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晓月窑家墟(25)

作者:容亁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改革开放后,阶级斗争的弦放下不再绷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虾弟父亲也喘口气,他将锄头放到院角落,决定暂别老家土地改改行。他系上围裙做起饮食生意。

移居香港的虾弟姑妈资助了虾弟父亲一点钱,他到小镇市场弄了一个摊位,买了一辆结实耐用的28寸“永久”单车,改装车后架挂上两只大铝桶,每天天濛濛亮跨上单车出门采购。收购当时价格相当低廉的牛下水、牛腩、牛骨头,细心调制配料煮为熟食,运到小镇市场去开小食摊。

窑家市场饮食档多了一家牛腩摊。一只长条凳,几张凳子、小圆桌安顿食客。一张大案板前面,铁线架上挂着、竹筐盛放着大块大块煮熟的牛腩、牛下水,地面的炉灶上放的是一口永不熄火的大铝锅,美味鲜汤在锅里兴风作浪,香气四溢。系围裙的虾弟父亲手脚麻利,挥一柄大爪篱,将浸润着榨菜、栝薯、八角、大姜,还有一些不知名药材味道的切块牛腩、牛杂快速放进炉灶上大锅沥沥,沾沾热香气,然后再用大勺舀热汤连牛腩、牛杂一起倒入客人盆子,“哧哧”的腥膻味直冲脑门,刺激得舌尖味蕾四开,顺手撒上一把葱花,端上一碟辣椒混黄豆浆的配料,嘿嘿,这盆即食牛腩立刻降服老幼食客的胃囊。

从此,虾弟父亲大刀阔斧卖白斩牛腩、牛杂汤饭。生意竟一天天好起来,全家人都忙得不亦乐乎。虾弟母亲当上了好后勤。他们的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那些压得全家抬不起头来的闲言碎语也就慢慢消失了。

他们一家熬牛腩、牛骨头汤的香味,常常随晨风穿过院子菠萝蜜树层层枝叶之间的缝隙,飘向四邻的屋脊,钻进人们的口鼻里,闻到的人不由得咪眼深吸一口:好香!

这味道仿佛宣示他们一家生活的崛起:我们凭双手能吃得饱活得好!

那些年,形势变了,知趣的七宝收敛了,人也老了,终于不再到小巷那边去转悠。

不久七宝作古。小镇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人,没有人再提起这个昔日的单身汉。大家都忙于挣钱,生怕错过每一个机会。

虾弟父亲的牛腩生意天天见好,这样坚持了很多年。那些年人们的营养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公家人”不屑一顾的属于穷人填肚子的牛杂碎,因为其美味和营养,一跃成为城乡追捧的美食,价钱卖得一年比一年高,每年只见涨难见降。其单价竟成了小镇市场上最贵的熟食。

虾弟一家着实赚了不少钱。到底赚了多少钱没人知道,只知道他们一家先是在县城买下一座旧楼房,不久,连紧挨他家后院的供销社破产后拍卖处理掉的一座旧仓库、一间旧店面,都被他们买下来了。隔壁老邻居随外地工作的孩子上城住,空下来的房子连地皮要出售,虾弟父亲也一并收纳。都是真金白银的现金交易。而且虾弟父亲还拿出一笔资金来给虾弟哥哥做成本,与人合伙当上蒲织品收购站老板。虾弟父亲不知不觉恢复了地主的身份。没有人再斗他。

但他们一家仍然在小镇上做生意,低调守着一个小摊,穿着朴素,不显山不露水,平易和气招徕食客,熟练地架锅生火煮食,儿女们摆凳抹桌,端盘递碗硬是将日子过得热腾腾,有滋有味。耕生仍然俭朴。忙大半天肚饿时,若见桌子上有客人结账走后剩下碗里的牛腩,他会顺手端过来就饭填肚子。他舍不得浪费,他觉得经他手出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偶尔,疯子振家迈着长腿来到耕生摊档,拿出一块钱来,说,卖我一碗牛杂汤。耕生是振家隔两三户的斜对面邻居,熟得不能再熟。

牛杂汤是三块钱一碗。耕生一笑:一块钱哪够呢?说是这样说,耕生还是收下钱,随即找出一个旧海碗,给疯子振家舀一勺牛骨头,混上一勺热汤,还打了一碗米饭,让他捧到人少处慢慢啃。耕生说,这两只碗你吃完拿回家放好,今后要来吃牛杂汤饭记得拿碗来。耕生也担心食客因嫌弃振家而影响生意。

耕生似乎从振家身上看到一点点自己昔日的影子:人挨打妻受辱,根正苗红不也一样凄惨吗?……这一刻不由闪过“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一念。

虾弟还是我的朋友,比起小时候,他已经开朗了许多。我想他这一变化,除了友谊,一定有一些比友谊更顽固的因素起了作用。那是什么呢?

