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七十九)

王维洛博士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由中共国务院三峡工程审查委员会,来审查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本来就是一场戏,您能让戏中的演员承担责任吗?

红色水利专家钱正英

一九八六年,原水利部部长钱正英出任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组长。后因钱正英升至全国政协副主席,由杨振怀接任。钱正英是中国共产党内的“红色水利专家”,一九九七年,在张光斗的鼎力支援下,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但一直被黄万里教授认为,钱正英任水利部部长,根本是外行领导内行,确是一语中的。

一九九二年,中共全国人大审批三峡工程提案之前,中共中央在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三峡工程问题。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邀请钱正英出席,报告建设三峡工程之必要性。可见钱正英在三峡工程决策中,有其重要作用。在全国人大审批三峡工程提案时,钱正英又到各个省市代表团游说,特别是到对三峡工程持怀疑态度的四川省代表团做工作,打保票。

但在中共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之后,特别是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后,钱正英对三峡工程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在水利部机关欢庆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上,钱正英做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迎接二十一世纪对水利的挑战”的讲话。她说:“三峡工程人大也算是通过了,现在也开工了,但是从我个人思想上讲,我对自己主持的论证到现在还没有做最后的结论。……我感觉到最后还是要经过实践的检验。当时论证中认为有两个问题是最担心的,一个是泥沙问题,一个是移民问题,现在我还加上一个库区污染问题,我认为这三个问题仍然值得非常重视。”

也正是因为在可行性研究中对这些问题没有得出科学的、正确的结论,所以导致了三峡工程决策的错误。钱正英对这些问题的严重后果认识得很清楚,是否该为三峡工程的错误决策承担责任?

清华大学教授张光斗

钱正英担任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组长,由她挑选参加论证的专家,钱邀请其老搭档—张光斗教授,而拒绝了黄万里教授。

其实三峡工程论证的真正技术负责人是张光斗。后来张光斗担任三峡工程初步设计审查组组长,国务院三峡工程品质检查组组长(另一组长是钱正英),在三峡工程论证和建设中担任十分重要的角色。自从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之后,张光斗教授就多次给国务院领导写信,反映三峡工程问题。

首先是在三峡工程上马后不久,张光斗给中央领导写信,说明清华大学水利系师生对三峡水库防洪库容再次进行计算,发现防洪库容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是计算错误的结果,实际防洪库容要小于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张光斗还说,担任三峡工程设计的长江水利委员会,也承认这个错误。

张光斗在视察三峡库区和重庆之后,对峡库区的水质污染问题忧心重重,因而再次给中央领导人写信,建议为三峡库区水污染治理拨款三千亿元人民币(注:三峡工程总造价为二千多亿元人民币)。但是中央政府治理水污染拨款远远没有达到张光斗所建议的数目,那么张光斗未来是否该为三峡工程的错误决策承担责任?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规划建设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张光斗和钱正英是重要的工程技术人员和专业行政管理人员,是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坚决支持者。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张光斗却说,他和钱正英当时皆反对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在长江三峡工程上,张光斗和钱正英当然也会故技重演,说他们过去也曾是反对者。

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邓小平在听取国家计委汇报时,对三峡工程表态:“我赞成搞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邓小平为三峡工程开了绿灯,没有邓小平这句话,三峡工程到现在是否能建,还是一个问号。李锐说:邓小平晚年办了两件错事,一是六四,一是三峡工程。可见邓小平实应为三峡工程的错误决策承担主要责任。

但是邓小平似乎也不用承担责任。因为邓小平赞成的是低坝方案,也就是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五十米方案;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和现在正在建设的是中坝方案,也就是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方案。邓小平赞成搞低坝方案,并不一定赞同搞一百七十五米中坝方案。况且,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后,邓小平的这句话被被改成了“(三峡工程)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现在追究责任,当然不能以篡改过的话为准,而是以原话为准。在工程上来说,一百五十米方案和一百七十五米方案,是两个不同的方案。

世界银行在一九八八年,发表过一个关于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的声明,声明指出:支持蓄水位为一百五十米至一百六十米的方案,而不支持蓄水位在一百六十米以上的方案,原因是:经济上不可行,移民将可能成为难题。由此,一百七十五米方案所出现的问题,只能找一百七十五米方案的决策者。

李鹏在“众志汇宏图”一书中,记载了一九八五年一月十九日邓小平和李鹏的一次谈话,当时在场只有三人,邓小平,李鹏和李鹏的夫人朱琳。邓小平说:“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好,从现在开始即可着手进行。”这话在邓小平文献中并没有收录。

在追究决策责任时,李鹏个人的纪录,不能构成证据,夫人朱琳的证词,也不构成证据。从司法判决原则来看,邓小平无需为中坝方案负责,从而做出有利于邓的判决。

中共国家副主席王震

一九九○年七月,中共国务院召开三峡工程论证汇报会,三峡工程主上派担心夜长梦多,再三催促三峡工程尽快上马建设,并推出中共元老、国家副主席王震。据熟知中共内情、并和王家有特殊关系人士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六四之前,李鹏和这些家族达成政治协议,支援李鹏出任要职,而李鹏则保证在任期内将三峡工程上马,让这些家族在三峡工程的合同中,获得巨额经济利益。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峡工程36计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三峡工程36计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三峡工程36计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 而二○○三年六月以来,三峡水库蓄水的实践,恰恰证明:高峡出平湖,根本是无中生有。
  • 为了支援三峡工程统一领导建设,李鹏在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就提出建立三峡省,为此,必须先行组建一个筹备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