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爭馳 齊桓公為何獨能成就霸業?

陸真
font print 人氣: 468
【字號】    
   標籤: tags:

齊國的齊襄公是個荒唐的國君,有一次他與魯桓公喝酒,酒後竟然殺了魯桓公。他還跟魯桓公的夫人通姦,經常責罵朝中大臣,招致很多人的怨恨。

齊襄公沒有兒子,只有兩個異母弟弟,一個是公子糾,一個是公子小白。這兩人見齊襄公荒淫無道,知道他早晚會惹來禍患,就出國躲避了。公子糾在魯國,有管仲輔佐他;公子小白在莒國,有鮑叔牙輔佐他。

周莊王十二年(紀元前685年),齊襄公被朝臣殺死,大家想擁立新君,這時侯想起了 兩位在國外避難的公子。一些大臣便派人暗中到莒國去,請公子小白回來。

魯國聽說齊襄公死了,就想讓公子糾回齊國即位,同時還派管仲帶兵,在莒國通往齊國的途中,攔截公子小白。管仲帶著兵在路上攔截,果然見到了公子小白一行。他暗暗彎弓搭箭,射向公子小白,只聽「啊」的一聲,小白跌下車來。

管仲以為小白已死,趕緊把消息報告給魯國。魯國人認為公子糾已經沒有競爭對手,可以高枕無憂了,於是護送公子糾的部隊,行軍更為緩慢,六天後,才到達齊國。

其實,公子小白並沒有死,那一箭只射中他的衣帶鉤,他假裝死亡,命人加快行程,很快到達了齊國的都城。大臣們見小白回來了,就擁護他,做了齊國的國君。這便是齊國歷史上最有作為的君主齊桓公。

魯國想擁立公子糾不成.反受欺騙,不由惱羞成怒,發兵攻打齊國。齊桓公率兵抵抗,結果,魯軍大敗,陷入了齊軍的包圍圈。齊桓公寫信給魯侯說:「公子糾是我的兄弟,我不忍心殺他,請魯國自己殺掉他。而管仲是我的仇人,他差一點射死了我,我非要抓到他,把他剁成肉醬不可。否則,我就要圍攻魯國的都城,滅掉魯國。」魯侯接到信後很憂慮,就把公子糾殺了。同時,把管仲關在囚車裡,送到齊國去。

當初,齊桓公登位的時候,心裏的確想殺死管仲。他的謀臣鮑叔牙,對他說:「我非常榮幸能做您的臣子。您要治理齊國,我想我可以勝任;但您如果想稱霸天下,卻非得有管仲不可。管仲在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就會強大起來,你一定要重用他。」齊桓公信任並倚重賢人鮑叔牙,便聽從了他的意見,就寫信給魯侯,假裝說很恨管仲,實際上卻是想把他請到齊國來,重用他。

管仲到達齊國後,鮑叔牙到城外去迎接他,解除了他的鐐銬,讓他洗了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去見齊桓公。齊桓公對他厚禮相待,把國家大事,都交給管仲處理。在管仲、鮑叔牙等賢臣的輔助下,齊桓公整頓齊國的政治,發展齊國的經濟,大量啟用賢能之士,齊國迅速強盛起來。

齊桓公在位的第四年,齊桓公征討魯國。魯將曹沫率領的軍隊,連吃敗仗,魯莊公願意獻出一部分土地求和,齊桓公答應了,雙方在齊國的一個小城裡會盟。魯莊公剛要向神明起誓與齊國簽約,這時,曹沫手持匕首,劫持了齊桓公,並且威脅他說:「趕快答應歸還齊國侵佔的魯國的土地!」齊桓公嚇得魂飛魄散,趕緊答應了,曹沫便放下匕首。

齊桓公脫險後,非常後悔,想不歸還魯國的土地並殺死曹沫。管仲勸說他道:「你已經答應了他,現在又要失信殺掉他,雖然可以解決一時的憤恨之情,但卻在諸侯們面前,失去了信用,也就失去了天下的支持,萬萬不可!」齊桓公想想也是,於是就履行諾言,把這次戰爭中取得的魯國的土地,都還給了魯國。諸侯們聽說了這件事後,都覺得齊桓公言出必行,很講信用,便都很信服齊國,心裏想歸附它。於是,有許多諸侯,專程到齊國來,拜見齊桓公,齊桓公從這時起,開始稱霸。

後來,北方邊境少數民族山戎,攻打燕國,燕國向齊國求救。齊桓公為了救燕圍,出兵去討伐山戎,一直深入山戎的境內很遠,才返回。齊桓公把這些土地全部送給了燕君,讓燕君十分感動。眾位諸侯們,聽說了這件事,就更加佩服齊桓公。

齊桓公在位之後的第三十五年,召集諸侯們在葵丘(今河南蘭考)開會。周天子也派代表來參加,還送來了賀禮。歷史上稱這次會議為「葵丘會盟」,它標誌著齊桓公霸主地位的正式確立。

