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

千余年前雅典城里 一个黄昏

随着苏格拉底之死,雅典的黄金时代悄然落幕……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月17日讯】转过一个山弯,耸立于岩山上的雅典卫城出现在天与地的交接处,阿利斯托的心头一阵兴奋,在艰辛漫长的跋涉后,终于快抵达目的地了。雅典就在眼前,在那悠久的城市里,有个全希腊知名的人物——苏格拉底,据说他是天底下最有智慧的人,许多年轻人不远千里的来到这里向他求教,阿利斯托也是其中的一位。

远赴雅典寻找智者

阿利斯托听说,苏格拉底大多时候都待在街上或公共场所,和人讨论各式各样的论题,所以决定进城后,便在雅典的街头寻找那位据说是身材矮小、面貌丑陋、终日穿着单衣、赤着双脚的智者。

阿利斯托穿过几乎全毁的城墙,走入破旧的城里,惊讶的看着雅典残败的市容。雅典在几年前与斯巴达的战争当中遭到惨败,从此一蹶不振。虽然午后的光线和其他地方一样的明亮,但弥漫在雅典城中的空气,却有种莫名的不安。

雅典的大街不多,蜿蜒复杂的小巷两旁,参差地挤满了相同风格的民宅,外邦人常迷失在这宛如迷宫般的巷弄中。阿利斯托往卫城走去,心想着爬上高处,就可以看到阿戈拉在哪里。哪儿聚集的人最多,可能就是苏格拉底所在之处。

 

拥有2,500年历史的雅典卫城主殿——帕德农神殿是希腊人的骄傲。(法新社)

卫城高立在岩山上,从城的任何角度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巍峨的帕德农神殿兀立其中。一路上,他看到一些光洁的岩石和陡峭的斜坡穿插在建筑物当中。雅典人认为美的东西是模仿自然而来的,他们除了保留自然地形的原有风貌外,也尽量让建筑物的选址与外观符合自然,以达到完美的整体和谐。

卫城建在坚硬的悬崖上,又有高大的城墙包围,难攻易守,自数百年前矗立至今,只有2次被攻破过。一次是在70多年前(公元前479年),波斯帝国的军队攻入卫城,将里面的神庙尽数破坏焚毁,但雅典人重新夺回雅典后,于短短数年间就又将卫城修建完成。在原本帕德农神殿的旧址上立着一座更雄伟恢宏的神殿,依旧供奉着雅典的守护神雅典娜。另一次则是前不久的斯巴达人的攻击,因为斯巴达人也是希腊人,也同样信奉奥林匹亚山诸神,所以并未肆意破坏神殿与祭坛。

阿利斯托虽然急着想找到苏格拉底,但对于礼敬众神这件事却不敢丝毫轻怠。更何况,雅典的守护神雅典娜掌管的正是智慧,而自己不也就是为了追寻真理而来的吗?

阿利斯托刚步入山门,就看到巨大辉煌的雅典娜神像,身着金色盔甲,一手执矛、一手持盾,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相传当雅典城刚建立尚未命名时,智慧之神雅典娜与海神波塞冬都想要成为这个城市的守护神。他们答应各给这个城市一份礼物,让人民去选择。

波塞冬送给城市一口井,但从井里涌出来的水是咸的;雅典娜送给城市一株橄榄树,橄榄树可供乘凉、树枝可当薪材、橄榄又可食用或榨油,人们于是选择了雅典娜作守护神,也因此将城市命名为雅典。雅典人虔诚地信奉着这位女神。不仅在卫城里,在阿戈拉与城的其他地方,都可发现大大小小的雅典娜神殿。

阿利斯托瞻仰神像许久,祈求女神赐予他智慧与寻求真理的力量后,沿着卫城城墙绕一圈,很快地发现一条直往阿戈拉的路。他高兴极了,顾不得参观其他建筑,就离开卫城往阿戈拉走去。

 

伊瑞克利翁神殿座落在帕德农神庙的北面,少女廊柱别具一格。(法新社)

 

雅典最古老的露天剧场。(大纪元)

抵阿戈拉初闻恶讯

阿利斯托来到阿戈拉时,天色未晚,广场上还有疏疏落落的三两群人聚在一起低声交谈。这里除了可以买卖货物、议论时事、发表演讲外,也是发布政令、传播学说、朝拜神灵的地方。不远处的宙斯门廊,据说就是苏格拉底每天站驻与人讨论的地方。议会与法庭等等国家机构也都设在这里,阿戈拉可说是雅典城的心脏。

阿利斯托瞧了瞧广场上的人,没发现哪个人长得像传说中的苏格拉底,他走向离他最近的两个人。

“尊敬的朋友,你们好!”阿利斯托打着招呼。

“你好!”两人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他。

阿利斯托没有注意到他们悲伤的神情,继续说:“我从外地来,想拜访苏格拉底,能不能告诉我,在什么地方可以见到他?”

