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代名醫:徐靈胎(四)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古往今來,許多人知道有鬼神,因為他們或自己相信得過的人看見過或碰到過。特別是中醫,許多名醫都有過治鬼的經驗。只是很多人不相信,醫者也往往不願意逆人之意、強人所難的宣揚。但徐靈胎確實是個實事求是,有啥說啥、是啥說啥的人。他在「病有鬼神論」一文中說:鬼神就像風寒暑濕這些邪氣一樣。衛氣虛則受寒,榮氣虛則受熱,神氣虛則受鬼。人的神氣屬陽,陽衰鬼就來侵,《內經》有五臟之病,則現五色之鬼的說法。《難經》說:脫陽者見鬼。故經穴中有鬼床、鬼室等穴位。這些穴位,完全依賴神氣以充塞。如神氣有虧,鬼神就能侵入,就像風寒能傷人一樣。因此治寒就壯其陽,治熱就養其陰,治鬼就充其神,如此而已。導致鬼神致病的常見原因,有「痰」「思」「驚」等,治療時要找到這些根本原因去治療;也有觸犯鬼神而得病的,用祈禱的方法就能治好;至於冤譴之鬼,就有很深的因緣:有的是自己造了孽,深仇不可解;有的是祖宗遺留的業債;還有無意中失誤而害了人的,等等,這一類病就不是醫藥或祈禱所能解決的了。

經徐靈胎這樣一說,鬼神致病不但存在,而且是合情合理的了:中醫把一切致病因素都稱為「邪」,致病的鬼神無非其「邪」之一。徐靈胎不但從自己幾十年醫療經驗中得出了這篇論文的結論,而且他的《洄溪醫案》中還保存了一部份這類病例的醫案。下面我們就引錄幾例,以廣見聞。

朱元亮老頭是徐靈胎的遠鄰。年初時,老頭的媳婦去郡裡拜賀她舅舅。船經過婁門時,見城上的蛇王廟裡有許多人燒香,說是能免生瘡腫。她也去拜了。回家來就昏昏噩噩的胡言亂語,舌頭象蛇那樣動,聲稱蛇王派二女僕一男僕來接她。徐靈胎去診治,派一老太婆用一丸「至寶丹」去灌入她口中,病者說那是毒藥,不能服,把口中的藥向老太婆噴去,老太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舌頭伸出、頸項轉動,也像蛇一樣的動作。另外換一個人去灌了藥,病者說一個女使被燒死了,因為鬼那一邊看到硃砂就是火(案:所以硃砂能辟鬼邪。「至寶丹」中含有硃砂)。第二天煎藥,又加入「鬼箭羽」(草藥),病者又說那個男使被射死了,因為「鬼箭羽」在鬼看來就是真的箭。此後病情便漸漸好轉,再用消痰、安神的藥物調理,一個多月就痊癒了。這就是中醫所說的「客杵」之類的病,不用金石及通靈之藥,是不能奏效的。

林家巷的周家,看門人的妻子吊死了,經搶救又活過來。徐靈胎當時剛好在周家,就跟著眾人去看她,當場急用「紫金錠」搗爛,用水灌她就醒過來了。第二天她又去上吊,又被救活了,徐靈胎還是用「紫金錠」灌她,並問她為什麼要求死。她說:我得了心痛病,疼得利害。有個老太太勸我把繩子繫在頸子上,說就不痛了,我就照辦了,不是我想死。徐靈胎問她:這個老太太現在哪裡?她說:在裡床,去看又沒有了;又說:你來後她就走了。徐靈胎告訴她:這是吊死鬼,你的痛也是她搞的鬼。今後她再來,你就嚼我的藥去噴她。那婦人同意按徐靈胎的辦法去做。那老太太又來了,就問她:你嘴巴裡是什麼呀?你要害我嗎?一邊罵一邊就逃走了。據那婦人的自述,可見「紫金錠」辟邪確有神效。(案:「紫金錠」內含有硃砂、雄黃等避穢、祛邪的藥。「紫金錠」有開竅止痛、解毒辟邪的功效,與「至寶丹」類似,但劑形不同:一為「丸」,一為「錠」。)