以上這些成績,都是齊桓公信任賢人鮑叔牙,由他推薦管仲治國,所取得的。接下來,是管仲推薦另一位賢者寧戚,所取得的成績。

齊桓公在位時,宋國國君宋桓公有些高傲,他自以為宋國是一等諸侯,有些看不起齊國。齊桓公組織的幾次會盟,他都不來參加。齊桓公決定出兵宋國,以示懲罰。

齊軍走到半路,看到一個放牛人,此人悠閒自得,還唱著歌,大意是說現在世道不平,長夜漫漫。齊桓公心想,齊國在我的統治下,國勢強盛,百姓安居樂業,怎麼能說是長夜漫漫呢?就讓人把他帶過來。這個人見了齊桓公,依然從容安詳,鎮定無比,見了齊桓公,只是象徵性地拱了拱手。齊桓公說:「我大齊國,天下太平,萬象更新,你怎麼這麼唱呢?」

寧戚回答道:「我唱的句句屬實,你說你齊國百姓安居樂業,你又為盟主,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其他諸侯國沒有不聽你的,但我覺得您言過其實。我知道你當國君之時,險些喪命;與魯國交戰,又被曹劌打得大敗而歸。你說你是盟主,可那次會盟,只有四個國家前來參加;後來宋國又悄悄溜走,通知開會的其他十來個諸侯國,都沒有參加。還有那次柯地盟約,你被曹沫拔劍相劫,不得已交出汶陽。你又怎麼能說:你的命令,其他諸侯們言聽計從呢?」

齊桓公大怒,下令把寧戚綁起來斬了。而寧戚卻絲毫不怕,反而大笑起來,說道:「別人都說齊桓公開明,禮賢下士,而且度量大,今日一見,並非如此,與昔日的夏桀、商紂一樣,是一個昏庸、濫殺無辜的暴君。管仲還專門推薦我來投奔這樣的人,看來,管仲也是個沒有遠見之人啊!」

齊桓公一聽,立刻冷靜了下來,心想:此人絕非凡人!不然管仲怎麼會推薦他呢?於是連忙叫人,將寧戚帶回,齊桓公親自鬆綁,邊鬆綁邊說:「先生莫怪罪,我只是想試試先生的膽量。今日一見,先生果然膽識過人。」寧戚從懷中拿出了管仲的信,對齊桓公說:「主公,我並非真正辱罵你,如果你是昏君,我寧戚還會在此等候多時,有意投奔於您嗎?我只是試試您的氣量。」

齊桓公覺得寧戚果然有膽有識,於是與寧戚談論起天下大事,寧戚分析深刻、明晰,很有道理,深得齊桓公讚賞,所以齊桓公決定重用他,就拜寧戚為大夫,為他準備了一輛車,一起前去攻打宋國。

這一日,齊桓公率兵到達宋國邊界,與管仲、陳、曹的軍隊會合。齊桓公準備下令攻城,寧戚卻勸阻道:「主公,我們不能輕易出兵,我們大軍抵達宋國邊界,宋國不敢放肆,我們應先禮後兵,看宋國能不能心悅誠服地歸附我們。如果他們不歸附我們,我們再發兵也不遲啊!」

齊桓公覺得很有道理,這時有的大臣說道:「宋國對我齊國首先無禮,無視我大齊,跟他還講甚麼禮不禮的,乾脆攻打他算了。如果找人去勸說,勸說不成再攻打,恐怕那時宋國已做好了應敵準備。」

寧戚說道:「我大齊軍隊遠道而來,宋國早已知道,不在乎這一時片刻。如果他不歸附,一定早已想好了對策。另外,我大齊霸業初成,別人無禮,我亦無禮,豈不是一丘之貉?這樣,其他諸侯國也不會心悅誠服地歸附我們!」

於是齊桓公派寧戚前去說服。這時,宋國正在商議對付齊國的辦法,準備和齊國生死一拼,忽聽有人報:「齊國使臣寧戚來見!」

宋桓公不知寧戚是何許人也,也從沒有聽說過寧戚這個名字,有個大臣叫戴叔皮,對宋桓公說道:「寧戚原本是衛國人,一個放牛的,在路上罵了幾句齊桓公,齊桓公反而覺得他有才能,後來拜他為大夫,他到我們這裡來,一定是說客。」宋桓公問道:「我們怎麼辦?」戴叔皮答道:「我們到時候看他怎麼說,如果有不妥之處,我就扯一下主公的衣服,主公就命人將他拿下。」

寧戚目不斜視,昂然上殿,對兩邊的武士,根本沒放在眼裡。見到了宋桓公,寧戚不卑不亢地拱了拱手,對宋桓公說:「報告宋桓公一個不幸的消息,宋國已大難臨頭了!」

這一句話,說得宋公目瞪口呆,他那副盛氣凌人的樣子,一下子就沒了。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態,趕緊故作鎮定地說:「何出此語?我宋國乃一等公爵國。」

