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首位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

作者﹕华翰

许穆夫人/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7月25日】《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其中《国风》中有一首题为<载驰>的诗,句式整齐,音韵铿锵,言词恳切,感情激昂,洋溢着饱满的爱国热情,具有强烈的反抗精神,当时就脍炙人口。

千百年来,它仍以不朽的艺术魅力,感染着读者。这首不朽的诗篇,就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的杰作。

许穆夫人(生卒年月不详)姓姬,春秋时卫国(今河南淇县一带)国君宣公的女儿,戴公的妹妹。当时,周王室衰微,诸侯兼并,战乱不断。卫国国力中等,常遭邻近大国和处在卫国的西方、北方强悍的戎、狄等部落侵扰。国家的危难,使许穆夫人从小就深为祖国的命运担忧。她长大之后,许国(今河南许昌一带)和齐国的国君,都派了使者来向她求婚。

在当时各诸侯国之间的通婚联姻,都带有亲善和结盟的意义。许穆夫人从祖国利益出发,认为应与齐国通婚,因为许国离卫国远,国力比较弱,齐国离卫国近,国力又强大,如果自己嫁去齐国,卫国一旦遭到敌国袭击,便可以得到齐国的援 助。可惜卫君没有采纳她的正确意见,而将她许配给了许穆公,历史上就称她为许穆夫人。

夫人心中系念着祖国的安危。嫁到许国后,身在远方,很难回去探望,更对祖国产生了无穷的忧虑,她写的《卫风‧竹竿》,就是倾泻思念祖国心情的诗作。

“淇水悠悠,检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意思是说,只有待我重返祖国,亲眼看到淇水悠悠而流,人们行舟打渔,祖国安然无恙的时候,这种无限的忧虑,方能消逝。诗人这种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洋溢在字里行间。

纪元前668年,卫国懿公继位。这个懿公,平时不理国政,荒淫腐化,好鹤成癖,他养的仙鹤,都“实有禄位”,“有乘轩者”,享受大夫的待遇,号称“鹤将军”。国家被他弄得一塌糊涂,民怨沸腾,内忧外患,危机四伏。

纪元前660年冬天,北狄部落,见有机可乘,发动了对卫国的进攻,卫懿公慌忙命令国人出战,国人说:“鹤有禄位,你就叫‘鹤将军’去打仗吧,我们不去。”由于丧失人心,结果卫国大败,首邑朝歌(今河南淇县境内)失陷,懿公被杀,最后剩下遗民七百三十多人,在宋桓公的帮助下,才渡过黄河,免遭杀戮,被安顿于漕邑(今河南滑县一带),立许穆夫人的胞兄戴公为君。卫戴公即位一个月就死去了,文公继位。

许穆夫接到卫国国破君亡的消息,悲痛欲绝。她要求许穆公援助卫国,恢复家园。但许穆公和他的大夫们,害怕得罪狄人,担心引火焚身,只是礼节性地派出使者,前去吊唁。对此,许穆夫人十分气愤;为了自己祖国的救亡大事,她毅然决定带领当初随嫁到许国的姬姓姐妹,于纪元前659年春夏之交,“载驰载驱”,奔回卫国,共赴国难。

当时,许国君臣,都反对许穆夫人回国,他们派了大夫,驾着马车,去追赶她,百般劝阻,指责她感情用事,丧失了女子出嫁、不得擅自回娘家的“大义”。

许穆夫人义正辞严地把大夫们反问得瞠目结舌,灰溜溜地拨转马头,返回许国去了。她自己终于风尘扑扑地踏上了日夜思念的祖国大地。

《载驰》这首诗,就是记述她这次回国救亡的经过和思想的光辉诗篇。

许穆夫人回到卫国后,建议卫文公向齐国求援。齐桓公被许穆夫人的爱国赤诚所感动,立即派公子无方,率领士兵三千,去拯救卫国,卫国在齐国的支援下,收复了失地,重建卫国于楚丘(今河南滑县境内)。新君卫文公,选贤任能,谦约节俭,努力发展生产,使卫国又逐渐恢复起来。

像许穆夫人这样杰出的爱国女诗人,二千六百多年前,就出现在中华大地,说明中华民族的爱国思想有着悠久历史,并且证明许穆夫人从一开始,就显示出无比感人的巨大的精神力量。