郡中蔣姓人家的兒子,得了流行病,渾身發熱,神智昏迷、胡言亂語,脈象全無規矩。徐靈胎診斷後說:這是「遊魂證」。雖然服藥,還必須招其魂。鄰居的老頭說:聽說虔誠的祈禱灶神,就能言語了。其父照辦,病者果然開口說道:「我去看戲時,因為小戲台倒了,幾乎被人壓死,受了驚嚇。後又去城隍廟中散步,魂落在廟中,你們要用肩輿抬我去那裡,把魂找回來。家人如法照辦了。第二天徐靈胎再去診斷,病者又說:我的魂剛到房門口,就被父親衝散了;今天魂臥在被子上,又被母親疊被子時抖落了;現在不知到哪裡去了。說完不住的咆哮吼叫。徐靈胎安慰他說:不須憂慮,我現在還你的魂。便用安神鎮魄的藥物,加上豬心尖、硃砂,用絳帛包裹,懸在藥罐中煎服。又讓他服藥後就睡覺,不要驚醒他,熟睡一覺神魂就合起來了。果然一劑藥就平安無事了。再稍加調理就痊癒了。再問病者,他卻什麼也記不起來了。

揚州吳運台的夫人患了消渴證(糖尿病),一晝夜要喝幾十碗粥,氣上逆、火氣上衝,通夜不能成眠。徐靈胎診斷:六脈細、數沒規矩,神不清爽。就說:這象「祟脈」,一定有其它原因,家裡的人還沒相信。忽然有一天,女僕早上起來去侍候夫人,看見床上有一個婦女打扮得很整齊光艷,端正的坐著。她以為是夫人,仔細看卻沒有了,就告訴夫人。夫人說:這個女的經常睡在我床內,因此我才睡不了覺,而且煩渴欲飲。服了徐靈胎的藥也不怎麼見效。一天夜裡將進半夜時,病者大呼 「快請三舅爺來,千萬不要開門,開門我的魂就要跑出去。」臥室相隔得遠,別人聽不見,女僕就私自開門出去請三舅爺,病者的魂就跟著出去了。廳堂廊廡,以及平時病者沒有去過的地方,魂都跑遍了。三舅爺趕來時,魂就死死抓住他的髮辮,被帶回房中,看見自己的身體躺在床上。三舅爺輕撫病者時,魂就歸附到病者身上。問她在外面看到的東西,全都沒有錯。仔細考查那個女子,原來是吳運台當時定了婚、還未成婚的未婚妻。她死的時候,叮嚀自己的父母,說吳郎將來必然要顯貴,我死之後你們要懇求他血食我,把我葬於祖墓。吳運台當官後,沒有時間去辦理這事,所以她就來作祟。吳運台對徐靈胎說:你說有鬼作祟,果然是這樣,你真是神人啊!我應該怎樣安慰她呢?徐靈胎說:鬼有了歸宿,就不會危害人了。你應當迎她的靈柩到祖墓,為她立牌位而且祭祀她。吳運台依言辦理,然後服藥就有效了,而病根也永遠除去了。

蘇州顧某人的第二個妻子,生產後惡露不出,得了「血臌」病。醫生們都沒有辦法。顧君的哥哥掌夫,是徐靈胎的親戚。徐靈胎去診斷過後說:這是瘀血凝結,不是桃仁等藥所能下得來的。古法有「抵當湯」,現在一時之間來不及準備。用唐人的方法,以肉桂、黃連、人參、大黃、五靈脂成劑,下其瘀血。群醫無不大笑,說寒熱補瀉並相犯之藥合而成方,此怪人也。其家相信靈胎,就給她服用。第二天,掌夫告訴徐靈胎:病不可治了啊!病者看見鬼偷飲她所服的藥,就大叫說:我不能吃鬼吐出來的東西啊,先生可是沒辦法了啊。徐靈胎去查看,本來開的都是氣味猛烈的藥,那藥現在嘗起來就像水一樣,太奇怪了。他就仍然用那處方煎藥,親自去給病人喝,她不肯喝,就威迫她,害怕了才喝。當天晚上就下了一升多瘀血,肚子也漸漸平了,也想吃東西了。徐靈胎因事暫時回家。隔一天又來,其家門口掛榜、燒褚,進門口看見人人面有喜色,一問,有人回答:先生離開那天晚上,病者夢見丈夫的前夫人,憤怒的對她說:你佔了我的臥室,奪了我的財產,虐待我的女兒,我要傷你的命,現在被某人給你治好了,我要變一條大蛇來殺你,說著就變成一條大蛇,病者大驚而醒。因此請了僧人來修懺。前夫人是產後因為血臌而死的,因此病者的病狀和她一模一樣。(待續)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