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輔導思想起

吳雁門 (台灣/國中校長)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學畢業後,張士民士官長回了花蓮壽豐鄉老家,而我的輔導職場試煉首站來到了台東的「岩灣職訓中心」。這是個龍蛇雜處、爾虞我詐接受矯正與保安處分人士的管訓單位。只因為已經向系辦公室自動請纓要去對那群浪子們春風化雨,所以也沒多想,我背起了行軍包,在高雄轉搭上開往台東的車子,還真個是揣著教育與輔導的浪漫情感踏上征程的。山路與柔腸一樣千迴百轉,奔馳了六個鐘頭後,終於看見都蘭山脈橫亙在眼前,我知道,台東到了……

報到完畢,很快地認識了同在一般科辦公室的老張、老李與董元翔,他們三人來自北師大國文系,我畢業於彰師大主修輔導,除了擔任學生作業檯邊的諮商員外,也教文史課程;另外,醫官王主科少尉則為台大醫科的龍子鳳孫,他因為服預官役也與我同被管收在高牆之內。一年裡,兩人於身心疾病的實務上常有交流而混在一起;他表示自己是因服兵役沒得選擇,卻難以置信地質問我:「有才如兄,何以淪落至此?」當我回以是被史懷哲召喚來的時候,他卻哈哈大笑地糗我像是混塵的明珠!那雖然是調侃的話,而心裡卻很受用的。

這一晃,廿餘年過去了,他早已是臺大醫院小兒心臟科的名醫,我也依然興致勃勃地優游於輔導的跑道上。此刻,回想在「岩灣大學」的第一課與第一個個案猶是記憶深刻。第一天上課,我準時進了木工班的教室,時值七月炎夏暑氣蒸騰,學生穿著灰綠的短褲、白色內衣端坐著等待老師上課,我才走上講台即聽見勁道十足的起立口令聲,忽聞霹靂,我驚得一震,待學生行禮問好後我於點名簿上畫了押,胸口的那股真氣方稍稍地緩了過來。38雙強悍的眼神檢視著我這隻菜鳥,此時我也留意到了,幾乎無例外的,每個人都是滿身刺青,露出的手與腳也布滿圖案,一圖一畫似乎是在提醒我,他們是道上的,南北二路的兄弟!

我一面清純地介紹自己的背景資料,也聊著來此服務的因缘。三、五分鐘後,我發現隨隊軍官的腰際竟然佩著槍,見此便寬心多了,人一放鬆幽默感也隨之回來了。我將左手插在口袋裡,橫飛唾沫地越講越陶醉,我選用了學生們較少聽聞的典雅詞彙與諮商心理學領域裡的故事,也許是我自然流露人文關懷的態度,遂於極短的時間內即攫獲了學生的心。半個鐘頭吧!37雙強悍的眸子,一一轉換成溫柔的燭光,個個「情義綿綿」地望著我。我敏銳地理解到了我不只是在教書,也在教人了。但是,剛剛喊起立、敬禮口令身體極為壯碩的班長,他那雙眸子我沒見清楚,他伏在桌上不動,我以為他睡了;於是,我走下台來輕輕地拍著班長的肩膀,準備叫醒他。此時帶隊官適巧離開教室,意外的,班長狂怒地站起身子,指著我的鼻子以粗魯的言詞開罵,我訥訥地退回講台上寫寫板書遮掩一下狼狽的神色。板書後轉過身來,我努力維持著笑意繼續後面的課程。

下課後,普受學生欣賞的董老師聽了我的描述,竟直跟我道賀過了新人震撼教育這一關,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了;倒是一位名叫張濤的學生特別到辦公室來對我表示支持外,也請我於輔導上幫他戒除偷竊的習癖。

張濤35歲左右的年紀,進出監獄多次,青春歲月都耗盡了,最後以保安處分的名義被移送到岩灣來。他告訴我他的師傅編在機械班,下周上機械班的課時坐在角落,一頭白髮,瘦瘦小小的那位便是。張濤又道:65歲早就該洗手退休了,卻還參不透「神偷」的名號是個虛名,因此,遭遇比自己還慘,他的師傅失去自由身的日子,足足地超過了40年。接著,張濤話題一轉,他大見誠懇地說想拜我做師傅,我聞言又是一驚,想到他神偷師傅的悲慘人生,自然我是婉拒了,但沒拒絕的是我與張濤的諮商關係。

兩周後,發飆的班長鄭重地跟我道歉,他說關久了難免脾氣不好,那天他是生病了,他表示不只喜歡我的上課內容與氣氛,還一口咬定我是個紳士,很有學問,並也問了和王醫官相似的話:「像你這種才子型的老師,怎麼會混到這裡來?以後到我的公司當師爺,薪水你說了算……」真是怪,才上完兩節課,就有人要拜我為師傅、延聘我當師爺!還好,我的全腦功能正常,是個既感性又理性的輔導人員。

至於張濤,我只重複的指導了他三個主題,一是「衝動控制訓練」以抗衡他的偷竊衝動。再者是,他體驗了多次生活用品和書籍不翼而飛的「被竊負向體驗」,我意圖觸動張濤感同身受的深層情感。更饒意義的則為,我們無數次的探討了生命與生活嶄新的價值意涵。這歷程對張濤而言,是他前所未有的美好經驗。雖然,他非常莊嚴的說道,為了信守重新為人的承諾,此回刑期滿時,將以徒步苦行的方式,翻山越嶺的走回他的台北老家!並也預備結婚。但我真的不知道,張濤是否真能抗拒花花世界的誘惑!

