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简弃繁与整体文化的关连

加拿大 项有坤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国最近宣布对中文倡简弃繁一事,立刻引起海外强烈反应,指此举极为不智,对中国固有文化是一大冲击,有如步向文化大革命的后尘,造成中华文化的倒退甚至毁灭。这些指责一点也没错。试检讨中共在极左统治三十年期间,中国的古代文物几乎被摧毁殆尽,许多代表亚洲文化的习俗都已消失,当中包括人民对礼节以及道德的表现已是面目皆非,对最具亚洲文化代表的正体文字有如面对陌生人。中共为了迁就多数文盲的中国人民,而提倡了笔划最少的文字。不仅于此,还倡导同音皆可用的退化思想,不去提高人民的文化水准,反而强迫人民向后退。

我们要知道,世界上有三种发音的民族,多音如西方民族﹔连音如日本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单音如中国、越南等。单音的语言,必有很多是相重发音,要表达日常生活中那么多的事物实在不易,惟有用不同的文字才能将每件事物的意思完整地表达出来。譬如,与“其”字同音的就有六十多个,若以最简单的“其”字去代替其余的同音字,那中华文化会变成什么样的文化? 又如,信与讯是有很大的区别,信是书写一张张的书信﹔讯是消息如通讯社。范是规范,范是姓氏,怎可以范代范﹖箫萧肖三字,意义用法完全不同,怎可以肖代替萧,发是名词,发是动词,怎可互用? 谷与榖是两件不同的东西。耘是动词,云是名词。面、面是两件大不相同的东西,怎可以耘代云,面代面?怎可丢去斗而用斗? 单一个彩字即可明了是属于布类﹔采字意思是采取采纳﹔彩是颜色﹔踩是糟蹋践踏﹔采是丰采之意,要是只剩下一个采字,如何能表达出上述几个意思?顺利与胜(简体)利是两件大不相同的事,中共用胜利来代替顺利,往后再没人晓得顺利这句词语了。

只从一个小角度便可洞察到中国大陆人民文化的情况。鄙人的一幅相片两侧写着一副简单对联﹕天地有正气,人间无冤魂。对于稍有读过中文的海外华人来说,没有一个是看不懂。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女法师向她的弟子讲解得非常清楚明白,更可敬的是连韩国人都看得懂。可是从大陆来的年青人当中,包括我所熟悉的大学生在内,甚至上了年纪六十多七十的,都没有一个能了解这是什么意思。有些说是气功的事,有些说是道教的句子,有些说是有关佛教,有个更离谱的中年男子问我是否是看相师。我顺便问他,你有否看过<正气歌>这篇文章。他很快就回答说“有啊,是宋朝岳飞所写的嘛”。我听了禁不住深深地透了一个大气,微笑望着他说﹕我真的好闷……。

一对从辽宁来的哲学教授夫妇,我同他寒暄了几句之后,便望着他旁边的小姐问道﹕这位小姐是令千金吗?他的太太抢着回荅说﹕是,是我的千金。我只好苦笑。千金是别人对自己女儿的称呼,应该自称为小女,怎么今天大陆的高等知识份子连中国固有传统的起码礼节都不懂?

约在2006年6月中旬,我曾去信香港一间杂志社,信中我称编辑为阁下,信的最后自称为愚,之后便是自己的姓﹕项。上星期,即2006年6月21日,我收到一封电子回邮,信中居然写着﹕愚项先生您好!来函收悉…。当中又有一大堆大陆字。(印出留存)。愚是别人谦虚的自称,作为一个中国人,尤其还是文化机构的执笔人员,这一点书信上的礼节都不懂,居然当是别人的姓。上面的 “来函收悉”应该是“来函敬悉”才对。

我也遇到一名为他们的退化作狡辩说﹕你们海外所用的中国文化很多都是古老的东西我们都不用了。大家要明白,毛泽东之所以要摧毁固有文化,是要达到其搞斗争的目的。因为固有文化中的主体是礼义,如人人谦虚讲礼讲让,哪还有什么可斗争?人人讲道义讲正义,哪还会有邪恶残暴的共产党的存在? 所以就必须要除四旧以利于斗个你死我活。数千万人就在毛的斗争中枉死。中国人应该以此为耻,不应该以此为荣。

中原原是礼义之邦,可是今天中国大陆出来的移民,他们的礼义有些报章都已大肆报导,本人也曾领教过不少,在此也不愿意多提,大家会心知肚明。这就是中原文化退化的现象。怎得叫人不悲观,也是今天中国大陆人民的可耻。从上面所提的例子,真叫人失望和担忧,几千年所累积的优良传统文化就此丧在共产党手中。

