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人文】(4)

莫斯科的地下迷宮

文/章閣
2021年4月21日,莫斯科市中心的紅場。(KIRILL KUDRYAVTSEV/AFP via 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氣: 6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每當莫斯科舉行大遊行,大閱兵時,沒有一個莫斯科平民見過國家領導人是如何抵達了紅場陵墓上的觀禮台。不過,這並不奇怪。很多人早已聽說過那裡隱藏著一條華麗的密道,連接著克里姆林宮與紅場陵墓,以及市內的許多其它建築。

曾經有人這樣形容莫斯科的地下,看起來就像一個充滿氣孔的奶酪,整個地下猶如迷宮,充滿了地窟和通道。

在前二章,我們介紹了拜占庭公主索菲亞·帕萊奧洛格(Sophia Palaiologina)遠嫁莫斯科,帶來了大量珍貴書籍,以及伊凡雷帝的書庫之謎。祖孫二人視書如珍,都希望古老典籍能夠完好地保存。因此,挖掘地窟,建造石室,成為收藏奇珍的首選。也因此,索菲亞·帕萊奧洛格成為官方記載的發掘莫斯科地下的第一人。

為了保存那些珍貴無價的書籍,她請歐洲最卓越的地下建築師亞里士多德·菲奧拉凡蒂(Aristotele Fioravanti),在莫斯科建造一座三層的白石「保險箱」,專門用於保存那些價值連城的古典書籍。

1547年,索菲亞的孫子伊凡四世·瓦西里耶維奇正式加冕為第一位全俄國王。因其一生非凡的成就,俄羅斯人尊稱他為伊凡大帝,或伊凡雷帝。從此之後,莫斯科公國(1263年-1547年)改為俄羅斯沙皇(沙王)國。

伊凡雷帝即位後,像祖母索菲亞一樣,對莫斯科的地下有著超乎尋常的熱情。有一支挖掘大軍為他工作,專門開挖地下通道網,從克里姆林宮延伸到未來的防禦工事地帶,進入一個偏遠的灌木叢林帶——即現在的紅門所在地,緬斯尼茲科(Myasnitskaya)大街。

後來地下通道延伸到門希科夫塔下(Menshikov Towe),「共濟會之家」的地下,波札爾斯基公爵(1578年-1642年)的故居下,以及在霍赫洛夫卡-索良卡-沃龍佐沃三角區散布的建築底下,都鋪陳了整個的通道網。

伊凡雷帝時代的地下迷宮,其中一個出口今天仍然存在,位於赫爾岑街(Hertsena St)和沃斯坦尼亞廣場(Vosstaniya Square)拐角處的一所房子的地下室。

莫斯科的地下迷宮,引起不少尋寶者的探索。如今有一群年輕的尋寶團體,他們冒著危險和風險,在莫斯科的地下搜尋著,希望能找到古代珍寶,譬如錢幣、古聖像、古書籍等等。

這些年輕的尋寶人很尊崇俄國考古家斯泰列茨基(Steletsky),利用他的研究對莫斯科進行搜尋。伊格納基·斯泰列茨基(Ignatiy Stelletsky)用了四十多年的時間尋找索菲亞的圖書寶藏,及伊凡雷帝的書庫。

上個世紀初,斯泰列茨基檢查了克里姆林宮的許多地下通道。布爾什維克革命結束後,他向 ГПУ(GPU,國家安全委員會)遞交申請,請求獲許探索地下。雖然他被授予許可,但條件是,未經政府特別許可,他絕不能在任何地方發表他的研究結果。斯泰列茨基只得同意了這個協議。

莫斯科修建地鐵時,他與地鐵的建設者一起工作,在研究鋪設地鐵線路的過程中,他發現了許多地下走廊。為此他繪製了圖標,做了研究日誌,但他的文稿和手記都被送進了國家安全局的保險箱。在前蘇聯時期,源自伊凡雷帝的地下王國一直受到克格勃地堡部門的監視。

探索者一點一點地蒐集了關於古代祕道的信息。一路走來,他們還意外地了解到了一座「新建築」。莫斯科大劇院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說,有一條寬隧道通往克里姆林宮。

斯大林執政時期,他喜歡在莫斯科大劇院舉行蘇共黨代會。在會議期間,所有的道具(諸如看台、標語等)都由卡車穿越地下通道運到劇院。探索者在估計了這條地下通道的大致位置後,試圖穿越那條隧道,但他們失敗了。因為他們的眼前的入口出現了一扇厚重的金屬大門,緊緊地關閉著,擋住了他們。

有些探索者會耍弄一些小聰明,比如按壓報警器的接觸輥,用一些東西固定它,然後可以穿過任何大門。一些不害怕進入「地下世界」的人,還可以通過地下水道、電纜和其它通道進入莫斯科幾乎任何建築的地下室。但是這些做法並不十分安全,也存在很多風險。

一位探險者說,進入地下世界,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有時會無意中進入黑手黨組織的倉庫,那裡儲藏著非法產品,如果引起他們的注意,就很危險。地下世界通常也有很多凶猛的野狗,會攻擊任何生物。如果不小心闖入禁區,可能還會撞上守衛的子彈。