寧戚笑了笑說道:「宋國是一等公爵國,但是並不強大,宋公不禮賢下士,有才能的人不想輔佐您,天下百姓也不歸附您,這豈不是大難臨頭嗎?如今大齊兵強馬壯,與宋國有隙,大軍浩浩蕩蕩在外安營紮寨,準備隨時攻打宋國,宋國豈不危險嗎?」

這時,戴叔皮早已忍無可忍,扯了一下宋桓公的衣服,而宋桓公認為寧戚說得很有道理。不但沒有下令殺寧戚,反而走下座位,親自走到寧戚面前,給寧戚看座。這一下把戴叔皮氣壞了,可沒有辦法,君主不下令,臣子不敢妄動,而兩邊的武士,也都像洩了氣的皮球,原來緊握劍柄的手,也鬆開了。

宋桓公滿臉陪笑問道:「大齊國軍隊壓境,我宋國應如何應戰?」寧戚答道:「齊強宋弱,不可硬拚,那樣做,不僅黎民百姓受罪,而且宋國國力受損。不如和齊國訂立盟約。齊國本次出兵,也並非想與宋國為敵,而是奉了周天子的命令。如果宋國主動議和,齊國一定會撤兵。到那時,百姓一定會為此而感激您,您的威望一定會加強,天下賢士也一定會投奔於您,您也可以藉此良機發展國力,強大軍隊。」

宋桓公聽了寧戚的話,覺得非常有道理,於是備上了厚禮去見齊桓公。齊桓公非常高興,沒有動用武力,就迫使宋公心悅誠服地訂立了盟約。

齊桓公把宋國送的厚禮,全都轉給了周天子。周天子覺得齊桓公深明大義,眼中有周天子的地位,十分高興,又獎賞了齊桓公。而其他諸侯國,也覺得齊桓公不計私利,值得信賴和尊從。

寧戚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了宋國,出色地完成了任務,齊國兵不血刃,就制服了宋國。

從以上兩件事,可以看出:齊桓公信任賢士,賢士再薦賢士,像滾雪球一樣,白球越滾越大,賢士越聚越多。於是政治開明,策略恰當,上下齊心,民富國強。成為當時群雄競馳皎皎者。眾望所歸,似群星捧月;霸業之興,如水到渠成。

(事據司馬遷《史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高中時代開始,她就是學生會企畫部的骨幹,到了大學,各種大型活動總能看到她的身影。 她擅長策畫也擅長場控,從文宣到音響拉線,從來沒有一件事難得了她。
  • 張伯行兢兢業業,在任上為民做了很多好事,如他任福建巡撫時,上疏請求免去台灣、鳳山、諸羅三縣因災荒而欠交的賦稅,獲准。
  • 唐敬宗善於打球,於是陶元皓、靳遂良、趙士則、李公定、石定寬等人,都因為球打得好,而被皇帝在便殿上接見,並把他們的名籍都登記進了宣徽院,或是教坊的人員名冊,但實際上他們是神策軍中的士卒,或居民區裡的惡少。
  • 齊永明年中,御史中丞劉休,推薦昭於齊武帝,以昭為南郡王侍讀。王后來繼嗣帝位,那些舊朝故臣,想方設法爭求權寵,唯有傅昭以及南陽宗夬倆,保住身家性命而已,因他們盡節、守正,無所參入,竟然因此不罹禍患。
  • 其實古代少數的英明君主、流芳百世的真命天子,已經給我們後世以及修煉人,演繹了「無私無我」的風範,標示著「我為人人」的胸襟。只是當時被架上了「家天下」的所謂「封建」框框,塗上了高貴特殊的七彩光環而已。
  • 孫中山先生為中國的獨立和自由,奔走呼號,艱苦卓絕地奮鬥了四十餘年,功勳昭著。他一生廉潔奉公,清正耿介,從未給自己和親屬置辦過任何家產,私謀過任何特權。
  • 春秋時代,有一天,孟子來到梁國,宣傳自己的治國主張。梁國國君粱惠王,接見了孟子。他對孟子說:「先生,您從千里之外,很遙遠的來到我國,肯定是想要給我國帶來一定的利益吧!」
  • 翟乾祜法師,由於其法力高超,他能夠召請神明,因此而頗有名聲。平時,他能夠急危助困,做了不少善事。
  • 南北朝時代,宋國出了一員名將宗愨。他是南陽人,從小就立下了雄心壯志。他的叔父宗炳,有一次問他:「你長大了,想幹什麼呀?」
  • 江浙地區笠澤三賢祠前的古柏,虬結如龍鱗似的枝幹,翠黛般膚色的碧葉,覆 地極廣,繁榮茂盛,其實它已是千年神物啦。前朝古人歷來對它都有詩詞題詠。明崇禎甲申之年,漸漸就開始枯萎,如今僅止幸存部分根與株而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