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案的大理寺卿生病 狱囚竟斋戒祈祷盼他康复

文/周晓辉
张文瓘生了病,狱中的很多囚犯听说后,纷纷斋戒祈祷,希望他能早日康复,继续来处理刑狱。示意图。(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6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当关在监狱中的囚犯听说审判他们的官员生病,居然纷纷斋戒为其祈祷;当囚犯们听说这位官员将调任他职,居然都流泪哭泣。这样的情形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闻者都相当震惊。这位让狱囚为之祷疾落泪的官员就是唐朝初年负责刑狱的大理寺卿张文瓘。唐朝大理寺卿是从三品,乃朝廷重臣。张文瓘缘何让狱囚如此感念?

张文瓘(606~678年),字稚圭,贝州武城(今河北省故城县)人。他幼年丧父,侍母至孝,对待兄长也十分友爱,因此在当地小有名气。贞观年间,他通过明经及第,此后历任并州参军、水部员外郎、云阳县令、中书舍人,迁中书侍郎、参知政事、大理卿等,累迁侍中。

他为官清正,敢于直言。同僚们也都很敬重他。在张文瓘任并州参军时,开国功臣李勣任并州长史。李勣认为张文瓘之才堪比管仲、萧何,并说“我不如他”。后来,李勣入朝,张文瓘和两位同僚为他饯行。李勣赠给两位同僚佩刀、玉带,而什么东西也没送给张文瓘。张文瓘觉得奇怪,便向李勣请教原因。

李勣解释道:“某人生性优柔寡断,我赠他佩刀,是希望他能果断;某人放荡不羁,我赠他玉带,是希望他能自我约束;你没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我哪里还需要赠什么东西给你呢?”入朝后,李勣极力向皇帝推荐张文瓘这个能人,张文瓘得以升迁。

劝谏高宗

在张文瓘任参知政事(注:相当于宰相)时,唐高宗修建新宫室;为征讨四夷,又在官厩养了一万多匹马,花费巨大,国库日渐空虚。张文瓘进谏道:“君王养育子民,应该让百姓安乐,这样才能得到富裕安康;使百姓劳苦,百姓就会怨恨甚至反叛……隋朝殷鉴不远,我们不能不省察。”唐高宗认为张文瓘说得对,遂下令裁减官马数千匹,还赏赐锦缎给张文瓘。

在张文瓘任参知政事时,唐高宗修建新宫室。示意图,图为唐 李昭道 《宫殿图页》。 (公有领域)

公正审理案件

咸亨三年(672年),张文瓘兼任太子左庶子,后改任大理寺卿,但仍保留宰相职权。他任大理寺卿不过十天,就裁决疑难案件四百多件,而且判决无不公平合理,就连被判有罪之人都毫无怨言。

一天,张文瓘生了病,狱中的很多囚犯听说后,纷纷斋戒祈祷,希望他能早日康复,继续来处理刑狱。当时的人们都称赞他执法公平宽仁,堪比太宗时清廉正直的大理寺卿戴胄。

上元二年(675年),张文瓘升任侍中,兼太子宾客(注:古代官职)。听说他将调离大理寺,狱中的囚犯都流泪哭泣。张文瓘竟然如此得人心。

深得皇帝信任

在任侍中期间,严肃刚直的张文瓘受到唐高宗格外的信任。有时他因为生病没有上朝,如果遇到重大事情,高宗一定要问诸宰臣:“和张文瓘商议了没有?”如果回奏说没有,高宗就让他们和张文瓘商议后再说。如果回奏说已经商议过,高宗就马上准奏。

仪凤三年(678年),新罗反叛,高宗打算发兵征讨。正在家中养病的张文瓘听说后,抱病进宫进谏道:“近来西部吐蕃犯边,我军正屯兵抵御。新罗虽没有立即归顺,但军队并未犯边。若东西两面同时征讨,恐怕百姓难以承受。”唐高宗接受了他的谏言,停止了征讨新罗的计划。

就在这一年,张文瓘去世,享寿七十三岁。他被追赠幽州都督,谥号为“懿”。因为他生前曾为李弘的东宫属官,因而陪葬恭陵。

积福得善报 “万石张家

能让狱囚为之祷疾哭泣的张文瓘,为人处事公平正直,也因此积下福德,儿孙显贵。

张文瓘的四个儿子张潜、张沛、张洽、张涉后来也都官至三品,一家父子兄弟五人都官至三品,这也是不多见的,因而其家被时人称为“万石张家”,并认为这是张文瓘积德行善所得到的善报。汉代三公别称“万石”,后泛指官职高的人。他的几个孙子也都很有出息,都入朝为官。

参考资料:

《大唐新语》
《旧唐书‧卷八十五‧列传第三十五》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三‧列传第三十八》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英宗正统六年(1441)九月的一天,都城门外格外的热闹,几十名朝廷大臣正在为辞官返乡、已年逾七旬的礼部侍郎王士嘉践行,他们中有内阁首辅杨士奇、杨溥等。当时“送者车百辆,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依依惜别时,众人纷纷赋诗颂德相赠。
  • 南北朝时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后辅佐过四位皇帝。他的父亲高韬是北魏太祖时的丞相参军,但是在高允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气度不凡,当时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见他后,深以为异,感叹道:“高允颖慧天然,蕴含于内,文采飞扬,彰显于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见不到了。”
  • 南北朝时期有位名闻天下的贤士傅昭,字茂远,北地灵州人。他是晋朝司隶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孙。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亲傅淡,都熟悉《仪礼》、《周礼》和《礼记》等儒家经典,在南朝宋时都是名士。
  • 在受变异观念影响的现代社会中,丈夫抛弃与自己共患难的结发妻子的事并不罕见,古人秉持的“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美德以及其背后传递的夫妻恩义之情,对于很多的现代人而言,已是难以想像之事。
  • 儒家经典《大学》有言:“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是以古代有抱负的士子为实现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都要首先修身、齐家。唐朝著名大臣、书法家柳公绰堪称这方面的典范。他是唐代书法大家柳公权的哥哥。
  • 在汉帝国西部的边境,有一条狭长纵深的天然通道,它位于黄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两千多年前,一个以汉人张骞为首的百人使团,第一次从这里走过。张骞用十三年的时间,用脚步丈量出西域范围,勾勒出华夏民族与中、西亚诸国交流的网络。从此,他成了汉朝第一位探索西域,并打通中原与西域联系的传奇人物。
  • 使者,一群往来于两国之间,传递本国谕旨、架起沟通桥梁的特殊人才。这一称谓,会让人想起,烟沙古道上,车载斗量的财富,持节壮游的威仪,纵横游说的辞令,以及异国风情的见闻。光鲜的背后,也会有扑朔迷离的政局和生死难料的前路。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来,所见却是囚笼般的帐篷,所听却是刀剑般的朔风。披上御寒的外袍,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账外。出帐之前,他还不忘小心翼翼地捧着,角落里那三尺来长、悬垂着三重赤色牦尾的符节。
  • 华山(Shutterstock)
    说到包拯包青天,可谓是家喻户晓,不过北宋另一位与包公齐名的刚正不阿的大臣赵抃(biàn),当下知晓的人恐怕不多了。他历经宋朝三位皇帝,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国历史上以“铁面御史”之誉载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