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乎其技,正乎其義:俠哉女尼!

陸文
font print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順治初年,山東萊陽縣的一個差役,帶著手下的好幾個差人,奉命押送幾千兩官銀,前去濟南。差役們個個小心謹填,那銀子是用木箱子封好了的。他們一路上非常緊張,只盼著快點趕到濟南,交差了事。

那天晚上,他們一行人來到一座小鎮,找到鎮上的一家客店,要求投宿一晚。店主人一看他們帶著沉重的木箱,便婉言謝絕。眾人行走了一日,勞累不堪,不想再跑路,就纏著店主講好話,不走。店主無奈,對眾人說:「這鎮子西北不到一里路,有一座尼姑庵,凡是帶行李物品的旅客,都到那裏投宿。」說罷,這家店主又親自領著差役一夥,前往尼姑庵去。

就在差役們剛才和店主談話的時候,門外有一個用紅帕布包著頭的男子,相貌猙獰可怖,一直注視著他們,特別是盯著他們的木箱看了一會兒,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他一字不落的聽完店裡眾人的談話,等到大家出門後,他也就閃身不見了。

店主帶著差役一行人,到了尼姑庵,自己就回去了。差役進門打量庵內布置,見有三間客廳,坐西朝東,裡面有些床鋪、被褥疊得齊齊整整,一看就知道是供過路客人住的。北面是觀音大士殿,空無人影。殿旁邊有一扇小門,緊緊關著。差役去敲那扇小門,敲了很長時間,門才慢慢打開。一個不是尼姑的老婦人,顫巍巍地走出來接待眾人。差役向她說明來意,老婦人指指三間客廳說:「不妨事,你們就住在西邊的客房吧。」

差役命眾人把裝銀子的木箱,搬到客房裡。眾人草草收拾一下,躺倒就睡,不一會兒就鼾聲四聲。差役不敢去睡,留心察看四周動靜,發現尼姑庵非常幽靜,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那老婦人安排眾人住下後,折回小門內,過了很久又出來,手裡拿著用朱紅筆寫的封條,貼在尼姑庵的大門上。差役目睹她的行蹤,心下納悶,既然留宿客人,大門上貼封條幹甚麼?

興許我們是今晚惟一的客人。封條一貼,大概不會再有人來了。差役們這麼想著,看看木箱,又思謀道:這地方氣氛不大對勁,為了以防萬一,大家還是小心為妙。考慮良久,差役返回客廳,挨個叫醒了其他人,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談了自己的想法,告訴眾公差:夜裡不要睡覺,隨時以備不測。

大家把屋內所有的燈燭都點著,照得各個角落通明。然後各人手持刀劍、棍棒、弓箭等各樣兵器,在門口、鋪上、銀箱旁坐著,邊聊天,邊坐等天明。

明晃晃的燈光,把眾人的身影投射在窗戶上,從外面看去好像些巨人似的。前半夜,眾人還有話說;後半夜就有點精力不濟,不敢打瞌睡,只是相對無語。差役不住地提醒大家,最後親自坐到門口,側耳傾聽外面有甚麼異常的響動。到了三更時分,外面似乎起風了。風把樹枝刮得呼呼作響,聲音越來越大。突然,又傳來砰然一聲巨響,好像是尼姑庵的大門被刮開了。這風力真大,客房裡的眾人猛吃一驚,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紛紛握緊了手中的兵器。

接著,客房門被甚麼東西狠狠地敲打著,震動得厲害。一個尖利的聲音,高叫著:「 開門,他媽的,快給老子開門!」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異常凶惡。差役連忙揮手讓幾個人過來,圍在門口,做好架勢,只要有人闖進來,就刀槍棍棒齊上陣。

