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醫 葛洪

若萍子
font print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葛洪(公元261-341),表字稚川,是丹陽句容(今江蘇省句容縣)人。他的祖父葛系是三國時吳國的大鴻臚(高級官吏)。他的父親葛悌,在晉朝統一三國後曾經作過邵陵太守。
  
葛洪從小就喜歡學習。但他家裡很貧窮,「衣不避寒,室不免漏,食不充虛」,他只好親自上山打柴,拿柴去換取紙筆等學習用品。晚上他就誦讀、學習和抄寫書籍,因此他後來在儒學方面也很有名氣。
  
他的性情平淡,沒有甚麼嗜欲和愛好、賞玩的事,甚至不知道棋盤上有幾根線條、賭博中的骰子叫甚麼名字。他為人質樸寡言,不善辭令,不喜好名利,拒絕來往應酬之類的事,沒有和人交遊過。
  
但有時為了尋找書籍或請教疑難問題,他卻可以不遠數千里、不顧艱險和崎嶇的跋涉,一定要達到目的才罷休。他閱讀、研究經典著作時,特別喜歡神仙導養一類的方法。他的叔祖葛玄是在(三國時)吳國學道成仙的人物,人稱「葛仙翁」。葛玄把他煉丹的秘術傳授給了他的徒弟鄭隱。葛洪就向鄭隱學習,把他叔祖傳下來的方法都學會了。後來他又拜南海郡的太守鮑玄為師。鮑玄也是修習神仙導養術的,可以預卜未來之事。他對葛洪深為器重,並將女兒嫁給他作妻子。葛洪承傳了鮑玄的修煉方法和實踐,並且同時博覽、研習醫術。他的著作都非常精確而富有文才。
  
太安(公元302-303)年間,他曾經幫助平定石冰的叛亂。亂平後,葛洪不要功賞,直接去了洛陽,希望在那裏蒐集奇異的書藉以增加自己的學識。鹹和(公元326-334)初年,司徒王導召他作職掌文書的佐官,後升為司徒掾、諮議參軍。東晉史學家、文學家干寶(即《搜神記》的作者),對葛洪十分親近、友善,並向皇上推薦說,葛洪的才能可勝任國史史官。於是皇上召他為散騎常侍(皇帝左右的近臣),並任命他為專掌修史的「大著作」,葛洪都以年事已高,想煉丹求長生為理由堅決地推辭了。但後來他聽說交址出產丹藥,便請求到勾漏縣(屬於交址郡)去作縣令。皇上因為他地位、聲望極高而不同意他去作那樣的小官。葛洪說,「不是為了(作官的)榮譽,而是因為那裏產丹藥的原因」,皇上這才同意了。走到廣州時,刺史鄧岳留住他,不讓他走。葛洪便在羅浮山煉丹。鄧岳上表請求把葛洪補為東官太守,葛洪又推辭掉了,沒有去上任。鄧岳便讓葛洪的哥哥的兒子葛望當了記室參軍(掌表章的書記)。葛洪在山裡一連呆了好些年,從容閒適地修養煉丹,但從未停止過著書立說的工作。
  
葛洪稱自己「期於守常,不隨世變。言則率實,杜絕嘲戲。不得其人,終日默然。」因此知道他的人都說他是「抱樸之士」。於是他乾脆自號「抱樸子」,並以「抱樸子」作為他所撰道書的名字。除了《抱樸子》外,他還著有碑、誄、詩、賦一百卷,移、檄、章、表三十卷,《神仙傳》、《良吏傳》、《隱逸傳》和《集異傳》各十卷,又抄集了五經、史、漢、百家之言、方技雜事三百一十卷,另著有《金匱藥方》一百卷,《肘後備急方》四卷。
  
葛洪所著《抱樸子》一書,分為《抱樸子內篇》和《抱樸子外篇》。其中「內篇言神仙方藥、鬼怪變化、養生延年、禳邪卻禍之事,屬道家」,而「外篇言人間得失、世事藏否,屬儒家」。在談到寫作該書的動機時,葛洪說,他寫此書是因為學道的「道士」中「弘博洽聞」的人少,而「意斷妄說」的人多,致使一些真心想要修道的人「倉促不知所從」,有了疑問又找不到人解釋。所以他寫了《抱樸子內篇》,「粗舉長生之理」。但他馬上明確地指出,「其至妙者不得宣之於翰墨,蓋粗言較略以示一隅,冀悱憤之徒省之可以思過半矣」。就是說,修道的真正秘密是不可以隨便寫在書裡的,「內篇」裡寫的只是「一隅」,好讓用心思考的人「可以思過半」而已。他並且批評了那些不信神仙的儒生:「世儒徒知服膺周禮,莫信神仙之書,不但大而笑之,又將謗毀真正。」因此他又寫了「外篇」,旨在針對儒學方面的問題,起到「駁難通釋」的作用。
  
由於《抱樸子》一書內容豐富,又兼及儒道兩家的學問,加之葛洪質樸的文筆有一種璞玉渾金之美,談事說理時析理精微、說服力強,因此該書不僅被《道藏》收入,成為道家的典籍,而且和《老子》、《莊子》等書一樣,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影響很大的一部書。
  
在醫藥方面,葛洪是魏晉南北朝時期研究中醫方劑學並對後世產生了重大影響的代表人物。他所著的《金匱藥方》又名《玉函方》,共有一百卷之多。後來為了攜帶方便,又選擇其中簡要實用的部份,摘編為《肘後救卒方》三卷。此書後來經過陶宏景增補成《肘後百一方》,楊用道又增補一次,名為《附廣肘後備急方》,簡稱《肘後備急方》,一直流傳至今。該書中已經對許多傳染性疾病如肺癆(肺結核)、麻風和屍注等有了相當的認識;書中收載了很多治療內、外、婦、兒、眼科以及畜病的方藥,全書有藥方1060首,多數是簡便易行而有實效的處方,也記載了在民間廣為留傳的熱熨法等,因此今人評價此書有「驗、便、廉」的特點。值得一提的是,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一個方書大量湧現的時期,非常有名的方書就不下二、三十種。但後來這些方書都相繼散失了,完全流傳下來的就只有葛洪的《肘後備急方》。
  
