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在大法中的正信

一個重生者的傳奇--《疾風勁草》(19)

第三章 神創的奇蹟
鐘芳瓊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三章 神創的奇蹟

我躺在床上,每天由70歲的老母親和11歲的兒子照料。

我每天堅持學法、發正念,加上老、小的精心照料,奇蹟又一次在我身上發生了:經過一個月我就能坐起來,兩個月我就能下地煉功,三個月就能走路了。

2003年9月初,我買上水果、瓜子、糖,騎自行車到骨傷醫院去看望曾經關心過我的醫生、護士們。我剛走到骨傷醫院門口,碰上主治醫生楊生文,我向他問好,他已經不認識我了。我說:「我就是你給我接腿的那個法輪功。」他說:「就是你啊,怎麼腿未截肢就好了啊?怎麼好的?」我說:「還是煉法輪功,我今天有意抽時間前來感謝你們,請你把我帶進去好不好?」

他很樂意的把我帶到二樓的醫生辦公室,他進門便說:「你們看誰來了?」醫生、護士好幾個沒一人能認識我。我便自我介紹說:「我就是曾經住11號床的那個盆骨骨折、腿摔斷的法輪功鐘芳瓊,今天特意前來感謝你們在醫院時對我的關照。」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楊主任很吃驚的問:「你的腿好了,你走給我看看。」

我便在辦公室來回走了兩圈。他看見十分正常,便驚訝地說:「你在哪家醫院治的,效果這麼好?」

我說:「沒治過,我從你們醫院回家後,一直在家學法、煉功,三個月就能走路了。」

楊主任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你能恢復成這樣簡直就是奇蹟,我今天不是親眼所見,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相信這是事實。」

護士劉敏接著說:「她的盆骨當時是三角區粉碎性骨折,要恢復成這樣簡直不可思議,法輪功既然這麼好,就在家煉嘛。」

我回答說:「是啊!只要了解法輪功和接觸過法輪功的人都知道法輪功好,所以有那麼多人來煉。但是,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使江澤民產生了妒忌心,從而把法輪功打成X教,甚至說煉法輪功的人是反革命。我身患右下肢先天性大面積腫脹型海綿狀血管瘤,經多年醫治無效,手術時抽掉一根血管都沒有治好,反而還傷了小腦神經,導致腦缺血後遺症,嚴重時走路都跌跌撞撞的,並伴有短暫失明。並且多年來臉上還患有大面積深度黃褐斑,經過6年美容耗資上萬元都沒有治好,結果煉法輪功一星期後,臉上的斑完全消失了;兩個月後,右下肢血管瘤和腦缺血病不治而癒。我在家安份守紀做生意,照顧老人,帶好兒子,利用常人打麻將、看電視的空閒時間學法、煉功,卻被公安警察非法關進監獄,受到常人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逼得我有家難歸。這次我剛從火車北站發貨回來,還未進家門,就被抓了。你想想我70歲的老母親和11歲的兒子無人照顧怎麼辦?還有那麼多像你們一樣不了解真象,被電視、報紙上的謊言矇蔽了的人怎麼辦?所以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哪怕是付出一切,甚至生命我都會盡全力去向世人講清我們被迫害的真象,把大法的美好、超常告訴你們,使更多的世人能有機會了解到我們被迫害的真象,有個美好的未來。」

劉敏接著說:「那你摔傷以後,也應該吃飯啊,人是鐵,飯是鋼,何必折磨自己,身體才是本錢,你簡直太傻。」

我說:「是啊!人人都知道生命的可貴,都十分珍惜,大法弟子更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們也熱愛生命,也想和家人共享天倫,但真善忍的光明法理值得用生命去捍衛;國人同胞們的正義良知也最為彌足珍貴,這是人之所以為人而存在的根本,是大法弟子們通過揭露邪惡講清真象來力求喚醒民眾的,如果更多的人能夠因此覺醒,那些已為此付出生命的大法弟子他們的血就沒有白流,我今天吃的無數的苦也沒有白吃。

