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打青龙》

杨排风不知苦不知累勤练武功
袁荣易

《打青龙》青龙(朱柏澄饰演)拉开山榜、脚呈丁字形亮相。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去年底的电影“叶问”,造成很大轰动。在广东佛山,叶问如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着,善待妻子小孩,对朋友也很好;除了练武,平日就爱去茶楼饮茶,品味饮食文化。叶问不喜张扬,有人找上门来比武,他关门比试,旁人无法得知输赢。这样一位低调的武术家,却引起许多观众共鸣,被他唤起一些什么来。

京剧也有类似不张扬的一出戏《打青龙》。在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却有一个烧火的小丫头拥有杰出的武功。杨家将的环境,许多人习武,这位丫头杨排风,也受到熏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练,练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盖世武功。

天波府人多,人多互相计较,为了自身利益常常去排挤别人。佘太君喜欢杨排风,引起两个坏心肠丫头的嫉妒,她们联手陷害杨排风。

剧情很简单,杨排风被设计,落入陷阱;她被骗到花园,花园里有个专门吃人的妖怪在那里。凭著真本事,杨排风降伏妖怪(青龙),妖怪为她化成焰火棍,作她称手的兵器保护她。一桩坏事,结果变成好事。后来杨排风还协助杨延昭破了辽国的天门阵,她功成身退,平平常常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高精度图片
《打青龙》由青龙(朱柏澄饰演)先出场,表演“走边”。

高精度图片
排挤杨排风的俊丫环(左,叶品萱饰演)、丑丫环(右,潘世忠饰演)。

有很多的人都像叶问、杨排风这样的,其实他们都是从很高的来源来的(其中包括我们),落入凡间不复记得自己的本来面目,可是在看到他们能表现到那么好的时候,也唤起我们曾经也是那么好的深邃记忆,心头浮起我也可以达到那么好的状态。这是非常真实的感觉,不然你不会被叶问或杨排风的故事感动到。

大多数人陷于人世的纠葛,名利心、显示心、嫉妒心,利令智昏,早就遗忘自己先天的美好。《打青龙》虽然是花园角落的小故事,细究其动人的原因,却能给人很大的启示。


杨排风(余季柔饰演)手拿折扇出场,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演出《打青龙》。

高精度图片
杨排风(余季柔饰演)眼望着回廊垂柳,仿佛听见鸟叫声。

杨排风由武旦应工,清末著名武旦朱文英就擅长于此戏,这出戏动作大方,不卖弄险招,二十几分钟,很适合做武旦的开蒙戏。朱文英传授给儿子朱桂芳、女婿阎岚秋(九阵风),他们两位后来又传给宋德珠。朱桂芳以傍梅兰芳剧团而有名,她为梅剧团演开场戏。以前武打戏排在前面,让观众精神起来,好接看后头主要的戏。

高精度图片
《打青龙》两个坏心肠丫头,假意带杨排风到花园玩耍。

高精度图片
杨排风(余季柔饰演)与青龙(朱柏澄饰演)交手对打。

高精度图片
杨排风抓青龙之左手臂,青龙同样抓杨排风之左手臂;同时晃右手至头上。

高精度图片
青龙变化成杨排风(余季柔饰演)的兵器焰火棍。

武旦卖力开场,看戏的气氛酝酿起来,然后退让给后面的主角,这就是功成身退的典范。在台湾的岳春荣,之前也追随过四大名旦演开场戏,来台后教育剧校学生,《打青龙》等武戏薪火相传,使武旦一行在台湾大放光彩。

《打青龙》有精彩的唱做一体:从花园练拳、到妖怪出现开打,杨排风一边唱曲、一边做动作。事前都要练到上百遍,师父才允许上台的,到时配合音乐(文武场面)始能契合相应。观众也感到真是既好听又好看-喜闻乐见。@*
<--ads-->(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从康熙皇帝起设置宫廷戏,积极收集编纂剧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时期成套的戏曲已是洋洋大观,如《升平宝筏》演西游记故事、《昭代箫韶》演杨家将故事,而《忠义璇图》演的是水浒传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国各地都发展出自己当地特色的戏曲,对于移风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礼教,调和了戏曲,使中国民风出现一种活泼性,对事情的看法较有弹性,不致于刻板或不通人情。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凭意气,选择糊里糊涂的死去。《锁五龙》里的单雄信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单骑踹唐营,可是不明时势,终于自取灭亡。很少有人会把单雄信视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岗寨(贾家楼)结义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虑大局,有勇无谋就被大潮流给淘汰掉了。
  • (中央社台北28日电)河南省永城市文物旅游局在当地文物普查工作中发现一株古稀珍木文冠果树,据报导,家喻户晓的“杨家将”中杨宗宝“穆柯寨三取降龙木”故事中的“降龙木”就是文冠果树。
  • 《草桥关》是一出铜锤花脸(姚期)与老生(刘秀)的唱工戏。戏很单纯,它演刘秀当上皇帝,思念镇守边境的姚期,宣他从草桥关回朝。皇帝出自内心真诚邀约,于是命吴汉、岑彭、杜茂等前去换防,让姚期回京。果然君臣、还有郭皇妃,三人在万花亭会面宴饮,十分高兴。这出戏因此也叫做《万花亭》。
  • 人生中难免遇到各种困境,有时魔难来临如同将人整个笼罩,即使个人的能力再好,却因为看不清现实而难以挣脱;甚至情况越来越糟,眼见就要被没顶了。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人消沉沮丧,撑不下去;但也有人从消沉沮丧中神奇的走出。京剧《独木关》演的就是这种叫人捏一把冷汗的题材。
  • 《八大锤》的艺术高度,懂的人都知道它的珍贵,没看过的不知道,或者被西方戏剧理论蒙蔽住的人,即使看过也不能知道珍贵在哪里。这出戏很奇怪总是让人想起家乡,当然它是一出有关家乡、有关回忆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