眾人虎視眈眈,門卻一下子被撞開。差役看清了,來人正是他在客店外掃了一眼、但沒怎麼在意的那個用紅帕布包著頭的人,樣子比那時更嚇人。差役和其他人都不禁一愣。這個人沒拿甚麼兵器,右手卻握著一束燃著的線香。就在屋內的人,不知他要幹甚麼,一愣神的當兒,他把線香,朝屋裡地上一扔,站在門口冷笑起來。

眾差人正要擁上前去踩滅線香,身子卻不由自主地發軟,頭重腳輕,跌倒在地。差役心中暗暗叫苦:不好,這是「五步迷魂香」!但他還沒說出話來,便在一陣香氣之中,失去了知覺。等到天明,被線香熏倒的眾人逐漸甦醒過來,彷彿剛從美夢中走出。差役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察看銀子在不在。可是,他把屋內掃視了好幾遍,也看不到銀箱的半點影子。很顯然,銀子是被那個用紅帕布包著頭的漢子拿走了。

差役氣得直罵,一時沒了對策。手下有一個年長的差人提醒他說:「既是曾在旅店門口見過那個漢子一面,倒不如跟店主人打聽打聽那漢子的來歷,興許能得到一點線索。」

差役急忙到小鎮的那家旅店,找店主人打聽。店主聽他說完事情經過後,便告訴他:「這個人也不知是從哪裏來的,他經常在這一帶街上遊蕩,凶惡得很,沒人敢去惹他;昨天我讓你們到尼姑庵去投宿,就是為了防備這個人。到尼姑庵去投宿的人,一般是不會出事的。我沒想到昨晚這傢伙也敢在那裏動手!」差役憂心忡忡地說:「這麼說,那個漢子是一個大盜了。可我不明白,您說『他也敢在尼姑庵動手』,這話是甚麼意思?」

店主微微一笑,說:「你們不知道,尼姑庵的尼姑,並非尋常的出家人。現在有人把手伸到了她的眼皮底下,她不會不管的,應該快點把這件事告訴她。不過這個尼姑性情古怪,還須我親自去求她。」於是,店主人又帶著差役返回尼姑庵。再次敲門喚出那位老婦人。老婦人出來,一看店主和差役的神情,就彷彿洞明一切,笑著說: 「你們幾位前來,可是為了昨夜丟失官銀的事啊?」店主、差役忙答:「正是,正是。」

老婦人轉身進去稟報。差役則在外面站著稱奇:這老婦人甚麼都知道!那尼姑就更不用說了!等了不大一會兒,老婦人在前,後面跟著一位年輕的尼姑。這位尼姑梳著高高的髮髻,身穿錦繡絲綢衣服,腳穿絲質輕軟的襪子,渾身透出一股不同凡俗的尊貴氣。她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面色清秀,真是一個絕好的女子。

差役目不轉睛地盯著尼姑。尼姑在老婦人帶來的一隻蒲團上坐定,掃了差役和店主人一眼,示意他們說話。

店主人跪下來,差役不敢怠慢,也跟著跪下。店主人訴說昨夜被盜的事,懇求尼姑作主。差役在一邊連連點頭應和。尼姑聽完了事情的經過,不但不惱,反而笑著說:「 這個奴才,敢到我這裡來耍手腕,是活得不耐煩了。看來,這次我該替百姓們,去除掉這個禍害!」說罷,尼姑揮揮手,那老婦人會意,進去牽了匹黑驢出來,還帶出一把劍。尼姑取劍掛在身上,跨上黑驢,就朝庵外走去。

黑驢載著尼姑,逕直向南山馳去,疾馳如飛,一眨眼之間就不見了。差役和店主,目送尼姑遠去,招呼眾差人出來,大家圍在庵前等候尼姑歸來。

這時,小鎮上很多聞訊趕來看熱鬧的百姓,聚在庵外,足有近八百。說不清楚他們是來看尼姑為民除害的,還是想一睹尼姑的風姿的。反正,大家有說有笑,給寂靜的尼姑庵,平添了許多熱鬧。