劉敏說:「那你怎麼不早說呢?早點給我們說,也不會受那麼多的罪。」楊主任說:「整天24小時都有警察監視,她哪裏有機會給我們說這些。」

護士劉敏接著問:「那你說天安門自焚事件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給大家解釋:《轉法輪》第七講中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更有罪。我們煉功人吃雞、吃魚都是買死的,會去自焚嗎?再說從你們懂醫的角度分析:燒傷和灼傷的病人都應暴露,電視上裹得那麼嚴實幹甚麼?燒傷病人的病房不穿隔離衣能隨便進去採訪嗎?12歲的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手術4小時就能說話,還能發出那麼清脆的聲音可能嗎?劉葆榮一個老太太喝了那麼多的汽油,沒點火就反悔了,很快就接受記者採訪,難道沒有一點症狀嗎?到底喝的是雪碧還是汽油?再從常人角度分析:王進東人都被燒焦了,難道他兩腿中間夾的塑料雪碧瓶還燒不破嗎?為甚麼還完好無損?警察1分鐘之內拿出4個滅火器,難道天安門警察是背著滅火器巡邏的嗎?警察拿著滅火毯為甚麼不及時滅火,還要等王進東把有關「法輪功」的口號喊了以後才把滅火毯蓋上去呢?這是為甚麼,是不是像在演戲?你們細想過沒有?再說煉功人的動作就更不用說了,內行人一看就明白是假的。電視上還有更多漏洞,你只要一看錄像帶用慢鏡頭一分析,就甚麼都明白了。請你自己分析一下,天安門自焚事件是真還是假?

他們聽後便說:「今天不是親眼見到你這個法輪功,我們還以為報紙、電視上的法輪功是真的呢!」

我為他們明白了真象而高興。

自從2004年3月我被慘遭迫害的部份經歷曝光後,成華區政法委書記郝武元(音)帶上區政法委的人和跳蹬河派出所的警察兩次到我弟弟鋪子上騷擾,偽善地說:「叫你二姐搬回家住嘛,我們不會管她的。」結果背地裏到我老家去追查我的下落。這是為甚麼?

而我目前還在被迫流離失所,我可憐的母親,四處躲藏的女兒好不容易偷偷地見一次面也只有幾分鐘就必須迅速離開,我可憐的兒子從小就失去父愛,在江氏集團的野蠻鎮壓下,又被迫與自己的母親分離。但我們堅信,烏雲永遠遮不住天的,江氏流氓集團的欺世謊言一定會被揭穿,我們堅信與家人團聚的日子不會遙遠。

後記:我要對你說

善良的人們,看了我的故事,你可能會說:「知道好就在家練嘛,何必又要寫文章呢?」師父在《理性》中說:「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他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

請你靜下心來想一想。你發現我的親身經歷和你以前從電視上了解的法輪功是否是一樣?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種種奇蹟不但改變了我,也讓許多人受了益。現在大法傳遍了全球60多個國家,獲得了一千二百多個褒獎(統計截至2004年5月),法輪功創始人的著作被譯成30多種文字在世界範圍內發行,法輪大法修心健身的神奇功效得到了世界人民的普遍認同,卻唯獨在中國大陸遭到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迄今為止,近五年中從民間途徑傳出消息證實,至少有96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統計截至2004年5月)。而早在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當時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亡人數高達1600多人,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人數超過10萬人。另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婦女在洗腦班和勞教所受到嚴重性迫害,包括強姦,懷孕婦女被強迫流產以便長期關押。數以千計的大法弟子被送到精神病院或被勞教所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無數的大法弟子和我一樣被逼得流離失所。

希望你好好了解法輪功,他們和我一樣都是善良的人,為甚麼要遭受迫害呢?只因為他們說了一句他們親身經歷、感受所證實到的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這樣被殘酷迫害。因此你們千萬不要被江氏集團利用來迫害大法學員,也不要因為不了解就盲目的說大法不好、大法學員不好,大法學員是最善良的群體,世界需要真、善、忍,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有緣的你啊,一定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學員,也是在善待你自己。知道嗎?如今,迫害大法的首惡之徒已在美國、比利時、德國、西班牙、韓國、加拿大等多個國家被告上了法庭,「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已成立,所有迫害法輪大法及大法學員的邪惡之徒都將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

希望你早日了解法輪功,善待大法和大法學員,早日擺正您的位置,祝您和您的家人有個美好的未來。

附:以下是參與迫害的單位和個人的電話號碼(備註:惡人「&」;需要明白真象的人「#」)

成都區號:028
跳蹬河派出所:84126643
跳蹬河社區 劉應芳:13666190200(#)
戶籍警察 孫勇:13881936443(#)
光榮小區派出所:87656434
李所長:89845906 13708055906(#)
警察 張智:88012728 (#)
副所長:88151930(#)
萬年場派出所:84457853
戶籍警察 魏大平:88035031(&)
辦事處主任 李強軍:(請在網上查詢)(&)
簡陽市區號:0832
雲龍鎮派出所:7761165
鄭永強(所長):7761116 13088305006(&)
李慶林(指導員):13183949385(#)
徐長和(警察):7761128(家)(#)
成華區政法委書記郝武元辦公室電話:84372800 宅電:84307297(&)
成華區公安分局:83261024、86406411

