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舞春風(四)春江花月夜

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今天要和大家一同欣賞的是張若虛的名作〈春江花月夜〉。

張若虛是唐代詩人,生平留下的資料非常少,連出生和死亡的時間都不清楚,只知道他是揚卅人,一生中只留下了兩首詩。但是,這兩首詩中的一首,卻在千年的歷史中膾炙人口,傳誦一時,被後人譽為「詩中的詩,頂峰上的頂峰」,這首詩,就是〈春江花月夜〉。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首美麗的〈春江花月夜〉吧!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遶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音:現)。
空裏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
誰家今夜扁(音:偏)舟子,何處相思明月樓。
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臺。
玉戶簾中捲不去,擣衣砧上拂還來。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
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
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
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音:霞)。
斜(音:協)月沉沉藏海霧,碣(音:結)石瀟湘無限路。
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
<--ads-->

讀完這首詩,這時只覺得餘韻裊裊,美不勝收。

詩的一開場,就壯麗的描繪出整個天地間,春江月夜的場面:「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春江連海,一望無際,分不清是冮還是海,皎潔的明月,也隨著洶湧拍打的潮水從海面升起,此時真是氣象萬千。光是這個「生」字,就讓整個「春江月夜」的畫面鮮活起來了。

「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灩灩」,是月光在水面閃動的樣子。江水映著月色,波光點點,流過了萬里的江山,天下有哪一處的春江,沒有明月的照耀呢?

「江流宛轉遶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裏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江水曲曲折折地流過了遍地花草的汀洲,月色灑在花樹上,就像是綴滿了雪珠一樣,一片晶瑩剔透。這時天地間只有皎潔明亮的月光存在了,連汀上的白沙,和空中的流霜都看不清楚了,月光洗淨了世間萬物的顏色,將整個大千世界,浸染成像夢一樣的空靈幽靜。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整個江天渾然一色,乾淨得沒有絲毫的雜質,這時只看到空中皎潔的一輪明月。在這樣澄淨的天地中,讓人神思飛馳,不知以前在江畔,是何人第一次見到月亮,而江月也不知是什麼時候,第一次照到人的。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嘆人生苦短如朝露,代代相繼,轉世輪迴沒有窮盡,但比起來,江月卻是永恆的。一輪明月徘徊中天,像是等待著什麼人似的,卻好像永遠都不能如願,只留下了滾滾的東流水。

「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誰家今夜扁舟子,何處相思明月樓」。所思念的人兒哪,像白雲一樣的離開了,只剩下住在江邊的姑娘,愁思萬端。 今夜在那江中小船上的,是誰家的兒郎呢?而相隔天涯,被同一明月照耀的小樓上,有個思念他的姑娘啊!

「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臺。玉戶簾中捲不去,擣衣砧上拂還來」。月光好像也在憐憫著姑娘一樣,在樓上徘徊著不忍離去。但這勾人愁思的月光啊!它照映在妝鏡臺上,也遍灑在簾子和洗衣石上,愁悵得想抹也抹不掉。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此時此刻,月色不也照耀著遠方的那個人嗎?兩人雖然望著共同的月兒,卻聽不見彼此的呼喚。真想隨著月光把相思遙寄給他呀!可是遠飛的鴻雁,卻不能把月光也帶去,而低頭看看水中的魚龍,他們卻潛入了水底,只留下一江的波紋。向來以傳信為務的魚雁,如今也無法捎去音訊了!

「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姑娘昨夜夢到,春花已經凋落到潭水中去了,春光將老,而思念的人兒還在天涯。江水帶著暮春流走了,月兒也西斜了,即將落入江潭,這一切更襯托出淒苦的落寞之情。

「斜月沉沉藏海霧,碣石瀟湘無限路。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迷茫的海霧升起,遮住了月亮了,可是世問離別的人兒啊!有的還遠在碣石,有的阻在瀟湘,天各一方,他們之間的路途是多麼的遙遠哪!在這美好的夜裡,不知有幾個人能乘著月色回家的,只有那江畔的樹叢,還掛著落月的餘輝,勾動著人們不絕如縷的思念之情。

欣賞完了這首詩,到此真是盪氣迴腸,餘韻嫋嫋,令人低迴不己。

一千多年前,唐朝春天的空氣,月下的花景,江潮的拍打,對宇宙時空的感概,彷彿又回到了眼前。張若虛用人生中最動人的良辰美景,抒發了他最深沉的探問。整首詩中最精彩的部份,就在「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的感悟,境界遼濶,悲情高遠,把全詩從純粹讚美大自然的景色,感懷人世間的情愛,昇華到對人生歸宿的深刻探索。唐朝的月,唐朝的江水,如今仍在,卻嘆人生苦短,如朝露一般,轉世輪迴沒有窮盡。然而輪迴的目地何在呢?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來經歷這紅塵中的生老病死嗎?張若虛在千年以前,悲憫人生的不能超越,而發出了這樣的探問,然而在千年之後,我們真的找到答案了嗎?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了,願下次再相見!

--新唐人電視台節目.【天韻舞春風】第四集--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xtr/b5/aMain.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在這一季新的「天韻舞春風」裡,我們要和大家一起欣賞美麗的「唐詩」,以及歷史上一些有趣的名人軼事。除了可以怡情養性之外,還可跟著千變萬化的詩文,遨遊在無邊的風景當中,遠離緊張、繁忙的生活,開闢另一個寧靜悠遠的世界。
  • 在一個秋天、夜涼如水的晚上,。屋裡的銀白色蠟燭搖曳著微弱的光, 照映在屏風的圖畫上,顯出幾分幽冷。 這時候,女孩兒卻拿著輕盈的羅扇,愉快淘氣地追逐著,飛來飛去的螢火蟲。 到了夜色深沉時,夜風轉涼露水已重,涼意襲人,是該進屋去了,可是她還不想睡,獨自斜躺在臺階上,懷著心事,仰望著銀河中的牽牛星和織女星。
  • 唐詩中格律詩的對仗句子,巧妙地運用了古漢語詞組的構詞法和平仄讀音,自格律詩在唐代出現後,古人創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對句,這些都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值得我們代代相傳及誦讀。
  • 對李白來說,酒醇而人愈醒,借醉說醒言,醉裡看透千秋迷霧。後人為李白的詩中酒、酒中詩所陶醉,卻鮮少有人悟透真機。
  •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李白躊躇滿志,跨馬離家,踏進了長安的政治核心——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宏大的宮殿、大明宮。
  • 縱觀古典詩壇,李白,無疑是最響亮的一個名字,最耀眼的一顆星。「詩仙」美譽,唯其獨享。什麼樣的詩,什麼樣的境界,才稱得上「仙」呢?
  • 在詩歌的頂峰時期──唐朝,寫月的名詩名句更是層出不窮,最常見的仍然是將明月作為傳遞相思的意象。其中有一首詩,在歌詠明月的同時,描繪出一幅雄渾幽靜的畫面,在眾多詩歌中脫穎而出,成為千古傳唱的佳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