演给大家看了。它附体别人,带给人椎心的痛苦,一种虐待狂式的变态手段。在西游记里哪有什么女儿国王被附体,女儿国与盘丝洞根本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接下来还有猪八戒身体被切成两段,残忍的场面显示杀人成了游戏。邪党这些罪恶明摆眼前,青少年观众竟能说“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这只能证明青少年早就被附体,而且很严重,邪党做什么都跟着拍手叫好。

这是京剧吗?这只是藉京剧外壳施放毒素,人都变得意识不清,跟着变异下去。传统文化讲发乎情止乎礼,文雅、文明、中庸之道,做什么事都不能太过度。传统舞台上演出最忌讳洒狗血,中共邪党的改革京剧就只会拼命洒狗血,鼓噪观众魔性大发。南辕北辙,放蛊害人。
《盘丝洞》原来的戏剧性高潮在“洞房”的一幕,新编剧本把它编成一场模仿秀,乍看来是个噱头。蜘蛛精与唐僧在洞房,蜘蛛精学唱四大名旦的唱腔给唐僧听。先用梅派唱出:“有情人相对视如痴如醉,盘丝洞结良缘凤凰于飞”(大方)。接着用程派唱出:“休教我悲断肠盼穿秋水,为郎君殉情死枉称慈悲”(悲苦)。再来是尚派:“怕什么遭横祸香消玉碎,道一尺魔一丈我能驭风雷”(威猛)。最后是荀派:“脐儿间情丝缕缕含春蕊,练成了如意宝珠我逞神威”(缠绵)。

邪党解说这是用四种不同的女性典型在追求唐僧。演员需具备四种声腔才演得出来,难度未免太高;这不过是在讲“软硬兼施”四个字。戏变成掉书袋、猜谜语;戏剧性却不管了。这个戏的张力原本是在施诱惑与不受诱惑之间,特别是唐僧,他其实是观众的化身,将观众带到这紧张的一刻,看看你接受诱惑还是不接受诱惑。现在改没了,观众不用参与,只能莫名其妙的听四段不连属的声腔。


5. 台湾早期(约1940-50)庙会的游行对伍“西游记”,依次为猪八戒、沙僧、孙悟空、唐僧(局部,张才摄影)。

现存还有许多旧本《盘丝洞》,版本各不相同,可是都懂得塑造紧张场面。我们并非维护旧本,只是提供比较,让人知道真相,一比之下,邪党编的新本其实远远不如旧本。如旧本夸自己美以吸引唐僧:“(二六)我和你因缘由天定,三生石上早定亲,你看我蛾眉黑入鬓,目点双瞳似明星……”,引诱唐僧不自觉去看她。或催促唐僧抓紧机会:“(南梆子)酒初消,齐向着,花间闹,艳阳天香风细细飘,好一似推襟来送抱,休辜负斗草与寻苗”,让观众身临其境感觉浪漫与恍惚,看你心动不心动。


清末杨家阜版画《珠仙洞》,《盘丝洞》有七只蜘蛛精,所以也称《珠仙洞》,猪八戒被迷住与蜘蛛精嘻闹,孙悟空赶来救他。

尽管声光布景眩目、武打紧凑,邪党的剧本就只有洒狗血、灌输邪恶意识。女儿国王受附体控制(让你不能自我作主)、猪八戒被斩成两段(恐怖酷刑)、孙悟空替唐僧过色关(作弊)、孙悟空变成蛤蟆精(龌龊),这些原来没有的剧情,你能看到什么文化?什么艺术?根本就是粗糙的瞎编一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