過了約一袋煙的工夫,人們遠遠地看見那位尼姑,趕著驢回來了。驢背上馱著木箱子,尼姑徒步疾走,手裡多了一件東西,有人看清了,那是一個包袱。

尼姑很快就回到了庵前,她臉不紅,氣不喘,風姿依然照人。那負重的黑驢,倒是累得夠嗆。眾人擁上前去,把尼姑圍在了當中。

差役和店主,趕緊讓眾差人把木箱卸在地上。然後上前對尼姑施禮。尼姑對差役說: 「來!看看你的木箱子是不是原封未動的啊?」差役察看了一圈,箱子果然完好無損,連封條也是完完整整。看完,他用感激的目光望著尼姑。尼姑嫣然一笑,把手裡的布包,扔在地上,又說:「大家看看這個賊頭,我沒有殺錯吧?」

原來布包裡是一顆人頭。隨著尼姑一扔,人頭滾落在地。眾人圍過來定睛細看,正是那個用紅帕布包著頭的漢子的腦袋。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歡呼!眾差人更是樂得手舞足蹈!差役和眾差人撲通一聲跪下,向尼姑叩頭拜謝。尼姑擺擺手讓他們起來,轉身離去。

銀子失而復得,差役和差人又高高興興地上了路。等到差役及其手下人等,從濟南府回來時,他們特意帶著一些濟南特產,到尼姑庵去答謝尼姑。可是,他們發現庵門鎖閉,尼姑和老婦人都已不知去向了。

她們的身影雖然看不到了,但是她們的人品和美德,卻永遠在百姓們的心海裡流傳!

正是:
修煉界裡出奇人,
鏟惡利民屬本份。
雲龍見首偶顯神,
萬古留芳倩思忖!

(事據《清史稿》)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賈淑性情險惡,同鄉的人,對他都以之為患、嗤之以鼻。林宗的母親去世時,賈淑也來參加弔唁。
  • 楊雍建,字自西,浙江海寧人,順治十二年進士。他當廣東高要知縣一年就被推薦作京官。他究竟在任上做出了什麼卓異政績呢?
  • 趙匡胤當時還年輕,沒拿定主意,就去問家裡人說:「外面群情洶洶,傳說要立我為天子,我該怎麼辦?」
  • 雍正年間,書生張熙遊說岳飛後裔岳鐘琪反清復明。岳鐘琪嚴刑拷打張熙一無所獲,於是假意與張熙結拜兄弟,套出是張熙老師曾靜指使。
  • 圖為明 杜堇《十八學士圖屏之畫》。(公有領域)
    古弼為人忠厚謹慎,善良正直,曾經因為上谷的皇家苑囿佔地面積太大而請求減去一半面積,賜給貧民百姓。
  • 范蠡事奉越王勾踐,辛苦慘淡、勤奮不懈,與勾踐運籌謀劃二十多年,終於滅亡了吳國,洗雪了會稽的恥辱。
  • 范仲淹上奏朝廷說:「懷才抱藝之人,竟然有許多散落各地,終身不被錄用。獸窮則鬥,人窮則詐,古人對此十分慎重。何況現在邊境不寧,尤應在使用人才的問題上,不發生過失。」
  • 理查德.布洛克(Richard Bullock)是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工程設計師,他與家人一同觀看了3月27日晚,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埃德蒙頓銀禧劇院的演出。他表示晚會很美,還從舞蹈中看到了中國歷史故事。
  • 勃海人鮑宣的妻子,是桓氏的女兒,字少君。鮑宣曾經到少君家向少君的父親求學,少君的父親驚奇鮑宣的清貧艱苦,所以將女兒嫁給他,陪嫁贈送的財物非常多。
  • 安定人皇甫規的妻子,不知道是誰的女兒。皇甫規起初死了妻子,後來重新娶了這個妻子。妻子擅長寫文章,善於草書,她經常替皇甫規寫來往書牘,大家見文字工整都感到奇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