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天才詩人李賀成仙 託夢告慰母親

文/劉曉
李賀對母親說:「現在我已是神仙中人,非常快樂。希望夫人不要再思念不已了。」清 黃鉞《龢豐協象冊.五雲獻瑞》。(公有領域)
  人氣: 1199
【字號】    
   標籤: tags: ,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雖然很多人對這首《金銅仙人辭漢歌》未必熟悉,但對「天若有情天亦老」這千古名句一定耳熟能詳,而這首詩的作者正是唐代天才詩人李賀,他為後世留下的名句還有「黑雲壓城城欲摧」、「雄雞一唱天下白」等。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示意圖。(王嘉益 / 大紀元)

史載,李賀是鄭王李亮的玄孫,父親名叫李晉肅。他七歲時就能詩能文,因此名聞京城。當時的大家韓愈、皇甫湜讀到他的詩文後,甚為驚奇,但卻不相信這是出自一個幼童之手。

於是兩人專門造訪李賀家,讓他當場作詩。梳著總角髮髻、穿著荷葉衣的李賀從內室出來後,揮筆一蹴而就《高軒過》。「高軒」指高大華貴的車軒;「過」意思是拜訪。「高軒過」,就是乘坐高車來拜訪之意。詩的第一部分寫韓愈、皇甫湜二人來訪時的氣派;第二部分讚頌二人的學識和文名,稱他們一個是洛陽城的大才子,一個是名聞天下的文章巨公。他們「二十八宿羅心胸,九精照耀貫當中」;第三部分寫自己的處境與抱負,他日要成為鵬鳥和巨龍。

此詩結構嚴謹、跌宕多姿而又富有感情,韓愈、皇甫湜讀罷大驚。從此,李賀的名聲更響了。

唐朝詩人李賀。(公有領域)

李賀長大後,外表瘦弱,雙眉相連,手指細長,書寫很快。他常常白天騎著馬帶著小僕人出門,小僕人身背織錦做的袋子。每當李賀想出了詩句,就寫下來放在袋子中。李賀作詩的習慣是不先寫出標題,而是在晚上回家後,把零散的詩句補成為一些完整的詩歌。除非碰上喝酒大醉的時候和弔喪日,每日莫不如此。

李賀的母親鄭氏很心疼他,一次看到婢女從袋子中掏出很多詩句,就生氣地說:「這孩子是要付出全部心血才肯罷休啊。」

《新唐書》說李賀的詩「辭尚奇詭,所得皆驚邁,絕去翰墨畦逕,當時無能效者」,大意是他的詩風崇尚新奇詭異,所寫的詩句都高邁驚人,完全擺脫了通常詩家的常規,當時無人能夠仿效。

在內容方面,李賀的詩歌中既有反映社會現實的,也有描摹神仙境界、王母娘娘、嫦娥等神話人物,以及銀河、 月宮等天國風光的,且極富想像力。他做的數十首樂府詩,都被宮廷樂工譜成曲子吟唱。不過,其流傳下來的詩歌並不是很多。

李賀的詩歌中也有描摹神仙境界、王母娘娘、嫦娥等神話人物,以及銀河、 月宮等天國風光的,且極富想像力。圖為明代繪畫,描繪西王母居住在一個用美玉雕琢而成的晶瑩剔透的九重宮殿裡。(公有領域)

讓李賀鬱悶的是,因為父親名晉肅,「晉」、「進」同音,與李賀爭名的人,就說他應避父諱不能舉考進士。為此,韓愈還寫了篇《諱辯》,曰:「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若父名『仁』,子不得為人乎?」指出這種所謂的「避諱」是不合理的,但李賀最終沒有參加科考。李賀曾嘆息說:「我二十歲不得志,一生憂愁,心就像梧桐葉一樣凋謝了。」

後來,大約因為其是李唐宗室的後裔,又有韓愈的推介,李賀在考核後,被任命為太常寺奉禮郎,從九品。在其27歲那年,李賀早早就去世了。

宋朝官員龍深父夢見神明而疾病痊癒。圖為《八十七神仙卷》局部。相傳是「畫聖」唐代吳道子的白描人物作品。(公有領域)

