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找工作別當「超級多面手」 專家:傷腦低效

專心一意是高效能法寶

邊開車邊講電話的人——即便用免提設備,其表現也還比不上酒駕者。(perfectlab/shutterstock)

人氣: 12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Conan Milner報導,陳潔雲譯)多項事務一手抓,就像我們對自己玩的一種伎倆:我們會有做了更多事的感覺。但專家卻說,這對提高效率起反作用。據美國心理學協會(APA)的報告,一心雜用可多費40%的作業時間,神經科學家和人類行為學者也認同:一心一意最高效。

電腦和智能手機為我們兼顧多項任務開創了空前的便利,我們可以在同一個屏幕上發短信、發帖子、玩遊戲、看視頻……我們在技術上的機智按說應該使我們更善於駕馭多重任務,研究證據卻表明,實際上這卻會削弱大腦的功能。斯坦福大學的研究發現,習慣把玩多種媒體的學生,比起那些將電子設備活動控制在最低限度的同學,專注力更差,且專注時間更短。

「如果你將注意力分散於兩個以上任務,它們就在彼此抑制了。」

——蘇珊‧馬丁內茲—康德,紐約州立大學綜合神經科學實驗室主任

多任務、低效率的核心原因就在於人體生物學方面的局限。神經學家蘇珊‧馬丁內茲—孔德(Susana Martinez-Conde)說,只有電腦可以同時進行多重計算,人類注意力的特性就是需要有個單一的集中點。

「讓人專注的神經路徑是一種抑制型路徑,」她說,「如果你將注意力分散於兩個以上任務,它們就在彼此抑制了。因為專注的行為本身就意味著你抑制了其它。」

這表明,一心多用至少對人類而言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我們的大腦不能同時專注兩件事。更準確的說法可能是「任務切換」,而大多數人都很不喜歡這樣做。

專家估計,只有不到2%的人可以在不同任務間游刃有餘地切換,這些人被稱為「超級多面手」(supertaskers)。其他人將注意力從一個任務轉移到另一個則需要大量心力,而一個任務越需要專注,就難進行切換。

將不太要求專注的活動結合在一起可能不難,比如邊吃三明治邊查電子郵件、看電視劇等。但是,在需要高度專注的任務(如發短信和開車)之間切換,卻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後果。一項研究發現,邊開車邊講電話的人——即便用免提設備,其表現也還比不上酒駕者。

障眼法效應

在一個期待快速反應的世界中,我們往往在很大的社會壓力之下緊握電子設備。(Peter Bernik/Shutterstock)

如果人類在一心多用方面表現如此糟糕,為甚麼我們還要鼓勵這樣做呢?

馬丁內茲—孔德通過研究魔術來探索這個話題。在《思維的幻覺:魔術的神經科學研究揭示日常錯覺》(Sleights of Mind: What the Neuroscience of Magic Reveals About our Everyday Deceptions)一書中,馬丁內茲—孔德和合作者斯蒂芬.L.麥克尼克(Stephen L. Macknik)表明,舞台魔術所用的一些工具,在我們同時完成多項任務時也能引致誤導。

「這種法術可概括為先分心、後征服。」她說。由於我們只有在全神貫注、心無旁騖時,專注力才最能起作用,魔術師通常會讓人「失焦」,趁機掩藏把戲的細節,創造一種讓人信服的錯覺。

坐在電腦旁工作、付帳單或執行其它需要高度專注的任務時,也會發生類似情況。每隔幾分鐘,都會有提示音或圖標提醒您查看即時消息、手機短信或Facebook更新,提示您做切換。這些分心事很不起眼,讓我們以為對工作沒甚麼影響,卻會蠶食時間和專注力。

「每這樣做一次,你都會損失時間,一般在30秒到5分鐘之間,一天結束之時,加起來真的可觀。」馬丁內茲—孔德說。

在一個期待快速反應的世界中,我們往往在很大的社會壓力之下緊握電子設備。這種不斷接觸也會讓人上癮,進一步削弱我們的專注力。

俄亥俄州立大學的研究發現,當學生需要學習時,他們卻更可能分心去查看數字設備。學生可以看到這種行為阻礙他們實現目標,但把弄多媒體的習慣卻比學習過程帶給他們更大的情感滿足。

心理學家將這類習慣稱為提供「間歇性強化」,這和賭博讓人上癮的機制是一樣的。比如說,當我們不斷查看社交媒體時,通常沒有甚麼新消息。終於,有一件新奇事蹦出來,我們會馬上熱情回應。這種偶然、不可預期的小獎勵使我們眷戀某個平台,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沒有甚麼可看的。

「就我們大腦的神經線路而言,這是一種非常有作用力的獎勵。」馬丁內茲—孔德說。

「超級多面手」

雇主也被這種「超級多面手」的誘惑所「催眠」。西班牙科技創業公司市場CartsGuru營銷主管康拉多‧拉馬斯(Conrado Lamas)就認為,公司通過僱用多面手可以省一大筆錢。

「過去幾十年裡,企業在技術的促動下,要求全職人員能以一當三、當五、有時是當十。」他說,機構在有尋找專才的動力時才會那樣去做。但研究大型企業人類行為的文化學者瑪格麗特.金(Margaret King)認為,雇主沒有這種做的動力,是因為他們看不到處理多項任務對工作效率的傷害。

「在必須做玩轉多重任務的地方,人們會累壞、辭職。」

——瑪格麗特.金,文化研究與分析中心(The Center for Cultural Studies & Analysis)主任

「來回切換就是成本所在,我們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因為大腦的運作方式就是這樣。」金說。舉客戶服務為例,員工可能必須接電話、與客戶交談、操作電腦,並且去檔案庫查看訂單。所有這些任務都有各自的挑戰,而不斷切換的成本還不僅僅是時間。

「在必須玩轉多重任務的地方,人們會累壞、辭職。」金說,「這是因為我們同時同地做不同事情會使大腦長期處於損耗狀態。」

給工作劃界限

一心專用時,工作和學習效率最高。(nd3000/shutterstock)

完成一個項目,需要時間和專注。但是許多員工的辦公環境讓人太過分心,使他們缺乏完成工作的空間。金說,這就是為什麼她看到很多員工把工作帶回家幹。

「在辦公室,你不能對老闆說,『我現在不能和你講話。』在家,你不必保持社交禮節——如果家人理解,或者你獨居的話。那樣你才終於能專注下來。」金說。

眼下,有效率意識的建築師正重新構畫辦公空間,使之更利於集中精力,而非做人際互動。與此同時,專家也建議排除那些可以控制的分心因素。

馬丁內茲—孔德說:「我們得一直『搶奪』我們的專注力,所以必須得掌控周邊的環境。 如果我正在做甚麼事情,我會退出電郵程序和臉書,並儘量調低手機音量,不然的話,我知道我會不斷去查看、不斷分心。」

對金來說,時間管理的關鍵是設置優先級,而不是想一次做好所有事情。確定最為重要的,然後全力以赴來實現這個單一目標。

「如果你先用心於你的首要任務,一切都會順理成章、水到渠成。」她說。

責任編輯:茉莉

(注:本文刊登在1125A美國社會新聞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