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玫瑰花中听潮音(3)

黄翔
【字号】    
   标签: tags:

      3

在社会群体结构中,精神叛逆者为自身政治权利起而抗争,追求的是普世价值、是当代民主和人权的社会实践,却绝非仅仅停留于“为政治而政治”、“为抗争而抗争”。

生命的深层意蕴和本义,超越社会层面和人生表象,却正是为了重返和面对整个人生,抵达宇宙生命的大自由!让每一个活在当下者,从而发现“精神生命”宇宙星云的万千绚丽!面对“瞬间人生”的全部惊艳!!!

当前,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全球民主化的大时代,“革命”及其意义在新的纪元必然面对被全新解读。尽管有的人为之曲解、有的人为之回避、有的人为之恐惧乃至防堵和打压,而今天“革命”的涵义超越于“恐惧”与“曲解”、“打压”与“防堵”之外却隐势汹汹、无可回避!!!

今天“革命”的本义就是“全新的文明”;就是对“汹涌潮动的文明”的拥抱而不是对立与拒绝。

这场“革命”中国也不能例外,也许其形式与阿拉伯国家不尽相同。它就发生在“生活”之中,是一场骤然间黑压压的“群体散步”、是有意无意的“热闹围观”,是一个“偶发事件”的诱因乃至政治化“行为艺术”热力辐射……总之,时候到了,各种可能的因素成熟了,它防不胜防、不早不晚、任何瞬间都可能发生和必然发生。

留给中国的自救或解困,也许还有一点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中国自身“革命于自身”、大刀阔斧、真枪实弹“解构”现行体制、实施政治变革、告别以往陈腐、跻身今日文明!!!

当下和以往的“世界”正交织于一个临界点上。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整个大自然异象纷呈,世界总体结构急遽巨变。2012年对全人类而言,具有宇宙时空标竿的意味!“革命”必发生、文明必转型!“转型中的文明”就是“全新的革命”!就是“创新”和“变革”!就是以非传统政治“意识形态”而是以现代文明“精神变革”为巨大动力推动全人类社会历史全新的进程?!在这个过程中,任何新、老专制、独裁体制都“过时”、都是必淘汰和抛弃的非“大纪元”时代的精神垃圾!!!

人类面对21世纪和21世纪面对人类:“全新的文明”就是“今天的革命”!!!

这里没有什么“见好就收”,若说要收缩和抹去的恰恰正是有别于“阳刚之气”的阳萎心态、精神变革的“兴奋高潮”中的“举阳不起”!这个世界早已阴盛阳衰、失去平衡!

也请别以“告别革命”混淆社会视听,“革命”并不等同于传统意义的“暴力”和“无产阶级专政”!当下要“告别”的正是极权者对“革命”的“暴力和血腥”的偏激解读!

世界在“非暴力”的和平巨变中,如果和平的变革面对暴力的镇压,那么,在无可选择的特定条件下,就必然引发和趋向于“野兽与野兽”的无奈面对和彼此相搏!

更有甚者,竟有昔日权势依附者,面对以往的历史,和毛泽东所发动的包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在内的系列运动,变着嗓子高唱赞歌,而无视一代人、尤其是“黑五类”出身者不堪回首的惨痛命运!

仅就“上山下乡”或“下放农村”一类运动而言,任何一个有良知者,有谁能忘记那些被掌握基层权力的所谓“贫下中农”干部恐吓强奸或以回城工作“招工指标”名额为诱饵“诱奸”的那些“女知识青年”?!有谁能记起那些“血管里流着反动的血液”而为社会所遗弃、至今留在生命的“贫瘠与荒凉”中、挣扎于社会最底层的种种备受“阶级歧视”者的厄运?包括所谓国民党“反动派”遗留大陆的官兵、家眷、子女和所谓“地富反坏右”等及其子女的不公人生遭遇?!

这个社会曾如此不公、至今“万变不离其宗”、毫无实质变化,你不敢正视最好闭嘴、为什么竟违心同必被弃于今日世界的“最后的专权者”相互默契?!以谎言掩饰“历史和现实”真象、配合专制社会蒙蔽海内外新生代华人和整个东西方世界?!?!?!

在人类整个社会文明巨变中,当代人理所当然地不作旁观者、漠视者,而是自觉的担当者和参与者。

今天,每一个面对人生者,在生存意义上,必交融于“颜色革命”和“花朵革命”;在深层意义上,也同时独立于“花朵革命”和“颜色革命”并成其精神超越者。

生命存在于立体交叉的时空,人的血肉之躯“置身”当下,“宇宙人体”生命却延伸过去和未来。人中智慧者,不仅思维“超前于人”,勇气也“率先于人”,而“勇气源于智慧”。生命的健全,不仅表现在精神层面上,行为上也理应不乏社会担当。既是“平面书写者”、也是“行为书写者”。面对社会,此类人较之常人,更富于勇气、也更富于坚忍!在年轻人中,这样的人已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才人辈出、独领风骚、势不可挡!

