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翔:玫瑰花中聽潮音(3)

黃翔
【字號】    
   標籤: tags:

      3

在社會群體結構中,精神叛逆者為自身政治權利起而抗爭,追求的是普世價值、是當代民主和人權的社會實踐,卻絕非僅僅停留於「為政治而政治」、「為抗爭而抗爭」。

生命的深層意蘊和本義,超越社會層面和人生表象,卻正是為了重返和面對整個人生,抵達宇宙生命的大自由!讓每一個活在當下者,從而發現「精神生命」宇宙星雲的萬千絢麗!面對「瞬間人生」的全部驚豔!!!

當前,在這個風起雲湧的全球民主化的大時代,「革命」及其意義在新的紀元必然面對被全新解讀。儘管有的人為之曲解、有的人為之迴避、有的人為之恐懼乃至防堵和打壓,而今天「革命」的涵義超越於「恐懼」與「曲解」、「打壓」與「防堵」之外卻隱勢洶洶、無可迴避!!!

今天「革命」的本義就是「全新的文明」;就是對「洶湧潮動的文明」的擁抱而不是對立與拒絕。

這場「革命」中國也不能例外,也許其形式與阿拉伯國家不盡相同。它就發生在「生活」之中,是一場驟然間黑壓壓的「群體散步」、是有意無意的「熱鬧圍觀」,是一個「偶發事件」的誘因乃至政治化「行為藝術」熱力輻射……總之,時候到了,各種可能的因素成熟了,它防不勝防、不早不晚、任何瞬間都可能發生和必然發生。

留給中國的自救或解困,也許還有一點時間,最好的方式就是中國自身「革命於自身」、大刀闊斧、真槍實彈「解構」現行體制、實施政治變革、告別以往陳腐、躋身今日文明!!!

當下和以往的「世界」正交織於一個臨界點上。在我們這個星球上,整個大自然異象紛呈,世界總體結構急遽巨變。2012年對全人類而言,具有宇宙時空標竿的意味!「革命」必發生、文明必轉型!「轉型中的文明」就是「全新的革命」!就是「創新」和「變革」!就是以非傳統政治「意識形態」而是以現代文明「精神變革」為巨大動力推動全人類社會歷史全新的進程?!在這個過程中,任何新、老專制、獨裁體制都「過時」、都是必淘汰和拋棄的非「大紀元」時代的精神垃圾!!!

人類面對21世紀和21世紀面對人類:「全新的文明」就是「今天的革命」!!!

這裏沒有什麼「見好就收」,若說要收縮和抹去的恰恰正是有別於「陽剛之氣」的陽萎心態、精神變革的「興奮高潮」中的「舉陽不起」!這個世界早已陰盛陽衰、失去平衡!

也請別以「告別革命」混淆社會視聽,「革命」並不等同於傳統意義的「暴力」和「無產階級專政」!當下要「告別」的正是極權者對「革命」的「暴力和血腥」的偏激解讀!

世界在「非暴力」的和平巨變中,如果和平的變革面對暴力的鎮壓,那麼,在無可選擇的特定條件下,就必然引發和趨向於「野獸與野獸」的無奈面對和彼此相搏!

更有甚者,竟有昔日權勢依附者,面對以往的歷史,和毛澤東所發動的包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在內的系列運動,變著嗓子高唱讚歌,而無視一代人、尤其是「黑五類」出身者不堪回首的慘痛命運!

僅就「上山下鄉」或「下放農村」一類運動而言,任何一個有良知者,有誰能忘記那些被掌握基層權力的所謂「貧下中農」幹部恐嚇強姦或以回城工作「招工指標」名額為誘餌「誘姦」的那些「女知識青年」?!有誰能記起那些「血管裏流著反動的血液」而為社會所遺棄、至今留在生命的「貧瘠與荒涼」中、掙扎於社會最底層的種種備受「階級歧視」者的厄運?包括所謂國民黨「反動派」遺留大陸的官兵、家眷、子女和所謂「地富反壞右」等及其子女的不公人生遭遇?!

這個社會曾如此不公、至今「萬變不離其宗」、毫無實質變化,你不敢正視最好閉嘴、為什麼竟違心同必被棄於今日世界的「最後的專權者」相互默契?!以謊言掩飾「歷史和現實」真象、配合專制社會蒙蔽海內外新生代華人和整個東西方世界?!?!?!

在人類整個社會文明巨變中,當代人理所當然地不作旁觀者、漠視者,而是自覺的擔當者和參與者。

今天,每一個面對人生者,在生存意義上,必交融於「顏色革命」和「花朵革命」;在深層意義上,也同時獨立於「花朵革命」和「顏色革命」並成其精神超越者。

生命存在於立體交叉的時空,人的血肉之軀「置身」當下,「宇宙人體」生命卻延伸過去和未來。人中智慧者,不僅思維「超前於人」,勇氣也「率先於人」,而「勇氣源於智慧」。生命的健全,不僅表現在精神層面上,行為上也理應不乏社會擔當。既是「平面書寫者」、也是「行為書寫者」。面對社會,此類人較之常人,更富於勇氣、也更富於堅忍!在年輕人中,這樣的人已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才人輩出、獨領風騷、勢不可擋!