一年後我離開了岩灣,往事依依。某個夏日,我與家人作東台三日遊,復履斯土,景物已然非昨,中心也被夷平,重建為海巡署的辦公廳舍。在衛兵哨前略為盤桓,我念叨著年輕的歲月、許多岩灣的故事以及一段詩句:
出關/江湖冷如昨夜杯中的凍頂/苦苦地走了一程山 一程水/履痕深情地印過台東、台南、台西、飛沙……/這一路山水酣睡的旅程/二十年了/雲外孤飛的燕子/還記得老家屋後/青青草樹/以及那不悔的初心……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勝輝是個輕度智能障礙的學生,有天朝會結束,他衝著我直叫乾爹,身旁的學生和我當下都愣住了。昨天勝輝才頂撞過一位師長,這件事全校皆知,因而,學生們好奇的瞧著我和我那莫名其妙的乾兒子。我誠懇的拜託他千萬不要叫我乾爹,還是叫我校長就好;但我也提醒勝輝,如果寶月導師不反對,倒是可以叫她乾媽的。

  • 學校辦理冬令救濟活動,蒓蒓捐了兩百元而獲頒生平第一張獎狀,我從相框裡抽取出自己擔任法院志工的證書,而空框更換上蒓蒓滿載愛心、代表著德育成績優良的獎狀,並鄭重其事的將它掛在孩子的房間裡。一年後,孩子又欣喜的帶回來第二張獎狀......上個月蒓蒓休假回來,她遞了張「櫃長」的名片給我時動容的說:「爸爸您真的非常偉大……。」

  • 臺上、台下我聽過無數次的掌聲,但是,從沒有像這一次令人如此難忘。那掌聲聽似孤單,卻劇力萬鈞的感動著人心。
  • 孩子叫佑麟,一年級的學生,爸爸心情沉重地告訴我,一學期不到,孩子所請的病假已經逾月,今天又頭痛了,他正準備帶孩子至醫院回診,而這段期間裡也做過了多次的檢查,就是找不出病因來。略一聽,我即刻理解是在適應上遭遇了困難,衍生出有懼學傾向的孩子......
  • 惜春,是一個怯生生的漁村少女。她在同儕中屬於比較低自尊的孩子,於同學的注視下,走路會緊張的絆倒;焦慮時,雙手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現象,三年來一直困擾著她......我對惜春自我解嘲一番:國中時,我對自己的長相一樣搖頭嘆息,當年就很氣我父母親把我生得一臉矬像,但打籃球,改變了我的體魄與人際關係;讀詩,改變了我的氣質。
  • 又是畢業季,親愛的瑋婷,一個令人難忘的孩子!......一次不期而有心的關懷,竟然讓瑋婷對我投了肯定票,她真誠的告訴我和她的同學:「原來,校長中還是有好人的!」雖然至始至終,我早就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個好人,也爲同僚抱屈,但自己還是陶醉不已。
  • 佩蓮當了兩個月快樂的的國中新鮮人,導師卻慢慢發現她的心思較少用在課業上,倒是出現了說髒話、情緒衝動和同學爭吵等違常行為......我於是和幾位同事合著提出了「搶救名模計畫」。 許多人的努力加上孩子的穎悟,佩蓮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她的生活趨於正常、情緒穩定,整個人煥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 「彈琴的孩子不會變壞」這論調我們似乎都可接受;那喜歡閱讀和創作武俠小說的孩子呢?我喜歡以輕鬆、捉狹的筆觸和學生們交流,以經營此溫馨自在、雲影仙蹤般的師生文字因緣;不數年間,布嶼堡的才子、才女們遂將閱讀與文藝寫作發展成為學校的優勢文化,此對學生們的學習績效影響深遠。
  • 方處長幫我介紹她是公司的公關時,她微後拉左手的袖子,我一眼就瞧見她手腕內側那枚小小的圓形胎記。「您是小青!」當下,所有的記憶全都被拽回來了……

  • 一輩子我們能用情的牽過幾個人的手?另一半、孩子和父母親之外,您我倒是別妄想能牽起一個十五歲青春期少男的手。而有三回,我心忽有所動的握著家男濕涼的手,他竟然沒有掙紮的給足了我面子,於是,一老一少並肩的漫步過教室走廊、花圃及合作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