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王爺李皋德才兼備 亂局中逢戰必勝

文/劉曉
在中唐的亂局中,一位「戰王爺」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692
【字號】    
   標籤: tags: ,

唐朝安史之亂後,唐皇增添了許多節度使,節度使管轄的地區稱為藩鎮。在隨後的一百多年間,藩鎮的形勢是比較穩定的,但與安史之亂前的大唐盛世相比,中央政府並不能完全控制節度使,因此,唐朝中後期時有節度使叛亂。而在中唐的亂局中,一位「戰王爺」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

他一方面是徹徹底底的大唐皇室宗親,是讓貪官們心驚膽顫的世襲王爺,另一方面他德才兼備、為人至孝,還是當時無可爭議、令敵人聞風喪膽的統帥。不僅如此,他還有各種奇思構想,精通各種器具,是唐代有名的軍工大師。他姓李名皋。

李皋,字子蘭,唐太宗李世民的五世孫、曹恭王李明的玄孫、曹王李戢之子。憑藉著其皇室背景,他在年少時就補任太子左司御率府兵曹參軍。天寶十一年(752)繼承曹王王位,任都水使者,後任祕書少監,因為他足智多謀、辦事幹練、能力強,其俸祿一直與正職的相同。

755年,安史之亂爆發後,以奉母至孝聞名的李皋護著母親鄭太妃逃往民間,後藉機跑到蜀地,拜見南逃至此的唐玄宗,並遷任左領軍將軍。在此期間,二十多歲的他眼見家國遭受塗炭,迅速成長起來,並在日後成為國之棟梁。

唐朝發生由安祿山與史思明發動的「安史之亂」,唐朝因此由盛而衰。圖為唐人《明皇幸蜀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安史之亂爆發後,李皋護著母親鄭太妃逃往民間,後藉機跑到蜀地,拜見南逃至此的唐玄宗。圖為唐人《明皇幸蜀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心中以百姓為重

唐肅宗上元初年(760),京師大旱,物價飛漲,一斗米要價數千錢,很多百姓無錢買米,所以餓死者很多。對於李皋這樣靠俸祿過活的官員,自然也是入不敷出,無法養家,他遂上書請求調任外官,但沒有得到朝廷的批准。無奈之下,李皋故意犯了個小差錯,由此被貶為溫州長史。不長時間,就代管州的事務。

當年莊稼欠收,出現糧荒,恰好溫州官府糧庫存有數十萬斛米,李皋就打算開倉放糧,賑濟災民。下屬害怕擔責,就叩頭乞求他等候皇上的旨意,再行決定。李皋卻說:「一個人一天不吃飯就會死的,哪裡有時間上奏朝廷等待回覆?如果犧牲我一個人可以救活數千人,哪有比這更值得的呢!」於是他下令開倉放糧,同時派人飛馬進京呈上奏章,以擅貸之罪請求處罰。天子看罷奏章,不但沒有責怪他,反而下詔予以嘉獎,並加少府監職銜。

彈劾不孝之子

一天,李皋到屬縣巡視,路遇一名頭髮花白的老婦低頭垂淚。李皋內心被觸動,便上前溫語詢問原因。老婦說:「我是李氏家的婦人,有兩個兒子,一名李鈞,一名李鍔,他們在外做官二十年不回來,也不贍養我,我現在窮的實在是沒辦法活下去了。」

當時李鈞任殿中侍御史,李鍔任京兆府法曹,兩人都以文章登科,名重一時。李皋嘆道:「『入則孝,出則悌,行有餘力,然後可以學文。』像他們兩個如此不孝順老母親的人怎麼可以置身於列卿之間?」因此上奏章彈劾,兩人最終被除名永不錄用。

身遭陷害 笑對母親

其後,李皋被改調為處州別駕,代理知州,以施行良政、成績斐然聞名四方。不久,他被上調到京城,還未等皇帝召見,就因為上書論述為政之道,觸了某個高官的霉頭,遂又被外放為衡州刺史。沒多久,又遭人陷害,被彈劾貪污,遭到御史調查,隨後被貶為潮州刺史。

