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17)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15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一听,还真有声音。问是什么东西,瓜片说不上来。黎亮说这叫矿石收音机。原来,瓜片的爸爸在机关食堂当炊事员,家里到现在连收音机都没有,那天在街上看到有卖的,就给瓜片买了一个,才2元钱。这可能是庐城市当年第一台矿石收音机。小诗一看这怪新鲜,到处见人就讲,谁知人人都知道了,满城都在热矿石收音机。

瓜片拿着根针在挑,小诗接过看,原来这种小玩意就是一个小小的圆筒,两边有两个极,上面有个眼,里面有根弹簧抵着一个小矿石,用针挑动小弹簧……外面再配上一个小电阻和电容器,连上耳机端就能简单地接收电台广播,材料商店里都有卖的,自己也可以装。小诗就跟妈妈要钱,妈妈问要多少钱,小诗说一共要3毛5分钱,小矿石才1毛5分钱一个。爸爸说,这是自己动手学科学,就从自己口袋里掏了钱。

小诗到商店里买材料,那营业员是个女的,说这个小朋友面孔还真好看啊,就多给了两块矿石。小诗拿到家里,到处找肥皂盒,找块小木版把那些材料装在上面,再放到肥皂盒里,用铁丝烧红了,戳两个洞,安上接线柱,插上耳机,真听到了声音。给爸爸听,爸爸说:

“哎,这个东西真不错,还真能听到。”

给妈妈听,妈妈说:“我不听,家里忙死了,小诗烦死了!”

小诗和黑蛋他们拿了三个矿石收音机在门口地上调,声音太小,二猴说要接天线,就从墙上拖下来一根废弃的旧电线,往接线柱上一碰,“炸”的一声,声音变的老大。

四虎说,“要装正规天线,听人家说,还要装避雷针。”

小诗说,“我知道,两根秆子,两头要有两个磁极,地线接到收音机的接地一极,这样,天上有雷就直接到地下去了。”

二黑妈来找小诗妈妈借磨刀石,看了很新鲜,说,“哟,小孩子现在又开始玩耳机收音机了。”

妈妈也说,“这下好了,省得到处去打去闹。”

正说着,二军和三猴各从家里拖来一根竹竿,四虎到当电工的爸爸工地上拖来一根不用的皮线,说要用裸线,就放到树下点火来烧。几个家长一听说孩子又要爬房子,又看火烧起来了,都跑出来制止。爸爸回来了,也反对。小诗气嘟嘟地,只好抱着小收音机回到自己房间里。

爸爸劝了小诗半天说:“你看,爸爸什么时候反对过你玩了?你们要是失了火……爬房子摔下来,机关诏伯伯……”哄了半天,小诗总算想通了。

吃了饭,爸爸拿出跳棋,象棋、扑克,全家人一起玩,爸爸跟小诗下了几盘跳棋,都是爸爸输。

爸爸说:“真怪啊,我怎么下不过小孩子?”

妈妈说:“现在是小孩子教大人的时代啦,你什么时候听说过还有什么矿山收音机的?”

两个妹妹说:“妈妈说错了,是矿石收音机。”

爸爸一听,大笑起来,两个妹妹嘿嘿笑。

妈妈说:“噢!是说错了。”也哈哈大笑。

小诗一肚子懊恼,就抱着矿石收音机回到屋里。躺在床上,在灯下拨拉小矿石,吱吱啦啦发出了声音,就是太小,也听不清楚,就关了灯。天也慢慢黑了,窗外不知从哪隐隐飘来女声唱歌的声音……

“田野小河畔,红莓花儿开……”

小诗就下了床,扒在窗口听。接着就传来‘山楂树’的旋律……,小诗一听就觉得不一样,这是哪个国家的歌曲?跟自己平时听到的不是一种东西!过了一会,又开始唱‘喀秋莎’……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明媚的轻纱……”

小诗更是没听过,真好听啊─一种开阔的、更加明朗的原野上的感觉,一股凉爽的风和一种崭新的生命,一齐涌过小诗的身体!他感到一种热烈,一种奔放,一种热爱,在袭上他的心头!下面又传来了‘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的歌声!小诗听不大懂,也不清楚此刻心头到底意识到什么,但他感到了陶醉!他咪咪糊糊地闭上了眼睛,好象呼吸到了天上的气息!

月光明明地照过来了,小诗,你知道吗,一片银色的羽毛正升上了天空……

一种冷战中的,决定人类生死存亡的,温暖的人性的能量,一种神秘而热情的物质,正弥漫开来,它渗入我们每一颗人心,决定了正义最终战胜邪恶的决胜军地位。

天气慢慢转热了,在幼稚的土地里,一种东西正在生长起来。

神,正在空中慈祥而悲悯地望着你,孩子!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 过半月,老家来了亲戚,带来了点土产,一只小猫,前几天溜走的那只小小猫也跑回来了,两个小猫就在一起玩。妈妈买了一点小鱼虾给爸爸吃的,小诗都把鱼鳞虾壳煮了拌饭给小猫吃。节日快到了,城里到处在搞卫生,插红旗,贴标语。小诗放了学,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两个妹妹扫地拖地板。这天星期天,老师到家里来探访,说了小诗在学校的一些表现,爸爸妈妈听了都很高兴。
  •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
    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
    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着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评论