據說,在莫斯科中心的紀念碑後面的噴泉底部,有一個不起眼的蓋板,隱藏著這個國家的主要祕密之一。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入口並沒有任何人看守。或許,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膽大妄為,​​敢冒著風險沿著狹窄的金屬樓梯,觸摸著黏糊糊的斑斑銹跡,進入三十層深的黑暗中。

關於莫斯科的地下之謎,據說還存在神祕的Metro-2系統。弗拉基米爾·戈尼克(Vladimir Gonik)在國防部當了六年醫生,據他所說,為應對核戰爭,莫斯科修建了宏偉的防核爆掩體,即神祕的Metro-2系統。

當然有人要問,這麼重要的機密,他是怎麼知道的?他是醫生,要為政府官員,以及執行特殊任務並承受重大身心壓力的特殊群體看病。這些特殊群體的人找他看病,有一個共同點,這些人皮膚蒼白的出奇,彷彿多年沒有見過太陽。隨著長久的接觸,戈尼克從他們各自簡短的對話中,匯整出一幅完整的畫面。在莫斯科南部的地底深處,隱藏著一座巨大的建築,能夠為上萬人提供多年庇護。裡面有特殊的安保,服務人員,有大量的地下街道、房屋、電影院、帶泳池的健身房,一切布置得井然有序。

莫斯科的一份報紙曾報導,俄聯邦第一任總統鮑裡斯·葉利欽(Boris Yeltsin)參觀位於維爾納德斯基大道附近的大片荒地,被那裡的地下設施震驚了。這個故事不僅出乎意料地與戈尼克的陳述相吻合,而且與美國國防部年度刊物《蘇聯武裝部隊,1991年》 公布的地圖也吻合。

它描繪了連接克里姆林宮地下點與郊區和城市掩體的三條特殊地鐵線路。西南地鐵線經過維爾納德斯基大道(Vernadsky Ave,Проспект Вернадского),通往伏努科沃政府機場(距莫斯科27公里),南線從市區到總參謀部和國家領導人的防爆所,全程長約60公里,東線全長25公里,可達防空指揮中心。

在1988年的美國期刊《蘇聯武裝部隊》中,甚至還描繪了那些為蘇聯領導人準備的地下掩體的屋室和樓層地圖。

根據泄露給媒體的數據,現在已經可以判斷出至少有15座大型地下工廠在莫斯科運作,它們互相聯通著數公里長的地下隧道。

有人揶揄政府,修建神祕的Metro-2系統的行為,是首腦應對末世恐慌?龐大的莫斯科地下世界,最終只為寥寥幾人服務,那數千萬的百姓就得生活在「冥界」之上吧!(俄語中,冥界和地下世界是一個詞,這裡是一語雙關。)言外之意,政府絞盡腦汁修建工程,最終只能讓一少部分人生活在地下,近億人生活在地面,煞費苦心修建Metro-2系統,意義又何在呢?

點閱【羅斯人文】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30年代初,在世界面臨著經濟大恐慌之際,希特勒及其所率領的納粹黨以改革者自居,大行國家社會主義,一時將德國的經濟推向高峰,創造空前的政績。但在納粹黨取得政權之後,亦露出殘忍的本性:發動二次世界大戰、屠殺猶太人,前後總共造成了數千萬人的死亡。
  • 多年前,我坐在飛馳的汽車上,汽車在渡橋過海。窗外是蔚藍的大海,最上面舖著藍天,懸著白雲。我忍不住對正在開車的石山說道:「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著自然環境的香港!我每次到香港,都只是看到鋼筋水泥的大都市。」當時的我,暢快得就像一隻衝破牢籠的小鳥。
  • 精神上深植於古老基督教信仰傳統的俄羅斯在文學藝術上具有深刻的内涵,是世界文化中彌足珍貴的瑰寶。這也一部分根源於酷寒的西伯利亞北國淬煉而生出來的一種内斂的精神力量。
  • 中共獨裁者毛澤東選定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林彪,一個被活活整死,一個墜機身亡。1973年,毛選了他的第三個接班人王洪文。王洪文的最終結局是:被判無期徒刑。
  • 從伊凡四世開創俄羅斯帝國到普京總統執掌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核武庫,歷經500年風雲變幻,俄羅斯唯一能炫耀的就是帝國時代積聚的武力。而2022年2月份爆發的俄烏戰爭,預計將耗盡俄羅斯頭頂上的這道最後一絲帝國榮光。
  • 比較文學家、西洋文學家吳宓,博古通今、學貫中西,被譽為「清華的一個精神力量」;他一生赤忱,得意門生錢鍾書評價他「為人誠慤,胸無城府」。然而,他在中共篡權之前、之後,經歷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文革期間慘遭迫害,不僅被遊街示眾,還被皮帶猛抽,被從高台推下摔斷腿。
  • 今天,跟大家談一談鄧小平差點把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打成「美國間諜」的故事。
  • 十年文革中,雲南發生一起特大冤案,直接受迫害的人達138萬多人。其中被打死、逼死1萬7千多人,被打傷致殘6萬1千多人。而這起冤案最重要的受害者之一,竟是當時的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
  • 華夏大地本是禮義之邦,在中國農村,大多數人本著傳統的天理人情,過著安分守己的日子,上下不相慕,貧富兩相安。但是上世紀二十年代,中共在湖南掀起殘暴的「農民運動」,打破了原本平靜安詳的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