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英年:在加拿大從政是件很普通的事

2009年加拿大聯邦大選,梁英年(右一)和聯邦保守黨其他三位候選人合影。(受訪人提供)
人氣: 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對於華裔新移民來説,如果你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夠了解你的訴求,在制定政策時考慮到你的需要,參政是一條可行之路。來自香港的梁英年博士,願和大家分享一下他是怎樣從一個科研人員轉變為加拿大政府委任的政治官員、走上從政之路的故事。

從留學生變成加拿大人

梁英年介紹,當年他在英國讀完了第一個學位——生物化學之後,已經開始讀博士學位(Ph.D)。但他後來拿到了溫哥華西門菲沙大學SFU)的獎學金,於是就在1983年從英國來到加拿大,在SFU讀電腦生物化學課程。

梁英年1989年底畢業,快畢業的時候他結婚了,同時遞表申請移民,並獲得工作簽證,於是就確定留在加拿大。

政治就在你身邊

梁英年表示,對時政的興趣是從電台播報開始的。

他以前的經歷都是和科研有關,直到在SFU西門菲沙大學讀書的時候,與一群對廣播有興趣的年輕人加入了一個政府的社區廣播電台——「黎明之星做義工,做廣東話的廣播,也就是1985年左右開始接觸時事的。

後來,他應邀在本地中文電台做電話熱線的時事節目,有很多機會接觸聯邦、省、市的政客,對本地的事情有更深入的認識。

梁英年回憶,當時有件事促使自己想參與到聯邦政治的,在20032004年的時候,加拿大要去更改婚姻的定義。以前加拿大關於婚姻的定義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後來要改成是兩個人的結合。他在電台一直是不支持更改婚姻的定義。但他發現,原來更改婚姻法是由國會議員投票決定的,所以就覺得多一個與自己意見一致的人去做國會議員,自己的想法就會有更多的機會成為國家的政策。這樣就開始接觸政治。

從政之路一波三折

1.   第一次參選市議員

透過電台節目,梁英年認識到政治,也認識到運作政治的不同政黨和那些政治人物。在主持節目中,他發現,大多數聽眾都知道在社會當中有很多的問題,但是那些政客無法給出一個好的解釋,而人民只會埋怨,卻不去參與、去影響那個政治,影響政府的決策。他就想:怎麼樣去解開這個死結?自己只是在電台裡面去說有什麼用?

2005溫哥華市選,無黨派協會(NPA)的蘇利文參選市長,梁英年獲邀加入其團隊參選市議員。那是他第一次參與一個政治組織、助選議員。

令梁英年印象深刻的是,蘇利文在那次的選舉中成功當選市長,溫哥華選10個市議員,而自己卻排在第11位,失之交臂。

梁英年想,差一票就當不成市議員,沒關係,回去做節目。但意料之外的是,在華裔社區,因為他參與了一個政黨、參與了一個選舉,華人就會想「你已經被政治污染了。於是電台的負責人就覺得你已經不可以做一個持平的時事評論員、節目主持人了。

一下子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使得梁英年要考慮「從那天開始,我要想一想我下一步該做什麼呢?」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2006年聯邦選舉保守黨贏了,哈珀(Stephen Harper)當了總理。機緣巧合,有原蘇利文競選團隊的人進入了聯邦政府工作,提議他也參與聯邦政府部長辦公室的工作,做部長助理。梁英年覺得可以去聯邦政府是很好的機會,就答應了。

2006保守黨執政,梁英年由當年的12月份進入了聯邦政府工作,一直做到2015年的6月。這一做就是十年。

2.   兩次競選國會議員

2015年,梁英年(左一)與時任加拿大聯邦內閣耆老事務部長的黃陳小萍(右一)合影。(受訪人提供)