镇粮管所购置了一部十二寸的黑白电视机,每到晚上七点多钟,吃过晚饭的管理员剔着牙踱过来营业厅,从柜子里搬出大盒子般的电视机来公开放映。那是八十年代初的轰动效应。附近的人都过来挤看,有两三排靠背的会议长椅可以随便坐,早到才有位。我闻声也约上虾弟一起去看。

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和虾弟正坐在粮管所的长椅子上看电视。来晚的大人小孩都自觉站我们身后一圈。这时邻村一个孩子从外围走来,硬挤到我身边来坐下,已没有空位了,我挪了挪,他竟将一条腿放到我腿上,我说你怎么这样?没位了也不能将腿放我身吧。他个子比我大,我认得他是邻班的一个凶小子。他不做声又挤了我一下,将我挤得几乎要站起来了,坐我右边的虾弟气愤地站起来了:你来晚还想抢位啊?讲理不……那小子竟再用力推我肩膀一把,瞅着虾弟说关你屁事啊?虾弟生气了,往回推了他一把,没想到这小子从裤袋中掏出一把铁壳手电筒来,虾弟急忙上前挺身伸手护着,帮我一挡,手电筒直砸在他颧骨上,虾弟疼得哇地哭了……

声音惊动大人们,纷纷斥骂退那小子。我们也看不成电视了,我扶着抽泣的虾弟回到我家,安慰着他,让父亲找出万花油,帮他擦药,轻敷红肿破皮的伤口……

虾弟是替我挨的这一手电筒的痛。父亲和我都感动——不想到虾弟原来是一个这么勇敢仗义的孩子!

虾弟念书时常常缺课到父亲档口去帮忙。迟到早退是家常便饭,班主任老师找过家长多次,却也没多少效果。但他的经济状况比我们一般穷学生要好得多,他的零用钱因为有父亲的生意为后盾而得到充分保障。他不再是当年可怜兮兮没钱买票看电影的穷小子。

虾弟勉强混到中学毕业后,我们就不再见过面。听说他闯世界去了,进工厂打了几年工,后来工厂不景气下了岗,换过几个工种都坚持不下,也就没心思再找什么工作……虾弟结婚后住在另一处城市。听说他对自己的身世隐隐有所怀疑,与父亲感情冷淡,关系不太好,即使他常常需要父亲寄钱帮补他一家子的生活费用,他都极少回家。

看来童年的阴影投射在幼小心灵太深了,深得成为一道疤。那么,又是谁将这阴影化为刀刃的呢?

虾弟父亲的牛腩生意太好,居然成就小镇的口碑。吃腻大鱼大肉的县城人都慕名开车来品尝。

虾弟父亲年龄仿佛冻住了,多少年样貌总不变,不显老,越干越有劲,金钱每天蹦跳着刺激着他,让他手脚不停地忙,斩熟食,计价,收钞票……

壮实的他挥刀在砧板上笃笃笃,嘭嘭嘭,斩个不停,似乎在不停地斩碎昔日的霉运和屈辱。他每天都生活在扬眉吐气中。

生活对他展开了笑颜,他活年轻了!他成功地实现了对命运的报复。

严冬把我们未经雕琢的希望

冻成坚冰

春天来了,它快活地融化

河中的戏鸭替我们

证明它的永恒

待续@*

责任编辑:唐翔安

点阅【鸡鸣晓月窑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去审视时代洪流中微弱的个人命运、遗失的良知底线、历史与未来的关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没岁月里的窑址,历经沧海桑田后只剩几处土坵,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人留守在村庄、林地、田头,它们是更长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祖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生活,他们不再成为某种政治运动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无知的工具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谁把我们充满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文革不是结束了吗?是不是道德的镜子已经支离破碎,人们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决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管经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个前生注定的负担,他愿意此生背负到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实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辩地有条有理地罗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绎功力、台面风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县城后,启凡却没有多少心思付给冰冷冷的各类电器,经常溜到周边CD专卖店去摆弄花花绿绿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坛的风吹草动,还一大早来到公园湖边练嗓。在店里有事没事嘬起尖嘴巴来吹口哨,还蛮好听的。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为没钱交电费,电表老早就被人铅线封了,不久拆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五毛钱一斤的煤油,照样能够发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梦,就一定能唤来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爱文学,他爱音乐,碰面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伤时善感的年月,启凡命运的小舟不时溅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湿了我青春的衣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