两人中较年轻的那个悲伤地回答:“他即将独自前往一个我们无法跟随而去的地方,你如果现在赶去,或许还能与他道别,听他最后一席话。”

阿利斯托大吃一惊,赶快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苏格拉底,我们的朋友,被议会判处死刑,在监狱里关了30天,今天就要被处死了。”两人中较老的那个人黯然解释着,并说:“我是裴亚尼尔(Paeanier),苏格拉底的朋友,现在要去陪伴他走最后一程,你若要见他,可以跟我来。”

无知之知激怒众愚

往监狱的路上,裴亚尼尔告诉阿利斯托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事情是由好事的凯勒丰(Chaere-phon)引起的。”裴亚尼尔道。

凯勒丰也是苏格拉底的朋友,他到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去请教神谕,询问天底下是否有人比苏格拉底更有智慧,神谕的回答是“没有了”。如此引发了苏格拉底的困惑,因为他认为自己一无所知,而神明却说他是最有智慧的人,但神灵又是不会撒谎也不会有错的。苏格拉底困惑地到处访问以智慧出名的人,希望他们能点出这个矛盾的症结所在。

他问了很多人,发现他们根本一无所知,却自以为知道很多。苏格拉底于是总结说,他比其他人聪明的地方仅在于,他体认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无知之知”;“只有神才是有智慧的。”神认为他有智慧,是认为只有像他那样知道自己无知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人。

他的质问激怒了那些自以为有智慧的人,握有权力的人聚起来对付他,设计了这场诬陷他的审判。他们控告苏格拉底不信神及腐蚀雅典青年的思想。雅典刚被斯巴达打败,雅典人认为是雅典娜对不敬神的雅典城的惩罚,而补救的办法就是处罚那些质疑神祇的人。

苏格拉底无疑是个最合适的人选。起诉书说他不仅否认国家的神,而且还宣扬他自己的那些神。因为苏格拉底曾经多次提起那个经常在他心底发出的声音,他称之为“神谕或命运之神”的点化,那声音除了禁止他涉入政治界外,当他犯错时也会提醒他。

智者降生神之旨意

苏格拉底在阿戈拉公开为自己辩护:

“神命令我履行一个哲学家探讨自己和探讨别人的使命!”

“雅典人啊!我尊敬你们,爱你们,但是我将服从神而不服从你们;而且只要我还有生命和力量,我就绝不停止实践哲学与教导哲学,并劝勉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因为我知道这是神的命令;而且我相信,在这个国家里,从没有出现过比我对神的服役更好的事了。”

“我不做别的事情,只是劝说大家,敦促大家,不管老少,都不要只顾个人和财产,首先要关心改善自己的灵魂,这是更重要的事情。我告诉你们,金钱并不能带来美德,美德却可以给人带来金钱,以及个人和国家的其他一切好事。这就是我的教义。……我是决不会改变我的行径的,虽万死而不变!”

“公民们!我现在并不是像你们所想的那样,要为自己辩护,而是为了你们,不让你们由于定我的罪而对神犯罪,错误地对待神赐给你们的恩典。……我说我是神赐给这个国家的,决非虚语。你们可以想想:我这些年来不营私业,不顾饥寒,却为你们的幸福终日奔波,一个一个地访问你们,如父如兄地敦促你们关心美德──这难道是出于人的私意吗?如果我这样做是为了获利,如果我的劝勉得到了报酬,我的所作所为就是别有用心的。可是现在你们可以看得出,连我的控告者们,尽管厚颜无耻,也不敢说我勒索过钱财、收受过报酬。那是毫无证据的。而我倒有充份的证据说明我的话句句真实,那就是我的贫寒。……”

苏格拉底说完后,议会的500名成员以240票对160票判他有罪。审判官建议给予的处罚是死刑——赐他一杯毒药。依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选择另一种刑罚,提供议会从中选一。苏格拉底觉得如果提出另一种议会能接受的刑罚,等于是间接承认自己有罪,所以故意提一个让议会成员多无法接受的轻刑,使他们不得不判他死刑。

在审判确定后,苏格拉底最后说了一番话:

“你们这些给我定罪的人啊,我愿意向你们预言;因为人临死的时候是赋有预言能力的。我死去之后,立刻就有比你们加之于我的更重得多的惩罚在等待你们。…… 如果你们以为,用杀人的办法就能防止别人谴责你们的罪恶生活,那你们就错了;那是一种既不可能而又不荣誉的逃避办法。最容易、最高贵的办法并不是不让别人说话,而是要改正你们自己。”

 

苏格拉底之死。雅克‧路易‧大卫绘于1787年。(公有领域)

诀别时刻众人哀伤裴亚尼尔转述完苏格拉底对议会说的最后一段话后,沉默的走着,不一会抵达了关押苏格拉底的监狱,天已近黄昏了。阿利斯托的心情非常复杂,既怕来不及见苏格拉底的最后一面,又怕面临相逢时即是离别时的悲伤时刻。

他随着裴亚尼尔走下阴暗的牢房,看到十余人坐在那儿低声交谈。裴亚尼尔慌张地问他们苏格拉底在哪儿,听到说是去沐浴,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向大家介绍阿利斯托。

