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明星球員」

作者:嚴謹
美國記者、作家Michael Schuman先生在《金融時報》上撰文表示,中共在出現合法性危機之際,試圖用儒家理念中的皇權制度來維護其政黨的合法性,但是卻陷入了一個左右為難的困境。(公有領域)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公子行 治楚國

楚國的公子行(人名),年紀才十五歲,就代理國相的職位。孔子聽說這件事以後,就派人到楚國去觀察其朝政的得失。

使者回到魯國後,報告:「楚國的朝廷,看起來很清靜,像沒甚麼大事似的,特別是朝廷之上,國家有五個老人。殿廊下,有二十個壯年之士。」

孔子說:「能結合、並發揚二十五個人的智慧,治理整個天下都沒問題。何況只是一個楚國而已。」

四個「明星球員」

子夏問孔子:「顏回是怎樣一個人?」
孔子說:「顏回比我誠信。」

子夏又問:「那子貢呢?」
孔子說:「子貢比我聰敏。」

子夏又問:「那子路呢?」
孔子說:「子路比我勇敢。」

子夏又問:「那子張呢?」
孔子說:「子張比我端莊。」

子夏覺得很奇怪:「照您這麼說,那他們四個,為何要拜您為師呢?」

孔子說:「我告訴你,顏回很誠信。但卻不知道有時一些不當的承諾不去實踐它,那才是真正的誠信。子貢很聰敏,但卻不知道有時要能委曲自己的認知,這才是真正的聰敏。子路很勇敢,但卻不知道有時要懂得畏懼,這才是真正的勇敢。子張很端莊 ,但卻不知道真正端莊的君子,同時也能和一般世俗的人融在一起,生活、俯仰在一起,而仍不失為君子,這才是真正的端莊。因此,就算把他們四個的優點加在一起,來和我交換,我都不會考慮的。這就是為甚麼我是老師,他們是學生的原因。」

【附言】

「四個明星球員,加起來,等於一個明星隊。」而孔子就是他們的總指揮。

自得其樂的榮聲期

孔子和幾個學生,到泰山去玩,碰到一個叫榮聲期的人。他身披一件鹿皮的袍子,悠哉瀟灑地彈琴高歌。

孔子問道:「看先生這麼快樂,是不是有甚麼好事呢?」

榮聲期說:「值得高興的好事太多了,尤其是其中的三件事:第一、天生萬物,人是萬物中最尊貴的,我有幸是個人,這不是一大樂事嗎?第二、男女有別,男人在上,女人在下,我有幸生為男人,這不又是一大樂事嗎?第三、有人是還在搖籃裡就短命夭折了。我卻能活到九十五歲,這不更是一大樂事嗎?而且,貧窮是讀書人的常態,死亡是人生理所當然的結局,我雖然貧窮,又死期不遠,但既是人生的常態.又有甚麼好憂心的呢?」

孔子讚歎道:「好一位豁達明智的人啊!」(均據《孔子家語》)@*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魏獻文帝拓跋弘,從小聰明睿智,剛毅果斷,喜好黃老哲學和佛學,經常接見朝官和僧侶一起談論玄理。他淡泊榮華富貴,總想出家修行。他認為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沉穩仁厚,一向聲譽很高,想把帝位禪讓給他。
  • 如願是水府龍宮中的女神,也就是當年彭澤湖龍王清洪君,贈送給廬陵人歐明的那位如願。因她事事能滿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願」這個名字。據說,水府中處處都有如願,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幫別人就等於種下善的種子,傳遞善的鏈條,收穫的是自己。
  • 哀公說:「您為甚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呀?」
  • 師襄子是春秋時的一個樂官,善於彈琴、擊磬。據史料記載,孔子曾拜他為師學琴。
  • 有人問欒書:「您為甚麼不聽從多數,而聽從少數人的意見呢?」
  • 子路說:「為甚麼要尊重學養不如自己的人呢?」
  • 春秋時代,晉國公子重耳流亡在外。重耳在齊國待的時間長了,齊桓公便將宗女(史家稱齊女)嫁給他。他漸漸地留戀起這種生活,幾乎忘記了先前確立的「除奸復國」的宏願大志了。
  • 寡婦從窗口說:「你不讓我進門,真是太沒有同情心了。」
  • 金華縣城裡有個花花公子施王孫,一天,強搶民女方姣仙,逼迫成婚。方姣仙寧死不肯拜堂。施家只好暫時把她安頓在一間冷屋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