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末任書記(11)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氣: 580
【字號】    
   標籤: tags: ,

十一、高人進京

江澤民的奪權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壓向習進平,習進平與阿三、高僧商量,順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國」的口號,他帶著中央常委,舉著拳頭對憲法發誓「依法治國」,並要求全國各省市縣學習和落實依法治國治省治市治縣的精神和措施,效仿發誓。中國社會在這個時期出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民眾由於最高層提出恢復傳統文化而歡欣鼓舞,大街小巷、城市鄉村,渴望已久的不同階層不同人群的民眾自發開展各種傳統文化運動:建廟拜佛、國學講座、漢服走秀、詩書琴畫樂禮……政治局常委筆桿子、三朝不倒翁王滬寧管轄的媒體天天報導:「英明領袖習進平帶領全國全黨走向新時代」、「黨的第三代核心習進平思想萬歲」、「習主席的話是社會主義新時期的指南」、「社會主義新時期形勢一片大好」……這些令習高興的話不會得罪習,從表面上到黨內都說得通。另一方面,江澤民要把共產黨和江派的原罪嫁禍給習中央,在全國興起新一輪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同時在浙江、湖北、廣東、福建等地不斷引爆化工廠,在車站、廣場殺人,以造成社會動亂。

曾慶紅對江綿恆說:「如果用這一波製造殺人、自殺和淫亂新聞為由去鎮壓法輪功,恐世人不服。黨員和官員自殺常有發生,反而證明法輪功自殺率低了。」

江綿恆反問他:「你平時不是計謀很多嗎?」

曾慶紅說:「內緊外松,不驚動社會,但對有名單的法輪功修煉者上門清查,發現還煉的就不給活路。」

中南海人大機構,有一個領導原來是煉法輪功的,後來不煉了,領導也被提前退休了。曾慶紅派610的頭目李東生和國安部的馬建上門去那領導家中。由於領導家屬還藏有幾本書,他家保姆不想讓610誤會,就偷偷裝到包裡想藏到地下室去。不料在走廊上被李東生遇上,被查看了包,那保姆就被當成法輪功學員抓了起來。

那領導家人去要人:「往日大家都在一塊場地辦公,抬頭不見低頭見,就交由我們處理吧,再說,這樣直接抓也沒有法律依據啊。」李東生說:「江總書記的話就是法律,有事找上面要人去。」

保姆起初被關在武警總隊所在的警隊裡。在那地方,保姆認識了一個外國人。那外國人到天安門來旅遊,因為在酒店大堂的沙發上盤腿休息,被當成了法輪功學員在煉功。為防止如2001年外國人集體來天安門上訪那樣的事件,那外國人被關起來。那外國人對保姆說:「我對警察說我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是信仰天主教的,他們就不信。因為太陽光照進天窗我用手遮在額頭,他們說我煉法輪功抱輪動作,他們為什麼這麼害怕法輪功?」

保姆說:「法輪功能讓人身體健康、道德提升,是修佛的。我家主人的一個孫子從小得癲癇病,經常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後來煉功後康復。」那外國人說:「我出去後也煉。」

由於受國際壓力,中共後來釋放了那名外國人,他出來後帶著使館的人找到公安部,控訴自己在關押期間被警察吊打,銬著手銬三天三夜在門杆上,不給飯吃,還被灌辣椒水,手腕被手銬勒出血,不給治療。他要到國際法庭告他們。

那警察都是崇洋媚外,對本國公民欺壓迫害,一聽說外國人要去國際法庭控告他們,嚇得連忙向上請示。

後來那名外國人獲得了5萬美金的賠償,迫害他的幾個警察都被下崗了。

曾慶紅知道中紀委在暗中調查他,他豁出命聯絡了所有江派大佬到江澤民家裡。曾對江說:「什麼恢復傳統文化,這是法輪功在說的一套話,我看習是被法輪功利用了,這是一場精神和信仰的和平演變,江總書記,你不能看著他胡來啊,你要管一管啊!我看黨現在是變色了。」