又举个实例供大家认识一下。越南人原与我们同种同族,他们都自认是龙子仙孙。换句话说,他们也是龙的传人。自古以来亦沿用着中国正统的文字。自从法国入侵后,为了使其脱离中华民族的大家庭,特地用拉丁文造就一套拼音语文来代替汉文,就像今天中共所用的所谓汉字拼音的形式一样,学起来却是容易,尤其是对那些文化程度低的人更是福音不过了。可是单音民族的越南,很多不同意义的文字只有一个发音,正像上述的情况一模一样,一个发音没法表达出很多不同意义的文字来,原有的30,000多个汉字只得浓缩为3,000个拉丁拼音字。

比如他们祖先所写的“殖民地”,用今天的拉丁文写成Thuc dan dia ,不懂汉文的越南人解释为食民地。因为殖植食都只有一个发音Thuc。“袭击”Tap kick ,他们误为“习击”。至于Ky字更糟,它是“其”字的发音。上面叙述过共有几十个的同音汉字,如何去区别?所以前南越有个飞将军也是副总统Nguyen-Cao-Ky,他的中文名字实为阮高奇,有些中文报译为阮高其,阮高棋,阮高祺,乱七八糟。如果用他们祖先的正统字写,怎会有这个乱子?正如今天大陆人想要学回正体字,看见“皇后”以为是简体字,将它写为“皇后”﹔姓氏的“沈”以为是简体字,改为正体“沈”某某﹔ “余”是姓氏,又以为是“余”的简体,真是一塌糊涂。今天海外华人还保存着正统汉字能辩是非,这一辈人过后,下一代就像瞎子摩(摸)像乱猜一场。

外国人到来中国学习研究,不仅是普通商人到来学习语文以便通商,更有些汉学家是为了探讨东方文化的奥妙而来,要是中国没有传统字又毁了固有的儒家思想文化,还有什么学习的价值? 人际间的称呼只有你我之称,不懂谦虚礼让,不懂先生阁下,没有辈份上下之分。比如致函给长官或上级,一律用尊敬的某某先生/女士。致电叫做打电话,致函叫做写信。这种称呼实在太低级,只有那些没受过正统教育的人才会如此写说。

话又说回来,自从越南改用拉丁拼音后,他们祖先所写的文章诗辞歌赋以现今所用的拼音字照音译出来,没有一个人能看得懂,庙宇里、宫殿里尚存的汉字也完全不知为何物,有如今天埃及人对着金字塔里的文字情况无异。只有到大学汉语专科学习正统汉字的学者才能看得懂。要是过些年代,世界上不再有传统汉字的存在,到时还有何处可学? 今天大陆人民对着自己的传统文字及礼节也正如此。眼看到将来的可悲。

且说倘若中国文字也像今天的越南文字,将原有的几万正体字浓缩为几千个共产字,大家想想后果将会如何?到时又要派学者到台湾去学习正体字才能了解祖先的遗产。这并非胡猜,约在1996年间,我就遇到一位来自山东体形有点肥胖年约而立的女学者,她说要到美国去学汉学博士学位,当时我很愕然地问她,怎么汉文博士不在中国而要到美国去学? 她微笑地回答说,中国的正统文化要到外国去找回来。读者有何感想? 中国怎能还可担当东方文化之主宰吗?

共产党以退化方式“倡简弃正”,为的是迁就大多数文化低落的大陆人民之外,还有两个政治目的﹕壹、要根除国民政府时代社会文化在大陆的痕迹,就连在各处石碑上雕有国民党三个字都要把它凿下来。贰、以此当作他对中华文化的丰功伟绩来表彰。这就是蠢才一班。

其实在传统的文字中,除了书报就很正统之外,在日常生活中为了简便起见,已有不少字体较为多笔划的,如党,体,联,关,绳,龟,台湾,窃,响,体,变,乱,辞,等等,都在自然进化状态中使用简笔法或称减笔字,这样的自然进化毫无影响到传统文化的本质。再说,沿用传统字的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外华人,在经济上都欣欣向荣,社会繁华,没有任何不便之处。

