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而好礼、见义必为的传统富人

云儿

摄影: 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8月07日讯】

清人汪道鼎述说:华亭县韩漱山,富而好礼,见义必为,乡里都称他是大善人。相传他家族致富的缘由,有一段足以讽人劝世的故事。

韩漱山先世贫寒,父亲韩翁在秀野桥西开店卖成衣,虽然与显赫行业比起来是微末技艺,却好善唯恐不及。某年将近除夕,天降大雨雪。子夜时分,韩翁工作完毕准备就寝,忽然听见门环震动声,好像有人倚在上面,又听见门外有叹息声。韩翁秉烛开门察看,见一人持包倚门而坐。询问得知是上海某商行伙计,从乍浦收账回来已是深夜,搭船投宿都来不及了,只好露宿屋檐下等天亮。韩翁吃惊的说:“客人既然收账回来,一定行囊不空,怎可露宿?就算太平无事,怎受得了严寒!陋室虽然破小,尚可以遮风避雨。”

韩翁于是请客人进屋,见客人衣履尽湿,就取出自己过年新衣为客人换上。韩翁又为客人摆上酒菜招待,对客人说:“这是我白天准备下的,用来招待客人伙计的,请贵客聊以御寒,切莫嫌弃礼数不周。”当时客人饥寒交迫,正是饥肠辘辘,不料得到了韩翁的款待留宿,而且礼意殷殷,客人非常感激,谢不绝口。客人吃完了,韩翁为客人搭床铺被,客人安顿好了自己才安睡。

天亮后,风雪更大,无法开船。韩翁又留客人等雪停再走,为客人准备好酒好菜没有厌烦的神色。当天晚上客人对韩翁说:“感谢您的高义,我无以为报。听说华亭县的米价很便宜,运到上海去卖可以获利丰厚。我收账回来,手头余银很多,借三百两给您做生意如何?”韩翁正色力辞,客人点头不语。

第二天风停了,韩翁为客人雇船,亲自送客人登船。船解缆开船后,客人对韩翁说:“昨天我所说的三百两,在床底下,您回去收好。明年元宵节的时候,我在我的商行恭候。”韩翁错愕,想取来还给客人,而船已经扬帆而去。韩翁不得已,回来一看,果然有银子在客人床下。韩翁姑且收好,到了新年正月就将银子全部买米运往上海。

韩翁问讯找到某商行,恰逢之前客人从里面出来。客人见到韩翁抚掌大笑,说:“您真是有信用的人!”韩翁告诉他买米若干已经运到上海。客人于是与韩翁一起进商行见行主,告诉他说:“这就是我去年遇到的华亭县韩先生,如今他运米到了!”行主致谢说:“敝人的伙计携重金露宿,若不是足下高谊,几乎遭遇不测。如今您又如期而至,见利不取。您真是当今的古人啊!”韩翁辞谢不敢当。行主下令打开正厅,请韩翁进入,盛筵款待,如同招待上宾。吃完饭后行主叫之前客人陪韩翁游玩,回来时行李都已经取来,行主留韩翁住下。第二天早上,韩翁把买米帐交给之前客人,叮嘱他取米上岸,自己要回华亭县。客人笑道:“米事已有处置,您小住数日,不要急着回乡。”客人天天陪韩翁游玩,倒也不寂寞难耐。

几天后,行主又设宴款待,请韩翁上坐,对韩翁说:“您运来的米已经卖尽,获利甚丰。如今我更多借给您银子,请您不辞劳苦帮我贩运,所得利润分您一半。”随即将一锭巨银摆在韩翁面前,说:“这是您所应分得的利润。”韩翁推辞了一番才接受,对行主说:“既然承蒙行主委任,谨当效力。但是鄙人有点请求,不知行主能答应吗 ?”行主说:“洗耳恭听。”韩翁说:“我听说为善必昌,我想从我所得利润中分一部分出来周恤贫乏,遇到有好事做,也尽力而为。但是韩某出身贫寒,银子出自于行主,必须行主允许后我才敢施行。”行主许诺,立刻提出两千两银子交给韩翁。韩翁从此更加致力行善,而他所贩运的货物,也总是获利丰厚。

韩家从此经商成为巨富。人们于是传说韩翁在秀南桥买新宅时,连家俱一起买下,偶然在一帐桌中发现了藏宝的线索,于是在梅树下挖出了金银。无论如何,韩翁从此更加积德行善,韩漱山继承家业后也恪守家训,致力慈善。如今韩漱山儿子韩洛卿已经中举,其余子孙大多读书有儒名,韩家福报正享之不尽。

坐花主人汪道鼎说:“我游历松江时,听说韩翁事迹甚详。韩翁不甚读书,然而行谊颇高,言必由衷,事无作假。他的好善乐施,都完全出于至诚,没有丝毫勉强,真有视他人饥溺如同自己饥溺的气象。所以韩翁虽然出身低微,却突然巨富。人们只见韩家致富得的容易,却不知韩家致富并非偶然。”@*

(根据清代汪道鼎《坐花志果果报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天晚上,余生母舅梦游城隍庙,看见两个衙役坐在廊下。一个衙役说:“余某二十年来屡次考试屡次除名,为什么?”另一个衙役笑道:“今年考试他又因为某事被除名了!幸亏他舅舅代他干了某事,他还可以活。”
  • 古化淮郡地方,有一位读书人,有一次在酒醉之后,调戏了家中的一位婢女,而这位婢女,颇知羞耻,她坚拒了主人的调戏,很快得以乘机逃脱主人的纠缠。
  • 子思说:明智的君主,在选拔人才时,就像木匠挑选木材一样,取其所长,弃其所短。正是因为这个道理,那两臂合抱粗的大树干,即使有数尺是朽木,好的木匠,也不会丢弃不要的。
  • 这一天,娄师德随即感到神识有些昏沉,因而就告诉身旁的人说:“我一生向来行事谨慎,只是因为误杀了两条人命,神要减少我十二年的寿命。今天就是我提前十二年而早死的一天了!”
  • 清人汪道鼎述说:常州多世族,比如宰相吕宫、状元杨廷益、恭毅公赵申乔、巡抚潘思榘,他们的子孙都科举蝉联、书香不绝。只有文敏公钱维城的后人最为凋零,如今已经绝嗣了。
  • 武士擭于是把自己的儿子叫来,让袁天罡相面。袁天罡对武元庆、武元爽二人说:“他们将来都可以做到刺史。但终究的命运,都不太好。”
  • 某夜,李尚书忽梦见自己披枷戴锁,随着二、三百个人犯,被兵士押送进一座大官衙的正堂,逐个被呼名叫入。只见公案后边,端坐着一位紫衣高官。定睛一看,这位高官,竟是崔圆。
  • 明朝蔡茂春在作司官时,大学士郭璞很是同情爱护他,想让他担任签宪来主持督学工作。
  • 张昌宗私自请李宏泰看相占卜,李宏泰说张昌宗有天子之相。劝他在定州修建佛寺,使天下百姓归附。言词中涉及叛逆的内容。此事被匿名信指控。
  • 李吉甫讲:“神明喜爱正义,一个人若是能够坚守正义,就会得到神明的保佑。而妖魔鬼怪是最畏惧正义之人的。妖魔鬼怪不可能胜过一个有德行的人。但是如果一个家庭、一个社会,失去了德行,则妖魔鬼怪,就会兴盛了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