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立国原则之二十:决策的原则

美国选举的选举投票站。(fotolia)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1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美国史话》制作人方伟综述)在第二十项立国原则中建国先父们认为:政府需根据绝大多数人的意愿行使职能,但需要制定宪法条文来保护少数人的权利。

美国政治制度的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Majority Rule,叫“多数决原则”,又称“多数统治”。就是说,政府在处理事务或做出决策时,依多数派的意愿为之。这就是美国的多数执政。

如果不采用多数决的话,要求全票通过,是不是更好呢?比如说陪审团,就是要求全票过才可以。国父们认为,如果这样的话,只会让政府废掉,因为那太难了,一票可以否决。

那么,简单多数合适吗?是不是要多一点,比如三分之二呢?四分之三呢?比如国会可以用2/3的多数否决总统的否决,3/4的州同意则可以修改宪法。这里,重大的决定可能行,但做一般的决定这样就不行,锁定在一个什么百分比显然都不合理。

我们可以反过来看:如果说你要三分之二多数的话,就意味着33个人不同意的话就可以绑架另外66个人的意愿,因为它有否决权。你决定要做的事,你达不到66以上的人同意,你就做不成这个事,所以如果你不做简单多数通过的话,少数就会绑架多数,34个人就会把这事搅黄了。

因此,多数情况下,达到简单多数就可以了。51%就能过,因为政府要运作,国家要往前走。所以美国政治制度很简单的一个东西叫做Operate by Majority,即“多数执政”。

既然“多数执政”,那么如何防范“多数暴力”呢?少数怎么办?那么这个原则的另外一面就是,多数的决定要Reasonable,要合理,这是一点。另外重要的一点就是,少数人的权利不能够被侵犯。

前面的原则中说了,很多天然权利是宪法所规定的,尽管你多数可以做决定,你的决定就是大家的最终决定,但你的决定不可以伤害基本权利,不可以干预到天然权利,在这一点上,少数人的权利是被保护的。

这里延伸到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很多少数族裔,少数的民族也好、人种也好,假如说只有10%的人,那他们怎么办?什么也决定不了?国父的想法就是,刚到美国来的少数族裔,你就是新人,不能强求去和美国公民比平等,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人性不允许新人和旧人之间马上平等。

但是,少数族裔可以把自己变成多数,新来的人可以通过学习英文、学习美国的制度、文化,尽快把自己变成美国的一员,尽快成为主流、成为多数。这个责任在自己身上,而不在别人身上。这个问题就是这样来解决的。

这就是简单的多数人决策,同时保护少数人权利的第二十项立国原则。#

(转载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十四条美国立国原则是说,人民只有财产安全得到保障,生命和自由才不会受到侵犯。
  • 美国第十五项立国原则是:自由市场经济。先父们认为,若要把繁荣推向极致,自由市场经济和最低限度的政府干预二者缺一不可。
  • 美国第十六项立国原则即三权分立原则,主张政府应该划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部分,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这三种不同职能的政府机关行使,以达到权力专用、职权明确、相互制衡、防止滥权。
  • 第十七项立国原则中,美国建国先父们设立了权力制衡制度,在三权分立基础上进一步保障政府权力的制约与平衡,防范权力滥用导致错误和灾难。
  • 美国第十八项立国原则强调了成文宪法的重要,认为将政府执政原则写入成文宪法中,才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公民不可侵犯的权利。
  • 第十九项美国立国原则是要求界定和限制政府权力,认为政府只应具有精细界定的有限权力,其余的则为人民所保留。
  • 1918年春,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一场世纪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袭全球,疫情持续一年多,有着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约5000万人丧生,死亡人数竟是战争阵亡人数的3~4倍。
  • 《古格拉群岛》彻底触怒了苏联当局。1974年2月12日,苏维埃主席团宣布剥夺索尔仁尼琴的苏联国籍,当天以叛国罪逮捕了他。第二天,索尔仁尼琴被强制押上飞机,驱逐出境。
  • 1918年,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出生于苏维埃俄国基兹洛沃茨克市的一个东正教家庭里。他出生时,是俄国十月政变的第二年,正赶上列宁发布红色恐怖令,为“保卫新生无产阶级政权”,大批“阶级敌人”成为反对苏维埃的“反革命”,从此大量被投进劳改营。
  • 阎锡山。(公有领域)
    武汉肺炎汹涌肆虐,死亡人数持续攀升。大疫之下,中共在多地实行“战时管制”,隔离医院如同集中营。中共当局不顾百姓死活,对外封锁疫情真相,打压异议人士,抓捕寻求自救的平民百姓,隐瞒真实死亡数据,将急欲求生的中国百姓推向苦难的深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