以下,录许穆夫人诗一首:〈载驰〉
(原诗)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
驱马悠悠,言至于漕。
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
视尔不减,我思不远?
既不我嘉,不能旋济。
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虻。
女子善怀,亦各有行。
许人尤之,众稚且狂。
我行其野,芄芄其麦。
控于大邦,谁因谁极?
大夫君子,无我有尤。
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今译)
车轮飞转,马不停蹄,
赶回祖国,慰问自己的兄弟。
路途遥远,驱车宾士,
踏上祖国漕邑的土地。
许国大夫跋山涉水,来劝我回去,
我的心呀,蒙上了重重忧郁。
即使你们大家都说我不好,
我也不能调转马匹。
比起你们那些不高明的见解,
难道我还不够远虑深谋?
即使你们都说我不好,
我也不能转身渡河回去。
比起你们那些不高明的见解,
我的意见谁说不谨慎?不可取?
爬上那个山坡,
采些山坡上解郁的贝母。
即使妇人多愁善感,
也总有我的缘故。
许国人对我埋怨不已,
他们都实在不讲道理。
我走在祖国的原野,
看到绿油油一片麦地。
不由得要把国难,向大邦控诉;
谁肯和卫国敦睦相亲?谁来救援扶助?
列位大夫官长,
请不要再埋怨我。
你们所想的上百种主张,
都不如我自己的决定正确。

(注:上述这首原诗,选自《诗经‧鄜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乔吉曾写下对自己的看法:“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烟霞状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由此可看出他悲愤与消极的人生观。
  • 他在寺中各处游历了一番,发现有个房门是锁着的,于是好奇的问寺中和尚,这里边是啥?为什么要锁门?和尚说,这是一位祖师的房间,祖师圆寂前吩咐过,除非等到他自己回来,不然门不能打开。
  • 朱宸濠纠集亡命之徒以扩充兵员,号称十万之众,进攻南康、九江,两地以市长(知府)为首的大小文武官僚们“毅然”的作鸟兽散了。此时,王阳明还在去福建平乱的路上,六月十五日,他经过丰城,才得知宁王已经造反了,他马上回到船上,要转道去吉安,可当时正刮南风,船半点前进不得,阳明先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焚香拜泣告天曰”:“上天若是怜悯生灵,允许我匡扶社稷,请马上改变风向。如果上天不在乎这些百姓,我也没有活路了(“天若哀悯生灵,许我匡扶社稷,愿即反风。若无意斯民,守仁无生望矣”)。”结果,“须臾,风渐止,北帆尽起。”
  • 宁王宴请江西官员,在宴会上,朱宸濠露骨的贬损正德,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一个帮腔的在旁边跟着煽风点火:“世岂无汤、武耶?”意思是正德是夏桀商纣,宁王就是商汤周武,得给正德来个内部革命。
  • 一拨人突然闯到龙场驿,要来“砸场子”。阳明已经练就了“动忍增益”的功夫,周围的当地民众看不下去了,干啥?欺负老实人?那可不行。
  • 王阳明到钱塘江边去,把自己的帽子、靴子往岸边一扔,布置了一个自杀现场,然后偷偷爬上一条商船,向东海驶去。
  •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领袖”身边,自然不是什么好人能呆住的地方,于是,继王振之后,又一个祸国殃民的“著名”太监--刘瑾登台亮相了。
  • 有连格七天竹子的劲头,对付“应试教育”自然不在话下,二十一岁这年,王守仁顺利中了举人。他注定一生都要与传奇相伴,那次乡试考场,半夜里来了两个巨人,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自言自语的叨咕“三人好作事”,然后两人就不见了,看到这一幕的人吃了一惊,却不明所以。
  • 自从十三岁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与死之间原来不过是一步之遥,世间的功名利禄似乎没什么可追求的了,那么,人生到底是为啥呢?
  • 王守仁的爷爷--王天叙老爷子坚持认为,自己这个孙子将来必成大器,之后的历史似乎也是要向后人宣示,王老爷子的那份淡泊,比起他状元儿子那份对读书登第的热衷,要高明的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