劉雲山說:「習阿斗提什麼中國夢,我們讓他成為南柯夢、黃梁夢。」

張德江說:「我們得趕緊邀請中南海所有退休領導,借他們的力揭批現在中央右傾現象,脫離了馬克思主義,這是一場地地道道的顏色革命。」

於是,由江派提議,退休的李鵬、朱鎔基、溫家寶、胡錦滔等人被請到懷仁廳開會,他們坐在一邊,另一邊是江綿恆、江綿康、羅干、李嵐清、曾慶紅、張德江、劉雲山等人。江派準備逼習進平自己辭職。

會上,江澤民直接向習進平發難:「現在國內股市崩盤、經濟下滑、企業倒閉、宏觀經濟調控失利,失業工人成了社會不穩定因素,這一切,誰負責任?」

張德江馬上說:「全國安全事故不斷發生,一個多月還查不出原因,引起社會動盪怎麼得了?」

還沒等習進平開口,劉雲山說:「找回傳統文化,這是法輪功在說的話,我黨作為馬克思世界大黨,卻隨和封建迷信那一套,遲早亡黨。」

習進平黑下臉,環視了一圈,說:「我黨反腐打虎拍蠅還未取得勝利,經濟領域,誰在操盤,誰作亂抓誰,社會治安方面,公安部、國安部會同紀委正在查,誰肇事誰擔責。至於恢復傳統文化,大家如果認為是法輪功的宣傳說辭,那我們就停止。有人說我靠近法輪功,那是沒有的事。不管黨內外,下面有人妄議中央的,按十八大後的規定嚴肅處理,打虎沒有鐵帽子王,沒有鐵券丹書。」

曾慶紅覺得這話在說他,按耐不住,站起來說:「抓了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等同志,現在我就等著被當耙子打,等著算帳。但是,我手頭有海外的維基解密資料,是在媒體上曝光的,上面卻沒有我的名字,你們到我家去抄,也抄不出一萬元錢來。」

說到激動處,他拍著桌子。

習進平的臉一陣紅一陣紫,深吸一口氣,他肚子大,西裝上中間一粒鈕扣崩掉了。習正想說話,不料江澤民敲下桌子對曾慶紅說:「安靜一點,不要激動。」然後,它環視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習進平身上,說:「我看啊,改革也好,反腐也好,步子是大了一些,要緩一緩,抓了永康、計劃、蘇榮等同志,他們對黨都是有貢獻的,我看就到此為止,不要再做不利團結的事,起碼我活著時不能抓,我死了,你們愛抓誰抓誰。反正我眼不見為淨。」

這時,朱鎔基頭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居然發出一聲輕微的打鼾聲,溫家寶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上廁所去了。李鵬可能是年紀大了,屁股挪動了幾下,坐得有點不舒服,挪動時還放了一聲屁。胡錦滔整個過程臉色鐵青,表情凝重,一聲不吭。

習進平看看阿三,阿三點了下頭,就說:「這樣吧,上午會議就到此吧。下午沒有要事的同志我們繼續聆聽大家意見。」這提議立即得到胡錦滔和朱鎔基的同意,李鵬打了個哈欠起身就走。江澤民本來想逼習進平說在十九大辭退,見大家都有散會的意思,只得暫擱,待以後時機。

習進平回到辦公室,想起這次會議火藥味十足,明顯是衝著他來的。他有點疲倦,不知下一步怎麼走。找阿三商量,阿三卻只和他說些無關緊要的話。習一急,阿三說:「既然你如此心煩焦慮,我們不如到地方上去散下心。」習問:「散什麼心?到哪去?」阿三說:「借視察名義,我們去河北走走。」阿三便提起了算命高僧,要習自己去請。習進平說:「是的,那人自稱神算,我二次去找他,都得到他指點走出困境,越是厲害的人越是要自己去請。」於是,他想和阿三借去河北地方視察的名義去一下那個寺廟。

那時,河北正好遭遇一場暴雨,洪水使個別地方發生了泥石流,還淹了一座縣城和幾個鄉村。滔滔洪水肆無忌憚地沖走了房屋、人、一些汽車和動植物。由於道路和救援工具的障礙,很多前來救援的人眼看著有人在水裡漂遠,甚至有救援的人也被水沖走。有一些躲到高處的人,由於突發的泥石流和山體崩塌而被瞬間活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留下一片空白給這白茫茫的天地和滔滔洪水。以至於有人發出警告,不准前去營救。

