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名臣】

經國濟世大臣劉秉忠散曲《乾荷葉》借喻人生成住壞滅

作者:踏雪飛鴻
劉秉忠的散曲《乾荷葉》寄喻生命的「壞滅」緊跟「成住」而來,生命就這樣循環著,能夠跳脫循環的生命才不受壞滅的催折。(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5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乾荷葉映襯著夕陽下的帝都北京城」,這樣的景象給你怎樣的感受聯想?是一場繁華與衰落的交織?華年易逝繁盛無常的傾訴?或者是「成住壞滅」天道的循環?可知帝都「北京城」和元曲《乾荷葉》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他是誰呢?他既是藝術家、建築家、儒學家、僧人,又是良相忠臣——輔佐元世祖建立大元帝國的劉秉忠

經國濟世的劉秉忠

劉秉忠像。圖:明代王圻辑,萬曆刻《三才圖會》。(公有領域)

劉秉忠本名侃,字仲晦,出家時釋名子聰,拜官後改名秉忠。他生於金朝的名門望族,天生風骨秀異,志氣英爽不羈。自幼博覽好學,八歲入學,日誦數百言.博古通今,尤其深研《易》、邵雍《經世書》,凡天文、地理、律曆、三式六壬遁甲(趨吉避凶的演算術)之屬的學問無不精通。

他十七歲時,在邢臺節度使府中當令史,以奉養雙親。但是當一名記事小令史,不能發揮他經國濟世的理想,一日他感嘆道:「丈夫不遇於世,當隱居以求志!」於是丟掉工作,隱居山中。經過一段時日,天寧虛照禪師遣僧徒招他入寺為僧。

後來他遊雲中,留居南堂寺。那時,海雲禪師受召前去見元世祖忽必烈(當時尚未即位),聽說他博學多材多藝,經過南堂寺就邀他一起前往。他入見世祖,應對稱旨,談論天下事,瞭若指掌,大受世祖喜愛,就被留了下來。

劉秉忠隨元世祖征討大理、雲南,以及後來伐宋時,每次都用「王者之神武不殺」來勸誡元世祖。因此每破城之日,元世祖都不妄殺一人。由於他的勸諫得以保全活命的百姓,不計其數。他輔佐元世祖,經國濟世,以典章禮樂為先,啟開元世祖一代的治平局面。元帝國的政治體制、國號以及上都、大都北京城的設計都是出於劉秉忠之手。從規劃選址到施工,北京城從平正通達的宏觀格局到雍容精緻的藝術美,都凝聚著劉秉忠深厚的文化根底和堪輿術數、陰陽五行的奇能。

晚年的劉秉忠雖然位極人臣,功成名就,但對世間一切名利超然物外。他雖然為元朝的開國元勛,但始終過著齋居蔬食的生活,終日淡然,和平昔的生活沒有兩樣。觀其一生,當是降生凡間來完成大使命的天上神仙。

文學家的劉秉忠和散曲《乾荷葉》

「乾荷葉,色無多,不奈風霜銼,貼秋波,倒枝柯」,寄喻生命成住壞滅。(Shutterstock)

劉秉忠也是個詩文詞曲兼擅的文學家,自號藏春散人,著作很豐富[1]。後人評其詩蕭散閑淡,類其為人。他的作品《【南呂】乾荷葉》,結合散曲和民歌,因題起意、即物取喻,詠嘆生命的起落,給人生命的啟悟,傳為佳作。

【南呂】《乾荷葉》

一、乾荷葉,色蒼蒼,老柄風搖盪。減了清香,越添黃。都因昨夜一場霜,寂寞在秋江上。

譯文與賞析:

乾枯的荷葉,色蒼黑,乾巴的老柄在風裡搖盪。清香減退了,枯黃多起來了。都是因為昨夜一場霜。把淒涼的寂寞留在秋江荷葉上。

這一段蒼茫之感漫秋江!詩意的語言描寫秋霜打葉,奪去了荷葉的青春留下蒼黑乾枯的容顏。比喻青春光豔的人生來到轉折點,往日的光鮮不再,徒留寂寞,遠景蒼茫。

二、乾荷葉,映著枯蒲柳,折柄難擎露。藉絲無,倩*風扶。待擎無力不乘珠,難宿灘頭鷺。

譯文與賞析:
乾枯的荷葉,映著乾枯的蒲柳。葉,柄折了,葉,擎不了露。沒了憑借挺立不了,只有請秋風來相扶。待擎扶的荷葉無力呀乘不住露珠,灘頭白鷺不來宿。

這一曲押「烏韻」,音帶著收束意味。荷葉葉柄折斷了擎不了露水,暗喻失去恩寵;白鷺不宿,表示在失去青春的人生,又遭遇失偶的危機。

三、根摧折,柄欹斜,翠減清香謝。恁時節,萬絲絕。紅鴛白鷺不能遮,憔悴損乾荷葉。

譯文與賞析:
荷根(蓮藕)已摧折,荷葉柄歪斜,翠綠色消去,清香不再。這個時候,萬根藕絲都斷絕。紅鴛鴦、白鷺鷥怎也遮蔽不了,乾荷葉被憔悴摧折。

上一曲寫遭遇失偶的危機,到了這一曲,荷根已摧折。荷根即蓮藕,諧音「連偶」。偶不連,恩情萬絲絕,再加上「紅鴛白鷺不能遮,憔悴損乾荷葉」,在在示現人生失偶之悲。

四、乾荷葉,色無多,不奈風霜銼。貼秋波,倒枝柯。宮娃齊唱《採蓮歌》,夢裡繁華過。

譯文與賞析:
乾枯的荷葉,殘留的顏色不多了,受不了寒風嚴霜的折磨,枝柄倒在秋水上。那些宮女還在齊聲唱著《採蓮歌》。啊!繁華盛景曾經在夢中來過。

藕根沒了,荷葉枝柄整個倒下了,頓然,成住壞的人生如一場夢,對映宮中美人聲聲《採蓮歌》,生命起落、興衰的對比鮮明,滄桑黯然難述。

五、南高峰,北高峰,慘澹煙霞洞。宋高宗,一場空。吳山依舊酒旗風,兩度江南夢。

譯文與賞析:
杭州西湖畔,南高峰,北高峰,雙峰插雲遙遙相對;南高峰下的煙霞嶺上「南山第一洞天」的煙霞洞,曾是宋高宗避難的地方,如今淒涼慘澹。宋高宗,在杭州建立南宋,偏安一時,如今一場空。西湖東南面杭州地標的吳山,酒旗依舊招展,昔日的吳越與南宋,在江南徒留兩次興亡夢。

這一曲轉到比較悠長的韻腳,詩人也轉換時空場景,借腔別詠,將鏡頭從近處秋水上的殘荷移向遠處雙峰、歷史人物,從個人的生死說到歷史朝代的興亡。然而,朝代的命運和個人的命運一樣,都逃脫不了興亡存亡的過程與命數。明代楊慎《詞品》說:「其曲淒惻感慨,千古之寡和也!」

六、夜來個,醉如酡,不記花前過。醒來呵,二更過。春衫惹定茨蘼科,絆倒花抓破。

譯文與賞析:
昨夜裡酒喝得醉醺醺的,不記得和花兒的相遇。酒醒時,已是二更過後。春衫定是絆上野薔薇,摔了一跤被花刺破了皮膚。

從秋到春轉換情境,曲子換了主角,但是曲調回到低盪。喝得醉醺醺的人,忘了真我,沒了真情。

七、乾荷葉,水上浮,漸漸浮將去。跟將你去,隨將去。你問當家中有媳婦?問著不言語。

譯文與賞析:
水上,乾枯殘敗荷葉漂浮著,漸漸漂向遠方去。跟著你去,隨著命運而去。你問家中是否已經有媳婦了?沒有答語。

荷花雖死,然而殘敗的荷葉還漂浮水上,漸漂漸遠。跟著枯死的荷葉去,人生的命運也若此,自古誰無死?!然而花心卻不死,問:家中有媳婦否?真個人生輪迴只因情?

八、腳兒尖,手兒纖,雲髻梳兒露半邊。臉兒甜,話兒粘。更宜煩惱更宜忺(*音心,喜悅高興),直恁風流倩(*美好)。

譯文與賞析:
哪家人的媳婦兒?腳兒尖尖,手兒纖纖,雲髻上斜插著梳子。笑臉甜甜,話兒粘粘。可以讓人煩惱可以讓人高興,眼前的儀態竟然如此美好!

這一終曲和第四曲的「宮娃齊唱《採蓮歌》,夢裡繁華過」遙應,與前四曲形成對比。示現:荷花好,荷葉終會老,不久就變乾荷葉的生命循環。

結語:

「南呂」是宮調名。「乾荷葉」是曲牌名,又名「翠盤秋」,為劉秉忠自度曲。這個曲牌原是以「乾荷葉」起興詠嘆的民間小曲;「乾荷葉」在當時是一個隱語,暗喻女子色衰失偶。《【南呂】乾荷葉》組曲借乾荷葉寄喻生命由盛轉衰以至於死的過程,詠嘆生命的短促、人事的無常和短暫情愛如夢幻泡影。個人感情的失落、朝代的起落興亡,恰若乾荷葉必然的命運。生命的「壞滅」緊跟「成住」而來,生命就這樣循環著,能夠跳脫循環的生命才不受壞滅的催折。

——
註[1]:劉秉忠有《藏春集》六卷、《藏春詞》一卷、《詩集》二十二卷、《文集》十卷、《平沙玉尺》四卷、《玉尺新鏡》二卷等。

資料來源:《元史》《全元曲》《欽定四庫全書‧藏春集 提要》

─點閱【歷代名臣】系列─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