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長壽的緣由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4197
【字號】    
   標籤: tags:

人人都知道彭祖公公八百歲,是個多麼長壽的人呀!為啥能如此長壽呢?那是有緣由的。

據說,他年少時娶過一房妻小,夫妻倆情義深厚,但是不久她便死了。彭祖哀悼不已,但是中饋空虛,無人掌管家務。不得已,又續娶了一位新人,來料理家庭間一切的瑣事。十數年間,這位續娶的夫人,又一病不起,一命嗚呼,死了!

他遭此變故,以為命該如此,「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嘛!接下來,他又續娶了數十個妻室,有些長命的,有些短命的,但都比不上他的命長,沒人能跟他白頭偕老的。

所以,他那一幫已死的妻子聯合起來,往陰曹地府,閻王殿裡控告彭祖啦!她們說:我們何以個個都那麼短命?我們的丈夫彭某為什麼這麼長壽?究竟是何道理?你若不把他帶來,我輩誓不干休!因為我們老是等啊等的,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見面的日子呢!

閻王聽罷,就把專司人間生死的壽命簿打開一看,才知道疏忽了,漏去彭祖的名字,沒去拘提!於是,差了一幫鬼卒,上陽間捉拿彭祖去。

但是過了許久,始終沒有捉到彭祖這個人來。因為他們雖然知道他住的地方:門前一灣流水,水上一道木橋。可在橋上來往的人多著哪!又因濱河而居的房屋擳次鱗比,不單只彭祖一家呢!所以,那一幫鬼卒終日守在橋上,也分不清哪個行路人是彭祖。

他們終於沒有辦法,只得回去秉告閻王目前所遇到的困難。閻王也絞盡腦汁,束手無策。後來有個參事告訴他一條妙計,他才喜上眉梢,連呼高招。接著,招呼那幫鬼卒前去,咐耳過來,低聲囑咐,如此這般,那幫鬼卒,齊聲唱諾而去。

彭祖年已八百,仍然精神矍鑠,困在家中,百無聊賴,常柱著柺杖往親朋家聊天,只要外出必須經過這座木橋。每當他外出或歸家時,總是見著一群孩子,老在橋下洗什麼似的,天天如此,不只是一日的事了。

這回又讓他看見了,老人家大發善心,怕小孩一不留神溺水而亡,於是問道:「小孩子家,你們日日在這裡洗什麼?這水這麼急,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小孩子齊聲答道:「公公!我們要把這些黑漆漆的炭,洗成白色的。」

彭祖忍不住捧腹大笑,邊笑邊答:「哈哈!我彭祖活了八百歲,到現在也沒聽說過這樣的事情。」話猶未完,那幫小孩子,立刻七手八腳的把彭祖捉到陰間閻王處去了。當然,您一定明白,那幫小孩兒就是鬼卒喬裝的。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得知,佛教裡一再強調的:有地獄,有閻羅王,閻王殿裡有人間生死簿……等等的事,恐怕不假。可見人各有命,上天早就安排好了,到時就得走,並非人力所能左右。而彭祖是因為漏列了才能活得那麼久,發現錯誤之後,還是得依法拘提處置呢!誰也無法倖免,是吧?

註:彭祖,是一個相傳活了近八百歲的傳奇人物。因為他無意中幫了神仙的忙,而得到一本「天書」,上面記載了天界裡的「吉神」、「兇神」何時到人間巡察。

因此之故,彭祖隱姓埋名,絕不曝光自己的身分,而且非常注意避開兇神出來人間巡視的年、月、日、時……等時刻。尤其以「時」,一般人多半疏忽,不會去注意,故他活了近八百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根據南北朝時的《南史·孫棘傳》記載,孫棘是彭城人,他有個弟弟名叫孫薩。南朝宋孝宗大明五年(公元461年),朝廷要征發十五歲的男子服役,弟弟孫薩是征發對象。可是,他因故沒有能夠按期到達,於是按照律令,要被論罪處死。
  • 唐憲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進京趕考落第後,到四川去。走到寶雞縣西邊,住進旅舍,忽然聽到痛苦的呻吟聲,便尋聲來到隔壁的房裡,看見一個窮苦的病人。
  • 袁家壩那個地方發生了一件雷擊惡婆的事,情節很希奇。
  • 呂君中第回了鄉,女方父母來說:「我家女兒本來沒病,定親後忽然眼睛瞎了,讓我們解除婚約算了。」呂君說:「定親以後眼睛瞎了,並不是你們騙我啊,為什麼要解除婚約呢?」於是和那盲女子成了親。
  • 南方有個大戶人家姓張,家族中有個官員名叫張履昊,喜歡探求長壽之術。朝廷准予他告老還鄉,住在江寧。剛到這裡時,攜帶有白銀160萬兩。
  • 唐太宗李世民說過: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蘇武的正直堅忍感天動地,而李陵的妥協背叛遺恨萬年!
  • 鳳陽是安徽省一個普普通通的縣,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故鄉。歷史上,鳳陽地區災荒不斷,許多人離開家園,以打花鼓、唱曲為生,「鳳陽花鼓」又成了貧窮、討飯的象徵。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試已畢,還未「傳臚」,(那是科舉時代,殿試後的宣制唱名。)紀曉嵐就先在富陽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於拆字的士子。
  • 有位廟祝(看守寺廟者),專門在寺中假裝虔敬來欺騙、愚弄直樸的村婦為樂,其人又是個鐵公雞,吝嗇成性,一毛不拔。誰想佔他點便宜,那真比登天還難。
  • 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勞,對他大加誇獎。主簿請示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喝了數杯,回到陶莊公館。感到疲倦,於是解衣而臥,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覺得所到之處,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