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五

【曾國藩·亂世自警】悔字如春 貞字配冬

文/宋寶藍
曾國藩畫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8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前言:瘟疫,兵禍,天災相繼而至。晚清風雨飄搖,災異不斷。身逢亂世,應當隨波逐流,渾噩且過?還是砥礪猛進,慧眼警醒?曾國藩感嘆身在亂世,實為不幸。面對欺辱、毀謗、功名與誘惑,他戰戰兢兢遵循傳統,勤謹修身。經歷千百險阻,不屈不挫,終於亂世中脫穎而出。他立德立言立功,是大清第一位以文臣封武侯,雖位極人臣,功高震主,仍能善始善終。我們擷取曾國藩家書、日記及史稿,從財富觀、修身思想、治家智慧、養生之道等不同層面,呈現曾國藩秉承的傳統價值,為讀者再現遺忘的精華傳統。

同治六年(1867年),沅弟曾國荃寫信請求兄長訓示,讓曾國藩給他一些修身上的建議。因為這一年,曾國荃諸事不順,不僅剿賊無功被摘去了頂戴,上面還打算議處他,他託病以請假開缺,朝廷同意免除他的職務,他心裡著實難堪。

曾國藩想起官場上的許多事,他能平步青雲,在錯綜複雜的官場平安度過,得力於一個「悔」字。‎曾國藩在信中引用朱熹一句話:「悔字如春,萬物蘊蓄初發。吉字如夏,萬物茂盛已極。吝字如秋,萬物如落。凶字如冬,萬物初調。」悔字如同春天,萬物蘊藏積蓄著生機,開始生發。吉字猶如夏天,萬物茂盛達到頂峰。吝字猶如秋天,萬物開始凋零。凶字如同冬天,萬物開始凋謝。

曾國藩又引用朱子的話繼續闡述,「又嘗以元字配春,亨字配夏,利字配秋,貞字配冬,兄意貞字即硬字訣也。」在曾國荃處境艱難時,他希望弟弟守住「悔字訣、(貞)硬字訣」。悔字如春,(貞)硬字如冬。冬天,看似是一個死亡的季節,然而死亡中蘊藏著新的生機。比如樹葉枯萎凋零,留下的枝幹是其貞。流水結冰,不動是其貞。到了冬天,萬事萬物都在捨棄它們外在不必要的東西,但會堅貞地保守著根本。貞字配冬,「貞」是正、堅固的意思。曾國藩以硬字訣,提醒弟弟效法冬天收藏之德,堅守做人之本,心存悔字,等春天一到,還可以挽回新的生機。

回顧過往,曾國藩坦言道:「兄昔年自負本領甚大,可屈可伸,可行可藏,又每見得人家不是。」以前他很自負,認為自己本事很大,能屈能伸,可行可藏,又常常能看到別人的不是。但是自從丁已年、戊午年他大悔大悟之後,才知道自己根本沒什麼本事,「凡事都見得人家有幾分是處」。從此之後,無論他做什麼事,都要去看別人好的地方。怨天,曾國藩原本就不敢;尤人,怨恨別人,他也隨時隨地儘量克制自己。他堅持認為,一個人心存「悔」字,沒有什麼事不可以挽回。

曾國藩組建軍隊,訓練湘軍,籌集軍餉,改革兩淮鹽政,徵收厘金,為大清力挽狂瀾,消滅太平天國後,又竭力圍剿捻軍。為什麼曾國藩說自己什麼本事都沒有?丁已年是咸豐七年(1857年),戊午年是咸豐八年(1858年)。曾國藩早年向學者倭仁虛心求教,並效法他堅持寫日記,堅持在誠意上下功夫。然而從道光二十六年至咸豐七年,曾國藩都沒有日記留存。直到咸豐八年,他才開始恢復寫日記的習慣。

自從咸豐三年(1853年)曾國藩訓練湘軍,抵禦太平軍,他面臨著極高的死亡風險。咸豐四年(1854年)四月,曾國藩第一次帶兵打仗。原本,他以為穩操勝券。第一,他親自訓練的湘軍人數眾多,遠多於太平軍;第二,他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事先發布了檄文,並且從糧草到士氣都做了充足的準備。然而靖港之戰剛一開打,幾百名太平軍就擊潰了三千湘軍。曾國藩作為統帥,站在橋前樹起一面令旗,大喝一聲:「過橋者斬。」可是兵敗如山倒,潰敗的湘軍全都繞著橋逃跑了。曾國藩捶胸頓足,覺得無顏面對世人,悲憤之下他跳入湘江,投水自盡。幕府章壽麟見狀大吃一驚,趕緊把他救了上來。