2009年,因為是少數政府,提早選舉,有過參選市議員經歷的梁英年,第一次參加聯邦選舉。

在北本拿北區他成功出線,成為保守黨選區候選人,第一次代表保守黨參與聯邦的選舉。不過,那是新民主黨很強的一區,梁英年輸給了新民主黨700票。

2011年又有一次提早選舉,但他再次失利。之後他又回去做聯邦政府工作,直到換聯邦自由黨政府上台。

在聯邦政府工作學到很多東西

1.   了解政府運作 協助處理問題

時任哈珀政府的移民部長康尼(Jason Kenney)曾稱讚梁英年是保守黨內很優秀的人才。在擔任保守黨部長助理的時候, 梁英年做了很多工作。

梁英年介紹,在進入保守黨內閣工作的初期,政府部長在加拿大有4個地區有辦事處,他就在溫哥華這個西部的其中一個辦事處工作。

在加拿大的政治裡面,人民選議員,哪個政黨有最多的議員就組成聯邦政府。總理委任一些議員去當部長。而議員經常要在他自己那個選區和他的選民接觸,通常以地區的事務為主。但是如果做了聯邦部長,就要兼顧整個國家的事務。

作爲來自一個少數族裔的移民部長助理,梁英年的主要工作就是為部長做支援的工作,要去了解不同少數族裔社區有哪些事情是需要政府去關心的,有哪些社區組織要去認識,當部長需要去諮詢一些不同地區的意見時,他可以帶他去認識那個少數族裔社區的有關組織。他在這個過程中做了很多工作,也認識到了加拿大有很多不同的少數族裔。

他認為值得欣慰的是,在「人頭稅」和「排華法案」問題上,哈珀政府當眾道歉。

梁英年表示,他在做時事評論員,就一直都有關心「人頭稅」和「排華法案」。開始談判的時候,是自由黨執政的,哈珀在競選的時候作了承諾。後來哈珀政府上場,梁英年在2006年進入政府工作的時候,這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他很高興這事最後有一個圓滿的結局,可以在國會裡聽到總理用兩種不同的中文向加拿大華人就人頭稅問題而道歉。

2.   困難並不是像的那麽簡單

作爲政府委任的政治官員,工作中所面對的困難不是那麼簡單的。梁英年感嘆:「我發現非常困難。」

當他直接在政治裡面的時候,就發現原來政治和利益是分不開的。有很多人參與政治,不是先找團體利益,而是找自身利益。

到做事的時候,作為聯邦部長,一方面,他要去處理一個問題;另一方面,他要處理一個政治上面的考量。因爲要去做一件事情,如果是聽那個族裔的要求去做,那個族裔可能會很開心、他會把選票給我,但是對整個國家會不會造成個負面的影響?對加拿大人的生活會不會有負面的影響?這是經常都會面臨的問題。梁英年覺得這種影響是最大的。

而且,不只是族裔方面的,不同的商業團體也有其不同的商業利益。就算是為弱勢社群爭取權利的組織,有時他們的那種訴求可能對整個社會商業發展可能會產生一些負面的影響。所以梁英年做助理就只能將那個社區的問題、那個社區的團體介紹給部長,由部長去和他們接觸,聽他們的意見。而往往要去做一個決定的時候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會「順得哥情失嫂意」(無法兩全其美)。有些東西是對國家有損害的,明知不可以這樣做,但是又不可以直接去告訴人家,否則會被說是「種族歧視」或是「針對某些宗教」。 

3.   以大局爲重 得失盡在其中

很難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做回原本的專業?梁英年回答:「經常都有這樣想」。因為在政治之外去做時事評論、去鞭策政府,容易得多,只要去想怎麼樣把那個問題講出來就可以了;但是做政府工作,不但要看結果,還要看整個過程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而有的時候在政府裡面做的事情,為了要得到最後那個好的結果,在過程裡面可能會有一些很不好的東西出現。

梁英年在做康尼的助理的時間是最長的,他舉一個例子。當時移民部面臨最大的困難是很多人要移民來加拿大。作為移民部長,當時首要的任務是怎麼減短移民等候時間。一方面是不想去浪費申請人的光陰,第二希望可以儘快得到國家所需要的人才來建設加拿大。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又會得罪很多人。因為在過去,不同政府的移民政策是有些錯誤的,導致了輪候時間越來越長。

梁英年舉例,比如,你要去申請一個工作類的移民,如果要等兩三年,在你申請的時候,那個職業在加拿大是十分需要的,但是過了2 3年,可能那種職業已經沒有那麼大的需求了。那麽對加拿大來說,我們不可以得到即時的人才的供應;第二,那個申請人本來有一個很吃香的技能,到他來到的時候,可能已經變成一個不很吃香的技能了。那個輪候的人龍越來越長,那怎麼處理呢?