回顾中国应不忘记在八零年代恢复自由经济还富于民的初期,都是依赖这几个使用传统字的地区所带动,要不然也跟随苏联的尾巴走进历史的坟场。这就证明使用传统的正体字完全没有什么不妥。且在艺术眼光来说,传统字的书法字画都特别好看,何须要另创一套所谓的简体字来对传统的文化作大捣乱?(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陈水扁昨天在阿扁总统电子报中指出,有人向他建议把繁体字跟台湾原住民传统歌谣,向联合国申请为人类文化遗产与资产,他认为这是值得努力的目标与方向。
  • 【编者按】在美国,随着海外中文热的出现,教授哪一种字体的中文已成为海外华人关注的焦点。日前﹐纽约美东联成公所举办联成论坛“捍卫正体字座谈会”,邀请专家学人就正体字和简体字之争发表意见。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王思汉,纽约华侨学校校长黄炯常,美东中文学校协会纽约区理事沈琬贞,《网路文摘》主编徐水良﹐资深记者周匀之﹐原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现纽约大纪元副总裁魏鹏飞和马里兰大学分子生物博士后、《大纪元时报》科技版编辑董之万博士等论坛嘉宾应邀发表了专题演讲。台北驻纽约经文处副处长季韵声、纽约华侨文化中心主任张景南,以及全美中文学校联合总会总会长张渊源博士、美东中文学校协会会长刘龙国等应邀参加了研讨会。当天下午﹐研讨会座无虚席﹐直至中场还有听众不断加入。以下是魏鹏飞博士的发言原文﹕
  • 【编者按】在美国,随着海外中文热的出现,教授哪一种字体的中文已成为海外华人关注的焦点。日前﹐纽约美东联成公所举办联成论坛“捍卫正体字座谈会”,邀请专家学人就正体字和简体字之争发表意见。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王思汉,纽约华侨学校校长黄炯常,美东中文学校协会纽约区理事沈琬贞,《网路文摘》主编徐水良﹐资深记者周匀之﹐原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现纽约大纪元副总裁魏鹏飞和马里兰大学分子生物博士后、《大纪元时报》科技版编辑董之万博士等论坛嘉宾应邀发表了专题演讲。台北驻纽约经文处副处长季韵声、纽约华侨文化中心主任张景南,以及全美中文学校联合总会总会长张渊源博士、美东中文学校协会会长刘龙国等应邀参加了研讨会。当天下午﹐研讨会座无虚席﹐直至中场还有听众不断加入。以下是董之万博士的发言原文﹕
  • 【大纪元7月2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蔡素蓉台北二十日电)总统陈水扁今天表示,由于历史时空环境造就,“繁体字”在台湾获保存,使台湾拥有汉文化中最精髓、最珍贵部分。台湾本土文化虽有中国文化、汉文化基因,但并不妨害本身创新与发展,历史传承不能割裂,但文化发展是有机的,不因为来自相同根源,就是从属、次要、没有主体性。
  •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采访报导)在美国,随着中文热的出现,教授哪一种字体的中文也成为华人团体关注的焦点。七月十五日,纽约的联成公所举办《捍卫正体字》论坛,邀请专家学人就正体字和简体字之争发表意见。
  • 抢救国文教育联盟昨天发起向联合国申请将“汉字”列为人类文化遗产连署,预计年底提出上自甲骨文、小篆,下至正体字、简体字的一整套汉文化保存计划。联盟表示,不排除与中国、新加坡、香港等合力申请,突破台湾非联合国会员国的先天性障碍。
  • 同文四海一针见血指出:联合国早在一九七一年中共进入联合国后已采用简体字,没有必要再废繁体字一次。这说明繁体字也不是联合国可以废得了的。
  • 【大纪元6月18日报导】从文字演变历史探究正体字简化字问题专题(中央社记者翁翠萍台北十八日电)中文正体字与简化字的争议风波延烧到升学考试,台湾九十五年国中学生基本学力测验首度试办写作测验,考前引发考生如果写简化字或简体字是否要扣分的讨论,台湾政府的立场是写中国大陆简化字应扣分,写约定俗成的简体字则尊重阅卷教师给分,原则是学校教正体字,考试作答应书写正体字。
  • 中国文字的发展,经历秦统一中国后,连续对汉字进行简化、整理,使汉字逐渐走向统一。而汉字的发展大致可分为古文、篆书、隶书、楷书等四个阶段的演变过程,直到楷书后才逐渐定型,而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繁体字就是中国自古传承下来的主流。
  •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在汉语热在全球发烧的过程中,也引发了应该是学“正体字”还是学“简体字”的这样一个争论。同时对于学习方法也有争论,因为有的人主张要学习汉语拼音;有的人主张学习注音符号,对于很多大陆人来说注音符号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