魏晉南北朝時期,煉丹術很盛行,使得中國的製藥化學向前跨了一大步。葛洪在這方面的貢獻是很突出的。他在繼承前人理論的基礎上作了不少實驗,並將其煉丹的經驗總結在《抱樸子內篇》裡。前人已經知道用硫化汞制水銀的方法,但葛洪是記錄這些反應最早的人。他的實踐擴大了礦物藥的使用範圍,促進了製藥化學的發展。他在《肘後備急方》中記載的水銀的臨證應用,比《神農本草經》更為具體。對於藥物效用的認識,如用常山治瘧疾,茛菪子治癲狂,雄黃、硃砂消毒等,也非常正確。
  
葛洪飽學多聞、精深廣博,是東晉時無與倫比的人。他的著述之多超過了班固和司馬遷,而且能對幽微深奧的道理作精細的辯解和入微的分析。
  
後來,當他八十一歲的時候,他突然寄信告訴鄧岳,「要出遠門去尋師,時間一確定就要動身出發」。鄧岳倉促間急急忙忙地趕去告別,而葛洪坐到中午時,靜靜地像睡覺一樣就去世了。鄧岳趕到那裏竟然沒能見上一面。不過他看上去容顏就和生前一樣,身體也是柔軟的。把他的屍體抬進棺木裡去時,卻像只有衣服一樣地輕,當時的人們都認為他是以屍解的方法修成仙了。
  
史官對他的讚語說:「稚川優洽,貧而樂道。載范斯文,永傳洪藻。」(葛洪卓異而廣博,貧窮而樂於修道之事。我記載、寫成這篇傳記,以使他的品德、文采永傳不朽。)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家可能不知道在中國古代早就能進行複雜的眼科手術了:據《晉書》記載,華陀曾用割治法治療患者的目疾;《晉書》還記載了司馬師割除目瘤的事蹟;唐代古籍《因話錄》中,記載揚州一位名叫談簡的醫師,曾經為相國崔慎割除左眼的贅疣。按今天西醫的標準來看,割除眼部腫瘤已非一般手術了,然而由於種種原因華陀等古代名醫割除眼部腫瘤的技術沒有繼承下來。在這裡我只介紹中醫承傳至今的一項眼科手術:金針拔障術。
  • 滑壽,字伯仁,生於元大德年間,卒於明洪武年間。據明代的《浙江通志》記載,他「醫通神,所療無不奇效」。《紹興府志》上也說,他能判定人的生死,與「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齊名。
  • 示意圖:明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公有領域)
    北宋年間有一奇人,名郝允,是博陵(河北定州一帶)人。他年少時曾代替兄長隨軍征伐河朔,但因無法忍受軍中的辛苦,於是就逃走了。一天夜裡,月亮高懸,郝允行走在山間,走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樹下休息。忽然,一隻像大鳥一樣的東西飛到他頭上,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黃衣道人。郝允立即雙手合十,乞求道人教給他謀生之術。道士說:「你就是郝允嗎?」然後,就傳給了他一些醫術。
  • 張擴,字子充,北宋年間「以醫名江東」,「其察脈非特知人之疾,至於貴賤福禍,期以歲月旬日,若神。」張擴與宋寧宗趙擴同名,為有所避諱,後多以「張子充」為名。
  • 說到神醫扁鵲,知曉其大名的中國人還真不少。不過,中國人知曉的扁鵲(約前407年—約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戰國時代名醫,與華佗、張仲景、李時珍並稱中國古代四大名醫。盧醫、扁鵲是他的綽號。
  • 清朝初年,三吳兩淮的名醫中出了這樣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萬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禮部侍郎錢謙益稱為「醫聖」的喻昌。
  • 中藥摻硃砂造成鉛中毒事件引起民眾擔憂,但衛福部中醫藥司表明此為個案。應如何安心使用中藥?(Shutterstock)
    北宋崇寧元年(1102年),皇帝下詔,是凡有功、服務十年以上的醫官,可獲團練使的頭銜。當時的醫官張銳(字子剛)就獲封甘肅成州的團練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帶有位與丹溪學派的創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不相伯仲的名醫,他叫葛[ascii]乾[/ascii]孫。葛[ascii]乾[/ascii]孫(1305~1353年),字可久,長洲(今江蘇蘇州)人。他天賦異稟、氣質不凡,且身材魁碩、體力超群。未滿二十歲時,他就喜歡鑽研擊劍之術以及排兵布陣之法,甚至對「百家眾技,靡不精究」,且「通陰陽、律曆、星命之術」。
  • 自古為官,如果是廉潔公正、能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無不受到百姓的推崇愛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聞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於破解懸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稱奇叫好。
  • 被載入《明史‧方伎傳》中的御醫共有五位,其中最值得一提的當屬令三朝帝王愛重的御醫戴思恭。戴思恭(1324~1405年),字原禮,號肅齋,明朝浦江(今諸暨市馬劍鎮馬劍村)人。他「生儒家,習聞詩禮之訓,惓惓有志於澤物」;「自幼莊重,不苟言笑,孝謹溫良」;「讀書明大義,穎悟絕人」;「暇日於星象堪輿風鑒之術,靡不旁推曲究,尤精心軒岐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