(全文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編者按:
    日前,北京及當地七位律師為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做辯護,並克服當局種種刁難於上週遞交了上訴狀。鍾芳瓊在這十一名法輪功學員中之一,她曾撰寫《疾風勁草》一書,記述自己的故事。為感佩中國國內律師和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的道德勇氣,也希望大家共同呼籲救援被非法關押、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將重新連載鍾芳瓊的故事《疾風勁草》。
  • 失敗的初戀
    十八歲那年,經人介紹,我和本隊的小學同班同學戀愛了。他父親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鋼筋工還帶了徒弟,在當地小有名氣。那時他家也過上了小康生活,首先買上了黑白電視機,演霍元甲時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壩壩電視。我們談戀愛也有半年多,在熱戀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只是無明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後來才知道,他聽同學說我右下肢有病,會影響生育。還是這該死的腿,誤了我的終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學同班同學戀愛上了,經常成雙成對的從我家門前路過……我實在無法面對這一現實,便決定離開家鄉,到成都去開創自己的事業,以後和他拼個高低,看誰比誰強。
  • 與藥為伴
    自從手術失敗以後,我的精神壓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時間不多了,隨時都有癱瘓的危險,病情嚴重又不能跟親人、朋友說,怕說後他們擔心,只有晚上獨自哭泣。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我只要一激動或生氣,大腦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樣繃緊,全身麻木失去知覺。從那以後,我手提包內除了化妝品,就是治腦血管的藥:西比林、銀杏葉片、眩暈停……,甚至有時走路都發飄,並伴有短暫失明。一次我開小車行駛到神仙樹汽車運輸公司五隧門口時,眼前突然發黑,我趕緊把車靠邊停下,吞下隨身攜帶的藥物,趴在方向盤上,大約1小時左右才恢復過來。
  • 1998 年8月,開車的師姐(比我大一歲),開始煉起了法輪功,她說:“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禿頭,煉功後都長出了頭髮;蓮花村一位老太太煉功後白頭髮變成了黑頭髮,你也來煉法輪功嘛!”我說:“煉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煉呢,該吃就吃,該穿就穿,死了算了。”她為我這個好友不煉功而感到惋惜。每週六晚上,我都要到師姐家,和她的丈夫,還有她丈夫的兩位生意場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將,有時甚至通宵;而師姐卻獨自一人看書,我為她這一大轉變而感到不解。
  • 3月8日,我早就約好兒子的老師蒙玉蓉和她台灣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獅子山莊去玩。可這天早上一起床後,我感覺到臉緊繃著,還發著燒,很不舒服。便用鏡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張臉發腫,紅得像關公,這可怎麼辦?
  • 於是,我帶上法輪大法簡介、老師在濟南講法的錄音帶、錄像帶和20本《轉法輪》,與煉功點上的兩名輔導員、一年輕男同修,再加上三個大法小弟子,由我親自開車帶上母親一起前往簡陽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動的心情:鄉親們啊,大法救你們來了!你們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啊!
  • 我覺得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淺,一定是政府暫時不了解法輪功真象所致。我便開車與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訪,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並向政府反映我們修煉法輪功後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真實情況。
  • 半個月後,已是2000年元旦節,成都市龍潭寺派出所的唐警察來接我,我以為要送我回家過節,結果又把我接到龍潭寺派出所,唐警察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沒想到就因為這一個煉字,午飯後他就填寫了一張刑事拘留通知書。又把我送進成都市第二看守所(蓮花村)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
  • 為了繞過警察的層層攔截,我便繞道坐大巴到重慶過武漢再轉車到北京。一路上有驚無險;大巴車剛到重慶,我便聽收音機裏面說人大、政協會議於今天下午3點30分在北京召開,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北京信訪辦。
  • 我又在駐京辦的小房子裏面被關了一星期後,由防暴大隊的警察押回成都青羊區戒毒所,強行洗腦兩天(因為每個上訪的大法弟子送回成都後都要先到戒毒所「洗腦」兩天)後,再被非法拘留半個月。我和其他拘留人員一樣,一進門,便遭到脫光衣服非法搜身,他們對於大法弟子主要是搜經文和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