阿利斯托在旁边听着他们零散地讨论今天与苏格拉底交流的内容,是有关轮回转世及灵魂不灭的论题。从他们的言语中可以感受到,在知的喜悦里,掺杂了即将失去如师如父的智者的悲恸,使在场的人一会哭一会笑,心情仿佛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一个老人走进来,自然而然地成为众人焦点的中心。阿利斯托知道他就是苏格拉底了。有人把他的家人领到他身边——苏格拉底有个妻子和3个儿子,其中两儿年龄尚幼——他将他们托付给他的门生克立多(Credo)。苏格拉底交代完后,让他的家人离去,就来到众人这边。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刻了,夕阳即将沉落,时候已经到了。

服毒临终 神态自若

狱卒悲伤地前来通知苏格拉底必须准备服毒了,克立多要苏格拉底开怀饮酒用餐后再服毒,苏格拉底回答道:“别人在刑前喝酒,因为他们觉得如此可以多争取一点时间,但我认为为了拖延时间而喝酒,对我丝毫无益,反而觉得自己可笑,怎么如此的眷恋生命。”他神态自若,其他人则是愁眉苦目。

狱卒端了个陶杯进来,苏格拉底面不改色的接过毒药,平静的一口饮尽,众人已经泪如泉涌。苏格拉底说:“你们在做什么呢?亲爱的朋友呀,我之所以要妇人们先离开,就因为她们无法在这种时候克制自己。我经常听人说,当一个人要死时,应该保持安静。所以静静的当个好样的吧!”

他依狱卒所示,在牢房里踱了几步,感觉到膝盖变沉了,就躺了下来。狱卒不时摸摸他的双腿与膝盖,确定他的身体已经从下到上逐渐僵硬。当苏格拉底的腹部也开始变冷时,他突然拉开被子,说:“克立多啊!我们还欠艾古拉碧斯一只鸡,别忘了还他!”这是苏格拉底在人世间说的最后一句话……

数年后,阿利斯托读到了柏拉图写的《菲多篇》,得知了那天在他到达前的完整谈话内容。苏格拉底的预言在他死后不久即已实现,雅典人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将那些诬告者处以严厉的刑罚。据说有的被处死、有的被放逐,也有人说他们由于被孤立而自杀。

“他是先知!一个集先知、智者、圣人于一身的人比全雅典、甚至全希腊所有的财富
都还珍贵,而人就这么把他处死了!” 阿利斯托掩卷长叹。

随着苏格拉底之死,雅典的黄金时代,悄然落幕。──转自《新纪元周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亚历山大港的一块石头,看尽了这个城市的兴衰沧桑。它不是通灵的宝玉,不会幻化人形去历经风花雪月,它只是一块被用来作为基石的普通岩石。虽然普通,却参与、并见证了历史的起伏与文化的来去。
  • 有人在城内作乱,还被追兵团团围住。有个守门人好心放他出去,不料反被刺伤了身体。有个侍从捧着美酒,让口渴的主人痛快地解渴。然而,结果令人深感讶异……
  • 对于某件事物,有时想要得到它,结果却是失去了它;有时看似失去了,结果却是得到了。为此《淮南子》还讲了几个例子。
  • 岳飞是南宋著名的民族英雄,他率领岳家军历经大小126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令金兵闻风丧胆,叹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然而这样一位英雄,最后却惨遭秦桧等人的谋害,饮恨而逝。
  • 解读童谣像猜谜语,那个灭苻坚、欺司马的“石头”,各自指的是谁呢?
  • 昔日赵盾帮助了一个无名氏,日后危难时无名氏拚死相搏,救下了赵盾。魏文侯的老师买了一匹老马,这微小的举动,又因何感得天下勇士归心?一只螳螂挡住了去路,齐庄公姜购改道而行。谁能想到这个小小的举动,竟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 何点出身于官宦之家。然而他长大后,并没有步入仕途,也没有娶亲生子。这源于他幼年时的一桩人伦惨案。
  • 《帝鉴图说》插图《召试县令》,描绘唐玄宗将新选二百余县令召至殿前,亲自出题考试。(公有领域)
    武则天作铭文,无意中道出“隆基”,缔建宏伟的帝业。王阳明平定宸濠之乱,记功碑文“嘉靖我邦”,竟一语成谶。宋徽宗五言诗,隐含了“桧,构”,无意中竟透露了天意,赵构偏安,秦桧乱宋……他们不是先知,倒像是偶然的巧合,吻合了天意。
  • 从春秋时期到清朝,时间跨越了二千多年。昔日,秦穆公富国强兵,伯乐相马为秦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变换了时空,变换了场地,伯乐再次来到了世上,协助乾隆皇帝,仍旧从事他的老本行——相马。
  • 中国历代有不少名医,在行医前都曾饱读过儒家经典。他们淡泊名利,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以济世救人作为毕生的事业,追求的是“不为良相,愿为良医”的一心为他的人生境界。于是,医者同道间互为良师益友,相互举荐、义让功劳之事屡见不鲜,表现出医者互敬、互让的君子风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