湖口之戰,以及困守祁門之時,曾國藩都身陷絕境,結果都是有驚無險,度過了大劫。羅澤南曾說:「天苟不亡本朝,公必不死。」意思是如果上天不讓大清滅亡,曾國藩也一定不會死。章壽麟畫了一幅圖《銅官感舊圖》,題寫了自序,其中有一句話說「以見公非偶然之生,即不能忽然而死」,大意是說,曾國藩這等人,天生是來平定亂局的,既然他身負天命,那麼他的出生和死亡都絕不是偶然。言外之意,在戰爭中他遇到危難,不會輕易地死去,即使我章壽麟不去救他,也一定會有其他人出手相救。這些宦海經歷,令曾國藩開始領悟天意。

咸豐八年,在太平天國大勢已去的情況下,清軍名將李續賓、曾國華卻在安徽三河戰敗,令朝野震驚。曾國華於此役戰死一事,對曾國藩打擊很大。早年曾國藩看到國家有二大患:軍餉奇缺,兵力不精。在巨大的壓力下,他一度心理失衡,怨天尤人,找弟弟們吵鬧。他的弟弟們躲起來不見他,曾國藩就找弟媳們大吵大鬧,「去年我兄弟意見不和,今遭溫弟之大變。和氣致祥,乖氣致戾,果有名證」。曾國藩非常後悔,因自己修德不夠,怨氣戾氣橫生,給家人招來了這場厄運,不幸應在了弟弟曾國華身上。

他痛悔自責,寫信給弟弟們說,「然禍福由天主之,善惡由人主之。由天主者,無可如何,只能聽之。由人主者,盡得一分算一分,撐得一日算一日。吾兄弟斷不可不洗心滌慮,以求力挽家運。」他以此為鑑,希望自己和弟弟們能洗心滌慮,以免遭更大的災禍。

參考資料:
曾國藩家書
《曾國藩日記》
《清史稿》卷405/卷413

點閱曾國藩【曾國藩·亂世自警】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同治八年(1869年),曾國藩五十九歲。宦海濤浪載著暮日扁舟,此起彼伏。曾國藩宛如扁舟上的釣客,獨自迎著風浪,沉默地看著茫茫大海。宦海沉浮三十多年,他老了,也累了。為大清力挽狂瀾,他傾盡了心力。為國立功、立言、立德,每一項都耗盡了他智慧的極限。他的家人無怨無悔地支持他,在每一個領域協助他樹起了豐碑。然而,就在這一年他的一封家書,引起了軒然大波。其子曾紀澤「違逆」父命,發起了全家總動員,千里迢迢去找曾國藩。
  • 同治元年(1862年),大清發生瘟疫。染疫的軍民大量死亡,屍體順著河流漂浮而下。由於屍臭彌漫,凡是聞到穢氣的人,十個人中就有八九人病倒。曾國藩看著河中堆積的屍體,大嘆:「誠宇宙之大劫,軍行之奇苦也。」意思是這情況真是宇宙天地間的大劫難,行軍打仗遇到的奇苦!
  • 清軍常年與太平軍戰爭,導致百姓饑饉,民不安生。面對人間疾苦,曾國藩除了傷嘆,別無選擇。他不是聖人,只是朝廷的欽差大臣。當戰局扭轉,清軍接連反敗為勝,曾國藩總督的軍隊所到之處,面對黎民塗炭,他無法再袖手旁觀,置若罔聞。於是在轄區發放米票,賑濟百姓。百姓憑米票換取救濟糧。然而當米票回收後,曾國藩發現竟然多了二千三百多張假票。在如此艱難的時局下,地方官員竟敢公開造假,與民奪利。他直嘆:「人心之壞,殊可痛恨。」
  • 同治元年(1862年),正值亂世之秋。朝廷對內忙著剿匪,對外屈膝簽訂辱國條約。曾國藩在宦海浮沉愈久,愈渴望家族平安。
  • 身為封疆大吏,朝廷重臣,有人想著趕緊撈錢,趁著還在權位,為子孫多辦家產。曾國藩和曾國荃兄弟二人,一個封侯爵,一個封伯爵,在當朝風光無限,家門顯赫。然而在錢財問題上,曾國藩做出了與眾不同的選擇。
  • 值得深思的是,顏之推對子孫的叮嚀中,還包涵了心靈的信仰與生命的最終歸向。
  • 《顏氏家訓》中,沒有光鮮的妙論,沒有高調的奇想,中心思想就是「德行」。
  • 為人父母,總想把最珍貴的東西留給孩子。百年之後,我們最想留給子孫的是什麼呢?是田宅華廈?還是黃金珠寶?
  • 我們的「智慧故事」系列,旨在啟發人們對古老美德的珍視,這些美德讓我們心靈昇華,幫助我們回歸傳統。 我們希望您會喜歡閱讀本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