彼時,大臣楊炎正好被貶謫到道州,他深知李皋為人正直坦誠,也知曉他被貶的原委,遂在其當了宰相後,重新任命李皋為衡州刺史。

在李皋犯事被御史審查時,為免母親擔憂,就每日穿著平民服飾出府,去官府接受調查,回到府中則換上官服,言談舉止一如平常,因此母親對所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在被貶到潮州時,他還高興地告訴母親是升遷,等到冤屈得昭雪,官復原職,他才哭泣著告訴母親所發生的一切,並說「不是很重大的事情,所以自己不敢稟告,恐母親挂念不安」。奉母至孝若此。

等到冤屈得昭雪,官復原職,李皋才哭泣著告訴母親所發生的一切。示意圖,圖為明仇英畫二十四孝《朱壽昌棄官尋母》局部。(公有領域)

智勇無雙 收服叛將

唐德宗建中元年(780),李皋遷任湖南觀察使。他的前任辛京杲以貪婪殘暴聞名。其手下曾有名鎮守邵州武岡縣的將領,名叫王國良,非常有錢。辛京杲想將其錢財據為己有,就找了個理由要處死他。王國良十分恐懼,遂散錢財招人據縣城反叛。他的同僚們去討伐他,但一年也沒有打敗善於行軍布陣的王國良。

李皋到任後,派人給王國良送了封書信,信中寫道:「我看將軍並非想謀逆,乃是因為遭到讒言嫉妒被構陷。如今將軍遇到了我,何不速降?我與將軍同為辛京杲所害,但現在的我已經得到昭雪,我並不想持刀殺將軍。將軍如果不願降,那我只能以陣術破將軍的陣法、以攻法屠將軍占據的縣城,而這絕非將軍所願意看見的。」

王國良看到書信後,且憂且喜,遣使請降,但內心仍在猶豫。收到降書後,李皋即日前往受降,途中得到密報說王國良軍中生變,所說的可能是詐降。李皋道,「內中不是你們這些人知曉的」,遂留下麾下兵士,單人獨騎假稱使者,進入王國良大營中。

待王國良召使者進入,李皋在軍中高聲喊道:「有人認識曹王嗎?我就是。國良為何還不速降?」軍兵愕然。有認識曹王的上前打量了一番,確認正是曹王。王國良馬上俯身叩頭請罪,李皋將其攙扶起來,執手相約為兄弟。隨即,王國良盡毀攻守的裝備,將府庫中的東西發給兵士,讓他們仍舊歸家種田。很快皇帝下詔赦免了王國良,還給他賜名惟新。

平定叛亂 無往不勝

唐德宗即位後,力主削藩。建中二年(781),母親去世,李皋服喪,伏靈柩到江陵。正趕上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反叛,德宗下詔起復李皋為左衛大將軍,命他即刻返回湖南。他忍住悲痛,重新披上戰袍。

不久後,加散騎常侍。其後,德宗又升李皋為江南西道節度使、洪州刺史、御史大夫,以應對圖謀叛亂的割據淮西(今河南汝南)的淮寧軍節度使李希烈。李皋到達洪州後,首先做到知人善用,提拔了曾立過戰功、有策謀的伊慎、李伯潛等人為大將,命王鍔統率中軍。此外,他還下令修繕鎧甲兵器,打造戰艦,整頓二萬兵馬。

當初,伊慎曾率領江西兵馬跟隨李希烈平定襄州,李希烈反叛後,擔心李皋任用伊慎,就暗中派人贈送給伊慎鎧甲,還故意將偽造的雙方往來書信丟失。皇上聽說後,以為伊慎與叛軍有勾結,就下詔遣使殺掉他。對伊慎十分信任的李皋上書為其擔保。彼時,恰好叛軍來叫陣,皇帝派來的中使又至,李皋就勉勵伊慎奮力殺敵,以證清白。身為前鋒的伊慎不負所望,在李皋率軍相助下,大破叛軍,斬首數百人,這才自證清白。

此後,叛軍又在蔡山設堡壘,李皋觀察後認為地勢險峻不可攻,乃對外號稱要西取蘄州(在今湖北省),還下令準備戰艦,分兵傍南涯,與舟師溯江而上。叛軍遂以老弱守衛堡壘,主力則沿江跟隨著戰艦,南北與李皋軍相對。在戰艦離開蔡山三百餘里後,李皋令步兵登船,順流東下,沒幾日就攻克了蔡山。叛軍主力急忙回撤解救,也被消滅。隨即,李皋軍進攻蘄口,又取黃州,斬首千餘人,唐軍軍威更振。