習進平的車隊一路上見到陰霾沙塵遮天,田野荒蕪、河流枯涸,民生艱難,甚至看到石家莊西邊的小城市裡,好多乞丐追著一個外國人要錢,那外國人急眼了,大聲驅趕乞丐們,還撿石塊扔他們。面對城鄉市面凋零、社會衰弱,哪裡是「新時期社會主義形勢大好」,完全是一副末世腐落亡敗之相。

習進平問隨車的陪同官員。官員說:「民政部已發了救災物資,現在民心穩定,大家有房住、有飯吃、有藥醫病,百姓感謝黨和政府關懷。」

習進平說:「我問的是救災人力物力是否依法到位,有沒有剋扣現象?地方黨政機關是否把依法治市治縣落實到實處?」

那官員張大嘴巴:「什麼依法治市治縣?」

習進平又問:「你們省市縣黨政系統沒有學習中央的依法治國文件?」

官員瞪著眼,又傻傻問:「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們怎麼沒收到通知?」

習進平黑下臉,頭靠在椅子上,只有深呼吸,不再說話,衣服中間的鈕扣差點又崩了。

還好,目的地在打一個盹的時間也到了。

那高僧在寺院後廂堂的密室裡見了習進平和阿三。拿出一個高10公分、長7公分左右、寬約5公分的黃色鐵盒子,打開,裡面有一匹布,上面密密麻麻寫著蝌蚪文字。高僧看了一小會兒,閉上眼說:「我知道你們為什麼來,但是我不知道答案,這上面的影像告訴我,你們只能順天意而做、依法而行,不忘年輕時的初心,治惡揚善,走中華傳統道路,不能為別人背鍋。」

高僧停頓不語。

習看看阿三,阿三搖搖頭。習用眼神對阿三示意了一下,阿三拿出一疊錢,對高僧說:「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布施於寺廟,算是供養法師和寺院,只是我們凡人俗骨,聽不懂您的機密,還望說明。」

高僧搖搖頭說:「施主且收回,寺院不收為求而施捨的香火。」

習便說想請高僧去北京,已在自己家邊上給落實了居所,平時有空請高僧到自己家裡來聊聊天。

高僧說:「是的,你有你的歷史使命,正信修道者有安全環境,你功德無量,不然,瘟疫會奪去很多人性命的……我天目不高,還望您納請一些天目層次開得高的修煉人為智囊御用。」

習進平說:「什麼天目高的人?在哪裡?」

高僧便說:「以後有緣自會知道,這樣,我隨你到北京去住一段日子吧。」

那高人便住到了北京習為他準備的房子裡。他對習說:「廢除勞教、加大打虎,還要拍蠅。當今的共黨官員階層,已非社會精英,全是溜須上馬或臨時工轉正的,維持政權,靠不了官員,一定要獲民心支持。」

習想起自己年輕時對共黨的痛恨,想起自己年輕時曾經說過從共黨內部消滅共黨,想起自己說過真正為中國人民做點好事。晚上回家,忽覺困意,便在休息間閉目養神,迷濛中,見有很多蒼蠅和蜘蛛一樣的東西在他面前張牙舞爪,忽然一個金甲神人出現,那些蒼蠅蜘蛛逃的逃、死的死,消失了,金甲神人對他說:「你要釋放所有對社會道德提高有好處的信仰者,你要打掉那隻大老虎。」習進平正茫然,見金甲神人手指往遠處一指,沿著他手指看去,習進平看到一場洪水淹掉了一方湖泊,只見湖水上逃出一條蛇,蛇背上停著一隻大蛤蟆和一隻螃蟹。金甲神人對習進平說:「吃掉背上的東西,打死那條蛇。」然後,一個掌手雷,金甲神人把那條蛇打死了。習進平驚嚇醒,原來是一場夢。

於是,習進平似乎知道了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他決定這樣做:把依法治國和打虎拍蠅結合起來、廢除勞教、不忘初心,要求全國各省委書記帶領班子成員對憲法發誓依法治省,並進行新聞直播。在經濟與建國方面,提出「一帶一路」(作者註:借投資他國基礎設施,在對方無法還債的情況下取得資產控制權,進一步控制他國經濟與政治)、2025中國製造。還提出遷都河北雄安,也要求北京市行政辦遷到通州……

