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中國歷史的戰役】馬援平交趾

淑萍;圖:志清
font print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11月23日訊】東漢光武帝建武16年(西元40年)2月,素來臣服於中國的交趾郡(今越南北部)發生叛亂。交趾女子徵側(Trung Trac)因其夫為交趾郡太守蘇定所殺,憤而起兵反抗,其妹徵貳(Trung Nhi)也號召回應。

姐妹兩人所帶的叛軍得到交趾、九真、日南、合浦等郡越人的支持,因此擊敗漢朝駐軍,攻陷嶺南65座城池。徵側自立為王,號稱「徵王」。徵側自立為王後,東漢光武帝便下令南方各郡製造舟、車,修築道路,儲備軍糧,準備日後進兵平反叛亂。

建武18年4月,光武帝拜馬援為「伏波將軍」,當時馬援已五十多歲。他統領漢軍八千,合交趾兵共兩萬軍隊,以及兩千艘車船,採水陸並進方式,南攻交趾。馬援大軍沿水路而進,深入交趾腹地,依山開道千餘里,直搗二徵巢穴,二徵落荒而逃,後來還是被馬援軍擒獲。建武19年5月,二徵被斬首,叛亂弭平。

馬援軍戰勝之後,並沒有馬上凱旋回來,而是率軍往交趾南方前進,直至把二徵的黨羽悉數翦除為止。馬援凱旋回歸之前,還在當地立銅柱表功,以為漢界之極,共有四處:一在欽州之西為東界;一在憑祥州南界;一在林邑北為海界;一在林邑南為山界。於銅柱上刻:「銅柱折,交趾滅」。

馬援在建武20年(西元44年)9月勝利而歸,所到之處,協助百姓疏浚渠道、治理城廓,還把農耕技術教授給當地百姓,促進嶺南農業經濟的發展,成為一時佳話,馬援在當地的聲望達到頂峰,受到很多百姓的熱愛與推崇。馬援返回東漢之後,光武帝為表彰他的戰績,封他為新息侯。

馬援曾說英雄應死於沙場上,以馬皮來包裹屍體(馬革裹屍),意即英雄的死是轟轟烈烈的,不貪生、不畏死。這句話正見證了馬援一生視死如歸的精神。建武23年(西元47年),武陵「五溪蠻夷」叛漢,東漢陣營中沒有人能平之,這時,已年逾花甲、身染重疾的馬援,不顧家人反對,堅持請求披掛上陣,為國效力。

建武25年(西元49年),馬援在進擊武陵「五溪蠻夷」途中,不幸病死於軍中。馬援死後不久,諸將領依照馬援所遺留的作戰部署進勦,果然討平了五溪蠻夷。因其一生對國家忠義有成,後追諡為忠成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今的世界,最突出的矛盾恐怕就是民主與專制的對立。依這樣的判斷,全世界國家可分為三類,一,完全民主國家,二,非完全民主國家,三,完全非民主國家。相應地,國家社會的狀態,形成三種不同的類型,穩定狀態、騷亂狀態、戰爭狀態。
  • 「三舍」是什麼意思呢?退避三舍的「舍」是古代的距離單位,古代以三十里為一舍,三舍則為九十里。退避三舍原為在戰場上兩方交兵時退兵九十里。為什麼要這樣作呢? 這其中有一段歷史的情義背景--辟君三舍。
  •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這句話出自《左氏春秋》,這裡的「將」指的是戰國時代那位只會紙上談兵的趙軍元帥趙括。當時趙王因為中了反間計,用趙括代替老將廉頗,結果斷送了趙軍四十萬將士的性命,讓趙國元氣大傷。
  • 赤壁之戰,曹操軍中疾疫大興,致戰力大損,凱風突自南來,助成焚如之勢,天實為之,豈人事哉!曹操曾與孫權書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雖天公不作美,拒讓曹操跨越江南一步,但大英雄笑談雄兵百萬,叱詫風雲之霸氣,不得不讓後人欽佩。
  • 哀牢國所在的土地肥沃,適宜種植五穀、養蠶取絲,而且礦產也很豐富。東漢光武帝時,哀牢王攻打漢邊界遇到一次奇怪的風變水變,還遇到老虎,「……這次攻打鹿茤卻遭天誅,中國出現聖帝了嗎?上天祐助中國,何其明顯!」
  • 通過對實地考察、星宿定位,對2017年中秋夜火流星爆炸的天象,做了更深入的解讀。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天象。《乙巳占》講:「流星是上天的使者,飛行在不同的星宿中,向人間展示天警。人們看到的流星大,對應的流星的使命也大,對應的人間事件更大,將發生的災難更重。」[9] 所以,我們有義務把這個上天給人間的重大的警醒,盡可能地解讀出來。
  • 諸葛亮在六出祁山的戰爭中,為了調運糧草製作了一種工具叫做「木牛流馬」。隨著三國時期結束,這工具也就消逝在歷史中。兩百多年後魏晉時期的科學家祖沖之又再造了木牛流馬,然而也是曇花一現……
  • 10月4日中秋夜,雲南又發生了壯觀的火流星爆炸——對於以目測為基礎的中國天象文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戰爭的最終結局更加明朗,但是過程卻變得波詭雲譎。
  • 馬拉松之役雖然不是一場大型的戰役,卻有深遠的影響:一方面波斯帝國急速擴張的氣勢,在西面暫時地受阻。更重要的是,馬拉松之役大幅度地提昇了希臘各城邦對抗波斯帝國的意願與士氣。
  • 《逆天而為痛悔遲》的上部,我們講到的南朝宋文帝劉義隆,太子劉劭,後周世宗的柴榮,都是鮮明的例證。他們都覺得自己聰明,不信天意的預言能實現,柴榮甚至主動消除預言的隱患,可是越消除,它越逼近,越掙脫,天網越收緊。後人總認為自己不會像前人那麼糊塗,但是如果不順應天道,一意孤行,必然掉進天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