隨即,李皋軍進攻蘄口,又取黃州,斬首千餘人,唐軍軍威更振。(曹醉夢製圖 / 大紀元)

李希烈反叛時,涇原節度使朱泚因其弟朱滔謀反而被軟禁於京城。涇原兵路過長安時,因賞賜不周 ,挾持節度使姚令言譁變。德宗逃往奉天(今陝西乾縣)。叛軍推舉朱泚為首領,史稱「涇原之變」。在德宗居奉天時,淮南節度陳少游強取鹽鐵使包佶負責押送的鹽鐵錢八百萬貫,並以此資助李希烈,運錢的船隻正好經過蘄口。彼時李希烈已屠汴州,便遣驍將杜少誠率一萬步騎來襲蘄口、黃州,以封堵長江航道。李皋即刻派伊慎率七千兵馬抵禦,兩軍在永安戍相遇。伊慎大敗杜少誠軍。李皋以軍功加銀青光祿大夫,進封五百戶。

在德宗從奉天逃到梁州後,李皋因皇上蒙難在外,不敢居住在城府內,「乃於西塞山上游大洲屯兵」,將附近開闢為集市,商賈紛至沓來。德宗又加其為工部尚書。

等到德宗返回京師,李皋又派伊慎、王鍔率兵包圍安州,但進攻累日不下。李希烈還派自己的外甥劉戒虛率八千兵馬來支援。對此,李皋命李伯潛分兵在應山阻擊援兵,俘獲劉戒虛和兩名大將、二十名裨將,殺敵千餘。李皋將劉戒虛等人綁到安州城下勸降,城中將領知道大勢已去,遂出降。

此後,李希烈又遣兵增援隨州,李皋令伊慎在歷鄉大破之,隨即平定了靜、白雁等關。李希烈十分恐懼,乃罷兵。

李皋幾戰取勝的意義在於,一氣打通被李希烈切斷的與唐王朝的聯繫通道,南方的物資補給不需要再耗費財力地從宣、饒、荊、襄各州取道武關北上,而是源源不斷送到前線。這對於平定北方叛亂意義重大。

貞元初年(785),李皋被任命為江陵尹、荊南節度使,李皋屢次擊敗李希烈的進攻,收復數州,「江漢倚(李)皋為固」。沒過多長時間,李思登以隨州降。

在平叛過程中,李皋率軍一共攻下四個州、十七個縣,打了大小十餘場仗,殲滅五萬多叛軍,未曾有過敗績。其威名不僅讓各路藩鎮節度使不寒而慄,而且也讓當地百姓敬服,因為其軍隊莫說擾民,所過之處連莊稼都不敢踩。

淮西既平,戰功卓著的李皋卻只向德宗提了一個要求,請求允許他護送母親的靈柩到東都洛陽安葬。奏疏送到長安,德宗讀著就掉了淚。其後,德宗派遣中使弔唁,贈其父官職為右僕射、母親為曹國太妃。安葬完畢李皋入長安覲見,旋即奉詔回鎮,「出東都以拜墓」,為時人所稱讚。

在平叛過程中,李皋率軍一共攻下四個州、十七個縣,打了大小十餘場仗,殲滅五萬多叛軍,未曾有過敗績。(曹醉夢製圖 / 大紀元)

李皋在 節度使不言叛

淮西亂事平定後不久,新任節度使陳仙奇即遭別將吳少誠殺害,淮西再度脫離朝廷掌控。貞元三年(787年)十月,德宗以襄、鄧二州為戰略要地,授李皋為山南東道節度、襄鄧郢安唐等州觀察使(山南東道節度使)兼襄州刺史,另割汝、隨二州隸屬山南東道鎮下。