攪動和引領潮流的永遠是青春的生命。在今天,他們不再是上個世紀罕見於人群中的「孤立的個體」、而是集群「呼嘯而起」的「波呼浪嘯」的整體!是具有現代意識、公義之心和社會擔當的全新的一代!是自我選擇人生價值、珍惜「活著的每一個瞬間」的一代!他們以自己的頭腦判斷真理和謬誤!以自己的眼光縱橫與馳騁全球!

21世紀的新新人類絕不乏一次又一次「推倒專制」、衝擊「極權中心」的勇氣!!!

全新文明意識大背景上,活在當下的一代,以「大自在」姿態直面「過眼雲煙」的人生!以「大自然」的胸襟相容「萬象紛繁」的世界!以「大自由」的作為還原「本來面目」的生命!!!絕不任人愚弄、讓人「腦子洗得發白」而成為新一代「無腦族」!!!

生命永遠是一個過程,不追逐各式人為觀念的「虛妄目的」,卻理應自我警覺、跳出而不是落入自我設限的各式「精神陷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民主牆被封殺、我們被逮捕之前,我們由貴州高原出發,先後向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北京持續發起過六次衝擊,最後一次形勢已十分危急,仍冒險去了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貼出最後一幅大型橫幅標語:「民主啟蒙運動萬歲!」此人名梁福慶,原為貴陽至北京的火車上的列車員,我們先後多次從貴陽至北京、從北京返貴陽都由他「專列」來去包送。
  • 美國布朗大學以其自由的人文精神著稱於世,早在上個世紀1978—1979年「民主牆時代」開始,人們一提及它的名字就不免肅然起敬,它是最早也是最長期關注始終備受壓抑的中國人權及言論自由的美國著名的大學之一。
  • 我現在給你們寫來此信,是因為出於對你們的信任,媒體應為社會良知和人類公義的體現,為此,我向你們發出緊急呼籲!
  • 文化是什麼?文化是物質實體,也是精神實體。不同國家的文化具有不同民族風貌和地域特徵,它既意味著一個國家物質和精神文明的總和,也標誌著一個國家現階段物質和精神文明發展達到的高度。一個國家的文化是一個國家的智慧和性情的 象徵,也是一個國家潛在的靈魂和精神骨血。不同的文化具有各自不同的獨特的精神品性,共同構成全人類的財富。
  • 2007年4月的最後一週,美國筆會主辦的第三屆「世界筆者之聲」國際文學節又在紐約隆重舉行,來自 45個國家的 150多名作家出席了這次盛會。作家們不僅僅討論直接影響他們作品的問題,同時也討論全球暖化、國際難民危機、伊拉克戰爭和政治折磨等問題。今年的文學節的主題是: 「Home & Away」,虛構類型作家和非虛構類型作家的演講和朗誦等 66場活動在紐約市內的 29個地方先後分別舉行。
  • 中國當代「地下文學」本質上是專制體制內潛在的「自由文化」,而文化的自由及其真正「崛起」或「浮升地面」以社會實施「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一個社會兌現憲法所明文規定的公民諸多權利為先決條件。在這個意義上研究、分析、評估所謂南方和北方「地下文學」中的個體或群體,應以人為界別和劃分的所謂「南北」雙方同時都享有均等的機遇和公平的權利為前提。也就是說,對追求和創造自由文化的個人或群體,若要作出全面的有精神深度的客觀比較和公正結論,首先不同個人或群體的精神成果應同樣能夠經由發表、出版和媒體宣傳報導展示出各自的整體輪廓和面貌,以呈現整個社會和一個時代的精神自由、文化上的「多元」和「兼容」,也就是體現出所謂「百花齊放」和「百家爭鳴」的實質和真正實施。
  • 定居在紐約的著名詩人黃翔的新書—中英雙語詩集《今生有約》﹐由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東亞研究學院中國語言研究中心出版。日前出版商為其安排了四場文化交流活動﹐包括在該校舉行的「對話、詩歌朗誦和書法藝術表演」座談會﹑「圖書動物園」書店簽書會外,還有一家全國電台「西岸生活」和與美國西部筆會的交流活動。
  • 東西方首次以現代「詩、書、畫」綜合表現的人文藝術項目《世紀的群山》,以其「人類性」引起生活在不同社會環境中的人士的興趣和關注。直到目前為止,該項目中的作品已出現於地球不同地域,在不同場境中以不同形式「展出」或「發表」。
  • 1 紐約的黑夜中有「另一種白晝」,出現在華燈初上的時刻、或沉寂的午夜時分乃至「黎明前的黑暗」中。這是「血肉與精神」人體混合的「非塵累」的白晝、是最具生命魅力的大紐約生活的「白夜」。而紐約「詩人俱樂部」就是其中的一個光環,紐約人在其中的「夜生活」藝術空間絢麗多彩。
  • 在許多藏人心目中,達賴喇嘛是「雪國西藏」的精神象徵。然而,在世俗政治中這個名字卻極為敏感,有人視它為政敵的符號,有人對此望而生畏、也有人因之敬而遠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