但是反過來說,有這樣一種情況,印裔社區他們對於移民的需求也是很大的。他們在政治上的影響力比我們華人社區要大。所以因為對政治的那個影響力,他們可以將對印度申請移民的條件和類別,用遊說的方式,令政府改變移民的政策,遷就到他們的需要,可以令更多印度人移民到加拿大。這些全部都是以合法的、根據加拿大的做事方式,從而得到一個他們覺得較好的結果。

梁英年因此表示:「我經常都鼓勵華人或不同族裔的人,你一定去參與政治的運作。最好有更多能夠了解你的需要的人進到政府裡面工作,成為國會議員、議員助理、政府不同部門能夠做決策的人,有越多這樣的人就能夠越了解到不同社區的需要,對加拿大政府制定出一套對整個國家有利的政策是有幫助的。」

不再參選但仍會參政

2019年,梁英年(左一)與時任卑詩自由黨黨領韋勤信(Andrew Wilkinson,右二)一起參加本拿比市貿易局慶祝中國新年的活動。(受訪人提供)

梁英年表示:「我不會再參選,但是我不會離開政治。因為我已經選過一次市議員、兩次聯邦國會議員,我在當中已經學習了很多東西,也知道參政的困難,和有些什麼障礙是需要去跨過才會有更大的成功機會。

「我可以在幕後去支持政黨的運作,支持參與政治運作的人。因為我過去的經驗,我有很多從自己失敗當中學到的教訓是可以去跟這些參政的人分享,希望能夠幫助他們去做一個更好的議員、去代表人民。」 

對新移民的一點建議

作爲有10年移民部長助理工作經驗的資深聯邦雇員,梁英年表示,他對於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有很多的經驗和看法。他很想去做的事情就是:以某種方式來幫助新來的人去了解加拿大的政治。

梁英年對新移民和剛過來的人有幾點建議:

第一步是要適應這個環境。梁英年認爲,一般的移民來到一個新的環境,應先去尋找到自己希望在這裡生活的那種狀況,例如,最近從香港過來的人,有很多是因為香港的政治形勢天翻地覆的改變要離開香港的,那些人會多了一個政治包袱。

對於這些無論是一般移民、或者是由於一個政治的原因選擇要離開香港來到加拿大的人,他們要先處理好自己的生活,處理好自己維生的工作或者安排好讀書事宜。

其二,再去了解加拿大政府是怎麼樣運作的。梁英年指出,加拿大的聯邦、省、市政府有其不同的職責範圍。要了解這些,並了解有些什麼方法可以解決你在這裡生活的問題。其實這些都是離不開政治。所以在加拿大,每天的生活都離不開政治。

所以,他希望新來的人去了解整個國家的運作,然後再去看怎麼可以去幫助改善,令自己的生活更加開心、舒適,令國家不斷向前進。

第三步是去了解比較簡單的、不同政黨的基本理念。梁英年鼓勵新來的人去了解不同政黨的運作,如果覺得哪個政黨更加接近自己的理念,就去嘗試參與。

他表示,很多人一聽到入黨就害怕,其實沒有什麼可怕的。在加拿大,參與一個政黨是很普通的,就像參加一個社區組織一樣。你交十來二十塊錢黨費,就可以成為那個政黨的黨員。一年之後你不交費就不是黨員了,你又可以去參加另外一個政黨,從一個黨轉到另一個也是很普遍的事情。

梁英年指出,其實政黨標籤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每一個政黨、從政者所做的事情都是有一定的框框的,都要得到人民的認同他才可以繼續做下去的。雖然各自有不同的理念,但是他們執政以後所做的事情,在大多數的問題上, 都不會有太大的偏差。但是在一些道德取向的議題上面就會有很大的分別。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