李皋在轄地勤練兵卒、儲備糧草,又購置回鶻馬匹以擴充騎兵,定時舉行大規模畋獵以練兵,吳少誠十分忌憚,再不敢反叛。

宗臣之英

李皋生性勤儉,知人疾苦,能聽諫言,知人善用,賞罰必信。他曾設計製造戰艦,即用人力踏動木樺為推進機,使得航行速度加快,「所造省易而久固」。南宋時將之大規模運用於戰爭,稱為「車船」。此外,他還造了一種欹器,用來汲水和盛水。

貞元八年三月,即792年4月6日,李皋去世,終年六十歲。唐德宗十分悲痛,輟朝三日,贈右僕射,謚曰「成」。

後唐大臣、監修國史《舊唐書》的劉昫評價道:「李勉、李皋,稟性端莊,處身廉潔,臨民蒞事,動有美聲,可謂宗臣之英也。若夫治軍旅,禦寇戎,謀必臧,戰必勝,則又勉不及皋遠矣。」風雨飄搖的唐朝能夠度過這段艱難期,李皋功不可沒。@*#

參考資料:

《舊唐書·李皋傳》
《新唐書·李皋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關在監獄中的囚犯聽說審判他們的官員生病,居然紛紛齋戒為其祈禱;當囚犯們聽說這位官員將調任他職,居然都流淚哭泣。這樣的情形在歷史上也是不多見的,聞者都相當震驚。這位讓獄囚為之禱疾落淚的官員就是唐朝初年負責刑獄的大理寺卿張文瓘。唐朝大理寺卿是從三品,乃朝廷重臣。張文瓘緣何讓獄囚如此感念?
  • 明朝英宗正統六年(1441)九月的一天,都城門外格外的熱鬧,幾十名朝廷大臣正在為辭官返鄉、已年逾七旬的禮部侍郎王士嘉踐行,他們中有內閣首輔楊士奇、楊溥等。當時「送者車百輛,道路觀者皆曰賢哉」。依依惜別時,眾人紛紛賦詩頌德相贈。
  • 南北朝時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後輔佐過四位皇帝。他的父親高韜是北魏太祖時的丞相參軍,但是在高允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氣度不凡,當時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見他後,深以為異,感歎道:「高允穎慧天然,蘊含於內,文采飛揚,彰顯於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見不到了。」
  • 南北朝時期有位名聞天下的賢士傅昭,字茂遠,北地靈州人。他是晉朝司隸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孫。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親傅淡,都熟悉《儀禮》、《周禮》和《禮記》等儒家經典,在南朝宋時都是名士。
  • 在受變異觀念影響的現代社會中,丈夫拋棄與自己共患難的結髮妻子的事並不罕見,古人秉持的「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美德以及其背後傳遞的夫妻恩義之情,對於很多的現代人而言,已是難以想像之事。
  • 儒家經典《大學》有言:「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是以古代有抱負的士子為實現治國平天下的理想,都要首先修身、齊家。唐朝著名大臣、書法家柳公綽堪稱這方面的典範。他是唐代書法大家柳公權的哥哥。
  • 在漢帝國西部的邊境,有一條狹長縱深的天然通道,它位於黃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兩千多年前,一個以漢人張騫為首的百人使團,第一次從這裡走過。張騫用十三年的時間,用腳步丈量出西域範圍,勾勒出華夏民族與中、西亞諸國交流的網絡。從此,他成了漢朝第一位探索西域,並打通中原與西域聯繫的傳奇人物。
  • 使者,一群往來於兩國之間,傳遞本國諭旨、架起溝通橋樑的特殊人才。這一稱謂,會讓人想起,煙沙古道上,車載斗量的財富,持節壯遊的威儀,縱橫遊說的辭令,以及異國風情的見聞。光鮮的背後,也會有撲朔迷離的政局和生死難料的前路。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來,所見卻是囚籠般的帳篷,所聽卻是刀劍般的朔風。披上禦寒的外袍,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帳外。出帳之前,他還不忘小心翼翼地捧著,角落裡那三尺來長、懸垂著三重赤色牦尾的符節。
  • 華山(Shutterstock)
    說到包拯包青天,可謂是家喻戶曉,不過北宋另一位與包公齊名的剛正不阿的大臣趙抃(biàn),當下知曉的人恐怕不多了。他歷經宋朝三位皇帝,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國歷史上以「鐵面御史」之譽載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