王滬寧為首的筆桿子立即著文向全國宣傳:習主席是黨的第三代核心,習思想是憲法的指導,習思想是全黨的行動指南,是引領世界的方向。

為了讓黨內外不同派別的人聽話,習只得默認王的說法。(待續)

點閱【末任書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澤民一上台,就開始開展對自己的造神運動,企圖像毛澤東一樣搞絕對領導。那全國人民瘋狂一樣崇拜毛的場景,在年輕時,讓江澤民豔羨不已,如今,自已有獨裁大權的條件,能讓全國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出「市場經濟也有姓資姓社的鬥爭」、「警惕資產階級顏色革命」。1991年,蘇聯共產黨由於專制壓迫蘇聯人民而解體,江澤民如天塌般恐懼,大喊:「改革膽子太大、步子太快,堅決打擊資產階級復辟念頭,把反對社會主義原則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
  • 氣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源,是人體修煉的現代說法。包括儒、釋、道都可以說是人體修煉,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砸廟毀寺,那些被中共無神論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毀壞的場所,已變異了墮落了修煉的內涵,人對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氣功的形式保護下來。在文革的時候,毛澤東再怎麼「反天反地反人」,也沒有涉及氣功。
  • 安康醫院是中國司法部門直設的專門對犯人進行精神試驗的醫院,包括藥物臨床試驗、人體精神控制、電波聲波改變大腦思維、神經藥物破壞試驗等,全國各省都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當作精神病人在這兒作為科研試驗品,很多健康的人出來都變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醫院設在浙江女子監獄與浙江莫干山女子勞教所之間的一個叫良渚的縣城裡,那地方是丘陵地帶,林多樹高,路曲地偏,醫院用高牆和林木與外界隔開,外人很難知道那地方是個祕密研究人體精神的醫院。
  • 上海是國際性大都市,位於長江入海口,南來北上西進東出的船隻猶如江海巨鯊,鐵路如蛛網四通八達,跨長江大橋,飛虹般溝通了南北中國大陸。每天,成千上萬的國際國內商業大鱷,通過海陸空進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國家交的稅款名列前茅。
  • 江澤民深深感到,法輪功學員對它的「威脅」超過中共歷史上任何一個黨魁感受到的壓力,它常半夜被惡夢驚醒,渾身冒冷汗,總感到有一天,自己會死無葬身之地,一旦中國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聞和迫害的殘酷,自己十八輩祖墳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屍。因此,它絕對不能失去權力。
  • 習進平與北京通氣後,連夜回到北京,從機場的車隊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點多了。他決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見胡溫。習進平遣散了無關人員,只帶保鏢和祕書回家。不料,車開到紫竹公園茶樓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隨之一聲槍響。他的車遇襲了。子彈打在車殼上濺起火光。司機敏捷地把車開到茶樓下,保鏢還擊,祕書護住習進平。茶室裡的人聽到槍聲全出來了。那個開槍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 江澤民迫不及待地開門見山說:「十七大來,我們這些老同志也有責任,說的多,做的少,遷都通州也好,遷都雄安也好,一帶一路也好,中國製造也好,經濟調控也好,朝鮮核武也好,台灣和美國選舉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現在冒出香港問題,怎麼向社會交待?」
  • 江澤民令兒子江綿恆把江派的核心幾個人物叫到曾慶紅家裡開會。決定趁習進平在301醫院做體檢時,讓自己安排在那的醫生給習打毒針。「這個已經落後了,現在有最新的科技——聲波震腦,用聲波器遠遠向他發射,這種微波人耳聽不到,經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破壞他的腦子的神經系統。」駐北京的一個武警頭子說。
  • 首先,收拾阿三。因為習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過海外的特務及豢養的媒體,放消息說阿三有野心要取代習進平,想奪李克強手中的總理大印。與此同時,在大陸官媒上無休無止地讚美習進平。
  • 「什麼依法治國?」曾慶紅把王滬寧叫到江澤民家裡。「到底是黨大還是法大?」「依法治國,那鎮壓法輪功怎麼辦?」「權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擺放?」曾慶紅連珠炮地對江綿恆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