搅动和引领潮流的永远是青春的生命。在今天,他们不再是上个世纪罕见于人群中的“孤立的个体”、而是集群“呼啸而起”的“波呼浪啸”的整体!是具有现代意识、公义之心和社会担当的全新的一代!是自我选择人生价值、珍惜“活着的每一个瞬间”的一代!他们以自己的头脑判断真理和谬误!以自己的眼光纵横与驰骋全球!

21世纪的新新人类绝不乏一次又一次“推倒专制”、冲击“极权中心”的勇气!!!

全新文明意识大背景上,活在当下的一代,以“大自在”姿态直面“过眼云烟”的人生!以“大自然”的胸襟相容“万象纷繁”的世界!以“大自由”的作为还原“本来面目”的生命!!!绝不任人愚弄、让人“脑子洗得发白”而成为新一代“无脑族”!!!

生命永远是一个过程,不追逐各式人为观念的“虚妄目的”,却理应自我警觉、跳出而不是落入自我设限的各式“精神陷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民主墙被封杀、我们被逮捕之前,我们由贵州高原出发,先后向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北京持续发起过六次冲击,最后一次形势已十分危急,仍冒险去了一个人,在天安门广场贴出最后一幅大型横幅标语:“民主启蒙运动万岁!”此人名梁福庆,原为贵阳至北京的火车上的列车员,我们先后多次从贵阳至北京、从北京返贵阳都由他“专列”来去包送。
  • 美国布朗大学以其自由的人文精神著称于世,早在上个世纪1978—1979年“民主墙时代”开始,人们一提及它的名字就不免肃然起敬,它是最早也是最长期关注始终备受压抑的中国人权及言论自由的美国著名的大学之一。
  • 我现在给你们写来此信,是因为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媒体应为社会良知和人类公义的体现,为此,我向你们发出紧急呼吁!
  •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物质实体,也是精神实体。不同国家的文化具有不同民族风貌和地域特征,它既意味着一个国家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总和,也标志着一个国家现阶段物质和精神文明发展达到的高度。一个国家的文化是一个国家的智慧和性情的 象征,也是一个国家潜在的灵魂和精神骨血。不同的文化具有各自不同的独特的精神品性,共同构成全人类的财富。
  • 2007年4月的最后一周,美国笔会主办的第三届“世界笔者之声”国际文学节又在纽约隆重举行,来自 45个国家的 150多名作家出席了这次盛会。作家们不仅仅讨论直接影响他们作品的问题,同时也讨论全球暖化、国际难民危机、伊拉克战争和政治折磨等问题。今年的文学节的主题是: “Home & Away”,虚构类型作家和非虚构类型作家的演讲和朗诵等 66场活动在纽约市内的 29个地方先后分别举行。
  • 中国当代“地下文学”本质上是专制体制内潜在的“自由文化”,而文化的自由及其真正“崛起”或“浮升地面”以社会实施“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一个社会兑现宪法所明文规定的公民诸多权利为先决条件。在这个意义上研究、分析、评估所谓南方和北方“地下文学”中的个体或群体,应以人为界别和划分的所谓“南北”双方同时都享有均等的机遇和公平的权利为前提。也就是说,对追求和创造自由文化的个人或群体,若要作出全面的有精神深度的客观比较和公正结论,首先不同个人或群体的精神成果应同样能够经由发表、出版和媒体宣传报导展示出各自的整体轮廓和面貌,以呈现整个社会和一个时代的精神自由、文化上的“多元”和“兼容”,也就是体现出所谓“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的实质和真正实施。
  • 定居在纽约的著名诗人黄翔的新书—中英双语诗集《今生有约》﹐由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东亚研究学院中国语言研究中心出版。日前出版商为其安排了四场文化交流活动﹐包括在该校举行的“对话、诗歌朗诵和书法艺术表演”座谈会﹑“图书动物园”书店签书会外,还有一家全国电台“西岸生活”和与美国西部笔会的交流活动。
  • 东西方首次以现代“诗、书、画”综合表现的人文艺术项目《世纪的群山》,以其“人类性”引起生活在不同社会环境中的人士的兴趣和关注。直到目前为止,该项目中的作品已出现于地球不同地域,在不同场境中以不同形式“展出”或“发表”。
  • 1 纽约的黑夜中有“另一种白昼”,出现在华灯初上的时刻、或沉寂的午夜时分乃至“黎明前的黑暗”中。这是“血肉与精神”人体混合的“非尘累”的白昼、是最具生命魅力的大纽约生活的“白夜”。而纽约“诗人俱乐部”就是其中的一个光环,纽约人在其中的“夜生活”艺术空间绚丽多彩。
  • 在许多藏人心目中,达赖喇嘛是“雪国西藏”的精神象征。然而,在世俗政治中这个名字却极为敏感,有人视它为政敌的符号,有人对此望而生畏、也有人因之敬而远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