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广告词“黄台之瓜”背后的历史故事

高天韵

香港首富李嘉诚16日以“一个香港市民”的身份在多家报章刊登广告,呼吁停止暴力。(中央社)

  人气: 104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7日讯】8月16日,香港首富李嘉诚以“一个香港市民”的身份在多家报章刊登广告,呼吁停止暴力。其中一款全版广告词为:“正如我之前讲过:‘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李嘉诚过去多次以“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劝戒港人,但从未说明谁是损害香港的“摘瓜人”。这一回,在“反送中”的背景下,他再用此句,引来多方解读,“黄台之瓜”一时成为网络热搜词。

“黄台之瓜”来源于唐代“章怀太子李贤的乐府诗《黄台瓜辞》,全诗为:“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少,再摘使瓜稀。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这首诗以摘瓜比喻唐代宗室的母子相残:儿子好比藤上结出的瓜。瓜儿越摘越少,形容孩子一个个被害死,等到果实都摘光了,就只剩下藤蔓,好不凄凉。全诗仅用30个字,诗意浅白,情真意切,其中“黄台”并非实指。

《全唐诗》卷六收录了此诗,题下有注,交待了创作背景:“初,武后杀太子弘,立贤为太子,后贤疑隙寖开,不能保存,无由敢言,乃作是辞,命乐工歌之,冀后闻而感悟。”

后人多将《黄瓜台辞》与相传曹植所作的《七步诗》相提并论,认为前者更胜一筹。明代文学家钟惺在《唐诗归》中评曰:“深有汉魏遗响,妙于《煮豆》歌”。清代书画家周珽在《唐诗选脉会通评林》里说:“哀词虑远,伤心刺骨。”清末民初翻译家王寿昌在《小清华园诗谈》写道:“章怀太子之‘种瓜黄台下’,意虽迫切而辞甚凄婉,闻者无不恻然动心。”

身世悲惨的章怀太子

李贤(655年~684年),字明允,唐高宗李治的第六子,武则天之次子。李贤天资聪颖,年幼时读书即过目不忘,以“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作为太子侍读。李贤长大后容貌俊秀、举止端庄,深得父皇喜爱。

上元二年(675年),李贤的兄长、太子李弘死于合璧宫(一说被武后毒死,一说病死)。六月,李贤被册立为皇太子。高宗三次命他监国。李贤处理政事明白公允,赢得朝廷众臣的称道及高宗的褒扬。

李贤有一大成就:他召集了张大安、刘讷言、格希元等一批学者,共同注释范晔的《后汉书》,书成后获得高宗赏赐。《后汉书》注释今称“章怀注”,是研究《后汉书》的重要史料。清代学者王先谦将此注释与颜师古注释《汉书》比肩,赞曰:“章怀之注范,不减于颜监之注班”。

可惜的是,武则天与李贤母子间互相猜忌,颇多嫌隙。武后多次以书信方式责备李贤,宫中流传着太子不是武后亲生的闲话,加上有传言指李弘是被武后加害,这都令李贤深感忧虑。

调露二年(680年),深得帝后信任的术士明崇严被害,武则天怀疑此系李贤所为,派人去搜查太子府,结果搜出数百具甲胄,于是以谋逆罪名将李贤废为庶人,幽禁在宫中,后流放巴州。

文明元年(684年),武则天废帝主政后,派酷吏丘神勣去巴州监视李贤,不料丘神勣逼李贤自尽,李贤遂死。武则天得知消息后,于显福门为他举哀,并恢复了他的王位。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追赠李贤皇太子地位,追谥章怀太子,与太子妃房氏合葬。

这一位唐朝皇太子,英年早逝,留下了“章怀注”和“黄台种瓜”的凄婉诗句。#

章怀太子李贤墓壁画中的礼队。(公有领域)

责任编辑:杨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持续两个多月,曾为亚洲首富的香港长江和记集团创办人李嘉诚首度发声,在香港各大报纸刊登2款广告,广告字数很少,众人各有解读,不过有网友发现李嘉诚深具文采,登出的广告中有藏尾诗,解读后,网路上港民一片叫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