他的母親鄭氏非常傷心,其哀傷常常難以排解。一天晚上,鄭氏做了一個夢,夢中見到了李賀,其面貌與生前一樣。李賀對母親說道:「我有幸曾成為夫人的兒子,而夫人迄今思念我至深。我從小奉父母之命,能寫詩作文章。之所以能這樣,並非是為了求得一官半職,而是要滿足大家族的慾望,且上報夫人的恩德。豈料一日早逝,無法奉養雙親,這的確令人遺憾。然而,我雖然離世,但不是真正死去,而是來自天帝的命令。」

鄭氏詢問究竟是怎麼回事。李賀說:「天帝,神仙的君主。最近把都城遷到了月圃,修建了新的宮殿,命名為『白瑤』。因為我擅長作詩,且辭藻華麗,所以召我和多名文士,共同作《新宮記》。天帝又建了凝虛殿,派我們編撰樂章。現在我已是神仙中人,非常快樂。希望夫人不要再思念不已了。」說完,告辭而去。

夫人醒來後,對夢中的一切甚為驚奇。不過,從此以後,夫人的哀傷逐漸緩解,畢竟兒子已經成仙。@*#

參考資料:

1. 《新唐書》
2. 《宣室志》
3. 《舊唐書》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朝中葉,都城長安西市中有一位名叫宋清的藥商,名聞長安城,當時長安坊間有這樣一句話:「人有義聲,賣藥宋清。」身為一名普通的藥商,他緣何能獲得如此高的評價?
  • 《地獄十王圖》
    這世上到底有沒有因果報應,古往今來許多故事都給予了肯定的答案,只是對於一些人,特別是受現代無神論影響以及信奉眼見為實的人而言,因為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依舊拒絕相信。不過,這部分人中應該有一些看過曾在大陸流行的關於清代大文人紀曉嵐的電視劇,而這位大文人不僅在年幼之時可以看到另外空間,而且在長大後還寫了一本書《閱微草堂筆記》,裡邊記錄了很多神異的事情,其中就有很多關於因果報應的故事,今說兩則。
  • 美國是一個建立在上帝之下的國家,宗教信仰是美國的立國之本。1620年,102位英國清教徒為了躲避迫害來到了美國,他們期望在這塊大陸上尋找到他們實現宗教理想的「淨土」。早期的北美移民清教徒領袖約翰‧溫斯洛普(John Winthrop)在其著名佈道詞中首先提出了「新教孤立」的觀點。他說,「我們應該是一座山巔之城,人們的眼睛在看著我們。所以我們在承擔上帝使命方面有任何差錯,上帝都不會再幫助我們,我們也會成為世人的笑柄。」
  • 清代一個住在北村名叫鄭蘇仙的人,一天晚上夢見自己到了冥府,看見閻羅王正在登記審判剛抓到冥界之人。其中一個鄰村的老婦人來到大殿後,閻王一改嚴肅的面容還向其拱手,並賜了一杯茶,然後下令冥吏將她送到一個好人家轉生去。
  • 前段時間廣東茂名化州地區村民抗議政府建造火葬場一事成為了海外媒體關注的熱點之一,在村民們的抗爭下,目前當地政府已宣布永不在此建造火葬場。說到茂名,不得不提到古代的一位著名的道士:潘茂名。可以說,茂名是廣東省內唯一一座以古代名人名字命名的城市。
  •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生、老、病、死是不得不面對的常態,在從生到死的過程中,人們又不得不面臨著各種各樣的痛苦,從精神到肉體。可以說,沒有煩惱、痛苦的人根本不存在。有些人承受不了生活中的壓力和痛苦,選擇了逃避、選擇了自殺,而死亡真的就是痛苦的結束嗎?一些從另外的世界幸運迴轉的自殺者,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自殺並不能帶來解脫,而且神的世界不接受自殺的人,自殺的人死後要接受懲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